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如何成为“贵族”?花10万学习剥香蕉

2019-09-29 15:37:45  来源:乌鸦校尉  作者:乌鸦校尉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近,王石的老婆田朴珺发了一篇访谈,名字叫做《三代才能培养一个贵族》。

  在这篇文章里,田朴珺大谈英国的贵族气质,觉得中国人缺乏贵族精神,她说,“在今天的中国,无论对人还是对物,我们太缺少尊重了。”

  “今天的英国人仍然特别讲究,一开始我觉得他们很‘装’,在一场公益活动上,英国人一定会从头到尾都端着,直到结束。”

  “我给一位勋爵发邮件,用的称呼是sir,就是我们对男性统称的‘先生’嘛,但在英国,sir是‘男爵’的意思,所以他的秘书非常认真地纠正我‘应该称呼lord’。”

  “贵族精神在英国得到了最好的传承,在另一位朋友家,我需要WiFi密码时,管家用手托着一个小银盘,就像《唐顿庄园》里的场景那样,不是直直地递给你,而是把银盘非常优雅地一转,转到我面前,

  银盘上放着一张折得非常精巧的纸片,打开来就是WiFi密码,神奇的是,管家为你服务的整个过程都是无声的。”

  “我坐在一座哈利波特式的400年历史的老房子里,邻座都是贵族,让我想到中国太缺乏好的教育了。”

  “我真的觉得,今天的中国太缺少好的教育了,我们都是‘有知识、没文化’。”

  “我们都是社会属性的人,我们在公共规则方面却太欠缺,我们甚至都没有多少素质。”

  “我们需要培养一些有素质的人给这个社会,我们将迎来一个从野蛮到文明的进展过程。”

  这篇文章实在是天雷滚滚,

  但其实,田朴珺小姐之所以这样推崇贵族,推崇“贵族精神”,一是因为她对真正的贵族一无所知,二是出于自己的商业利益。

  1

  16世纪的匈牙利,曾有一个广为流传的吸血女伯爵的故事。

  女伯爵的名字叫做伊丽莎白·巴托里,她的家族在匈牙利延续了200多年,是地道的贵族。

  巴托里号称匈牙利第一美女,11岁就和纳达迪斯伯爵订婚,结婚之后,伯爵经常在外征战,巴托里在家里闲得无聊,就虐待城堡里的女仆取乐。

  1600年,伯爵去世,巴托里无人约束,就越发肆无忌惮,她和她的管家、奶妈、仆人,还有一个女巫一起,掳掠附近村庄的少女。

  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这些少女都被关在城堡的地牢里,被巴托里用各种各样的酷刑折磨,被放血而死。

  少女频频失踪的案子让百姓民怨沸腾,1610年的一天,为了查个水落石出,一群士兵和民众一起攻入了城堡。

  在城堡里,他们发现地牢里有无数少女的尸体,还有不少活着的女囚,一部分女囚身上密布着针孔,一部分还没有受刑。

  这个血腥的案子震动全国,被无数民众口口相传,艺术家们也对这个故事进行了多次创作。

  在有的版本里,伯爵夫人之所以杀害如此多的少女,是因为她偶然发现,少女的血液滴在自己脸上,有让肌肤恢复青春的功效。

  为了永葆青春,她把少女掳到城堡之后,就喝下她们的血液,甚至用特殊的刑具放出她们的鲜血洗澡。

  在伯爵夫人的罪行被发现之前,她至少杀害了数十名少女,有的说法甚至是650名。

  伯爵夫人因为是贵族,被免于一死,审判时也不需要出席,只是被终身囚禁在自己城堡的屋子里,房间被封死,只留一个送饭的小口。

  而她的那些帮凶们,则全部被处以极刑。

  被囚禁了数年之后,伯爵夫人也死在了房间里。

  伯爵夫人死后,她的城堡就彻底荒废了,世世代代被人诅咒。

  当地还流传着传说,说伯爵夫人死后变成了妖怪,还在不断加害当地的百姓。

  后来,作家斯托克在创作吸血鬼德古拉伯爵的故事时,从这位血腥女伯爵的事上汲取了灵感,女伯爵也就成了名副其实的吸血鬼女王。

  艺术家笔下创作出的吸血鬼形象,就是对贵族们绝佳的讽刺——他们俊美、高贵、优雅,从来不用下地干活,整天寻欢作乐,以吸食劳苦人民的鲜血为生。

  他们看上去美丽漂亮,然而,一旦没有血喝,他们就会露出枯槁而狰狞的脸庞,一旦没有人可以奴役,他们就会显现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真实面目。

