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把握住为人民服务的大方向香港才能长治久安

2019-09-06 09:54:5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陈朝文
点击:    评论: (查看)

  香港回到祖国的怀抱22年了。但有一些香港人心却不愿回归祖国,对自己的祖国越来越离心离德——经常游行示威,占领闹市区,堵塞交通,袭击警察、政府,闹香港独立。今年这场“香港乱局”已“闹”了两个多月,至今未能解决,且越“闹”越凶,公开反对共产党,反对社会主义,反对中央的权威,竟闹成了打着美、英国旗,搞“暴乱”,闹得香港出现严重的社会危机。

  香港离开祖国的怀抱有150多年的时间,长期在外,习惯了发达国家殖民主义的环境、生活,回归后反而有些人不适应,有些生疏、隔阂,可以理解,不是什么大问题;但闹到一些人要搞乱香港,要把香港分裂出去,问题就严重了。

  鉴于香港暴力破坏严重,有滑向沉沦深渊的危险,当前的主要任务是制暴止乱,恢复香港的正常秩序。但这不是治本。痛定思痛后,应该从根本上解决香港的问题。

  一、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为座右铭才能高枕无忧

  社会详和、稳定,执政者就能闲庭信步,高枕无忧。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八个字,是中国几千年执政管理社会经验、教训的高度总结,是几千年政治的经典古训,是把社会管理好的法宝。

  管理社会,妇孺皆知,是政府管理。这里的府,是国家行政机关,政,是政治,行政,政府,就是社会上层建筑的政治设施、行政机关。主要职责是政治管理社会。

  什么是政治?开国领袖对政治有一句大众化的权威解释:政治并不是空的,虚的,就是要把自己(阵线)的人搞得多多的,把敌人(阵线)的人搞得少少。

  社会政治做到这样,“水”定能载舟,就绝对不会覆舟。所以,开国领袖对政治的大众化解释,就是把“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落实在行动上的根本要求。

  一个政府,怎么施政才能把拥护自己的人搞得多多的,即人民心甘情愿“载舟”呢?

  要说难也确实难,要说不难也确实不是那么很困难——始终把握住以人为本、为人民服务的大方向,执政基本思路,主要精力抓好以下两个方面的工作,就能得到人民的拥护。

  毛主席提出的为人民服务,既是对共产党队伍、社会主义工作的基本要求,也是想获得好口碑政权的施政良策、大方向。

  一是尽最大可能,改善、提高绝大多数人的物质基本生活水平。

  因为资本主义经济社会,资产阶级富贵少数人,过的是奢侈、豪华、花天酒地的物质生活,他们就不存在还要改善、提高物质基本生活水平的问题。

  现在有机械化、自动化的生产力水平基础、根据,只要政策得当,不需要太多的时间,就能基本保证全社会人物质生活“七无忧”:吃饱无忧;穿暖无忧;一人25㎡的住房无忧,基本用品无忧,正常出行无忧,基本医疗无忧,基本教育无忧。

  人人生活都“七无忧”,对政府不满的人就很少,就不会有一定的人群上街对政府游行示威抗议,更不会愤怒到暴力示威。

  社会不稳,一些人游行闹事,往往都有突出的社会民生问题在鼓动,生活不下去了,生活艰难,一旦有导火索,就闹起来,往往是以导火索的问题为诉求。

  二是给予社会绝大多数人尽可能多的参与社会管理的民主权利

  资本主义社会,就是资产阶级富贵、精英掌握着社会公共大权,所以,这部分人是不存在扩大民主权利的问题;只有广大人民群众才存在增加民主权利的问题。

  人都是大自然决定的人,都是人这个定义的人,生理、过程差不多。社会是人们劳动、生存、生活、活动的社会,所以,每个人对自己活动生活的社会的管理、建设,应该有一定的发言权,建议权即民主权利。

  所以,社会应该尽最大可能扩大人民群众参与社会管理的民主权利,给他们充分的发言权,建议权,应该发展民主选举,直到人民直选领导人。

  人人有了参与社会管理的民主权利,有说话权,建议权,言论自由,甚至还能全民公决决定社会最重大的问题,领导人是自己投票选举出来的,人人心情就舒畅,就不会对政府有太多的意见,他们就不会成群结队上街向政府示威,更不会暴力示威。政府就能高枕无忧,一心一意抓好自己的工作。

