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脱欧闹剧】英国万人上街,统治阶级分裂

2019-09-08 08:07:39  来源: 工号52    作者:烬
点击:    评论: (查看)

  原编者语:

  这是一位读者的来稿。前不久,莫斯科万人游行,现在,又是英国万人上街。在本文中,作者层层剖析,将脱欧的根源指出——贫富差距逐渐扩大,而这又是由于资本主义制度本身导致的。

  就像作者所说,虽然极右借助这次危机也重新抬起了头,但英国无产阶级十年的痛苦,只能靠无产阶级的更加团结解决。

  上周六,8月31日,英国再次出现数万人上街。原因又是脱欧闹剧,以及强推脱欧新首相鲍里斯·约翰逊的奇招。

6.webp.jpg

  在伦敦抗议约翰逊暂停国会的示威者 | 来源:纽约时报

  示威者街头上喊得最多的口号包括“维护民主”、“停止政变”。他们抗议的直接目标是约翰逊上周宣布关闭国会五周的决定。示威者把约翰逊的动作理解为一个强行阻碍国会讨论,逼英国人快点脱欧,不再拖延的手段。媒体估算伦敦有数万人上街参与抗议,超过7月底约翰逊任职之前的一次反脱欧街头抗议。

7.webp.jpg

  示威者周六在英国首相家门口举着“坏人”“维护民主”“反对关闭国会”举牌 | 来源:纽约时报

  壹

  传统派别四分五裂的一场闹剧

  英国脱欧的事情已经闹两年多了。而这一场大戏在前首相梅伊辞职,保守党民族主义领袖鲍里斯·约翰逊接任之后又进入了新的一幕。约翰逊上位之后,立马采取了破坏默认规矩,冲击其他政治精英,约束反对声音的强硬手段,试图逼英国尽快脱欧。

  英国脱欧一直争论很大,两年前的公投里,也仅51.89%对48.11%的比例刚刚通过,因此两年下来,英国的统治阶级一直无法商量出一个统治阶级内部统一能接受的脱欧协议。脱欧协议三次被国会否决,因此国会最终决定把脱欧事件从2019年3月延迟到同年10月。因没有协议脱欧又是一个将给英国经济和社会带来极大冲击的行为,协达不成共识最可能结果是继续拖延脱欧。

  然而约翰逊上位才一个多月,就要求英国女王用其特有的权利从9月9日至10月13日暂时关闭国会。因为英国脱欧日期已固定在10月31日,五个星期的国会休假,将导致国会几乎没有时间讨论新的脱欧措施,而无新的脱欧措施就将导致英国10月31日自动无协议脱欧。约翰逊的关闭国会将逼迫国会同意现有的脱欧协议或冒无协议脱欧的风险。

  无协议脱欧,也就是没有任何缓和措施突然断掉与欧盟的关系,是很多英国人,包括很多英国资本家和政治精英,都害怕的结果。他们的担忧包括影响自己或亲戚在其他欧盟国家生活和工作的权利,影响他们在其他欧盟国家的生意,以及影响英国作为一个欧盟国家所获得的经济优势。然而在很多英国人的眼里,约翰逊就是在用这种恐惧逼英国人尽快妥协,接受一个不受欢迎的脱欧协议。

  然而约翰逊的极端动作引来了一系列戏剧性的发展。8月31日,万人上街高喊约翰逊要搞政变。9月3日国会开会,约翰逊的演讲中途,保守党议员菲利普·李跨过国会的走廊坐到自由民主党的一边,高调加入反对党。随后,21名保守党成员,包括45年老党员、前财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温斯顿丘吉尔的孙子和总共九名前内阁成员,违背党的要求投票支持了国会从首相手中夺回制定议程的权利,开通了讨论新的脱欧措施之路。反对派的胜利后,约翰逊立马采取了报复行为,把这21名保守党内部“造反派”踢出了党,提出10月中举办紧急选举重新选国会议员。被退党后,21名前保守党成员对约翰逊一派的评论包括“根本就不是一个保守派”和“叛国”。

