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住宿费16640元,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很迪士尼

2019-08-29 11:03:43  来源: 旗帜时评   作者:贾也
点击:    评论: (查看)

3.webp.jpg

  导语:河北高校天价“宿舍”1万6

  今年9月,丹丹即将成为一名大学生。前不久,她在家人陪同下到位于河北的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报到,并搬进了自己的“新宿舍”。“新宿舍”是两人间,丹丹为此缴纳了16640元,“我被告知,其中住宿费1200元,服务费1万4千元,还有设备使用费等。”有媒体通过询问学校知情人士发现,寝室收费风波与学校管理层面无关,涉及寝室与社会力量有关,属于学生自愿选择行为,而针对收费价格标准问题,与当地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无关。怪了,真是咄咄怪事了,难道就是学生的事了?

4.webp.jpg

  一、天价住宿费16640元!

  看着这个可观数字,观鉴君特意去缴费的APP瞄了一眼,双人间一个床位一学期住宿费16640元/人,那掐指一算,一学年33280元/人,这个双人间宿舍收费到了6.65万/年。

  我格乖乖里格隆洞,太刷眼球了,太辣眼睛了,这是抢钱了呢,还是钱成为津巴布韦币了?!

  双人间相当于宾馆的标间,按此价格完全可以去住宾馆了,不要说是秦皇岛这个三线开外的城市,那怕北京三环地铁上单间自如一个也就3000啊,一年也就是36000元。更何况,学生有寒暑假,可以扣除3个月的空房期,这鹏远又何能何能?

  后来又说,“良心”收费的APP选房信息标注的价格,对应的信息“每学期收费”,已经修改成为“学年”了。也有人说,年费其实就是学期费,反正谁也说不清!

  如此说来,这APP收费也收得太调皮,不够严肃性!

  但哪怕是如此,那是一个双人间33280元/年,也略等于租住北京三环地铁上单间自如。

  想想这14000元的服务费,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每个月1000多,到底要提供什么高端服务啊?

  有人说:去年收费是5740元,今年就涨了近两倍。这涨速堪比当下的冲天而上的猪肉价格了。

  这收费到底怎么收的?

  据了解,每年1200-2000元是我国大部分高校宿舍收费水平,且该价格多为四人间,配套设施齐全。

  比如清华大学住宿费最高是1200元,最低才550元。再比如经济比较发达的上海,复旦大学(三)人间,带阳台、实木床,独立卫浴、坐式马桶,周边租房一室一厅都4000元起步的,也是严格执行高校相关管理规定,1200元/人年。一个三线开外的城市——秦皇岛,这样玩是不是玩得太没节操了?住宿费都直逼发达国家的水平了,难不成是传说中的贵族学校了,或者是哈佛、斯坦福或剑桥的分校?

  人们在惊讶“宿舍收费收出天价”时,转眼向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以下简称东秦)瞄去,发现东秦的学生,苦鹏远久矣!

  原来是年年抗争,年年涨价!

5.webp.jpg

  二、东秦苦鹏远久矣!

  去年就有学生反映鹏远公寓乱收费,今年5月份矛盾进一步激化,有部分学生开始觉醒,有了反抗意识,集体不交钱,表示只愿意交合理的住宿费,抵制不合理的服务费。

  可人家鹏远公寓还挺有节操的,住宿费就是不收,毕竟服务费才是大头!

  鹏远公寓对抗交的学生采取的对策,可谓手段老辣,“机关算尽”,全方位、立体化催缴——先叫宿管大晚上疯狂敲门催收,再给个别宿舍停电、给学生发“律师函”,在宿舍楼下贴大字报等花式虚招施压办法!特别是对大四毕业生的恐吓,声称再不交钱的话,会被纳入失信黑名单的。

  在此需要说明的是,只有学生跟鹏远打官司,官司输了,法院判学生交钱,学生还不交的话,才会被作为失信处理。退一步讲,就算官司真的输了,只要服从判决,就不会有什么影响。而鹏远公寓牛逼炸天,直接省去中间这些条件,恐吓学生,着实无耻!这和黑社会有什么区别?

  说到做到,鹏远公寓一纸诉状,真的将其中大三、大四的20余名学生告到了法院。

  于是,被诉的学生坚决起而抗争——一方面就将情况反映给了校方要求保护学生权益;另一方面寻求法院帮助,决定集体“反诉”。

  在这个过程中,东秦校方的态度模棱两可,只是保证毕业的学生能好好毕业。

  虽然如此允诺,但中间还是出现了一个令人费解的“插曲”。

  时间大概是大四学生毕业的半个月前,计算机与通信工程的副院长陈珏非常热心了,组织辅导员催促学生完成缴费,并要求所有未缴费的学生到毕业设计指导老师处谈话。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陈珏副院长不仅热心帮助鹏远收宿费,甚至还在部分学生会同学不知情的情况下主动帮助他们缴了住宿费,然后又告知他们把钱交给她就行了!