  二、人民群众享有民主权利有一定边际线的制约

  这是因为,一般来说,人首先是为自己的物质利益、政治利益所考虑,讨论决定社会问题时有人多嘴杂,无政府主义,甚至出现派别分裂的一面。所以,人民群众参与社会管理的民主权利,要受到一定边际线的制约,不能搞成极端民主,也就是说,只要没有碰触到边际线,就可以继续扩大人民群众的民主权利。

  任何社会制度社会,人民群众享受民主权利,都有一定的边际线,不可能是绝对的、无边际线的民主、自由;绝对的民主自由把自己群体闹得四分五裂,也就没有民主、自由。

  这条边际线是:

  1、社会基本正常有序运转

  只要没有影响到,社会基本正常有序地运转,就可以扩大人民群众的民主权利。

  2、不根本改变现在的社会基本制度

  理由一:现在的政府,才能扩大即增加人民群众的民主权利。

  而现在的政府,是现在的社会基本制度决定的上层建筑,政治设施,也就是说,没有现在的基本社会制度,就没有现在的政府,就没有社会权威来增加人民群众的民主权利。

  理由二:扩大人民的民主权利不是社会基本制度大变革。

  如果要根本改变现在的社会基本制度,就是新旧社会制度更换,更替,就是一次社会制度大变革时代,就是社会经济、政治利益重新分配,社会经济利益关系、政治利益关系将发生大的改变。这显然不是扩大人民民主权利的主要目的,主要任务。

  如果社会基本制度更换、更替的条件基本成熟了,就只有通过社会大革命,才能完成社会制度大变革的任务。其它办法不可能完成社会制度大变革的任务。所以,把社会主义事业的夺取国家政权任务,寄托在民主选举上,只能是异想天开的幻想,永远都不可能实现,社会主义事业永远起不了步。

  理由三:每种社会制度都有它相当长时间的稳固期

  人类社会历史总体来说,每种社会制度的过程有近千年以上的时间,这是社会制度的基本规律。如果扩大民主就能改变社会的基本制度,那社会制度就成了朝不保夕的短命鬼。这就完全违背了人类社会制度的基本规律。

  3、社会的决策体制、体系没有被无政府主义左右

  也就是说,社会的决策体制、体系,对社会的所有重大问题,经过一定时间的讨论,都能最后形成决定、决议,不存在不欢而散,无果而终的问题。

  三、没有以民生为本是香港出现严重社会危机的根本原因

  香港闹到出现严重社会危机,原因要说复杂也确实很复杂:美国霸权主义铁了心的要颠覆反对他搞霸权主义统治世界的国家,天天都在绞尽脑汁干涉、策反“港独”分子的分裂活动。英国老殖民主义者因失去香港心里一直隐隐作痛,策动“港独”分子把香港分裂出去,是他们的战略目的。特殊的香港,现在正是世界资本主义以所谓的民主为武器攻击社会主义的最佳攻击点。香港的资产阶级政客正在挑动、操弄有些香港市民对现实生活的不满,特别是香港青年人对共产党、对社会主义制度的误解,认为就是一党永远执政,妄图颠覆香港政府,把香港从祖国分裂出去。

  但这些原因是当今世界客观存在的矛盾、斗争、较量,霸权主义不死,就要和反霸权主义斗争;资本主义存在,就要和社会主义进行你死我活的斗争……所以,这些只能是香港动乱的外部条件,并不是根本原因。“打铁还需自身硬”。自身硬了,敌对势力就没有什么办法。

  十月革命成功后,资本主义势力纠集十四国武装力量,进攻新生的、困难重重的苏维埃工农政权,妄图把他扼杀在摇篮里。但新生的苏维埃工农政权自身硬,战胜了饥饿、寒冷、物质贫乏,打败了内外反动派的疯狂反扑,捍卫了新生的苏维埃工农政权。

  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因为自身硬,没有被国内外敌人的颠覆、暗杀、破坏,帝国主义的经济封锁,军事对峙,资产阶级的经济进攻、破坏吓到,一两年时间就打败了国内地主、资产阶级的军事、政治、经济进攻,政权巩固,社会安定,人们安居乐业,顺利进入社会主义事业大变革社会制度时代。

  成功的历史经验告诉人们,打铁还需自身硬,一个国家、一个地区,自己内部治理、建设好了,大目标基本一致,没有严重贫富两极分化,人人安居乐业,就不可能发生社会危机,社会动荡,敌对势力就无机可乘,社会就稳如泰山。

