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曹德旺的辩白书:坚决不能要工会,因为工会形成了“大锅饭”?

2019-09-18 09:42:38  来源:青年思考  作者:青年赵文凌  
点击:    评论: (查看)

  笔者很感谢曹总真诚的把资产阶级的心理活动毫无保留地展现在工人阶级面前。

  感谢老板时刻记得我们这些除了自己的劳动力之外一无所有的劳动者,感谢老板三句话不离劳动力成本,一直强调要通过降低劳动力成本甚至要取消五险一金来降低生产成本,拯救我们的制造业。

  曹德旺谈赴美办厂:美国工会致效率低下 我有权反对

  前一段时间,《美国工厂》这部纪录片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昨天,新京报对曹德旺做了专访,曹总也对这部纪录片以及中美的制造业等相关话题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只不过,笔者在看到这些观点的时候,心里比刚看完《美国工厂》时的感受还多。

  壹

  不是镜头恶意丑化,中国的事实如此

  纪录片里有些镜头似乎“丑化”了曹总的福耀玻璃厂。比如,一个在抹玻璃膜的女工说每天工作12小时,一年回老家两次。

  曹总回应了,曹总大方承认,这不是恶意丑化,实际上,这是中国工厂的普遍事实。

  “不只是在我的工厂,很多公务员、公司人员在外地工作,把孩子放在老家由父母带,一年也就回家两次。这在全中国都是一样的,但是美国人不能理解,这是文化的差异。”

  文化的差异?难道中国自古以来的文化不是共享天伦之乐?不是父母在,不远游?

  难道每一个远离家乡的游子不是出于他们的无奈?笔者在中秋佳节的时候写的《中秋佳节——此刻家家应团圆,奈何离散万千》里已经提到,游子漂泊、妻离子散的根本原因是以雇佣劳动为基础的私有制社会里,劳动力只能跟着资本跑,不然就没饭吃。资本往哪里集聚哪里才有工作可以养家糊口。四川、广西的农民如果有饭吃,会远离家乡,到广州、深圳这些地方的工厂里去做工吗?

  全中国都一样,正是说明全中国的工人都深受其害。这不是文化的差异,而是经济地位的差异。

  纪录片还拍到有工人捡玻璃没有戴专用手套。曹总也回应了,说是“我们公司包括玻璃在内的垃圾处理都是外包公司在做,那两位捡玻璃的工人不算是我们公司的员工。”

  曹总是做慈善出名的,却把独善其身这一套玩得溜溜的,曹总的爱心哪里去了?难道别人公司的员工就不值得一提?曹总口口声声说要让美国了解中国工厂,难道中国工厂只有福耀一家?

  《美国工厂》中还提到了工人加班的问题,曹总说“我们的工厂每年加班工作10小时的次数,也就5到7次,而且主要是因为订单要的太急,难以短时间招聘足够人手。而且,我们都会加倍付给工人加班费。”

  我想给曹总普及一下中国的《劳动法》。

  《劳动法》第四十四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应当按照下列标准支付高于劳动者正常工作时间工资的工资报酬:

  (一)安排劳动者延长工作时间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百分之一百五十的工作报酬;

  (二)休息日安排劳动者工作又不能安排补休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百分之二百的工资报酬;

  (三)法定休假日安排劳动者工作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百分之三百的工资报酬。

  曹总,您给工人加倍工资的加班费,本身就是在履行法律义务而已,不要说得您像是个上帝一样,好心同情这些可怜的工人,给他们一点施舍。

  顺便再多说一点,既然曹总要让美国了解的是中国工厂,那请首先了解一下996工作制。中国《劳动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国家实行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八小时、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四十四小时的工时制度。12*6=72小时,甚至是法律规定的44小时的1.5倍以上。

  今年初,互联网行业爆出一波抵制996风波,但可能现在也依旧没有改变。被管理者自我标榜的高效率制度已经严重违反了中国的法律,也不知道这一公然宣称自己违法的企业有没有受到一个“法治国家”的制裁。

  等待这个法治国家出手制裁,为什么不选择联合起来自我拯救?996的高赞评论:中国的工会在哪里?作者戏答“转发越多,找到的几率越大”。详情点击笔者旧文《从996.ICU开始,我们呼唤的工会在哪里?》查看。事实上,转发越多,觉悟的人越多,找到工会的几率的确越大。

  但工人有成立工会的权利,老板就有“提出反对工会成立的权利”?《美国工厂》这个纪录片似乎也可以看作是是一部扣人心弦的故事大片——到美国投资建厂的中国资本家曹德旺和美国工人之间围绕要不要建工会展开的博弈。

  最终,曹德旺用解聘、降级的大棒和涨时薪、聘用反工会的“研究所”游说工人的胡萝卜等多种方式,终于取得了868:444的压倒性胜利。

  在这次专访中,曹总又一次强调了自己在纪录片里说过的话:“如果工会成立的话,我就工厂关了,我就不做了。”

  工会这两个字,为什么就这么可怕?