  后来陈珏副院长提出更进一步,利用自身权力要求各个辅导员帮学生缴费,让学生欠辅导员的钱。许多辅导员夹在中间十分为难,后来迫于舆论压力,才不了而了之。

  直到毕业典礼结束的当天中午,大家来到院办取毕业证,陈珏副院长将所有未缴住宿费的学生毕业证给扣了下来。最终在部分毕业证被扣的学生聚集在该老师办公室门口,迫于压力才发放了这一批学生的毕业证。

  这种做法让人捉摸不透,很让人怀疑东秦校方和鹏远公寓存在利益输送。

  接到诉状的学生被迫应诉,在寻求法院的帮助后写了一纸反诉状。

  而此时,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鹏远公寓居然撤诉了。

  为何撤诉?其中的原因更值得深思,毕竟是鹏远诉讼学生在先,为何他们在学生交了反诉状之后撤诉了呢?

  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原来学生们一想,不是秦皇岛市物价局公诉过鹏远败了诉吗?于是他们就跑去寻求物价局的帮助,要求物价局重新上诉。

  物价局给出的意见是——自己败诉原因是鹏远认定自己是“社会公寓”,且拿出了学生入校签订的合同,以及所谓的增值服务费,来证明自己是“社会公寓”。而且二审已终审,无法重新上诉了。

  几个脑子比较活络的学生,一想这不对啊!既然鹏远认定自己是“社会公寓”,那么为何还能享受国家给的“1200元免税政策”?这岂不是在偷税漏税,“闷声发大财”吗?

  更何况,学校对这个在学校内部的“社会公寓”的学生进行查寝,并且在学生拒绝缴纳不合理费用时,以扣除学生毕业证为由迫使学生缴费,又作何解?

  学生们似乎找到了突破口,但情况并不乐观,面临学校的“软硬兼施”,物价局的爱莫能助,而鹏远公寓收费变本加厉,唯拳学生的前路竟然完全被堵死。

  既然别无它路,那么只能另辟蹊径,发动舆论攻势。很多学生就选择社交媒体发声:微博投稿、创建话题,寻找外界的帮助。于是乎,这个话题就借着“河北高校天价‘宿舍’1万6”开始慢慢地捂热了!

6.webp.jpg

  三、边吃免税政策边喝学生血!

  那么为何东秦校方如此软弱,而鹏远公寓又如此猖狂呢?

  试问鹏远挂着你东秦校方的“羊头”,干着吃人喝血的“卖狗肉”的勾当,这到底要置东秦于何处?东秦校方为何能够选择沉默?甚至有几个像陈珏这样的“狗腿”中层会为虎作伥?

  这里面到底有没有产生什么利益输送,会不会出现官商学勾结的腐败问题?

  想当初,东秦校方为了响应河北政府号召,带动秦皇岛发展,才接的盘,没有想到这里面尽是毒水,和鹏远签的合作合同,绝对是一个不平等条约——可能东秦是远道而来的,人穷志短,只能受人摆布,弄不好,鹏远宿舍还是河北方面硬塞给东秦的!

  当时东秦校方要扩招,但宿舍明显不够,而东秦的处境比较特殊,爹是在辽宁的东北大学,娘是河北的当地政府,如此处境,很容易“爹不亲娘不爱”两边不着,于是,就在资金方面出现缺口。

  这时,有人就出了个“馊主意”:和社会力量合作的法子,由鹏远公司在学校边建公寓。收费也作了一个约定,由东秦协助鹏远办理,“收费许可以外的任何服务项目的收费须经甲乙双方书面确认同意后方可实施”。合同的恶心之处,还有一条就是保证鹏远入住率!

  刚开始鹏远公寓还是循规蹈矩的,按国家规定收取住宿费,也就是每个人每年1200元。然而,这1200元每年是按照4人间的标准向物价局备的案。当时鹏远公寓的6人间的人均面积达不到物价局的高标准宿舍的标准,也就是说6人间是不能收取1200元的住宿费的,当时的违规仅限于此罢了。

  正因为是校方与企业合作,鹏远公司还享受着高校住宿免税的政策。

  敲黑板划重点,鹏远享受免税的政策!

