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诋毁“四大文明”,“师德失范”的源头是西方伪史——兼与某教授商榷

2019-09-01 14:22:22  来源:察网  作者:西史辨伪-非子
点击:    评论: (查看)

诋毁“四大文明”,“师德失范”的源头是西方伪史——兼与某教授商榷

  前几日,成都某大学教师因毁谤“四大发明”而被下课的“师德失范”事件刷屏于网际。数典忘祖,不学无术而枉为人师,如此丑闻本属无须蛮缠的糗事,是被抓了“现行”,“人赃”俱获的“铁案”,可谁知这两天却频频出现为之开脱、鸣不平的文章喷涌而出的怪事。大有移山挪海,混淆视听,转移焦点,倒转方向之势。

诋毁“四大文明”,“师德失范”的源头是西方伪史——兼与某教授商榷

  先请看舆论洗地趋势:

  洗地手法之一,倒打一耙:矛头指向把这事发酵,捅向网络的学生,声称是“学生设局构陷老师”,且不说从头到尾,该老师所言都历历在案,教授本人对此没有任何异议,网络热评皆由此有字有据的“言论”而发,何来“构陷”之说?况且,这是一个多人参入的群体事件,非关私怨,校园的师生关系几时紧张、沦落到师道尊严尽失,开始“构陷”的地步?照此逻辑,这不是涉嫌“构陷”整个教育系统么?可见猪八戒败阵式手法太愚蠢,地越洗越黑。

  此种洗地可见于搜狐的标题文章《被学生构陷,电子科技大学郑文锋四大发明事件仍会出现》

  (http://www.sohu.com/a/336341433_100081390)

  洗地手法之二,避重就轻:把明显的毁谤说成是“贬低”,把言论中明显属诋毁的前半句“别总去翻给老祖宗编出来的优越感”避而不谈,只谈后半句“四大发明在世界上都不领先”。什么叫“编出来”的优越感,恰恰相反,这称号是西人推崇而生,连无产阶级导师马恩本人也推崇不已,传教士艾约瑟到科学家李约瑟等才总结出来的经典表述。事实上老祖宗该有的优越感,岂止这四项发明?

  能识中国字的人都应能读懂这“编出来”三字的含义,全然是屁股歪坐的诬蔑,哪里涉及什么高深学术论争?

  洗地手法之三,转移对象:把本属于一粒老鼠屎的问题,试图搅坏一锅羹,可看百度百家号文章《四大发明把大学老师吓尿了,出谋划策研究防学生举报指南》(https://mbd.baidu.com/newspage/data/landingshare?context=%7B%22nid%22%3A%22news_8220391439348460614%22%2C%22sourceFrom%22%3A%22bjh%22%7D),此文章煞有介事地鼓动所有的老师吸取此训,以后不能和学生用留有文字的方式沟通,避免“失范”的口实,不谈敏感问题,避免争议。此种通过转移对象,搞人人自危,扩大化个体的问题到整体,其所支的“招数”似乎所有的老师,都游走在“师德失范”的边缘。此洗地手法不仅是愚蠢,简直还是邪恶。

  洗地手法之四,转移矛盾:来自某公众号的文章《一个不会“演戏”的副教授,遇到一群“影帝”级别的学生》(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ODAzNTc2NA==&mid=2652880907&idx=1&sn=7630aa3aa11d3cd990621fb4fd67e6bc)。这是一堆洗地文中可算是专业级写手,颇具迷惑性的手法,初读来似乎还充满历史的厚重和深刻的思辨感:文章现身说法地回顾了数十年前某些苦痛的历史,重忆了六七十年代的样板戏。总之,可谓是洋洋洒洒,但又是遮遮掩掩、支支吾吾,最后才影影绰绰地道出作此大文的中心思想其实就两个字:“自由”,再明确些就是四个字“言论自由”。如原文诘问的:“郑文峰作为一个中国学者,一个任课老师,就不能提出一点自己的认知观点?”为了支持自己的观点,不惜毫无可比性地引注到大清朝藐视“自由”,因文字狱从而滑向败落来支撑自己“晃荡”的立论。

  显然,这样直接伸张可以“胡说”的自由,说服力还欠妥,抢占道德高地还是必要的。于是乎,该文作者不知从哪里弄来,号称是学生们(有说是水军)密谋如何“算计”老师的聊天截屏,由此把学生定性为“戏精”,是“影帝级的损人利己主义者”,老师则因不会“演戏”,沦落到比窦娥还要冤屈。

诋毁“四大文明”,“师德失范”的源头是西方伪史——兼与某教授商榷

  可就是这个截图,露出了该文的马脚。

  1.作者是如何拿到这和自己八竿子打不着,却涉及学生方很隐秘,属私下计议的信息截屏?可不要告诉大家是网上截来的?

