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猪肉涨价,没那么简单

2019-09-08 11:03:30  来源: 科学的历史观  作者:马宁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

  大家都知道中国猪肉市场存在着周期性的波动,名曰“猪周期”。这个“猪周期”描述起来很简单:猪肉贵了,养猪的就多了,于是猪肉价格又跌了,养猪的又少了,结果猪肉又贵了。这是一个波动周期,一个接一个波动下去,已经十多年了。

  中国农业生产中,有几种产品的价格变化像猪肉这样上下巨幅波动,而且呈现出明显的周期性。但是其他有明显周期性的产品,大多不像猪肉这样重要,比如姜蒜之类,价格再怎么涨跌,对居民生活的实际影响毕竟不大。但是中国农产品的生产确实有一种不正常的现象,就是除了粮食等主要作物,什么东西贵农民就多生产什么,然后又迎头遇上价格暴跌。有一种说法,中国养猪产业中,散户养猪占了重要比重,养殖规模偏小。由于散户太多,市场上信息不对称,导致供给侧波动幅度大,这是猪周期的主要原因。

  猪肉价格无法达到供需均衡点的根本原因是分散的养殖户信息不充分,只能根据当前价格来决定当期补栏规模以期实现养殖利益最大化,但由于分散养殖户无法预知市场整体供需结构,因此最终会出现“合成谬误”——扩大养殖规模对单个养殖户是正确选择,但所有养殖户都扩大养殖规模的结果就是整个市场的错误选择!由于生猪养殖周期较长,个体养殖户当期补栏产生的供给量要在一段时期之后才能体现,因此猪价便会由于猪本身生长周期的影响而呈现周期性波动。

  但是实际上,经过了十余年的磨练,养殖户都应该明白了一个简单的道理:价格暴涨之时不能跟风,价格下跌之时补栏才是正确的做法。养殖户又不傻。按照西方经济学的理论,市场经济好就好在市场价格反映了全部有价值的信息。养殖户不需要了解过多的讯息,只要看价格波动就足够了。但是他们并没有。这就足以说明用信息不对称来解释猪周期是多么荒谬。

  实际情况只能是,很多养殖户利润率不高,抗风险能力不强,没有足够的资金扛过周期底部,所以明知道底部过去价格就会回升,但是仍然只有减产。价格高涨的时候,明知道大家都在补栏,但是也只有跟上,否则就会错过能让他们获利的行情。

  这从一个侧面说明,市场经济本身的不稳定性。按照微观经济学的教条,中国的猪肉市场可以说是非常接近理想的自由竞争市场了。众多小的、无力影响市场供给的散户养殖户,庞大的需求者。这应该可以形成市场均衡了。但是猪肉市场的实际运行状况,确是如此不稳定。

  二、

  但是中国生猪养殖户的规模到底有多小,也很难说,很可能没有大家想像得那么小。所谓散户,并不是像大家想像的那样,家里养个三五头猪。那种养殖方式在中国基本上绝迹了,至少在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已经不存在了。

  实际上,统计中,把年出栏量在500头以下的就成为养殖散户。500头猪,产值怎么也在百万级了。所以规模养殖场与养殖散户的区别,不是经营方式的区别,而只是生产规模的区别;在经营方式上,都是市场化运作的。

  根据中国畜牧业协会的统计,2017年出栏生猪中59%来自年出栏量在500头以下的养殖散户,31%来自于年出栏量在500-10000头的中小型养殖企业,约10%来自于年出栏量在10000头以上的规模化养殖企业。在养殖环节,全国年出栏量在500头以下的养殖散户约37万户,占比高达60%,年出栏量在500头以上的约25万户,占比40%。

  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2017年全国肉猪出栏量为7亿头。如果按照中国畜牧业协会的这个数字来看,有4.13亿头出栏生猪(=7亿x0.59)来自于年出栏量在500头以下的养殖散户。但是由于年出栏量在500头以下的养殖散户有约37万,所以平均每户出栏1116头(=4.13亿/37万)。这两个数字显然互相冲突,差距悬殊。

  可见,很多说法都是似是而非,实际情况究竟怎样,难以轻易断言。国家统计局已公布的第三次农业普查的数据中,也没有养殖业的具体数据。现在任何一个人,想效仿列宁利用统计资料创作《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之举,研究中国农业生产方式的发展,都是徒劳的。因为中国的官方统计资料在经营规模和生产方式这方面实在是乏善可陈,几乎没有利用价值。

  没有准确的数据,任何分析都是猜测,任何决策都盲目。

  三、

  但是今年猪肉价格大涨与一般的猪周期还不太一样。首先,是遇到了猪瘟;其次,是在环保政策下,各地大力关闭中小猪场(实际上大型猪场也在劫难逃)。两个因素比较下来,还是政府关闭猪场的影响更大一些。

  不少人指责地方政府机械执行环保政策,中央也下令敦促地方政府恢复和保护生猪生产。但是地方政府难道真的仅仅是由于执行环保政策的原因关停了大量猪场吗?在这场大环保运动中,不仅仅是中小猪场被关闭,很多大型的规模猪场也被关停。难道仅仅是因为环保的原因?

  当然不是。前几天公众号“兽楼处”发布了一篇文章《养猪大王的四十年》可供参考。文中提到,葛云明在江苏邳州办了一个苏北最大的养殖场,有8万头猪。但是当地干部却说了这样一句话:“招了这么大一个项目,但是只发光,不发热。”

  这是因为,猪场占了地,但是国家有免税政策。虽然为地方政府解决了一些就业问题,解决了菜篮子问题,但是没有税收。地方政府不满意。

  所以,大家可以很清楚了,为什么地方政府在执行环保政策关停猪场的时候这么积极。当然要积极了。这里边都是钱啊。土地转手用于工业商业开发,或者用于其他开发,都会为地方政府带来不菲的收入。现在各地财政收入都吃紧,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不抓住呢?

  四、

  《养猪大王的四十年》一文中,葛云明还提到,有领导说:“香港不养猪,猪肉吃得比我们好。只要有钱,什么都能买到。”

  这颇代表了一部分人的心思。只要有钱,什么买不到?

  对不起,有些东西真的买不到。中国的生猪生产和消费都是世界第一,人口也是世界第一。这么多张嘴,这么大的需求,谁能满足你?今年猪场这么一关,价格坐了火箭一样往上窜。要进口多少猪肉才能平熄物价?

  茅于轼也曾经这么评价过“18亿亩耕地红线”。在有些人眼里,什么都可以买。反正买不到,也饿不着他们不是?

  作为一个人口大国,农业生产的地位是举足轻重的。不论第一产业如何不挣钱,必须能够满足人民群众的基本需要。否则就非常危险。工厂可以停工,人不可以不吃饭。没有有保障的农业,中国取得的一切成就都不稳固,都可能在瞬间失去。

  不出任何意外的,有人反对政府对生猪生产的干预。认为中国对生猪生产的补贴高,导致生猪生产成本高、猪肉价格贵,市场封闭。如果事事从成本角度考虑,中国人很多事情都不必做了,连孩子都不必生了。保证猪肉供应就是最大的成就。因为,中国有14亿人,除去若干因为宗教信仰和生活习惯不吃猪肉的,大约要有13亿人吃猪肉。中国有猪瘟,外国也会有猪瘟;中国有环保问题,外国也会有环保问题。在中国养殖生猪可能遇到的问题,在国外都会遇到。靠国外的供应不能保证满足中国的猪肉需求。

  而且,各国政府都对农业生产有补贴。拿中国政府的补贴说事,无疑是遇到问题胡乱找原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