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姚忠泰:伟大的共产党毛主席,让鬼变人——评《特赦1959》

2019-09-04 10:28:0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姚忠泰
点击:    评论: (查看)

  在那火红的年代,全国人民在伟大的共产党毛主席领导下,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祖国。大家争先恐后做好事,不做坏事。

  最近热播的电视连续剧《特赦1959》,就是讲述那个时期的故事:从新中国成立开始的十年时间之内,国民党蒋介石反动集团的部分战犯于北京功德林接受思想改造,并且最终在共产党的感召之下交代罪行,获得特赦的过程。当然,更多的战犯在随后经过继续逐步脱胎换骨改造自己从而获得特赦。

  这些战犯大多数并不是生下来就是坏蛋,而是在青年时期误入歧途。他们错上了国民党蒋介石的战车,凶残屠杀共产党人及革命群众。人民军队捉住他们之后,共产党毛主席高瞻远瞩,没有处决他们,而是进行思想教育,治病救人,只要他们改恶从善,就可既往不咎,成为社会主义建设者。

  在国民党将领里,沈醉地位不算很高。但是在功德林战犯内,他具有代表性。

  浓浓母爱,沈醉时常记忆萦怀。

  古今仁人,大多喜欢把自己的美德归功于天然纯净的母爱,但是浪子儿时也曾经深受母爱滋润。显然,亲情的温暖只能制约短暂的歹念,真理的感化方能确定永世的善行。

  沈母罗裙,是一位贤淑的女诗人(南社成员)。在她心里,能够算传颂千古的古词,应首推北宋著名女词人李清照的《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沈即沉的意思。因此,沈母给自己的第三个儿子取名“沈醉”。这个名字,寄托着几多母爱。岂料随着时间推移,爱子以后竟然错上蒋匪战车成为战犯。

  原来1932年,十八岁的沈醉受大革命运动的影响,在长沙文艺中学读初中,因参与闹学潮,被校方开除。他便去了上海,投奔姐夫余乐醒,因为他曾经听说姐夫余乐醒在“革命团体”(军统标牌)里工作。

  余乐醒是中共早期党员,曾经与周恩来等去法国勤工俭学。余乐醒归国后担任黄埔军校教官,与同在军校任军医的沈醉的大姐沈景辉结为伉俪。北伐时余乐醒任叶挺独立团的教导员(沈景辉也作为部队军医出征),1927年被中共派赴苏联专门学习情报业务;余乐醒归国后恰逢“四•一二”事变,与党组织失去联系,因为生活无着后脱党经戴笠介绍加入军统,成为军统早期重要骨干(1949年终于重回人民怀抱)。

  十八岁的沈醉到上海后即由姐夫介绍参加军统组织,后来沈醉的兄弟姐妹及亲属有二十多人都参加了军统组织。

  那时母亲并不知军统是特务组织,其后一直到她逝世也不清楚儿子在“革命团体”里面究竟做些什么事。沈醉因逐渐受到戴笠的重用,官阶越升越高,二十八岁便当上了少将处长(军统最高军衔是少将),也成为当时国民党军队系统中最年轻的将军。因而母亲屡屡叮咛他:“一个人可以不做官,但要做人!”母亲虽很疼爱他,但管教却很严,一直希望他能够始终不被旧社会污泥浊水所浸染。然而,事与愿违。

  在北京功德林内,沈醉与战犯们一起接受人民政府的改造。

  按照功德林管理所的要求,沈醉也用笔写出交代材料:

  由于军统特务职业原因,往昔沈醉与共产党人并存。他用自己的眼睛,长期观察了身陷囹圄的共产党人。在他眼里,共产党人有两种:少数共产党人以崇高信仰掩饰自己卑鄙肮脏的灵魂,追名逐利贪生怕死,叛变以后昧着良心出卖昔日的同志,像疯狗一样撕咬;大多数共产党人用生命捍卫自己坚定的红色信仰,珍视自己的清白名誉,即令走上刑场面临死亡,仍然泰然自若步履从容,在出发前,他们含笑告别亲爱的战友。

  后一种那些赤胆忠心的共产党员,沈醉熟识不多。他通过近距离接触,深知的共产党员有两位:一是叶挺将军,一是江竹筠女士。

  1941年,蒋介石猖狂发动第二次反共高潮,指派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在皖南调集七个师,围攻共产党的新四军部队。新四军军长叶挺兵败被俘,先押解至江西上饶,接着关在广西桂林,最后囚禁于四川重庆。国民党第六战区司令长官陈诚比较念旧,曾经两次去重庆林森路望龙门二十二号房内探视叶挺。陈诚期望叶挺暂时屈就,担任第六战区副司令长官的职务。叶挺听罢断然拒绝,表示除了恢复新四军编制并且由自己继续担任军长职务,同时严惩顾祝同以外,其余事情免谈。陈诚听罢只是苦笑,摇头离去……抗日战争胜利以后,共产党领袖毛泽东应邀深入虎穴重庆谈判期间,在蒋介石面前提出,愿意用国民党高级将领马法五交换叶挺将军。蒋介石没有反对,并且表示可以考虑。这时,国民党军统局总务处处长沈醉得知消息后,立即去牢房内看望叶挺。沈醉眼里,军统局监狱里的国民党高级将领被释放以后,第一件事就是赶快与家里团聚,或是尽情吃喝玩乐。沈醉此时此刻在想,共产党高级将领获释以后第一件事干什么呢。出于好奇,沈醉直言不讳地问了叶挺将军。没有料到,叶挺将军立刻回答:“出狱以后,我就首先请求党恢复我的党籍!”沈醉迷惑不解,去报告了军统头子戴笠。戴笠沉思片刻,解释说道:“共产党人之所以可怕,就是因为他们有坚定的红色信仰。”

  中共的巾帼英雄江竹筠,沈醉也曾接触过。

  在重庆渣滓洞集中营内,沈醉徐远举两位军统少将一起审讯过这位共产党川东地下工作人员。被押进审讯室内的时候,江竹筠虽然是疲惫不堪披头散发,可是神态自若。她尽量昂着头,侧身面向墙壁高处的那扇窗口,她以这种方式,蔑视敌人。徐远举气急败坏,勃然大怒说道:“你这样傲慢什么?如果今天不交代川东共产党组织,我就当场扒掉你的衣服裤子。”江竹筠慢慢回过头,强打精神尽力用目光盯着徐远举,冷笑说道:“死,我都不怕。”沈醉正要说话。只见江竹筠朝着徐远举那边,上前一步,用手指着徐远举,吃力说道:“你如果偏定这样做法,我没办法。但是,请你记住,这样你不仅是侮辱我一个女性,而是侮辱我们中华民族全体女性同胞,其中包括你的母亲和你的姐妹。”江竹筠由于疲惫,所以语气缓慢低沉,但是却像闪电轰击了旁边的沈醉,他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正当穷凶极恶的徐远举唤来打手准备耍流氓的时候,沈醉赶紧抬头摆手制止了。(后来作为战犯的徐远举,在功德林看守所内交代自己经常想起当时审讯江竹筠的情景。)

  沈醉时常记起母亲的话,做人不要做鬼。然而,他禁不住做鬼。做鬼,不是他与生俱来的禀性。做鬼时他也曾经多次受到良心的谴责,总想做人。然而,却又身不由己。

  沈醉获释以后,懂得自己以前半辈子都在做鬼。以后,他必须努力做人。在功德林里面,共产党人已经教他怎么做人。

  伟大的共产党毛主席,让鬼变人。当然这里所指的鬼,绝不仅仅是国民党战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