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姚忠泰:恳请政府,敦促老板按时发放农民工血汗钱

2019-09-01 10:58:4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姚忠泰
点击:    评论: (查看)

  农民工简称民工,就是离开贫困农村家乡走向城镇做工的人,主要是指建筑工地上的民工,他们大多基本从事体力劳动。这些农民,原本在老家认真种着那几亩责任田,然而穷乡僻壤长出的金秋果实却体现不出庄稼地里应该有的价值,只好顺应大潮,来到城里看着别人颜色行事,忍辱负重。平日,只要是城里人不愿意干的活儿,他们都干,例如去搬运场地垃圾、扫地、钻阴沟捡渣子、下厕所掏大粪、当蜘蛛人……

  一茬一茬的民工,以二等公民的身份,穿梭于城市的大街小巷里,形成了亿万劳动大军,本能地养活了自己,同时也成就了改革开放的风光。无论酷暑还是严寒,都能看到他们忙碌的身影。然而在一些城里人眼里,他们永远是可以轻视的农民。这些城里人淡忘了,自己的祖先也是来自农村乡间。

  民工不自觉地缩小工农差别、城乡差别以及地区差别,在城市里实现了巨大的商品价值,为中国农村发展第一产业提供了重要的资本积累,功不可没。

  正是这些貌似普通萝卜白菜甚至小草一样默默无闻的民工,没有抱怨与生俱来无法选择的环境差别,心甘情愿在外拼搏劳动,不自觉地接受市场经济的洗礼,迎来中国农村的变化,清洁农村家园。

  民工是改革开放的最大贡献者,各地那些高楼大厦都是他们建造,干的是最累最苦的活,吃的是简单的饭食,住公棚甚至睡马路,为的是养活一家人。然而,他们经常付出辛勤劳动却领不到微薄工钱,自己挨饿,家里老小亲人跟着陷入绝境。起早贪黑辛勤劳作的广大民工,这样流汗又流泪,工薪被黑心老板克扣拖欠,忍无可忍去讨债,而赖债者像大爷一样;民工在恶劣危险的环境里干着累活重活,原本健壮的身体逐渐落下各种疾病,没有多少人会关注他们,同情他们的处境。

  民工每日像驴子拉磨一样超负荷地接连不断流汗干活,在工头的粗暴吆喝下忍气吞声;又像被逼着走上战场的士兵打仗挨子弹,随时都有伤亡的可能性。多数民工,可能体无完肤,因为在建筑工地上,到处都是可以擦破人体皮肤的东西,稍不留心,就可能擦破皮肤流血,如果能够完整保留住生命,也许还算他们走运。

  最可悲的,是民工们付出辛勤劳动最后领不到那点微薄工钱。那点微薄工钱,可是民工流出血汗的一点表示。如果工头不愿给那一点表示,就不是人。

  因为我也曾经是一个民工,所以懂民工之苦。我还不算是一个很苦的民工,所以很能够理解别的民工。从我的民工生涯,也许可以约略知道民工艰辛情况。

  2007年——2016年,我39——48岁,是我人生最宝贵的岁月,为了生计同时也幻想被本地政府注意(现在看来我很天真,政府官员不看笑话就很不错了),大学毕业身体单薄的我走上建筑工地做小工,用体力劳动挣那一点的基本生活费(2007年本地小工日薪30元,以后每年日薪增加10元)。我还只是在所住小城附近做小工,不是经常有活儿做,有时可能会停工半年,即使开工,一个月能够做二十天就不错了,遇到停电、 停水的日子就不能开工。如果下雨,也是不能开工,有时外面下着小雨,我会在家里忐忑不安,心想建筑工地上面也许有一部分人(老板专门电召农民亲戚)在干活,自己待在家里,不仅没有经济收入,而且还会遭工头无中生有的指责。

  在十年里,我每年基本只能出工半年,半年里面经常停工,所以收获不多,只够我一个人吃饭开销费用。在工地上我可谓九死一生,先后曾经遭遇摔倒、坠楼、电击、砖砸、刚戳、铁刺、钉锥、钢管撞……在建筑工地上自己吃亏不能声张,否则就会被工头认为不会做事而随时赶走。至于工钱,那要看逢年过节有没有。

  一般而言,捡砖搬砖运砖递砖、筛砂运砂、造水泥浆运水泥浆递水泥浆是小工的最起码基本功,必须用力,无力气者不能上去,而且必须头脑灵活,否则干起活来十分吃亏经常遭工头骂。

  捡砖搬砖运砖需要较大的力气,力气小了根本不行。递砖的时候,还需要眼明手快随机应变。

  筛砂运砂需要力气也需要技巧,否则浪费时间没有效益做不出事情来,就会遭工头骂。在烈日下,站几个小时专门干单调的那种筛砂工作,让人自感人生黑暗没有光明,还会患上严重的腿部静脉曲张。