  所以,香港发展到暴力“动乱”的根本原因,还是香港自己没有治理好,没有留住香港绝大多数人的心,人心分裂了。

  香港对以下两个方面的民生没有安排好,人心不稳,成了有缝的“蛋”。

  一是从居住来说,香港不少的人实际生活在穷困之中

  香港人的物质生活水平,吃饱、穿暖、用、出行没有问题;基本医疗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穷人就到公立医院看病拿药,不是急诊的病等的时间长一点,这不是什么问题,能看病拿药就行;设备、服务等比为富贵服务的私立医院差一些,绝大多数穷人没有这种奢望,那不是自己瞧病的地方。

  香港人民群众物质生活中最突出的老大难问题是住房:房价是世界最贵的地区之一,10-20万港元/平米。普通香港人只能望房兴叹。我到过香港一日游。汽车进入香港后,导演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香港人住的是鸽笼,40-50㎡住5-6个人;有一套60-70㎡的房子就是豪宅了。我们香港住房是没有阳台的。这是在诉苦?在发泄不满?是在告诉人们,这样下去,香港总有一天要出事?我不得而知。

  从居住条件来说,香港大多数人实际生活在穷困之中。有“国际大都会”、“东方之珠”、“亚洲四小龙”美称的香港,人们不应该是这样低的物质生活水平。

  无需多言,住房,是现代社会人物质生活第二位重要的物质。有一套功能齐全的住房,人就生活在舒服、惬意之中。

  如果香港人民群众的住房有了明显改善,他们会上街闹事吗?就是有别有用心的人挑唆他们上街闹事,也不会有人听他们的,很有可能偷鸡不成蚀把米,被人民举报。

  二是民主、社会主义解释问题上没有作为

  香港回归后,一些人上街游行示威闹事,开始是文的游行示威,没有明显的过激行为。其中的一项主要诉求,就是市民直选香港特首,也就是民直选地区领导人的民主。

  如果拿出令人信服的道理、说法,把这个问题完全回答清楚,并大张旗鼓地舆论宣传,也许香港的游行示威就不会越演越烈,越闹越凶,发展到暴力游行示威的程度。回避、以权威自居简单回答不可能都不是办法。

  四、香港在民生民权问题上是可以有所作为的

  香港市民的住房问题,思路、政策正确,是可以逐步改善的。

  有人说,是因为香港地域小造成的高房价,居民住房太少。有网友通过香港和新加坡数字对比论证,否定了这个原因。香港面积约1095平方公里,家家都住独栋别墅不行,一人50㎡以上的楼房住宅土地供应完全没有问题。

  有土地,有现代化的建房能力,基本解决几百万人的住房问题,不会比登天还难吧?坚持民生为本,为人民服务的执政理念,这个问题是能逐步解决的。

  香港的民主建设问题是可以理直气壮说清楚的。

  一是要明确,从人类社会民主发展、建设来说,市民要直选地区领导人的民主权利,并没有原则性错误。社会主义批判资本主义的直选民主是假民主,是说这种直选是没有经济民主基础的、仍然是富贵掌握社会大权的所谓民主;并不是否定这种民主选举形式。

  从皇帝、朝廷任命官员到民直选领导人是文明、民主的发展、进步。

  没有人敢公开说,皇帝、朝廷任命官员制,比民直选领导人制好吧;总没有人说,生产者是奴隶比生产者是租地农民好吧?总没有人说,皇帝一家专制比民主直选领导人好吧?所以,直选领导人,肯定是文明、民主的发展、进步。

  二是要肯定,民有选票就是有了一项民主权利

  恐怕没有人能否定选票是人民群众的一项民主权利吧?

  三是要明确公告,香港现在还不能直选;将来条件基本成熟了才能直选自己的特首。

  主要理由:

  ⑴现在的选举产生办法,是《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决定的。

  ⑵香港完全融入祖国有个过程

  香港由英国殖民主义管辖了150多年,习惯了那样的环境、生活,回归后有些人不适应,有些生疏、隔阂,完全融入祖国有个过程。香港绝大多数人没有完全融入祖国,就不可能实行香港特首,由市民直选的办法,只能是香港推选和中央任命结合的办法。

