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任留柱:社会主义不能和平演变世界吗?

2019-09-11 10:59:4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任留柱
点击:    评论: (查看)

  拙作《社会主义也可以“和平演变”世界》发表后,有网友提出质疑《社会主义也可以“和平演变”世界?》注意,加了问号。大作看了一下,没有新意,只是喊了几句口号。但是,网友的质疑,倒是促使我更加深入的思考这个问题。

  目前我这个“新时期社会主义”理论探讨,越来越逼近两个核心问题:1、资产阶级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吗?2、如何体现人民当家作主?

  有网友推荐了一个郎咸平的演讲视频,后面还附有网友的一篇评论,很不错。里面提到一个名词,叫作“文明剥削”。虽然网友没有解释文明剥削的含义,我也能理解,就是和资本主义原始积累时期的血汗剥削相比,现在资产阶级的剥削,显得比较文明了。但那还是剥削。

  这里就出现一个问题,文明剥削,剥削的是剩余价值,凡是有剩余价值被资本家掠走,都叫剥削。那么,公有制有没有剩余价值?剩余价值都返还给工人了吗?如果没有返还,叫不叫剥削?民间有个俗语,把公有制叫作“官有制”,虽然不好听,却有一定道理。

  私有制下的剥削,可以建立工会等组织进行斗争;官有制下的剥削,你连说理的地方都没有。事实不是这样吗?在高征购低消费的年代,饲料粮、种子粮都被征购,可以说,那是剥削最残酷的年代。不管责任在哪一级,这是事实。关于这段历史,是在1979年的时候,一位叫韩仁秉的老同志刚出来工作,我当时是党小组长,他在向我汇报思想的时候讲出来的。

  他在六十年代闻名全国的“信阳事件”时,是信阳地区公安处副处长,他说的实际更严重,连口粮都被征购了。事件爆发后,他当时正在机场准备登飞机去国外考察,回来后就要调到公安部工作了。一纸通知将他召回,他和当时信阳下属的几个县的县委书记,都被撤职查办,劳动改造。到了1979年,作为集体犯错误,都陆续出来工作了,但不是官复原职,他只是任个副科级。他组织观念很强,那天我们谈到深夜。他当时已经快六十岁了,我才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一位老同志能向我汇报思想,谈心,我很感动,至今记忆犹新。不再细说,可参见拙作《胸有朝阳》第十三集(点击文章下方的链接可以追寻到)。我是个爱说真话的人。这种高征购延续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当时习近平到河北的正定县任县委副书记,他发现这个县是个“高产贫困县”,就建议县委向上级打报告,降低征购指标。这可是个政治问题啊!没人敢说话,习近平坚持打报告;后来报告递上去了,上级派人下来调查,情况属实,就降低了征购指标,县里利用这些空闲出来的农田发展经济作物,正定县在不长的时间内,甩掉了贫困县的帽子。(见《习近平在正定》一书)

  习总确实有过人之处。

  回到原话题,文明剥削。说明白点,社会主义不能吃干打净,资本主义不可能没有剩余价值。只要在一个合理的区间内运行,就应该是允许的。说文明剥削也好,说合理分配也好,有一点可以证明,人类已经从野蛮的洪荒时代,走进了初步的文明时代。

  上个世纪,苏修为了和美帝争霸,也在全世界搞扩张,输出革命;古巴作为马前卒,不但在加勒比海地区横行,还跑到非洲搅和了一通,结果怎么样呢?搞成了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了吗?是的,资产阶级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他们是既得利益者,怎么可能自动放弃自己的利益呢?但是,如郎咸平的视频里面所说,国家如果严刑峻法,从法律的角度进行干预,用税收的杠杆来调节,就可以最大限度的控制剥削。我们常说,他们的国家就是代表大资产阶级利益的,不假,特朗普就是个大资产阶级,他们怎么就会想到一个“全民持股”的社会主义的办法呢?全民持股,就是不使资金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而是全民都有股份,这就避免了两极分化。我们的华为和他们非常相似,总裁任正非只有百分之一点多的股份。当我们这里非法集资搞得民不聊生的时候,人家成熟的将大众的钱都集中起来,由信托经纪人使大家的钱不断升值,这是一个什么现象?改良,是巩固原有的制度更加牢固,但是,看到没有?他们内部的社会主义因素在悄悄增加。有些极左人士认为,我们现在已经是资本主义了,那怎么办?不能通过政府手段调整回去了?还必须得革命?谁来领导?再出来一个共产党?有这个可能吗?

