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性侵 虐待 压榨:谁给了教授「肆无忌惮」欺压学生的权利?

2019-09-20 16:43:47  来源:激流网  作者:佚名
点击:    评论: (查看)

  大家好,我是田静。

  这几天一位华裔教授性侵女学生的事又上了热搜。

  这位教授叫徐钢,曾经是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的终身教授。

前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教授徐钢

  前几天,9月11日,徐钢教授被正式起诉。三位原告指控他对中国学生进行的性虐待、强迫劳动和性别暴力行为。

  诉状里写道:

  他强奸了多名学生,与许多人都建立了性关系,并试图进行性侵犯。他殴打女性。他的学生为他做的工作赚了数十万美元,而他却什么也没付给学生。因为无法忍受他的行为,许多学生不得不提前离开大学,放弃学位课程,这不可逆转地改变了她们的职业道路。

  这起诉讼的主要原告,是一位叫Vina Sun的学生。

  Sun说,2013年她19岁,当时45岁已婚的徐钢是她的教授。那时他们开始有了情感关系,但是很快发展成虐待关系。

  她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说,自己曾经被徐钢性侵长达两年,数不清被强奸了多少次,还面临过生命危险——徐钢有次想开车撞她,她当时以为自己要死了。

参与起诉徐钢的学生Sun接受美国媒体采访

  她说自己后来患上了创伤后遗症,两次试图自杀。

Sun说这是其中一次被徐钢毒打后拍的照片

  另一位原告王敖,也是一位华裔教授,他在美国的卫斯理大学任教。徐钢曾经试图强奸他的一位学生。

  2018年3月时,王敖就在豆瓣上发过文章,谴责徐钢教授常年性侵女学生的行为,当时就引起了一轮轰动。

  他写道:

  此人劣迹斑斑,长期性侵女生20年之久,最终被迫换了学校。

  我掌握的消息是,徐钢跟多位学生有不正当关系......学生之外,连我的多位女性教师同事,一样只要有机会就伸手。

  王敖在诉讼中称,多年来徐钢一直威胁要杀死他。

  而事发学校——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他们的反应什么样?

  原告律师说,学校对徐钢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律师说他们也将对学校提起诉讼,控诉他们「不作为」的处理方式。

  「导师、教授性侵学生」这种事,不管在美国还是国内,不管在多好的学校,都会发生。

  2018年1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女博士罗茜茜,实名举报教授陈小武性侵。

  2018年4月,北大95级学生李悠悠,发文谴责原北大教授沈阳,控诉他曾经对学生高岩的性侵行为——这导致高岩在1998年自杀。

  2017年12月,西安交通大学博士生杨宝德,因为导师可能阻断他的读博之路,自杀溺亡。

  2018年3月,武汉理工大学研究生陶崇园,因为不堪忍受导师的各种控制,跳楼自尽。

  ……

  接二连三的悲剧事件背后,是中国高校研究生导师「一权独大」的问题。

  为什么中国师生的权力会这样「失衡」?谁给了他们这么大的权力?为什么导师的作恶成本这么低?

  这些问题,我们需要认真剖析。

1、为什么选了一个这样的老师?!

  研究生和导师到底凭啥确定师生关系?这里有个“导师学生互选”的制度。

  听上去是个双向选择嘛,很人性化。实际上也确实是双向选择:

  多数学校会在研究生入学一周后,召开互选大会。每个相关专业的老师先进行自我介绍,学生从中选一位作为导师,同时导师也要决定是否接收这个学生。

  可是短短一周时间,学生仅凭学校给的官方资料和几面之缘来选导师,很难真正了解老师的人品和能力。

2、导师和学生间的真实关系?

  研究生对导师,有个约定俗成的称呼——老板。除了传道、授业、解惑外,导师其实更像个“老板”,“雇佣”学生一同参与科研项目。

  做项目时,会给学生少量经费。不过更多时候,导师会用发论文、得奖学金或顺利毕业作为条件,免发经费。

研究生不但给“导师老板”做项目,还得干私活。截图来自澎湃新闻网文章《研究生之死|研究生死在导师的企业中,最后让学校背黑锅 ?》

  那么,遇到不好的导师,换一个不就行了?就好像工作不顺利,跳槽就好了。“炒掉老板”这种事现在不是很常见吗?

  可实际上,导师一旦选定,就不可能调整,说到底,学生不敢反抗,还是因为导师掌握着每个学生的“生杀大权”。

3、研究生导师究竟有多大权利?