  ⑶直白地说,香港直选有两个“不能越雷池一步”的前提

  一是没有香港从祖国分裂出去的危险性;二是没有香港脱离中央领导、管辖的危险性。这是世界上任何一个主权国家管理的基本原则,底线。威胁中央放弃这一基本原则、底线,妄想!只有中央作出明确的判断,完全保证没有这两个危险性了,才有可能实行直选香港特首的办法,这是中央把握的原则问题。也就是说,香港实行什么选举办法,是由中央来决定的,香港特区没有这个决定权。休想通过闹直选把香港分裂出去;闹得越凶,更不能直选。和平上街游行可以;违反政府管理的、暴力的游行示威不行,将受到国家机器的惩罚。

  香港地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块地域,中央、14亿中国人,绝不允许香港地域从中国分裂出去。闹事人群中,可能只有极少数人有把香港分裂出去的不可告人的目的;绝大多数人没有这个想法,只是把直选想得太简单,太天真了,要不计后果的直选。管理国家、地区,总有原则、底线,不计后果的行动,就是鲁莽。

  五、香港和内地民主发展的目的、时间不太一样

  1、民主建设的内容不太一样

  香港因为是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人民不可能有经济民主,所以,香港民主发展、建设就基本没有经济民主这方面的内容;就只有政治民主、民主选举方面的内容。

  内地是社会主义事业的社会,最终目的是:实现共产主义第一阶段(生产资料共产制),这就是完全社会主义,消灭剥削、阶级,人民自己当家作主成为社会的主人。

  所以,内地的民主发展、建设,主要的、根本的是经济民主的建立。这个期间,只能是共产党领导下的逐步扩大民主权利,即不是完全的人民民主。

  2、对资本主义民主的态度不一样

  香港对资本主义民主持学习、借鉴的态度。

  因为都是资本主义,香港就要学习西方的政治民主;只是不能完全照搬,应该结合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的具体情况,发展、建设自己的政治民主,选举民主。

  内地是要实现完全社会主义,人民当家作主社会经济、政治的最终目的的。所以,他对资本主义的政治民主,就持批评的态度,在批判中借鉴一些民主形式。

  人要生存生活,就必须有物质资料。所以,创造物质资料的生产、经济就是社会的经济基础;谁掌握这个经济基础的生产资料、新创造产品的所有权,就掌握了这个经济基础;他们就要决定、影响社会的政治,即决定、影响是哪一类人来掌握社会的公共大权。

  这是马克思入木三分的社会结构、关系的观点。所以,社会主义事业的根本任务,是要人民取得经济上当家作主的主人权力,即经济民主的权利;有了经济上当家作主的民主权利,自然就有社会政治上的当家作主的民主权利。

  俗一点地说,有了能当饭吃的经济当家作主民主权利,才有完全按自己意志投票的社会直选民主;没有经济基础的民主直选权,只能是不能当饭吃的政治选票而已——从资产阶级决定了的那一类人中选出人来掌握社会公共大权。

  给一张对劳动人民并没有多少实际意义的选票,就说是人民在当家作主社会,这是冠冕堂皇的欺骗,这是巧妙地堵住了他们反剥削、反压迫、反奴役的嘴巴。

  3、实行民主直选的前提、时间不一样

  香港只要做到决不会“越两个‘雷池’一步”,就会考虑实行直选民主。全香港人朝着这个方向共同努力,有3.40年的时间,就很有可能实行。

  内地要建立起巩固的人民当家作主经济体制,人民有了经济民主权利后,才能建立完全的政治民主、直选民主,也就是建立起人民当家作主社会政治的体制,以实现人类社会真正的民主——社会就没有民主问题。

  建立真正的民主制度,是一项十分艰巨、十分复杂的任务,也就是社会关系的大变革,要经过百年以上的时间的不懈努力,才有可能最终实现。

  4、发展、建设民主制度的领导不同

  内地由共产党领导发展、建设民主制度。

  因为,共产党是这一事业的唯一领导者、保证者,中流砥柱,只有他才能保证实现最终目的。所以,到实现最终目的的整个进程中,都必须坚持共产党一党领导。在整个事业的进程中,不能实行全民直选国家领导人的选举,只有党内可以扩大民主,无产阶级先进分子们直选自己的领导人。

  只有社会主义事业实现最终目的,胜利结束了。才能实行实行全民直选国家领导人的选举。估计百年后才实现最终目的,实行直选国家领导人的选举。

  香港由特权政府领导发展、建设政治民主、选举民主制度。

  2019.9.5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