  贰

  工会为什么像个瘟疫一样,曹总就是不碰?

  曹总反对的应该主要是美国工会,因为在中国的福耀也有工会,但似乎他并没有如此强烈的反感情绪。为什么?纪录片里似乎隐隐约约给出了答案:身兼工会主席和集团党委书记的不是外人,正是曹德旺的妹夫。

  所谓“一个福耀一家人”,看来不仅是福耀的口号,似乎也是福耀高层管理的真实写照。

  这样的工会,曹总怕什么呢?这样的工会还不是尽在掌握之内?而美国工会就不一样了。不一样在哪里,听听曹总自己的三句话:

  第一句:在劳工劳资关系上,中国政府出台有《工会法》、《劳动法》等法律,如果工人遇到问题时,可以和老板谈判。坚持以劳动法作为基础,检讨双方行为,谋求一致。而在美国,当劳资双方出现冲突、矛盾时,(生产被)破坏得很厉害,工厂根本做不起来。

  请曹总举几个中国工人和老板谈判成功的例子来!原谅笔者的无知,笔者只知道中国共产党成立初期领导的京汉铁路工人大B工、省港大B工、安源煤矿大B工等,没有一次不是破坏生产的,但也没有一次不是为了工人的利益的,也没有一次不是共产党领导的!

  第二句:一旦工厂有了工会之后,工厂就要用时间成本、法律成本来陪着它,一件事情我们都不能做主,都要通过工会!

  这难道是追求法治、民主、自由的中国好公民说出的话吗?曹董事长张口闭口都是国家利益,难道连国家追求的核心价值观都不知道是什么?什么叫法律成本?难道工厂不应该守法?什么叫我们不能做主?一个现代企业却带有奇怪的封建性特征!这实在是令人瞠目。

  第三句:欧美工会的作用其实是变相保护了那些工作不努力的人,形成了“大锅饭”。

  “大锅饭”这三个字是不是很耳熟?这不是某些人用来攻击社会主义效率低下、平均主义的吗?怎么曹董事长现在有拿来形容“连空气都是香甜的”资本主义美国了?难道说,但凡稍微能保护劳动者权益的东西都叫大锅饭?

  大锅饭、养懒汉,是啊,说你是懒汉你就是懒汉,反正话语权掌握在我这里,有钱就是了不起,你能怎样?能怎样呢?只有人去专访曹德旺,没有人去专访车间里工作的工人啊。就连纪录片里的工人镜头也远远没有曹董事长的镜头风光。

  叁

  谁为辛辛苦苦搞生产的劳动者说过话?

  就算不成立工会,谁又为辛辛苦苦的劳动者说过一句话呢?

  曹总一方面说“企业的高效率源于员工的高效率,员工的高效率源于企业的高福利。”一方面又说“除了劳工成本,企业要缴纳的五险一金费、材料费等一些费用也使得企业成本有所提高。如果成本升高,中国企业生产的产品可能会逐渐失去竞争力,之后国家的竞争力可能就会下降,这个必须引起我们中国人的警惕。”

  这不是自相矛盾吗?曹老板的意思不就是要尽可能地降低劳工成本也就是尽可能地压榨普通工人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企业的高福利一说又如何兑现?

  在纪录片里,中国的工人,有年夜饭、联欢会的其乐融融,也有集中训话的军事化管理,曹董事长用一切手段给工人洗脑,就是不肯8小时工作、每周休两天,就是不肯给员工合理的防护措施——因为会损失利润。

  在资方眼里,这可能是管理工人的典范——不管是通过延长劳动时间还是提高劳动生产力变相增加剩余价值劳动时间,总之,这群听话的工人从工作10小时到12小时,为自己多赚了2个小时的钱。

  但没有人去理会劳动者的声音:噪音太大、玻璃容易割伤、工作20多年来第一次受工伤、被随意开除、借住在亲人的地下室、要连续做几份工、一年只能会一两次家、孩子在老家不好好读书却无法教育、在这个工作的城市只能租住8平米的空间……

  曹总自己说“现在建筑工地劳工一天的工资四五百元,一个月按照30天计算,工资就是15000元”。我还真的不知道身边的哪个一线建筑工一年能挣小二十万?就算辛辛苦苦挣下两万还要讨要几个月才能到手呢,曹总真的是高高在上的董事长啊,是真的不了解卑贱的中国工人的实际处境。

  不了解,我想曹董事长也不想了解,毕竟劳动力的问题已经解决了——用机器人替代人力!

  曹总详细讲述了为什么现在要用机器人,不过,简单归结为两个字——成本!当使用机器人的成本小于人工的时候,资本家会考虑这些工人失业后的生计吗?无论是美国工人还是中国工人,他们的命运不会有任何区别。

  但是制造出来的商品卖给谁?也由机器人来消费吗?马克思在《资本论》中预言:“商品到货币是一次惊险的跳跃。如果掉下去,那么摔碎的不仅是商品,而是商品的所有者。”

  “商品的所有者”已经走上自我毁灭的道路,他的掘墓人也该再次登场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