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吴尚达:社会主义不是任何人手中的玩物

2019-09-14 09:24:0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吴尚达
点击:    评论: (查看)

  任留柱同志心中的社会主义还没有规定性,社会主义在他手中好像是个玩物,随便玩来玩去.

  今天还是老生常谈,没有新意,只有几句大话和口号,还是“社会主义”“和平演变世界”的话题。

  老任在他的文章中说,他所说的社会主义“和平演变”世界的意思是,社会主的理念已经普及到世界,各国受其影响就会变成社会主义国家,不用一兵一卒,不费一枪一弹,没有血雨腥风,没有刀光剑影,根本用不着谁战胜谁。老天奶奶,怎么我就没有赶上如此好的时代|?老天爷爷,能不能让我这老头子再多活几年,享受享受这新时代赐给人类的福祉?

  老任还说,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你也不用管它是公有制,还是私有制,反正政府是为全国人民谋幸福的。这多好,劳动人民躺在炕上,社会主义的幸福生活就送上门来了。老任责怪别人的文章没有新意、只是几句大话和口号,却原来他是别出心裁、新意迭出啊。

  否!共产的主义运动中右倾机会主义分子伯恩斯坦、考茨基之流十九世纪、二十世纪就鼓吹“和平长入社会主义”,后来起劲鼓吹的是赫鲁晓夫。这些都是老生常谈,毫无新意。具有新意的是,北欧几个资本主义国家,确实和平演变成民主社会主义国家。民主社会主义国家和我们要建立的科学社会主义国家相同吗?它是自我标榜的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民主福利的国家。我们要的是社会主义民主福利的国家。它是资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我们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它是私有制的国家,我们是公有制的国家。它是资产阶级当家做主的国家,我们是劳动人民当家做主的国家。它是有剥削压迫的国家,我们是没有剥削和压迫的国家。它是有两极分化的国家,我们是共同富裕的国家。它是,,,,我们是。。。。这都是老生常谈,没有新意,有新意的是,一个国家既有资本主义,又有社会主义,社会主义靠发展资本主义来实现,遗憾的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还没有这个“创新”。笔者只知道同床异梦,不知道异梦同床。现在有些人就叫他做“异梦“”的一块睡觉,睡久了就成了夫妻。

  看看今日的香港,就知道,这样的“夫妻”光打架、迟早得离婚。我不说老任是修正主义分子,一个平头百姓怎么会是什么修正主义呢?不过,他否认阶级斗争,反对武装夺取政权,鼓吹和平长入社会主义、对剩余价值论持怀疑态度,都在“纲”上“线”上,要是赫鲁晓夫那么大官,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彻头彻尾的修正主义分子。为什么现在不提“修正主义”了呢?邓小平不叫。因此,我们绝对不管任留柱同志叫修正主义分子。

  他被修正主义那货色忽悠得迷了心窍,世界上也不是绝无仅有的。他是饱学之士,但是他满脑子的唯心主义思想。说他唯心,是说他不信仰马克思的唯物史观,不承认阶级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史。他不承认任何统治阶级绝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他也没有看见只有苏联共产党乖乖地向资本主义缴械投降,成为世界第一奇葩。资本的贪婪逐利性,只要它不死,就永远不会改变。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是对立物,斗争是无条件的、绝对的,“异梦同床”是有条件的、暂时的。说他唯心,是说他不看看国际国内的实际,哪个乱象不是由资本这个祸根造成?

  战争频仍、硝烟弥漫,是不好。但是,没有枪杆子谁也夺得不了政权。即使小小的台湾政权,没有导弹伺候也不会乖乖投降。老任他说,世界进入文明的时代,干嘛还打仗呢?干嘛还论谁战胜谁呢?资本主义、社会主义手拉手,将一起迈入阳光灿烂的、空气温馨的、处处是笑脸的大同世界。

  老任,他说他可以下断语,今后的社会主义,不再是血雨腥风的厮杀,不再是刀光剑影的搏斗,经济制度,可以是以公有制为主体,也可以以私有制为主体。这个断语,是否下得还早了点?是否下偏了点?是否下得一厢情愿了点?

  老任说他是站在新的、不一般的高度看问题,怎么样的高度呢?从时空来说,至少能看出二百年吧,往高说呢,至少月亮那么高吧。毛主席不是才比一般人早看出50 年吗?还有比毛主席更高明看得更远的吗?有,就是还没有出生。150年前的马克思的预言'能奉若神明吗?不能,到共产主义就没有用了。

  世界文明曙光初露,让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手拉着手,唱着耶稣歌:“凡事谦虚温柔忍让相宽容;凡事”谦虚温柔忍让用和平相联络,保持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去迎接社会主义和平演变的“社”“资”合而为一的新型的社会主义吧。

  当然,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无知、说些错话,并不十分可恶,最可恶的是,说的是马克思主义、行的是资本主义,妄自尊大、坚持错误,这既可恶又可怕。我们必须用毛泽东思想识别真假毛列主义、真假共产党人,听其言,主要观其行。

  2019年9月12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