8.webp.jpg

  菲利普·李跨走廊投反对派 | 照片:卫报

  英国古老的保守党就如此出现空前的分裂,把英国国会闹成一团混乱。

9.webp.jpg

  愤怒的约翰逊要求国会安静 | 照片:Frankfurter Allgemeine

  贰

  英国统治阶级的困局

  曾掌控世界第一大帝国的强大英国统治阶级,为何会落入今天这种危机状态?这个故事要从脱欧的决定,以及其背后的资本主义危机谈起。

  对英国资本家来说,脱欧是没有什么好处的。英国1973年就加入了欧盟的前身——1958年成立的欧洲经济共同体。作为欧盟的早期成员,英国的资本家获得了不少经济优势,包括全欧洲优势条件聘请人的权利,以及在欧陆市场的优势贸易条件。甚至英国对投资者的吸引力,也很大程度跟其欧盟成员身份有关。

  在脱欧的争论中,已有跨国企业开始撤出投资,转移部分生意到欧陆国家。年头,1986年开始在英国生产汽车的日产选择了把一款新汽车放回日本生产,而日产公司高层多次表示担忧英国脱欧的情况。当年日产选择在英国生产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英国作为“欧盟的窗口”的定位。而现在英国将失去这个定位,跨国企业来英国投资的原因也将少了很多。同时,连英国自己的汇丰银行都将因脱欧问题把大量功能从伦敦转移到巴黎。显然,脱欧对需要扩大市场,开阔资本自由流通空间的英国资本家,并没有什么好处。

  那这个违反英国资产阶级利益的脱欧决定又是怎么出现的?其背后就是英国底层在多年经济停滞和衰退之下的不满,以及一种右派思想对此问题提出的误导性答案。

  叁

  英国底层的苦难,排外思想的扩散

  在资本主义机器开始衰退卡机的时候,社会必然会开始出现一些不同于统治阶级的寻常,所谓“激烈”的政治思想。这些思想有左有右,有责怪替罪羊的,也有看清矛盾本质的。因此,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欧洲经济一直不温不火,底层人活在一种看不到希望的经济停滞里,欧洲就开始出现左派的选举胜利,也开始出现极右甚至法西斯主义的重生。

  比较广而周知的是2015年,希腊“激进左派联盟”成功推选齐普拉斯为希腊总统,成为国家执政党的胜利。同一年,英国工党内部选举也出现了左派杰里米·科而宾的惊人胜利。科而宾是一位推倡公共服务国有化,反对经济紧缩,大声呵斥社会不平等的工党左派,而他在选举中获得了远远超过二名候选人的选票量。金融危机后的几年里,左派思想在欧洲有了新的吸引力。

10.webp.jpg

  左派政治家科尔宾2016年当选工党领袖 | 照片:Daily Express

  但在这些左派胜利的同时,欧洲的右派也开始围绕着责怪移民的思想茁壮成长。在希腊,2012至2015年,法西斯主义的“金色黎明”党开始获得空前多的选票,而虽然这个极右党派如今已基本没落,右派民族主义的“新民主”党支持率变得相当高,甚至到可能赢得下一轮希腊选举的地步。在德国、法国、西班牙和欧洲多个其他国家,都出现了类似的反移民思想右派党支持率提高的现象。在英国,这种思想就以约翰逊等脱欧派的形式出现。

11.webp.jpg

  希腊的极右党派“金色黎明” | 照片:Aljazeera

  脱欧是保守党的内部混乱促成的,但实际上是英国普通民众里反移民思想蔓延的结果。看到反移民反欧盟的英国独立党开始吸引走部分保守党成员,为了避免党的分裂,当年的保守党首相卡梅倫答应了举行脱欧公投,回应其一部分党员的诉求,保持保守党的团结。出于他自己以及很多其他政治精英的预料,民众投票选了脱欧。这个违背着英国资本阶级根本利益的决定,就如此形成了。英国保守党和英国统治阶级的危机,也从此开始了。

