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们女大学生?

2019-10-15 14:14:56  来源:青年思考  作者:青年赵文凌
点击:    评论: (查看)

  笔者前两年也还是个女大学生,现在每次看到女大学生的新闻都还有点怕怕的,如果这些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又能怎么办呢?

  点击视频查看李心草案的来龙去脉

  云南的李心草案已经出通告了,不是之前曝光的“相约自杀”的说法,而是“意味落水”,也给出了一大堆细节。看着这篇通告,剧情好像是反转了,但法律不会去追究的人情却依然会在意,因为那些公布出来的视频不是假的,没有男人会压在小女孩身上或者扇小女孩耳光来帮忙醒酒。

  这边李心草的案子刚刚被一个月后的网络正义翻出来重新调查,那边一个关于80后已婚男教师陈锡明在任教期间利用工作之便与2名在校女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被开除公职的消息也不胫而走。不巧的是,有大量学生爆料称,涉及的女学生人数并不止2名,人数或达十几名,且学生是非自愿。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女大学生?

  壹

  受害人与施害者

  总有人在类似的案例下面评论一句还不是你自己XXX,但越来越多的受害者站出来说话,越来越多的案例一次次打脸,其实受害者大多数只是一个普通的女生而已。她们没有衣着暴露,她们没有故弄姿态,她们也许只是乘坐了网约车,只是和朋友一起去吃了个饭,甚至只是好好地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而已……

  即便如此,突如其来的危险也越来越多,而成年女大学生在遭到性侵时往往伴随着暴力甚至是凶杀。和幼童不同,女大学生往往具有一定的反抗能力,但不管是面对身强力壮的男学生还是直接跟自己的成绩、考试、毕业直接利益相关的男老师,她们的反抗都不值一提。

  的确,随着越来越多的悲剧曝光在大众面前,人们开始呼吁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的重要性,人们开始重视女大学生自我保护的能力普及。但又有多少人会提防给自己传道授业解惑的老师呢?又有多少人会提防自己同一个寝室的室友呢?

  邀李心草出去的是她的大学室友,事先并没有打招呼说有陌生男子,所以她去得时候毫无防备之心。赣州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发布了开除陈锡明的声明之后,越来越多的受害者甚至是2011年的受害者才敢站出来揭露这个渣渣过去的禽兽行径并控诉为什么不追究他的刑事责任?

  难道他们不想保护自己吗?那为什么时隔8年,还有人控诉当年侵犯自己的老师?那为什么时隔一个多月,李心草的妈妈忍痛发文想通过公众的注意来为自己的女儿讨个公道?或许只是因为他们的力量太弱小了,或许只是因为他们的声音总是不被听到,或许只是正义太爱迟到甚至缺席了……

  不要再责怪这些可怜的女孩了,她们心里承受的压力已经够多够多了,我们真正应该去谴责的应该是那些迷失了心窍的施害者,我们真正应该思考的是为什么会在原本纯洁的校园里出现越来越多如此肮脏的事情。

  女大学生被侵犯,多与学校的社会关系有关,要么是老师,要么是同学,最危险的也往往是来自老师的侵犯。

  贰

  学校与学生

  现在,用“道德沉沦”、“教师失范”等词语来形容这种学生屡遭性侵现象已经显得大而无当了。要细细研究为什么老师会普遍“失德”的话就不能仅仅从个人的角度来理解,起码,高校也负有相当程度的责任。

  在高校校园里,学生和老师、学校和老师、学校和学生有许多错综复杂的利益纠葛。研究生之所以普遍称自己的导师为“老板”就是这种关系的侧面反映。不少关于研究生导师、博士生导师与自己的研究生、博士之间发生的悲剧也让人唏嘘不已。

  人们要求高校彻查,要求高校整改,但像赣州师范高等专科学校这样不知名的学校虽然最终开除了那个禽兽老师但也放任纵容了他近乎10年,而像去年集中暴雷的诸多名校的性侵案呢?包庇、放纵10余年的也不在少数。这是已经曝光的数据,还没有曝光的岂止千千万,笔者去年就听说过自己母校、母校隔壁等最少两起高校性侵事件,那老师现在也还好好的,舆论上也不见一点水花。

  本来,在大多数人心里,尤其是在中国人心里,教师这个行业是十分神圣的。但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个样子,其实原因就在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里:

  资产阶级抹去了一切向来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职业的神圣光环。它把医生、律师、教士、诗人和学者变成了它出钱招雇的雇佣劳动者。

  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学校变成了追求赚钱和利润的名利场;老师变成了平庸无常、养家糊口的普通职业。高校再也不是象牙塔了,也不是培育先进人才为第一位的教育场所了,更不是可以无忧无虑地进行思考、科研和创作的小天地。因为他们要考虑创收,要考虑成千上万职工的吃饭问题,要考虑自己的钱包还不够鼓的问题。

  而有的老师被迫为了完成种种任务变成兢兢业业的高校工蚁,有的则彻底摆脱约束利用自己手中的资源和能力开始为所欲为。反正也没有那么多约束自己的力量,反正自己也只是一个被雇佣的劳动者而已,反正自己也并没有什么发言权。

  所以,现在关于老师和学校的丑闻屡见不鲜,而受伤的总是普通大学生。

  叁

  还有一个隐形的责任方

  事实上,我们总是跟着舆论的调子要追责高校,要追责老师,要追责超载货车的责任,但还有一个隐形的责任方往往最容易被人们所忽视,这就是社会的责任。

  社会有什么责任呢?案情发生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但社会的责任恰恰就在于要预防诸如此类的事件发生。一个好的社会是要为人民服务的社会,是要想人民所想,解人民所需的社会。总是把正义虽迟会到的自我感动挂在嘴边,不如认真思考如何才能让正义不迟到。笔者不希望在网络上流传的“禁止转发”的高校聊天记录是真的,笔者不希望社会力量不是伸张正义而是扼杀正义。

  打个比方,假设你有一套房(虽然我们大概率都没房),有一天房子漏水了,自认倒霉吧,之前也没遇到这种情况嘛,找人来补补,但为什么补过的房子还出现了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漏水?是压根就没补好还是补房顶的想赚你的钱?或者是开发商联合补房顶的想让你换房子赚更多的钱?

  笔者宁愿相信是压根就没补好,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是有机会可以补好的,如果是后几种可能的话,乖乖被宰的二师兄最多只有勉强抬高自己的身价却逃不掉被宰的命运。

  当然,如果就事论事的话,笔者希望李心草的案子能够有一个说法,起码要知道这个花季女孩生前到底经历了什么。而赣州师范的那个已开除的老师也要尽快彻查,有刑事责任的话不能一笔带过。

  我们个人虽然做不到用更多的社会资源和社会权力来伸张正义,但公道自在人心,只有我敢说话,大地才能听到你的声音。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