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刘金华:如何看待香港问题

2019-09-06 11:32:5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刘金华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最近几次发信给左翼一些朋友,提出“我们能不能为香港稳定做点实际工作”,“左翼能不能在文治香港方面做点事情”。有朋友来信要我“看一看张宏良同志的这篇文章,……此文的核心是强调香港内部阶级矛盾是主要矛盾。”说“不能带了匡匡去协助处理香港问题”。我遵嘱看了张的《胡锡进香港问题改口的重大意义》文。张文开篇点题说:“胡锡进的这个改变具有重大意义和作用,特别是对那些已经被一些知名左派忽悠得天天喊打喊杀的爱国群众来说,能起到认清事情真相的作用。可见事实和民众,往往会使那些最坚定的偏见者,也不得不放弃偏见和忽悠。胡锡进放弃了此前在香港问题上的偏见和忽悠,就是一个典型说明。”一开始是批评一些知名左派欺骗了爱国群众,鼓动他们天天喊打喊杀;提出胡锡进对香港问题“改口”,使得左派不能自欺欺人。

  为了论证,张文说:“胡锡进改口的重大意义就在于他是当今中国具有风向标的特殊人物。历史上的标志性人物并非就一定是那些权高位重的人物,有时一些表面看上去并不那么权高位重的人物,往往会起到社会风向标的作用。胡锡进就是这样的风向标人物,其特殊身份经常是一句话就能够翻江倒海,引起社会包括国际社会的风云变幻。”认为胡锡进能够引领世界潮流。论据是,胡锡进“误导”了特朗普对中国发动和加码“贸易战”。

  张文结论说:“大家了解了胡锡进的这个背景,就会知道胡锡进对香港问题的改口有多么重要,如果胡锡进改口后的逻辑能够成为中国大陆判断和处理香港问题的基本逻辑,将不仅是750万香港人民的福音,同时也是14亿中国人民的福音,以及包括海外华人在内的整个中华民族的福音。因为香港问题是中国问题的缩影,同样是贫富两极分化造成的恶果,对香港问题的判断和选择,直接决定着今后对中国大陆问题的判断和选择。就这一点而言,我们应该感谢胡锡进先生,他毕竟对香港对中国做了一件好事情。”好像胡锡进在引导中国,一句话就可以拯救香港,拯救中国。

  说左翼“忽悠”爱国民众“天天喊打喊杀”,胡锡进能起社会包括国际社会的风云变幻,胡锡进误导特朗普对中国进行“贸易战”,张的这种文风,大家早已了解,我不和他争论。但是,香港问题是不是住房问题引起的,需要搞清楚。

  张文所引的胡锡进的《我采访了几户香港普通人家,香港住房难题给我深刻印象》文,与新华社记者的《沉重的底色与扭曲的方向——香港修例风波背后的一些社会深层根源》文,都谈到住房问题,胡文说“我个人觉得,香港住房的问题这么严重,需要很认真地拿出对策。搞街头政治解决不了问题,也未必一届政府就能立竿见影重塑住房面貌,但需要长期坚持不懈地接力奋斗”,没有把住房问题与香港街头政治直接联系起来说;新华社文提出“吹开喧嚣的政治泡沫,修例风波的背后有着一些香港深层次的社会矛盾和问题”,有认为住房问题是香港问题的社会根源的意思。张文则是把住房问题作为“判断和处理香港问题的基本逻辑”。

  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现实的经济学是政治统帅的经济学即政治经济学。住房问题,是香港的一个大问题,澳门也有,中国也有。但是,住房问题为什么在香港成为政治问题,胡文没有讲,张文更没有谈。我认为大家应当想一想,香港的住房问题、两极分化问题,是回归后才有的、才严重起来的?香港游行示威者提出有解决住房问题、两极分化问题的述求吗?想清楚了这两个问题,就能清楚,现在、这时候,提出住房问题,把它作为“判断和处理香港问题的基本逻辑”,不符合实际,而且时机不对,会混淆对香港动乱根源的认识。 关于香港住房问题成为政治问题,以及新华社文提出了香港“产业的高度单一和空心化”问题,我从宋鸿兵的《香港问题深度解析》(http://www.wyzxwk.com/Article/shidai/2019/08/406421.html)看到,董建华在1997年的施政报告中就提出了:“过去多年来,金融业和房地产业,是香港经济的重要支柱,将来仍然会为香港的繁荣作出重要贡献。但是,由于香港的经济基础过于狭窄,一旦金融和房地产业受到冲击,香港经济便陷入困境。”而且着手进行解决,制定八万五建屋计划、数码港、教育改革、高官问责制、强制公积金制度等政策,但是,……他最后被迫辞职了。什么原因?新华社文说:“既有政治架构上的互相牵制,造成施政困难;也有政府举措失当,还有长期以来自由市场理念下,教条式执行‘小政府、大市场’的理念带来不作为的问题,而最主要的是,反对派不断制造和挑起政治争拗,罔顾经济民生大局,人为制造了各种困难。”宋文说得更具体:“香港的政治生态发生了重大变化,香港地产金融集团变得非常嚣张。……从当时到现在,香港爆发了三次大规模示威活动,每一次都发生在港府要改革土地政策增加供给之后。这说明了什么?”他们说的对不对,大家可以考证。我今天又看到胡锡进9月5人发表的《香港人蜗居是极端资本主义的锅可惜他们恨错地方》文说:“在香港,要填海造地,要建公屋,政府拿出这些政策,到立法会上都被否决了,当年董建华的“八万五建屋计划”就失败了。反对派的理由多的是,他们就是要和政府作对,明显对民生有好处的政策让他们给污名化了,还能够通过操弄舆论,让老百姓觉得是政府做错了。在香港,每一项民生政策通过都举步维艰,反对派动辄在立法会搞‘拉布’(抵制),民主嘛。”胡说的与宋文一致,还注解了他自己9月3日发表的《我采访了几户香港普通人家,香港住房难题给我深刻印象》。 张文说“香港问题是中国问题的缩影”,值得考虑,但说“是贫富两极分化造成的恶果”,是“香港问题的基本逻辑”,就颠倒了因果,不符合香港回归后发生几次动乱的基本事实。住房问题,两极分化,在香港回归前,早已存在,回归后,首任特首董建华想解决而没有解决好,是香港动乱的可利用因素,但不是主要的因素,不能说是住房问题、两极分化造成了香港多次大动乱的果。动乱也不是“果”,动乱是手段,“夺取香港的最高管治权”,才是中外资产阶级要的果。左翼朋友强调“阶级斗争”这个纲。这是马克思主义的观点。但是,如何认识阶级斗争,进行阶级斗争,我冒昧说,古今许多左派都不甚清楚,时“左”时右。比如工农与资本家地主的斗争,是阶级斗争,它在国内战争期间,集中表现为中国共产党与蒋介石政府的斗争。大家知道,毛泽东提出的是“新民主主义革命”,而没有直接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就是说,没有把无产阶级与中国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作为中国当时的主要矛盾。在日本侵略中国时,中国共产党又提出停止内战,“拥蒋抗日”口号,实行联蒋抗日方针。我相信现在左派都肯定毛泽东是正确的,不少左派也能把阶级斗争学说与矛盾论结合起来,懂得抓主要矛盾;认识得到阶级斗争表现有多种形式,理解毛泽东准确抓住了当时的决定其他阶级斗争的主要阶级斗争。