  2.此事关键的部分是发端于QQ群,何来的“快攻太危险,这个可能删帖的”一说?是否弄错了现场?

  3.这种截屏内容如果没有充分的认证,很容易伪造,一个局外人如何认证其真伪?如果没有充分认证,是否涉嫌传谣?何以驱动作者以此为据写这会惹争议的文章?

  4.退一步,假如此截屏是真实的,说明此老师类似言论本来一贯,否则何来学生想得到什么,老师就会说什么?“影帝”演技再高也无本事通过“演戏”,来设计该老师说出唯心话语,以达到“精致利己”?难道这些学生有隔空催眠之法?

  这才是活脱脱的“构陷”,至此,这篇文章,非但洗不白地,反而可能有伪造证据、传播谣言或进一步坐实该老师一贯数典忘祖、表现恶劣之嫌。

  总之,此可谓乾坤大挪移之法,妄图把老师个体之病,转移成人性之病、社会之病。但挪移得不好,或就砸了自己“水军都督”的招牌,伤及自己露出的马脚。最新的消息显示,此文已遭大量读者投诉,被微信关闭了评论。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们对互联网时代洗地文章的产业链都有耳闻,对这些网文的炮制产出过程也见怪不怪,所以没有必要和这些“水军将领”们太较真,这些卖文鬻字的软文未必是其内心的真实意思,更不谈什么是非观、价值观的拷问。倒是这个四处诉屈喊冤,能登上各大门户头条的副教授,能量着实不小,确实有必要从灵魂深处,思想本源上挖掘挖掘、修理修理。

  深入究之,类此“四大发明在世界上都不领先”、“中国古代没有实质上的创新”、“四大发明不是科学”、“...科学,(和技术)不是一个概念”等等说法,并不是发端于西北偏远地区,这位名不见经传的高校老师。

  此种言论在一年前《是什么卡住了我们核心技术的脖子》(https://finance.sina.com.cn/chanjing/cyxw/2018-06-23/doc-iheirxye6980693.shtml)这篇文章中就有相同的说法,并录了视频,向全网传播。另外,在另一个网络盛传的题为《中国四大发明不属于科学》(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3OTM1MTc3Mw==&mid=2662171364&idx=1&sn=f255102e110d63155998218a817b8d6a)视频里,也明确表达了相同的观点。

  本次“师德失范”事件后不久,也有著名学者、教授立马发表相关学术言论-《“四大发明”争议已久 造纸术 指南针争议最大》(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xMjQ5OTIyNg==&mid=2650460341&idx=1&sn=e4e3819c7c65a8ba243a46c71e95d9d4),该文的作者作为科学史权威,显然不是的水军范畴,而是在维护自己的学术观点,抛出了几个“硬货”来进一步否定“四大发明”。让我们逐条来看他究竟说了些什么?

  纸张的问题:该教授对纸和非纸不加分辨,“灞桥纸”只是不成熟的过渡形态也不加区分,最吊诡的是把一个对世界影响巨大且至今还在持续影响的发明,去和一个“是纸还是草”充满争议,中断流传二千多年的莎草片进行类比,此文物对地中海文明圈是否真的产生影响还有待进一步确认,这是用蚍蜉来撼动大树,如何可以相提并论?

  指南针的问题:用一个文献中的“司南”现代无法还原,来否定指南针的发明,罔顾郑和用之下过西洋,欧洲用之于大航海这样的历史事实,今天的世界还用之于各种涉及地磁及方向指引的现状。显然,中国有史载但无法还原古人创制过程的物件多得去了,能由此一叶障目,不见整个森林吗?

  水运仪象台的问题:这已经不属于四大发明争论了,是该教授为了防止国人不再陷入“提高民族自信心和自尊心,就要求科学史的研究成果为爱国主义教育服务”的一直以来的理念窠臼。先不说作为研究科学史的权威人士,该教授如此对建国以来科学史的研究成果的总结和解读是否客观、合适。换一视角,这样的民族自信心和自尊心提振,爱国主义教育难道就真的过时了吗?那个国家或民族没有这样的自豪感教育,难道“逆向民族主义”才是正确的?何况,中国一直是提倡的信史为据、以史为鉴的教育,该教授凭什么把过往的学术成果都打上“为爱国主义教育服务”的狭隘标签?