12.webp.jpg

  “崩溃边缘:欧盟让我们失望了。我们需要脱离欧盟,夺回对我们边境的控制权。6月23日,选择退出欧盟。”英国独立党的脱欧公投宣传海报。

  那为什么英国民众会如此选?无论是排外思想的重生,还是像科而宾等左翼人物的选举胜利,背后都是英国底层民众在苦恼和寻找答案。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十年是英国普通民众痛苦的十年。这是英国普通家庭多年来收入增长最慢,实际上还下降的一段时间。如今,英国的平均实际收入仍然未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普通家庭消费能力停滞不涨,甚至下降。然而,虽然英国经济总体有所恢复,底层民众没有看到多少好转。在英国的贫富差距继续越来越大的形式下,好转基本由上层享受,底层未能分享好处。

  2018年,英国最穷的20%实际收入下降了1.8%,而最富有的20%收入增长了4.7%。这也是数十年来贫富差距不断增长之上的继续恶化。2017年,英国最富有的百分之一已占了全国8%的收入,而在70年代,这个数字仅为3%。同一年,英国富時100公司总经理的平均收入已涨到普通工人平均收入的145倍。这个数字与1998年的47倍形成鲜明的对比。

  资本主义数十年来的发展,已经让英国从战后相对平等的福利国家状态,再次进入资本高度集中,社会财富高度不平等的状态。在这种不平等激烈,生活水平下降的局势里,很多普通英国民众在寻找答案。

13.webp.jpg

  英国平均家庭可支配平均收入(蓝线)仍未恢复到2008年的水平 | 图片:英国统计局

  因此,不少年轻人被科而宾要约束资本、解决不平等的承诺吸引,尽管选举政治在缺乏无产阶级的有力组织的情况下无法解决资本主义的根本问题。同时,也有不少民众被右派责怪移民的舆论吸引。

  脱欧派的胜利,归根到底就是排外主义的胜利。是一部分普通英国民众,在现在无望的经济局势里,寄托希望在赶走,或起码减少,移民这个答案上的成果。在这种意义上,脱欧的决定是底层的不满给统治阶级带来的危机。但这个危机和极右派的答案,恐怕对英国人民和统治阶级都不会带来好处。

  肆

  选举政治的骗局

  如今,脱欧闹剧愈演愈烈,民众和统治阶级都分裂为反脱欧、支持移民的和支持脱欧、反移民的两派。其中两派都无法真正代表英国无产阶级的利益,而两派都被卷入了上层政治的程序游戏里。

  反移民是一个虚假的答案,因为无产阶级是无国界的,他们的真正敌人不是彼此,不是其他国家的无产阶级,而是垄断生产资料的全球资产阶级。但在经济缓慢,生活痛苦,答案不鲜明的情况下,拿外来人口作替罪羊是一个简单,便捷的答案。这种答案只会伤害无产阶级的团结,但跟着一些极右政治家去反移民,要求脱欧的一部分英国民众,正是被这种便捷的答案忽悠了。

  对于英国无产阶级来说,脱欧问题是个误导性的问题:任何一个选择都不能解决他们生活的基本困惑,但两方政治家都不断议论这个问题的决定对他们的未来有多么重要。对英国统治阶级来说,留在欧盟里是他们大部分人最希望看到的结果,让其能继续无障碍地剥削全欧洲的底层,占领全欧洲的市场。但对于英国的无产阶级来说,留在欧盟里意味着维持现状。他们的选择实际上是现在的坏,还是更坏。但在现状已经很坏的时候,对很多人来说,任何改变都容易看起来比眼前的现状有希望。因此,脱欧,也就是改变,就有了强大的吸引力。

  目前,英国的民众只能睁大眼睛,看清眼前的统治阶级内部闹剧,以及认清自己的根本利益不是其中任何一派所代表的,更不是排斥其他地方最底层的无产阶级所能解决的。英国无产阶级十年的痛苦,只能靠无产阶级的更加团结解决,而这个团结如果要成功,也不能排挤来英国的底层移民工人。

14.webp.jpg

  1976-1978年英国南亚裔移民女工罢工示威 | 照片:Striking Women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