  欧洲中世纪欧洲的贵族们,早期是靠打来打去攫取财富的,所以一直到16世纪早期,贵族都以读书为耻,以不识字为荣。

  为了“健康”,欧洲贵族们很长时间都不洗澡,身上有了异味,就喷上大量的香水,用浓重的香水味掩盖身体的臭味。

  为了保证血统纯正,财富、权力不被稀释,贵族们崇尚近亲通婚,整出各种各样的遗传病。

  因为贵族彼此之间都沾亲带故,所以他们相互之间都很讲究“贵族精神”,跟中国春秋时期类似,温良恭谦让。

  但是对于没有血缘关系的那些敌人,对于在他们眼里如同猪狗的普通人,他们的所作所为和吸血女伯爵如出一辙。

  日本的贵族也好不到哪里去,江户时期有一种神奇的职业,叫做“屁负比丘尼”。

  日本贵族对家里人的要求很严格,如果贵族小姐在重要场合,不小心当众放了个屁,轻则尴尬得没脸见人,严重的羞愧自杀的都有。

  有了屁负比丘尼,一旦再出现这种事,屁负比丘尼就会及时出手,说这个屁是自己放的,维护贵族小姐的颜面。

  西晋的士族们,就是中国当时的贵族,攀比斗富,穷奢极欲,什么荒唐事都做得出来。

  王恺为了炫富,把家里的大路两旁都用丝绸拉上屏障,绵延四十里,石崇就用更贵的彩缎,拉上50里;王恺找自己的外甥晋武帝帮忙,拿两尺多高的珊瑚树炫耀,石崇就当场打碎了王恺的珊瑚树,再从家里拿来一堆三尺四尺的珊瑚树,让王恺随便挑。

  石崇宴请客人的时候,就让美女给客人劝酒,规定哪个客人不喝,他就把美女杀了,逼客人喝酒,有一次王敦大将军坚持不喝,石崇就当场连杀三个美人。

  司马懿的儿子司马干富可敌国,却有一个怪癖好,他的爱妾死了放在棺材里,他却不急着下葬,隔几天就把尸体拿出来奸尸,一直到尸体都腐烂了才下葬。

  西晋贵族们纵欲起来是一把好手,治国却是治得稀烂,开国没多久就内斗不断,一副亡国之兆,很快又被胡人打得仓皇逃窜,衣冠南渡。

  无论在哪个国家,大部分的贵族,都诞生在人压迫人的阶级社会里,是一群只会对着老百姓敲骨吸髓,横征暴敛,又虚伪又虚荣的寄生虫。

  田朴珺想要的,就是这样的贵族吗?

  从春秋时期开始,中国的贵族就逐渐消亡,中国人逐渐相信的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直至唐宋科举渐渐完善,那更是“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

  反倒是到了今天,有些人从垃圾堆里拾起了贵族这种腐烂了上千年的破烂,还要将其奉若至宝。

  放眼世界,这样的人还不在少数。

  田朴珺这类人会有这种想法,绝不仅仅是因为羡慕人上人的生活,更有切实的利益。

  2

  2015年,田朴珺开了家学校,叫承礼学院,号称要以“传统文化为本,引现代礼仪为用”,教人过“贵族生活”。

  贵不贵族我不知道,但贵是真的,据说光学费就要99万。

  按官方的说法,承礼学院成立于英国剑桥,是罗斯柴尔德家族掌门人指导的,层次很高。

  他们的老师也很牛逼,有这个家族的掌门人、那个家族的继承人。一份教师名册全是“名门望族”。

  在承礼学院的介绍里说:“这些知名家族,不太会因为商业利益而参与相关活动甚至授课,但承礼拥有这样的独特优势。”

  这话翻译一下其实就是:我们学院里的人都是非富即贵,身份很高的。

  那学校教什么呢?田朴珺在演讲里表示,这所学校要教大家“成全他人,让别人幸福”。

  这个让别人幸福的方式就是教大家商务礼仪,如何优雅地吃饭,如何优雅地与人聊天,掌握贵族运动,“礼貌握手、优雅地吃面包”等等等等,听众掌声不断。

  至于这些东西是如何“成全他人,让别人幸福”、如何做到“社会责任、人文关怀”,就不是我等俗人能参透的了。

  田朴珺这些东西管不管用我不知道,但是这些套路都是欧美贵族当年玩剩下的。

  19世纪,欧美爆发了工业革命,一群工厂主靠着先进的产能,取代了靠封地收税的贵族,成了社会上最有钱的人。

  老贵族那点家当在工厂主面前完全不值一提,只有把自己的爵位拿出来显摆。

  由于工厂主富起来的时间很短,他们虽富,却没有足够高的地位,大家说起“有钱人”时,想起的还是那些有大庄园、有爵位的老贵族。

  新贵工厂主不叫贵族,叫“暴发户”。

  这让赚了大钱的工厂主们非常心塞:辛辛苦苦赚了大钱,居然没法装逼?