  回到关于水运仪象台的问题本身,以为该教授掌握了什么杀手锏,却只是抛出一句“同时代的欧洲、中亚、阿拉伯帝国的城市里,类似装置并不罕见,不存在领先于世界的说法”,显然再次颠倒源流,罔顾规模的差异,无视有典有册、流传有序和所谓传说的区别,实在不值一驳。即便如此,涉及颠覆如此重大的历史认知和如此重量级的学界人物,也还是要烦请江晓原教授遵守学术规范,详细发文,给出所论的说理逻辑并把具体出处和参考文献列出来,否则要么视为伪造事实,要么视为一种“学术不端”的行为。

  此文作为该教授的一贯认知也到没有多少新鲜,上面的分析可见都是诡辩和双标的逻辑,缺乏一个教授加院长该有的学术判断力,对于“四大发明”这样已然数百年符号化,涉及民族自尊、自信、自豪,所起的争论在国人内部已经不仅属于学术问题的范畴了,这样的情况做院长的也视而不见?况且西人都没有对此提出什么异议,我们的某些学术权威们到底是搭错了哪根筋,非要把这份属于先祖的荣耀撕扯得千孔百疮,这是怎样一种打着学术旗号自虐自毁的行为!这诡辩的逻辑和行为模式和百年前的“古史辨”运动如出一辙,只不过一个是文明史,一个是科技史而已。

  在如此学术理念及环境之下,请该教授规划一下,如何实现中央所倡导的四个自信?

诋毁“四大文明”,“师德失范”的源头是西方伪史——兼与某教授商榷

  文中确实有一份值得一提的新鲜爆料,披露了一个看似是来自成都电子科大内部消息的微信截屏,截屏内容明确替老师喊冤,称当事的校方并无对该教授惩戒的原意,迫于上级-教育部的压力才不得以行之,这爆料一下把学校置身事外,给了教育部一个“不尊重事实,滥用职权,以上压下”的烫手山芋。

  此小道信息无从验证却似乎能进退有据、八面玲珑,但仔细分析却难经推敲。斟酌如下:既然认定是学生诬陷,这已经是一个可以诉诸法律问题了,否则爆料已构成对学生的“诬陷”的法律责任,这是其一。其二,所谓的“内幕”恰恰暴露了校方玩起来了阳奉阴违,既失去了自己的立场,做了违心之事,还想立贞洁牌坊,最后把锅甩给自己的上级部门。其三,这对于一个教书育人的高等学府处理问题的方法实在让人大跌眼镜,必须究之,成都电子科大的校方,是否欠全国人民一个澄清和真相?不要任由这些小道消息漫天流传!

  至此,成都教授“师德失范”事件的水已经很深很浑了。诚然,该教授若仅涉及“贬低”也算是有些冤枉,比起上述学术界的学科带头人们,一句鹦鹉学舌而已,可辨称为一个学术认知问题,但真正让人细思极恐的现实是:让学生和百姓如此惊诧不可接受的学术认知,在所谓的“精英学术”圈何以能见怪不怪,以上的演讲或视频可见,这样的认知在国内不是少数,具备相当普遍的市场和深厚的学术背景。正因为如此,去年冬天由科技日报总编辑的这篇“惊世骇俗”的演讲,已经爆发过一次社交网络上的大讨论,笔者还参入过这场有关科学的讨论,并在当时写过一篇辨析的长文《亟待破除科学神教迷信-何来技术羞对科学?》(https://www.ict88.com/page/view-post?id=193),遗憾的是这场讨论,随着贸易战的到来,特别是华为的突发事件,“科学教”方集体噤声罢战而不了了之,也没充分扩散而已。

  表面而言,这有关于“四大发明”的持续争论,看似是就事论事、无关痛痒的学术观点之争,表象后的实质却是西方伪史和中国信史的一种交锋。也可以看成是中西文明在时下节点的冲突对决。而国内近些年所兴起的西史辨伪学派,就是一种发端于国人的先知自觉,对西方伪史进行揭露、澄清,从文化上正本清源并助力中华文明复兴的学术力量。