1. 没有导师就没有小论文,你就不能毕业

  研究生必须发表两篇或以上学术论文才有资格毕业。尤其理科、工科,需要导师带着做实验、指导论文才能过关。

  导师要是不带着你,任你有上天入地的本领也没辙。

2. 开题报告过不过,导师说了算

  到了研二,就要交开题报告了。这东西要是过不了,毕业论文都别想写。

  导师不但指导学生怎么写,还直接决定写的东西能不能通过、需不需要修改或重写。

可能大家对“开题报告”不陌生,本科毕业论文也要先通过开题报告。

3. 导师决定了毕业论文能不能参加答辩

  毕业论文要先通过,才能参与答辩。论文能否通过,得先过盲审这关。

  盲审,就是将学生的毕业论文匿名送给专家审核,学生不知道这些专家是谁,可有些学校是导师指定制的,就是导师亲自指定专家审核论文的。

  导师几乎有90%的决定权,决定学生的论文能否通过盲审过程。

盲审论文,本意是杜绝论文抄袭现象

  即使导师不参与盲审,他还有个一票否决权。

  也就是说,如果专家全体通过论文,但只要导师说不行,学生也没有资格参加毕业论文答辩。

4. 导师决定了学校审核意见

  就算答辩通过了,毕业论文还要经过学校审核。审核过程中,导师的态度决定了学校审核的结果。

5. 导师不在评阅表签字就不算数

  就算学校审核通过了,别觉得万事大吉。导师还要在评阅表上,对学生的毕业论文作评价总结,并且签字,这张表格决定了研究生毕业的最后一步。

  这么看起来,研究生毕业好比过五关闯六将,学生把导师当神一般供奉着也就能理解了。

  那么问题来了:

4、为什么赋予导师这么大权利?

  根据国家规定,导师和学生互选完毕后,需要签订“三年培养计划”:高校研究生管理由导师全权负责。

  这个规定的初衷,一是希望学生可以专心与导师共同研究,攻克项目,取得某个领域的研究学术成果。

  二来研究生、博士生由单个导师管理,学校就可以节省人力专心管理本科生大群体。

  好的初衷,却防不住小人。正因这种全权负责制,当学生遇到道德败坏的导师,就成为绝对的弱势群体:

  没有薪水、任劳任怨、被剥夺学术成果做导师的影子写手,甚至遭到老师猥亵也只能默默承受。

一旦遇到没有师德的导师,学生基本上就被“暗影主宰”了

5、再问:你为什么不反抗?

  那么多学生被导师欺负了,却很少有反抗的,为什么?

1. 导师权利这么大,哪敢得罪

  得罪了导师,轻则延期毕业,要是严重到不给学位,苦读多年全白费。

2. 有些导师品行无德,却是学术顶梁柱

  如果失去这样的精英,学校的一个领域甚至一个学院的学术能力都会坍塌,直接影响招生和学校的荣誉。

  这种情况下,即使学生告知了学校,学校为了保住招生率和学术大咖,也会选择包庇导师。对受到侵害的学生用保送制度安抚,即保博、留校等措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最根本的原因是,没有设置专门的监管机构,来监管导师的权利,受害者无处申诉。

  甚至有的导师还会在学生告状之后,反咬学生一口,让学生失去学位、学历,甚至被开除,有苦没处说。

  有没有学生维权成功的案例?

  当然有。

  2014年7月,网曝厦门大学历史系教授吴春明长期猥亵诱奸女学生,后厦门大学中止其研究生导师资格,停止其招生和指导研究生。

厦门大学教授性侵学生事件

  这个受侵犯的女学生,在2014年7月将吴春明教授在宾馆的床照发在微博上,并且写了一篇声讨吴春明长期猥亵诱奸女学生的声援,后来又联合女学生和教师们一起控诉吴春明教授和学校的包庇行为。

  最终,2014年10月14日,由于舆论压力过大,厦门大学又开除其党籍,撤销其教师资格。

  2018年7月8号,一篇标题叫《她曾以为自己能逃开教授的手》的公众号文章在网上传开。

  文章里五位女大学生表示,她们都曾受到过中山大学张鹏教授的性骚扰,两个月前已经向学校纪委实名举报。

中山大学教授性骚扰师生事件

  7月10号,中山大学发布通报:

  停止其任教资格,取消其硕士生、博士生指导教师资格,终止与其的“长江学者奖励计划”工作合同,并报请主管部门,取消其“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青年学者称号。

  2018年7月31号,一篇举报哈佛博士王光亮的文章,在网上传播起来。标题叫《请哈佛博士王光亮停止针对女性的暴力和性侵并离开学术圈》。

哈佛博士王光亮性侵事件

  文章里曝光了泰籍华裔哈佛大学人类学博士王光亮,对伊婷等多个女孩施加的性虐待、精神虐待、肢体暴力行为。

  紧跟着又有更多学校的人提供了新的证词。

  随后,台湾大学注销了对王光亮的聘书,重庆大学也停止了对他的聘任,台湾国立清华大学也决定不为他提供教职,王光亮在哈佛的导师也撤回了对他的推荐信……

  之前的文章里我们也多次提到,舆论对受害者的谴责无异于二次施暴。这就好比往伤口上撒盐酸。

  研究生的高学历、对毕业证的渴望,都不是她们遭受侵犯却无可奈何的根本理由,不完善的制度才是。

  如果你身边也有同样遭遇的朋友,多给她们一些理解和勇气。

  学位学历不能代表一个人的一生,健康和快乐最重要,我的朋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