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杨子荣”童祥苓:《智取威虎山》删掉毛主席,我很痛心!

2019-10-15 14:19:04  来源: 红色江山  作者:秦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国著名的京剧艺术家、今年已经84岁高龄的童祥苓老师,是样板戏《智取威虎山》中杨子荣的原创扮演者。

  昨天,童祥苓老师的一条微博内容引起了网民的广泛关注:

  不到一天时间,这条微博被转发4千多次,点赞近3万5千多条(笔者写完本文回过头来看,点赞掉到了2万以下,怪不怪?谁在动手脚,你们害怕什么?)。

  在《关于<长征组歌>的版本,双石对质疑者的指责过头了》一文中,笔者列举了很多红色经典被篡改、“去毛化”的例子,然而像童祥苓老师这样,敢于站出来指责这种数典忘祖的行径的原创文艺工作者真是少之又少,童祥苓老师的勇气和品格是值得我们钦佩的。

  孔庆东老师在这条微博下称赞童祥苓老师是“文艺战线的杨子荣”!

  绝大多数网友也是大力声援童祥苓老师:

  然而,也有一小撮对毛主席怀着深深敌意的网友故意拿童祥苓老师文革挨整的经历来嘲讽:

  令人欣慰的是,这条评论被童祥苓老师勇敢地“怼”了回去:

  “是毛主席整我们姐弟吗?谁整我们难道我们心里没数吗?毛主席是爱护尊重广大文艺工作者的!这个我比你清楚啊!”

  历史成了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这是何等的悲哀。关于童祥苓姐弟挨整的经历成了那个时代历史的“污点”和“罪证”之一,被媒体反复提及,因为“杨子荣”童祥苓太具有代表性了!1970年,样板戏《智取威虎山》被首先拍成了彩色电影,这奠定了《智取威虎山》第一样板戏的地位,也奠定了童祥苓样板戏第一人的地位。

  关于童祥苓文革经历的历史,主流媒体讲述都比较多了,童祥苓自己也出版过一本自传体回忆录《“杨子荣”与童祥苓》,讲述这段曲折的历史。

  童祥苓1935年出生在天津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当时他叫童福苓。哥哥姐姐比他大10多岁。二哥童寿苓、四姐童芷苓、小姐童葆苓先后跻身梨园,唱出名之后还建立了以童家班为班底的“苓社”,其中最有影响的是四姐童芷苓。解放后不久,童芷苓率童家班一起进入上海京剧院,童祥苓每月可以领到350元工资,这在当时是很多人难以想象的。

  1964年,现代戏《智取威虎山》剧组到上海选演员,童祥苓经过考试和面试,最终被选中。本来《智取威虎山》是一出“唱念做打”比较平衡和繁重的戏,出演杨子荣的李仲林以武戏见长,文戏方面不太突出,江青对此很不满意,于是换下李仲林改由童祥苓主演。1965年夏,张春桥根据江青意见将童祥苓安排到《智取威虎山》剧组,童祥苓正式走上了英雄道路。

  戚本禹曾回忆过童祥苓出演杨子荣的这段经历:“《智取威虎山》里杨子荣的亮相是江青设计的。江青说,这英雄出场是定型,是一出戏成败的关键。就像是一篇好文章的开篇之笔。童祥苓试了很多次连他自己都不满意,最后江青亲自跑到台上去教他怎么摆动作。手和腿该怎么放。经过江青指导后的杨子荣再出场的亮相就完全不一样了。当时就获得了全场的鼓掌喝彩。……有些唱词,江青其实是跟主席商量来改的。主席还亲自改了几个地方。主席改得真好。演员一唱就觉得不但上口,意境也大不一样。”

  《智取威虎山》中最经典唱段莫过于《迎来春色换人间》。苍莽林海在悠扬圆号伴奏中更显静谧、深远,杨子荣以极其优美的“马舞”出场,当他唱到“迎来春色换人间”时的一个亮相,真叫英姿飒爽、威风凛凛,在童祥苓脸上洋溢着喜悦、憧憬、展望的神情。这句唱词原来叫“迎来春天换人间”,毛主席在1966年冬第二次观摩此剧时将“春天”改为“春色”,毛主席改动的另外一句是“同志们整戎装飞速前进”,原句则是“同志们整行装飞速前进”。毛主席在1959年还帮童祥苓的妻子改了名字,将“张兰云”改为张南云。

  文革开始以后,四姐童芷苓成为“反动权威”被揪斗。童祥苓当时正在北京演出,并受到毛主席的接见。他写了封信给姐姐,让姐姐好好交代问题,并且说相信姐姐是个好人。童祥苓在回忆录中写道,他因为这封信被“批判”,自己还与张春桥当面拍桌子争辩:“我说张书记呀,您说话好像没什么水平。你们说童芷苓是文化特务,可你们现在还在对她进行审查,并没有给她定案。没有定案,我给我姐姐翻什么案呢?”其后,童祥苓被“隔离审查”。

  1968年,中央决定把样板戏从舞台搬到银幕上,江青责问“童祥苓哪里去了?”于是,童祥苓被“突击解放”,但也没有因为江青的干预被特殊关照,而是边接受审查,边参与银幕版《智取威虎山》的修改和排演。1975年,童祥苓被选为四届全国人大代表。

  文革结束以后,童祥苓因为扮演了“头号英雄”杨子荣再次被隔离审查,尽管没有查出什么问题,但童祥苓艺术生涯几近断送,生活待遇也久拖难决,两个儿子在改制大潮中双双失业,退休后,童祥苓开了一间餐馆给儿子维持生计。

  关于童祥苓的这些经历,有些是他的书中描述的,有些则完全是媒体人的站在“他者”角度的描述,很多恐怕是为了迎合时代的需要,姑且认为都是真实的吧。但即便童祥苓在六七十年代遭到了如此多的“屈辱”与“不公”,却依然没有断送一个伟大的京剧艺术家,没有断送一部伟大的现代京剧作品。

  童祥苓是新中国培养起来的京剧艺术家,他的“杨子荣”角色的塑造更是花了毛主席和江青的很多心血,这个角色不是不可以替代的;他被长期审查,依然刚正不阿,不肯认可四姐的“问题”;他当面与张春桥拍桌子叫板……即便这样,他也没被“整死”,反而当上了人大代表。遗憾的是,他却没法入选“最美奋斗者”。

  历史是复杂的,那个年代像马宾、魏巍这样的革命家也遭到了很多“不公正”的待遇,但正像北航老院长武光所说的“我坚信党的历次政治运动到最后总会有个甄别”。与那些喋喋不休控诉这段历史的“两头真”的人物截然不同的是,这些真正的革命者经历了几十年的风云变迁,到晚年却能重新认识真理,站在劳动人民的立场充分肯定毛主席的高瞻远瞩。

  童祥苓老师也经历过这段历史,却勇敢地站出来捍卫毛主席,这又何尝不是真正的革命者的风格体现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