  然而,从2016年左右,由于东秦校方高层换血,鹏远就开始对部分宿舍进行了改造——将6人间改成了4人间、3人间和2人间,鹏远的魔爪开始伸向这群默不作声的学子们,以所谓的“服务费”的形式(巧立名目)变相增加住宿费。

  服务费从此如脱缰之野马,越收越高,直接奔天而去。最终学生就吃不消,纷纷向学校领导、物价局反映情况。

  因为有人反映乱收费,所以在2018年7月份左右,才有秦皇岛市物价局向鹏远公司提起了上诉的故事。

  然而,物价局却离奇败诉了,其中什么细节不清楚了。唯一能解释的是,也只有鹏远公司大概是很背景的妖精了。

  既然是“社会公寓”,自然就要按照社会企业的办法纳税了。在2018年6月至2019年4月,鹏远方面曾多次前往宿舍收取住宿费,但都未曾按要求给出发票。一直到大概在2019年5月初,鹏远方面终于能开出正规发票了,但令人惊奇的是——其中1200元竟是免税发票,剩下的所谓的服务费才交税。也就是说,鹏远公寓还是享受着免税政策的——吃国家的免税政策,又喝学生的血,属于两头吃不耽误的性质。

  收费问题,还是要回到合用约定的“收费许可以外的任何服务项目的收费须经甲乙双方书面确认同意后方可实施”。这说明什么呢?说明东秦校方也是需要书面确认同意的。要不然,完全可以视作鹏远公寓违约的——而按照合同,鹏远公寓违约的话,可能取消合作的。

  这也就难怪会出现像陈珏副院长这种“好狗腿”了!这里面到底有没有产生什么利益输送,有没有出现官商学勾结的腐败就不得而知了!

6.webp.jpg

  四、鹏远到底是何方神圣?

  一个三线开外的城市,一家小小的地头蛇公司——鹏远公寓,竟然能如此无视法律法规和政府决策?素来我行我素,一心想着两头吃,闷声发大财?如此逆天,究竟是何来头!

  按照高校相关管理规定:大学只需要缴纳学费和相关费用,包括住宿、书本、水电、医保等,绝不可能有什么所谓的“服务费”的,不给毕业证除非是学费没交,或者没有依约偿还助学贷款。

  现在是东秦校方不会管,甚至还在帮助鹏远公寓催缴,市物价局不敢管,省教育厅也不想管,逼得学生们走投无路,只有自己挺身而去,这真是大开眼界,堂堂中华大地,到底有没有“王法”了?

  这如此逆天的鹏远公寓到底是谁的鹏远?

  是鹏远公寓的老板朱立秋。

  不得不说,这位女资本家确实有两把刷子的。

  去年不是秦皇岛物价局把鹏远公寓给告了,告的原因就是乱收“服务费”。按照双方签订的合同,东秦校方与鹏远公寓合作,承担的恰恰是“学校宿舍”的功能,并给予鹏远公寓“享受免税”的政策!

  正因为如此,鹏远公寓一直不敢在“住宿费”上收高价,而是在“服务费”上动足了歪脑筋。

  按照高校相关管理规定,东秦学生确实是可以不交这个违反规定的“服务费”。就像新中国不用承担不平等条约的赔款一样,只要交往宿费,也就是那1200元,学校是无权干涉的。

  更重要的是,鹏远公寓想要有“天价”服务费,完全可以找学校要去的——毕竟与鹏远签合同的主体是学校,而并非学生!

  也大概意识到鹏远公寓不能乱收“服务费”这一项,所以这神一般存在的女资本家——朱立秋在2017年曾利用人大代表的职务之便,提出了“关于深化高校后勤社会化服务价格形成机制改革的建议”,要求“允许高校后勤实体经营公司与学生自愿签订合同,协商价格问题”,企图将学生公寓变化“以利润最大化为经营主体”。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就是试图让这天价“服务费”合法化!真是最毒妇人心,心好坏。

  虽然朱立秋这么骚的操作被驳回了,但变相收取“服务费”的事却一直没耽搁,而且是节节攀升,一收就收到了14000上去,而鹏远公寓早就成了朱立秋这个资本集团吸学生血的存在了。

  不妨来看一看鹏远集团董事长朱立秋:

  河北省总商会副会长、秦皇岛市工商联副主席、河北省工业和信息化协会副会长、秦皇岛市民企联副会长、秦皇岛市优秀民营企业家协会副会长、秦皇岛市建筑装饰协会副会长、中国国际商会秦皇岛商会副会长(2017)。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河北代表团)。现任河北省政协常委、秦皇岛市政协常委、河北鹏远企业集团董事长。

  好华丽的光环,如此看来,鹏远公寓的朱立秋算是在河北省权大势大的,东秦作为在河北生长的辽宁的私生子,还真没法跟这号人物扳手腕的。

  如此逆天的朱立秋,利用学生的天真、家长对学校的信任大肆敛财,中饱私囊,一旦收不到这些“服务费”,就将学生告到法院。

  试问一个社会企业将还没有进入社会的学生告到法院,这还是人吗?而且这人还自己知法犯法,偷税漏税,吃相实在太难看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