  前面提及过,“四大发明”的称号并非老祖宗自封,实则是西方从对自己社会影响、受益的角度给予的赞誉。毋庸置疑,指南针开启了西方世界大航海时代的可能,为其随后的五百年的文明崛起提供了起点。火药则是西方船坚炮利对世界进行世界殖民、财富攫取的军事强权的军事技术基础。这两项都和霸权相关,容易理解,在西方伪史窠臼之中,我们一直对另两大发明没有太充分认知,一直低估了造纸和印刷术对西方所带来的改天换地的作用。因在伪史叙事之下,没有纸张和印刷之前,西方所谓的文明根基古希腊,已经遍是鸿篇巨著,跨千年流传,似乎有没有这两项发明都没有关系。经过西史辨伪的精心研究,已经揭开了这个人类文明史上最大的谎言,所谓的古希腊文明时期,词汇量稀少,书写载体稀缺,根本无法进行长篇著述的事实,这些鸿篇巨著原来是全盘“虚构”,再准确一点的描述皆属文艺复兴后的伪托。对此,已产出系列的专著和逻辑严密的证明(详情请参考《首届西史辨伪北京研讨会综述》及专题之一《如何彻底“证无”古希腊》https://www.ict88.com/page/view-post?id=227)。通过这些对于伪史的辨析,我们才可以认识到,造纸术和印刷术对于西方的作用,甚至超过了前面两项。质而言之,造纸和印刷术的输入,才是西方文明时代开启的一个基本要件:西方语言的发展,表音文字的成熟,真正可以进入著述时代开启意识文明、知识体系及后来所谓科学的建立,传承、演生,都是以此条件为基础。所以,西人对此两大发明的认可,是有切肤之痛,丝毫不虚。

  由此可见,以上代表人物的思想基础就是西方伪史,或再上升一个高度就是“西方中心论”在学术界所固有的一些“沉渣”,并非空穴来风、异端突现。显然,之所以有这样的言论,就在于这些西史迷信者从来就没有认真审视他们所研读、信奉的由西方舶来的科技史乃至文明史,是否是信史,继2013年何新先生的《希腊伪史考》之后,西史辨伪学派陆续出现的《包装出来的西方文明》(生民无疆),《西学之中学渊源》(孟晓路),《虚构的古希腊文明-欧洲古典历史辨伪》(董并生),《虚构的西方文明史-古今西方复制中国》(诸玄识),《大回环-中华文明的辉煌、迷失与复兴》(非子)…等等对西文伪史进行辨伪专著,西史迷信者对这些学术新成果、新发现,要么是没有见到、孤陋寡闻,要么是见到了却表现出不屑一顾,更多的是见到后无力反驳,假装视而不见,在风雨飘摇的被质疑下固守在其鸵鸟状态,在伪史的框架之下得过且过。使用伪史叙事去解读历史,自然结论偏颇,自然就有如此偏激古怪、远离事实的言论。而以伪史为圭臬的老师、教授占据讲台,也就是培养更多西方中心论的背书匠,传声筒、吹鼓手。

  作为西史辨伪领军人物之一,《破解进步论》的作者河清教授,在2016年题为《百年中国为何丧魂落魄?因为拿"进化论"当精神鸦片》(https://www.ict88.com/page/view-post?id=128)把西方中心论下的这种对国人,特别是知识分子的洗脑伪史称作“精神的鸦片”,作为物质层面的鸦片战争至少在新中国宣告“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之时,早已结束;而寄生于西方伪史中精神世界的鸦片战争却依然暗流涌动,仍在持续。因此可以说,时下这种“数典忘祖、历史虚无”的社会现象,就是西方伪史精神鸦片所浇灌的罂粟花。倘若依然任由其恣意蔓延,必将戕害民族,贻害世界,祸及子孙。

  基于上述背景分析,再回到教授受罚事件上,按照多篇网文的一再引导性设问,“处罚是否合适?”,回答必须明确:当然合适。“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者也”,在中国学统理念之下,作为人师,首先应当是“传道”,这种大肆诋毁中国传统之人,怎能担当教书、育人、传道、授业之职责?自己思想已被西方中心论洗脑,想要转变,非一日之功,也非必然成功,故而剥夺两年授课资格,是否尚嫌不足?至少应该加一个限制条件,两年之后,需经相应考核,合格之后才可以重返讲台。

  有些好好先生可能会疑虑,这样做是否小题大做,上纲上线?古训曰“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中华文明的大厦就是被这样的蛀虫,日蛀一孔,已呈现千孔百疮,文明认同已现危机,颜色革命已成大患,香港、台湾分裂的警钟已敲响,这样听之任之下去,结果不堪设想……

  最后有必要提及的是,这段师生讨论中有一句:“都9012年了……”,十分搞笑也十分新潮,把严肃的教学问题,先祖懿范,转化为轻佻的网络语言来恶搞,这要不是“师德失范”,就是更恶劣的“行为失范”了。“9012句式”很流行,俨然成了可以“行为失范、无祖无德、无法无天”的发语词,似乎当下的时代里,人类就都要进化到“数典忘祖、历史虚无”的猿猴境界,才能成为“新新人类”,这是哪里来的“普世价值”?恐怕他们所膜拜的西方祖师爷也不会脑短路到这个所谓的“9012”价值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