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中国精神读本》可以遏阻他人自杀吗?――也评王蒙的“伪崇高”

2019-09-04 10:24:3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读胡澄的《“躲避崇高”者岂能获得崇高荣誉?! ——坚决反对王蒙获得“国家荣誉”称号》略有同感。他不但是“躲避崇高”而是几近“渺小”和“猥琐”,表现更为复杂。观其一生,“为圣为王”情怀在他身上的体现是很强烈的,也算一种“崇高”吧,只不过他赋予了独特的含义,并非你我一般理解。这非得把他放进中国近现代史这个大背景理解。

  崇高与平凡本是两种精神境界、两种价值观,更是两种生活态度和方式,每个人总是游移其中之一,没法兼得。人们常说“平凡中见伟大”,是指伟大性往往通过一点一滴平凡小事体现,未必总是车轮下救人这么慷慨壮烈;伟大就是伟大,平凡就是平凡,毕竟两种存在,不可兼得。然而一百多年波澜壮阔的中国近现代革命史,给人性的各种可能提供了展现舞台:有些人表现更为崇高和伟大,比如为1949年政权的建立而献身殉道者们就是这样的崇高和伟大,大多数人则是平平凡凡、庸庸碌碌,生命虽然流星一样划过天际,却无痕迹留下;而有些人更为戏剧――王蒙正是其中之一,极具代表性:现实中从不放弃“崇高”而应获得的荣誉和地位,同时又在价值观上千方百计解构“崇高”而将“渺小”和“猥琐”填充其中。

  他可不是一般的“躲避崇高”,你我这样做个普通平凡人,而是这一百年特殊的历史舞台所能见证的滑稽表演。

  王蒙是个革命者,虽然后来他解构了“革命”和“信仰”,以“文学”自居示人,然而这段经历必须承认的,正因为这段经历才能演绎他多彩的人生。王蒙1934年生于北京,15岁中学时就加入中国共产党,从事城市地下工作,17岁就担纲青年团区委工作。1953年在他20岁时就创作了长篇小说《青春万岁》。然而那个时代“革命的文学青年”总是给人某种迷惑:因为文学而从事革命呢?抑或因为革命而从事文学?这两种大有人在,鲁迅就可称得上后一种代表,而更多情况下确实谁是谁是难解难分的。

  以王蒙后半生看,他似乎更愿意为前者,他解构“革命”和“信仰”,“革命”和“信仰”对他只是个敲门砖。这是我们许多人的理解,然而对他也许太简单了,因为“反革命”也可以是敲门砖,这并非一字之差,而是中国近现代史这个大背景决定了他的复杂性;“革命”可以敲开革命之家的门,“反革命”可以敲开反革命之家的门。王蒙敲开了哪家之门?我们从他履历看应该是在“革命之家”:

  【1956年9月7日发表短篇小说《组织部新来的青年人》,由此被错划为右派。1958年后在京郊劳动改造。1962年调北京师范学院任教。1963年起赴新疆生活、工作十多年。1979年调北京市作协。后任《人民文学》主编、中国作协副主席、中共中央委员、文化部长、国际笔会中心中国分会副会长、全国政协委员、常委,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主任等职】

  因此再从他15岁就从事革命活动看,应该说他毕生就是献给革命的,或者更简单来说,他就是为了“革”他人的命而生的。“革命”从未在他身上泯灭过,“文学”从不是他的投身,何来“从事文学”?何以后半生的解构“革命”和“信仰”?难道文学不得已需要解构“革命”?

  因此呀,一百多年的中国近现代史只是个表演舞台,要解释他,解释他的怪异复杂性,还要深入到更广阔的中国历史中。西方和印度印欧语系文明中有两类“王”,“转轮王”和“法轮王”:“转轮王”是指世俗最高统治者,“法轮王”是指宗教统治者,更指以思想和哲学引导他人的万王之王。这俩词汇虽然来自印度而文化却是印欧语系文明所共有。中国本土文明未曾产生过“法轮王”,然而文明发展到一定阶段,他必定需要产生相当于“法轮王”的阶层。

  中国本土相当于“法轮王”的阶层就是大大小小的巫傩。传说时代是一种专门职业,进入文字时代不再以专门职业,而是分解到“山医命相卜”等社会各种职业行当中――其中所谓“文学”也算一种吧。因此这与我们人文领域通常理解的“文学”并非一个概念,而在于控制他人思想意志。如此我们才能解释:他的15岁起家革他人之命,20岁又被他人打入“右派”,进入壮年晚年又解构“革命”,人生一路走来似乎在不停的“变”、“变”、“变”;其实“变”是假象,无论语言的铿锵或者萎靡,还是人生的跌宕起伏,一贯不变的是他“为圣为王”凌驾于他人思想意志的角色。

  “革命”被他解构了,但千万不能被他迷惑,似乎他曾经革命过。不!他与我们所理解的“革命者意志薄弱而背叛革命”是两回事,“背叛革命”的前提是曾经革命过。而他:“革命”对他只是工具,“解构革命”也是工具,如果需要,“反革命”也可以是工具,这三者对他没有任何区别,都是同一种行为,因时制宜而已。虽然他还未恬不知耻到公然宣布,然而嬉皮笑脸的到处演讲早已证明。

  他的自然生命仍在延续,滑稽表演仍在继续。传来王蒙获“国家荣誉称号”提名,引起一片反对声浪;我看更大的质疑声浪或许应该是他的《中国精神读本》。一本叫《中国精神读本》的书,9月1日在人民大会堂首发。主编王蒙、执行主编王绍光。据说“这是一本一家三代人可以一起读的书”,王蒙更是将他提高到遏阻他人“自杀”的特效高度:

  【当年梁漱溟先生的父亲也是个大知识分子,他是自杀的,理由是,他找不到作为一个中国人的“中国性”。他这个“中国性”,就是中国精神。中国道路失去了便无路可走,只能死。这个意义上,和陈寅恪评论王国维自杀是一样的。所以编一本书能提纲挚领地表达中国文化、中国精神,谈何容易?!】

  梁漱溟的爸爸自杀了,王国维自杀了,当时没有《中国精神读本》;今天终于有了,是否真灵,能遏阻他人“自杀”,“巫”的本性一览无余。然而正如他的老子庄子道家心灵鸡汤,冠以“中国精神”未必就是疗效的保证,他的一贯和不变仍在其中,就看你我怎样辨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