  为了让大家知道自己很有钱,有些工厂主搞起了旅游项目,他们开着自家的豪华游艇,载着客人沿着河边,参观他们的工厂。

  进了厂子,他们又是介绍千奇百怪的机器,又是夸耀产品,宣传得非常卖力。

  可机器这玩意太先进,客人压根看不懂,搞了半天也不知道是用来干啥的,更不知道这玩意咋挣钱。

  相比之下,老贵族家大得能跑马的牧场、成群结队的仆人,才更符合小老百姓对富人的想象。工厂主的硬核装逼宣告失败。

  图:富人参观工厂

  老贵族告诉工厂主:你们之所以装逼失败,是因为你们赚的是“New Money”,没有文化底蕴、历史传承,所以别人不认。

  如果想被社会认可,就要学习我们“Old Money”的生活方式。

  首先,老贵族表示:一个家族必须有自己的纹章,有了它,这个家族才显得有历史、有传承。

  其实,这个纹章虽然是历史传统,但当时除了装饰,压根没啥用。但大家看到老贵族家里有,也忍不住纷纷掏钱,向英国纹章院申请自己的纹章。

  英国纹章院的整个产业链,就是由老贵族把持的,工厂主掏的钱,直接进了老贵族口袋。

  直到今天,欧美还有做这个生意的人,满足那些愿意为了装逼掏钱的大款。

  图: 一个自称“美国纹章院”的官网

  卖纹章还不够,老贵族又开始教新贵“说话”。

  同样是“厕所”这个词,作为贵族你得用“loo” ,说“toilet”就是土鳖;普通人形容优雅用“posh”,你就得用“smart”。

  虽然这些词意思一样,但你就是得换个说法,一旦用错就是有辱斯文。

  直到今天,当初工人云集的伦敦东区,说的是“平民英语”,盖满庄园的西区则用“贵族英语”。浅浅的泰晤士河两岸,宛如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还有贵族们的庄园。

  1909年,英国下议院提出人民预算(People's Budget),对老贵族庄园征65%的高额税。最快时, 全英国每5天,就有一座庄园因为没钱交税被拆毁。

  眼看房子要被强拆了,老贵族开始四处放话:真正的富人,必须有一套古老的乡间庄园。

  果然,消息放出没多久,大批面临强拆的滞销庄园,被工厂主们接了盘,每年交着高昂的税,还觉得自己很有格调。

  这些新贵们如此卖力,无非就是想在这个时代复辟,永永远远做贵族老爷。

  近些年,一些英国的“贵族礼仪”培训机构,也开始面向中国人招生,学习内容从吃饭、穿衣到骑马,“贵族”有什么,他们就教什么。

  负责中国学生的课程负责人说:“中国人太喜欢了,我们可以给他们这样一种有钱也买不到的贵族体验。”

  不过,课程还是要收钱的,而且还不便宜,四小时的“一对一”课程,费用要510镑,折合人民币大约5000元。

  还有另一个12天10万块的课程,学一整套贵族礼仪,其中最有意思的一项,是教你吃香蕉。

  贵族吃香蕉是不能用手剥皮的,因为直接用手剥皮是low逼的吃法。

  贵族的正确操作,是先用刀叉切掉香蕉两头,然后像做外科手术一样,用刀沿皮划开,剥出香蕉肉。

  现在的新贵们和以前的没什么区别,他们都恨不得社会早一点阶级固化,他们为了展现自己是“人上人”,什么智商税都愿意交。

  田朴珺说的银盘子递WiFi密码的贵族气质,大概和刀叉吃香蕉,骑着小黄车决斗的贵族气质是一样的吧。

  老贵族们没别的挣钱手段,也乐意收钱上课。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田朴珺也是开这种学校的,她为什么吹捧贵族精神,为什么说“要培养一群有素质的人给社会”,还不一目了然吗?