  人工造水泥砂浆需要力气,也需要技巧,否则,会遭到大工(泥瓦匠)师傅责备。好在各处大型工地上都已经使用机器了,减轻了人工负担。

  大工(泥瓦匠)砌墙的师傅,是建筑房屋的主要建设者。高楼大厦,就在他们手中建成。由于大工干的是技术活,他们还比较轻松些,当然,他们也难。建筑工地上的民工,或者自带大米咸菜到工地上,或者夫妻两人吃馒头啃咸菜马虎度白天,夜晚收工回到住处稍微吃点好的,那是在可以领得工钱,手里有钱的情况下。

  白天干体力活夜晚睡觉时,全身酸痛,甚至难以入眠,骨头都是疼的。第二天必须接着干,否则就会立即被人替换下来,一旦被替换下来,就不能再做了。

  讨工钱的时候,必须注意利用技巧。平日在工头面前必须客气,要会做人。如果得罪了工头,民工就很可能领不到工钱。

  在附近的大型建筑工地上,我曾经看见个别外地民工夫妇还带着十五六岁的儿女。每天清晨,他们全家人一起走上工地,着手他们一家承包了的砌墙任务。大体分工:男主人砌墙,女主人造水泥砂浆,儿子搬运砖块,女儿递水泥砂浆。白天吃饭,就是在旁边用电饭煲做饭,就着简单的咸菜匆匆吃饭。夜晚回到简陋的住处,女主人动手炒上两样素菜,煮上一锅猪下水汤就算是美味佳肴,男主人喝上几杯廉价白酒,津津有味的模样,很是知足……

  待到年终(春节前夕),工地封冻。按照习惯,是结账的时候。然而,有的老板就是不付账,因为他把钱存在银行里或者放高利贷,可以增值不少。老板不付账给包工头,包工头就不能付账给民工,有些比较厚道的包工头只好拿出自己的存款垫付,有的包工头领了钱也不付账。民工来自四面八方,市场经济时代人心不齐,难以团结起来,不像过去时代人义气。有些狡猾的包工头,不是公开发钱,所以稍微灵活的人可以结账,稍微固执的人空手而归。固执的人与工头发生争吵,越争吵越没用,工头既然敢不付账,就不怕固执的人争吵。有钱,就是大爷。例如,我一般在本地干活,比较熟悉工头,平日里尽量不得罪,结账时随机应变,一般可以领得工钱,有时可以被剩下几元钱(工头故意做的),我也不去计较,心想自己在人家屋檐下,只能低头……外地人讨工钱,如果性情很固执就可能很难领得工钱。除非敢于拼命,而且工头特别怕死。

  在建筑工地上面,纯粹干体力活的民工,没有几个身体魁梧的,除非年富力强,他们多半面色苍黄,皮包骨头。是的,他们身体内的血汗几乎都被榨干了,到头来还不能及时领得工钱,自己可以含垢忍辱,然而待在家里的老父母怎么办,小孩子怎么办?所以,他们不会轻易放弃讨工钱。而他们讨工钱的过程,多半艰难。

  广大民工为改革开放作出了巨大贡献,创造了无数的社会财富,那些高楼大厦,就是明证。然而社会上有多少人理解他们、尊重他们,不仅如此,很多城里人还歧视甚至鄙夷他们,这公平吗?有些民工,在年终领不到工钱时,就以轻生相要挟,例如投江、跳楼、爬上塔吊……他们不是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不是不留恋自己的亲人,而是过于心力交瘁,实在被逼至此。万般无奈的时候,也只能铤而走险,用生命做赌注争取自己的血汗钱,为了家里的老父母,家里的小孩子能够吃饭活下去。

  据悉,在部分地区政府看来,民工是麻烦制造者,社会稳定的破坏者,因此,这些地方政府,如临大敌,严格防止民工滋事。与之形成对比,各地房地产大户拖欠国家土地增值税三点八亿元人民币,有些政府人员竟然长期听之任之不愿意追讨。至今,各地官商勾结望风情况依然十分严重。

  今年上半年,美国挑起的中美贸易战正酣。下半年已经来临,讨薪工作可能提前。早在2016年,党和政府就要求2020年以前彻底实现无民工讨薪的事情。现在距离2020年只有四个月,确实迫在眉睫。

  政府有关部门同志,应该明白,如果没有广大民工的拼命工作,同志们怎么可能衣食无忧。为民工排忧解难,是同志们的责任,帮助民工,就是帮助同志们自己。广大民工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垒成了改革开放大厦的基础,没有民工,大厦就荡然无存。同志们夏天坐在空调办公室里时,请想一想民工怎么在烈日下流汗干活落下病根;同志们冬天坐在空调办公室里时,请想一想民工怎么在寒风中依然流汗干活落下病根。况且,同志们也可能有亲戚是民工。如果不理解民工,那么同志们也不会真正理解自己。所以,肯请同志们高抬贵手帮助民工,不为别的,只为敦促有关人员按时发放他们的血汗钱。如果同志们帮助了广大民工,那么广大民工可能感激一辈子。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