  公有制为主体,无论是占多大的比例,关键一个问题是,人民如何当家作主。这是我至今仍在考虑而且没有确切答案的问题。游行示威表达诉求,在人家那里是家常便饭,在我们这里控制很严。言论自由,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我们什么时候,能像在红歌会这样,在新华网发表文章了,那才算向前进了一大步。我在新华网也发表过文章,那是经过严格的用词讲究,才能发出来的。发出来之后全国各大官网都转载。

  人民代表大会,现在是歌星、影星代替了过去的工人农民。职工代表大会制度,名存实亡,起不到应有的作用。即便是在过去,人大也只是个摆设,橡皮图章。这几个问题,我在前面数篇里面已经有过论述,不再重复。所以,我说这个问题,是理论家们应该努力研究的方向。不然,纵然是实行了全民所有制,全民能当家作主吗?

  南街村离我家不远,一百多公里,去过两次,还带全家人去过一次;甚至天津的大邱庄我也去过。刘庄,八十年代就去过几次,李先念为其题词:“社会主义好。”华西村,去上海的时候,自驾车专门绕道去看过。都不错,我还和南街村的村民聊过几句,他们那里将来要村民不存一分钱。一切都按需分配。我问一位老太太,您有手机没有?她说有,本来是向公家申请了,可是半月下来,还没有答复,她只好让儿子给他买了一个。这就有点极左了,所有制,是生产资料所有制,可不是生活资料所有制,任何事情做过头了,就是谬误。华西村,自吴仁宝去世之后,现在,公司已经亏损。集体事业和一个好的当家人有非常大的关系。大邱庄的禹作敏,本来也是很不错的领头人,变质了,整个集体经济轰然倒塌。我去大邱庄的时候,也是带着全家人去的,在那里住了一夜,和当地的一位负责人聊了半宿。做任何事都要深入调查,不能一知半解。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我所说的,社会主义也可以和平演变世界,是指的,社会主义的理念正在全世界普及。请注意,这里的用词不是谁战胜谁,而是,社会主义的理念在全世界普及。我可以下这个断语:今后的社会主义,不会再有腥风血雨的厮杀,不会再有刀光剑影的搏斗,他们的经济制度,可以是私有制为主体,也可以是公有制为主体,但是,在这个经济制度之上,必然要建立起一个完整的政治制度,这就是关乎全体社会大众的社会主义制度。而中国,是这个制度实现的推动者。中国必将拿出自己的方案,为人类做出较大的贡献。中国正在以自己和平发展的实践,来回答世界的提问。一个经济后起的大国不靠侵略,不靠扩张,而是靠和平发展达到了成功,这本身就是社会主义的成功,难道不能演变世界吗?习总一口气拿掉了七个正副国级的贪腐高官,使全国人民看到了他的铁腕,相信他一定会率领我们走向新时期的社会主义。有事说事,有理讲理,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要动不动上纲上线。

  建国七十年,我前面说过,我对于前十六年(删除三年困难时期)和后七年,认为是好的时期,中间的四十七年,走了一个大“S”型的路线,先左后右,现在,正在回归人间正道。

  我们常说,毛主席是世界上一千年才出一个的伟人,而王震也说过,毛主席比我们早看五十年。看看,也就是早看五十年,那么,还有比毛主席更高明的人吗?一百五十年前有人在理论上所做出的预言,我们还能奉若圣经吗?我们的脑袋要长在自己的肩膀上。

  我所说的站在一个高度看问题,不是一般的高度。我们现在看几千年前的战国时代,是狼烟四起的时代;我们如果站在外星人的高度,就是站在云端,来看待地球,地球也正处在战国时代。但是,文明的曙光已经初露,我们应该满怀希望去迎接、去推动这个人类文明时代的到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