  3

  田朴珺这样的“New Money”想当贵族,其实还情有可原,毕竟王石确实有钱到田朴珺啥事都不干都行。

  最奇怪的是,现在社会上有一些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过上好日子也没几天,就喜欢整天把贵族气质挂在嘴上,鄙视普通人的生活习惯。

  比如说“落后不一定挨打”那位教授,他就特别赞成别人说的“重辣是骗嘴下饭的穷人菜,穷人菜火遍全国,跟当代文化的日益粗鄙有关”。

  有微博大V“留几手”在文章里写道,食物是有阶级属性的,有些食品,绝对是下层阶段专享的,典型代表就是辣条。

  辣条不就是一种零食吗,咋吃着吃着就成了下等人了呢?

  有记者曾经询问周立波,是否会和郭德纲同台演出,没想到周立波当即表示,一个吃大蒜的,怎么能和一个喝咖啡的人在一起呢?

  言下之意,喝咖啡比吃大蒜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我们的社会稍微发展快一点,大家赚的钱的多少有了那么一点区别,吃得喝的有了那么一点不同,竟然就多出了这么多精神上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的人?

  早在1746年,在一本叫《布尔乔亚女厨师》的书里,作者说:“你吃的是什么菜,说明你是什么人,或者你想成为什么人”

  小布尔乔亚,就是是英文的小资产阶级(bourgeoisie)。

  这个指南的意思是:就算你没钱,但你只要学贵族花钱,那你就是贵族。

  对自己身份不满的小布尔乔亚们,迫切地想与底层人划清界限,模仿贵族的吃穿,就成为了他们的首选。

  毕竟,相比买庄园、盖别墅,模仿吃穿既不费力,花的钱也凑得上。

  他们明明都有一副人民群众的身体,却怀揣着资本家的心。

  在他们的鄙视链里,一切跟劳动人民有关的东西,必须坚决予以抨击、仇视,并敬而远之。

  陕西中铁尚都城幼儿园的崔园长,就是个中代表。

  家长质疑其收费过高,为何不全面实施普惠收费时,崔园长义愤填膺,霸气回应:“我们学的是养天鹅的技术,我们不会去养猪。

  有人要把村里娃都送来,我不同意,因为这些孩子素质太低。”

  她更表示:“打工子弟,卖菜的,卖鱼的,我沟通不了。”

  对应的,一切能体现自己逼格、地位、贵族气质的东西,必须加以吹捧。

  连中国下沉餐饮巨头沙县,都懂得向他们的贵族精神靠近

  庄园和城堡虽然买不起,但可以在电商网站上花上几块钱,给社交朋友圈来一次“精装修”,网红餐厅、酒吧、咖啡馆、演唱会、艺术展等,各种照片应有尽有,照片拍摄角度和滤镜都相当专业。

  只要60块,就能打造出各种“高端人设”。

  跟人说话的时候,能说英文的地方坚决不用中文,哪怕只是语气连接词;尽量多描写心情、感受、思绪,用词要委婉柔和。

  善用断点式叙述,越零碎越拖沓越好,给人一种中文很烂的感觉;对西方世界如数家珍,对中国表现得尤为陌生。

  通过一些云里雾里的表达,传达出似乎自己的家族好像已经在西方站稳了脚跟的既视感,贵族气质一览无余。

  欣赏冷门音乐、古典歌剧、意识流小说等,不知不觉就能向贵族阶层悲伤忧郁的气质靠近。

  也许他的籍贯是贵州某小城,但精神上却直通孤悬在亚欧大陆旁边的不列颠群岛。

  250多年后的中国,贵族们的肉体早已经被物理超度,但所谓的“精神贵族”现象却愈演愈烈。

  然而,中国这块土地,是一块上千年前就喊出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土地,中国的历史也已经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中国不需要什么贵族精神,也不需要什么脱离群众的所谓“精英”、“贵族”。

  2200年前,有个叫张良的韩国贵族,父祖两代为相。为了推翻暴政,他散尽家财组织起义,以书生之躯刺杀秦王,随刘邦开创了一代伟业。

  200年前,有个叫马克思的贵族,出身富贵,学识不凡,妻子更是高官家的千金。但他却穷尽一生,教会了全世界的穷人如何推翻贵族。

  历史上真正伟大的人物,都选择了背叛自己的阶级利益,为人民大众的福祉奉献终生。

  田朴珺这样的人做着贵族的梦,就让她做去吧,中国现在没有贵族,以后最好也永永远远不要再有“贵族”。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