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陈中华:尽快推行政府权力清单制度,坚决消除权力设租寻租空间

2019-10-02 14:56:3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陈中华
点击:    评论: (查看)

  近年来,随着网络信息传播的便捷度增加,以及社会居民的法律意识不断增强,不少医患问题也逐渐登上了社会热搜头条。近日,网络上则流传着这样一段视频内容,视频画面截图中可以看到,一名医生在手术室内收下了患者递给的一万元人民币,视频拍摄地点则为山西省洪洞县人民医院。视频被曝光以后,网络舆论开始几乎一方倒的在医生违规收受红包上,而涉世医院则表示:视频中的钱并非红包,而是给外地专家的专家费,原来做手术的医生并非是洪洞县人民医院的医生,而是北京天坛医院的专家,在7月20日,洪洞县明姜镇62岁的韩春林因脑梗在洪洞县人民医院神经外科进行放支架手术,由于该手术需要放置支架,而洪洞县人民医院仅是一座二甲医院,无力完成该手术,所以只能请外援来帮助完成手术,而那一万元也并非是红包,而是作为医生远道而来的专家费,一万元的专家费也在事前得到了患者家属的同意,而收红包的医生也并非北京专家,而是洪洞县的一名主任帮收的,目前该主任已被停职。

  虽然收专家费是合理合法的,但是因为并没有通过官方渠道,而是私下进行交易,医院存在明显的违规情况。根据2005年7月1日起施行的《医师外出会诊管理暂行规定》(卫生部令第42号)第十五条规定:“邀请医疗机构支付会诊费用应当统一支付给会诊医疗机构,不得支付给会诊医师本人。会诊医疗机构由于会诊产生的收入,应纳入单位财务部门统一核算。《医师外出会诊管理暂行规定》第十七条还规定:“医师不得收受或者索要患者及其家属的钱物,不得牟取其他不正当利益。”由此可见,在此次事件中,洪洞县人民医院和北京天坛医院出诊的那名宋姓医师,都违反了上述规定,两地的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应分别对相关责任人进行相应的处分。

  也就是说,虽然专家费是合理合法的,但是患者应该交给医疗机构,由医疗机构的财务部分经过核算后将专家费交给手术医生,而在被曝光的视频中可以看到操作明显是违规的,存在私下交易的行为,而相关医生也确实违反了相关规定,应该受到应有的处分。虽然涉事医生已被停职,但是网络上却也存在了另外一种声音,患者因为去北京医院进行手术需要排队,为了不耽误病情,不得已请北京专家前来帮忙手术,这本是积德行善的好事,患者的病情得到了控制,也不用再去辛辛苦苦的去大城市医院排队,也不用去住昂贵的酒店,省下了患者不少的钱,医生也在闲暇之余增加了收入,这本是医患双赢的局面,但是患者却在缴费时候进行偷拍视频,并在手术成功以后进行曝光,这是不是一种过河拆桥的行为?更可怕的是经过这次敏感的事件,大部分医生在面对类似事件时,将都会采取保守态度,那么以后那些医疗条件不发达的地区还能请到优秀的医生来做手术吗?如果请不到优秀医生,会不会耽误众多患者的病情呢?在相关医生被停职之后,众多网友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出现了大批支持医生而谴责患者的声音。

  暂停了涉事医生,接下来肯定会进行调查,对相应的现象与行为出台更为严厉的处罚措施。当然了,本事件中收取的患者家属“厚厚的一沓现金”,实际是10000元,也将会退还给患者家属。到此,客观来说,这患者和患者家属将会是唯一的赢家。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患者和家属不用到太原北京等大医院去做脑梗手术,省却了大笔的费用。比如说,交通住宿和相应三甲医院的收费,还有患者省却了“移动”折腾,节省了治疗时间。尤其是,患者还享受到了来自北京天坛医院专家的亲自手术。话说回来,就是患者有钱到了北京天坛医院,未必能够有专家亲自诊疗的。何况,众所周知的事实是,在医疗资源分配极其不均匀的当下,北京等三甲医院早已经“人满为患”了,去大医院看病,既是人们的期盼,更是“折腾”的开始。

  显然,本事件当中,最大的赢家就是患者和患者家属了。然而,本事件的影响将会是深远和巨大的。特别是如今智能手机普及的情况下,能够如该患者家属样偷拍或者偷录,甚至其它手段的可能无法避免。尽管在收取该患者家属“红包”前,“事前征得了患者家属的同意”,但是违规的行为就是违规的行为,这一点是绝对应该肯定的,不能含糊的。如此以来,二甲以下的医院,或者说缺乏某领域专家的医院,想要邀请来自三甲以上医院的专家“走穴”,做个疑难杂症的会诊,或者亲自实操个复杂的尖端的手术,都将会被专家拒绝的。能够用财政资金购买到任何现代化的医疗器械与设备,但是这高水平的专家医生却无法短时间内培养出来。哪怕有“互联网+”能够实现远程会诊,可是一些实操性的手术与临床,没有专家是无法实施的。指望靠大医院偶尔组织的专家下乡,也是非常的有限。

  本来专家大医生都聚集在三甲大医院,医疗水平高,设备先进,而这也正是绝大多数二甲以下的医院病患者稀少的原因。就说这洪洞县人民医院,设备医疗器械都有,但是却缺乏能够操作脑梗手术的医生,无奈私下邀请到北京大医院的专家,本是一举多得好事,却被患者举报。此后,专家将会拒绝“走穴”,二甲等医院只能是拒绝接受那些无法诊断或者治疗或者手术的患者了。如洪洞县的脑梗患者,就将不能在县医院接受治疗,要么去太原大医院,要么去北京大医院,费钱折腾不说,对患者的治疗将会带来无法估量的影响。而洪洞县人民医院,尽管有设备有器械,却只能是拒绝病人。一方面医疗资源浪费,一方面让大医院“病患者拥挤”。如此更加加深了医疗资源的不平衡状态。

  再说,本来大医院的专家,也只是在“业余时间”,抽空去“走穴”,充分利用了休息时间,发挥了技术优势。但洪洞事件发生后,专家估计是宁愿业余时间“睡觉”,恐怕也不会违规“走穴”了。如此,也符合医疗的相关规定。可怜的就是那些边远穷苦地方,缺乏先进医疗资源的普通人了。毕竟,没有了专家“走穴”的送医下乡,就只能折腾患者的身体和患者家属的钱包了。总之,医疗资源的不平衡这是短期无法克服的现状,不能收受“红包”,这也是刚性的规定,特别是相关医疗管住的规定,很显然,如洪洞县的这起医生“走穴”事件,就是妥妥的违规。遗憾的是,曝光并处理的行为结果,却让更多的患者处于了“费钱累身体”的境地;也让二甲等医院医疗器械浪费,病患者流失;也“伤害”了业余时间发挥医疗优势的专家。的确,该事件违规,却有其合理性。否则的话,就不会出现如该院神经外科主任所说的,“虽然不太规范,但下面的医院都这样”的现象了。而在我看来,这项不允许医生“走穴”的规定应该修改一下,应该让走穴医生合理又合法。同时,国家应当推行政府权力清单制度,坚决消除权力设租寻租空间。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