  现在香港的主要阶级斗争是什么?住房问题、两极分化都存在阶级斗争,香港地产金融集团和特区政府的斗争也是一种阶级斗争,但不是主要的阶级斗争,是阶级斗争的目,不是阶级斗争的纲。现在香港动乱也不是香港贫民窟的民众为住房而斗争。什么是现在香港斗争的纲?“一国两制”,中美斗争。这是当前香港阶级斗争的纲。

  我在7月6日发表的《“一国两制”必须突出“一国”》指出:“青年是国家的未来。不仅对于香港,从整个社会来说,对青年的教育引导,始终是头等大事。但我认为,就香港问题来说,首要的,应是“一国”与“两制”的关系问题。不能够忘记2017年7月1日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的讲话!第一讲的就是:始终准确把握“一国”和“两制”的关系。必须牢固树立“一国”意识,坚守“一国”原则,正确处理特别行政区和中央的关系。

  我在8月17日发表《抓主要矛盾抓住了就不放手》文中再次提出:“香港现在乱得很,但翻不了天,倒可说明‘一国两制’的‘制’需要改革了。暴乱要平定,但杀鸡焉用牛刀。让港人从乱中得到教育,让港府从治乱中得到锻炼,中央政府只须维护‘一国’底线,与香港各界反思20年‘一国两制’的历史经验,促大乱转为大治。”我指出:“台湾问题、香港问题,和中美‘贸易摩擦’都是美国布局的对中国战争的一盘棋。”

  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9月3日下午举行新闻发布会上指出:“少数暴徒用他们的违法犯罪行为向世人表明,他们的目的、他们的矛头所向,已与修例无关。他们心甘情愿充当外部势力和反中乱港势力的马前卒,不惜做出暴力违法的恶行,目的就是要搞乱香港、瘫痪特区政府,进而夺取特区的管治权,从而把香港变成一个独立或半独立的政治实体,假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之名行完全自治、对抗中央之实,最终使‘一国两制’名存实亡。”

  毛泽东说过,理论、道理要讲彻底,才能转化为群众的物质力量。我认为,香港问题应当讲得更彻底:少数暴徒用他们的违法犯罪行为向世人表明,他们的目的、他们的矛头所向,与修例无关,与住房问题无关。他们心甘情愿充当外部势力和反中乱港势力的马前卒,不惜做出暴力违法的恶行,目的就是要通过搞乱香港、瘫痪特区政府,夺取特区的管治权,使香港重新回到美英的殖民地。

  “一国两制”本身就是一个矛盾,阶级斗争。但是,已经发了声明,立了法,没有办法,还得等待30年后才能彻底解决这个矛盾。又但是,这次香港暴乱(这是官方的提法),给了一个契机,现在要因势利导,开始“两制”改革。我认为,应当按总书记讲的两个关系来认识、处理香港问题:始终准确把握“一国”和“两制”的关系。必须牢固树立“一国”意识,坚守“一国”原则,正确处理特别行政区和中央的关系。“两制”必须统一于“一国”,凡是有损“一国”的“制”,都必须革除;特别行政区必须服从中央人民政府直辖,有异议可以依法申述,任何想摆脱中央人民政府直辖的“述求”,都要不容争论地否定,任何想摆脱中央人民政府直辖的言行,应视为分裂国家,构成犯罪的,应依法按分裂国家罪论处。根据基本法第二章(“中央和特别行政区的关系”)第12条规定,香港不能“特殊”;如果没有法律保障这种关系,应当立即立法。

  看香港问题,要抓主要矛盾。住房问题,两极分化问题,青年教育问题,舆论问题,等等等等,香港问题很多,最决定性的问题,是解决好总书记提出的两个关系的矛盾,必须抓住“一国”这个纲。当前必须平息暴乱。

  刘金华2019年9月6日星期五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