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李嘉诚先生的真面目

2019-08-21 14:23:1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史威
点击:    评论: (查看)

  虽然早已过了“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年纪,可还是没有这份“修养”,遇事有时还是很容易激动甚至冲动。最近看到李嘉诚先生的大作----两则广告,硬是忍不住也要来说几句,愿与读者及李先生共商榷;好在话不多,不会耽误大家太多时间。

  1.李先生被认为是“反暴力”的一则“广告”说,“最好的因可成最坏的果”。什么是“最坏的果”呢?当是指滥施暴力及其可能造成的恶果。什么是“最好的因”呢?恐怕就是指使用暴力者的“动机”了。也就是说,他(她)们虽然使用了“暴力”,但“动机”还是“好”的,而且是“最好”。怎么样才算是 “最好”?李先生给出了两条“标准” ,那就是:“爱自由 • 爱包容 • 爱法治”;“爱中国 • 爱香港 • 爱自己”。使用暴力算不算 “爱法治”?这是不是跟人们的逻辑常识开玩笑?姑且不论。我们重点来说说李先生的另一标准:“爱中国 • 爱香港 • 爱自己”。

  2. “爱中国 • 爱香港 ”当然是天经地义的正确,谁也不能反对----疯子除外。但是,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有一个问题请教于李先生:为什么作为中国的领土,香港可以和美国、英国等签订引渡条约,而与中国,却不行?----这不正是这一次发生在香港的、且造成轰动效应的“事件”的起因么。我不想在这里从理论与实际的结合上来辨明其中的是非曲直,更不想与李先生讨论这类问题;我只是在这里指出一个简单的事实:要说这种“美国行、英国行、中国不行”的意识形态是“爱中国 • 爱香港”的表现,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因此,李先生如此“赞美”那些使用暴力的人的“动机”,特别是他提倡的“三爱”:“爱中国 • 爱香港 • 爱自己”,除了最后一“爱”是真的,前面两“爱”全是假的。如果一个中国香港人,既不爱中国,也不爱香港,只爱自己,我们应该怎样界定他(或她)?李先生自然心里有数,我就不画蛇添足了。

  当李先生把那些信守“美国行、英国行、中国不行”的“洋教义”的施暴者贴上“爱中国 • 爱香港 • 爱自己”的标签的同时,他自己提倡的这“三爱”本身,也铁定地露馅了。不过,这倒很符合他作为香港首富的身份。与一般具有个人主义思想的人不同的是,他明明在骨子里是一个极端的个人主义者,却用“爱中国 • 爱香港”的漂亮外衣把自己骨子里的东西紧紧地包裹起来。李先生自己的意识形态如何,并不是问题所在;问题在于:他“不甘寂寞”,还要在此次政治风浪中登台表演一番。他说那些使用暴力的人是“爱中国 • 爱香港”的。这与其说是美化,不如说是煽动!如果总是用“爱中国 • 爱香港 • 爱自己”来鼓动他(她)们,尽管也说了些“不要胡来”之类的“劝告”的话,实际上所起的作用,是把他(她)们“往后拉”还是“往前推”?大家心里都明白,李先生自然更明白。要不,为什么在香港特区政府明确表态,停止“修例”之后,他(她)们并不收手,还要继续闹腾下去,非要把香港往死里整不可?用“爱心”能停止其暴力活动吗?李先生难道不懂这个道理吗?如果说“不懂”,岂不是太小瞧李先生了。如果懂,那种种“爱”的呓语,岂不是在做戏?

  3. 李先生的另一则广告引用了一个“典故”:“黄台之瓜,何堪再摘”。为了正本清源,我们且来说一说它的出处和本义。这句话出自唐朝章怀太子李贤的绝命诗《黄台瓜辞》。李贤是唐高宗李治和武则天的亲生儿子,曾被立为太子,后来被武则天贬为庶人和逼死。生前李贤给武则天写下劝谏的《黄台瓜辞》:“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一摘使瓜好,再摘使瓜稀。三摘犹自可,摘绝抱蔓归。”这首诗的本义,本不难理解。它是恳求武则天不要再做“杀害自己亲生儿子的事”了。它不是写给普普通通的老百姓的。它是向当时的最高统治者发出的“恳求”。遗憾的是,有些人却以为是李先生借此典故“劝戒港人,以香港整体利益为重,要顾全大局”,要“爱中国 • 爱香港 • 爱自己”。这可真是有点“南辕北轍”了。有些人说,李先生用此典“是对北京的一种劝谏,希望北京继续保持克制和理性,给香港局势的缓解留些弹性。”他们从“以古喻今”的角度解读李先生的“广告”,是其可取之处,但是并没有说透,甚至离“说透”还远得很。他们都没有看透李先生用此典的“奥妙”就在一个“再”字。所谓“黄台之瓜,何堪再摘” ,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你们已经犯过一次“错误”了,不要“再”犯了。这哪里是单纯的“劝谏”之类的意思呢。如果是单纯的“劝谏”,还用得着一个“再”字吗。李先生所谓“你们已经犯过一次‘错误’了,不要‘再’犯了”,在香港长期的事实上占主导地位的严重扭曲事实真相的社会舆论环境中,影射的是谁,影射的是哪件“事”,许多香港人都明白,------除非其揣着明白装糊涂。

  李先生用此典,是把中央果断地处理了1989年那场反革命暴乱,比作“武则天杀死亲生儿子”那样违反伦常的倒行逆施,“告戒”中共不要“重蹈覆辄”。我要严正指出,当时在北京,的的确确发生了反革命暴乱:是暴徒们首先开枪以及用其它手段杀害一百多名前来清场的没有带武器的解放军战士之后,解放军才开始自卫反击的。这就是事情的真相。(注)有关1989年那场反革命暴乱的权威结论,请参看中共中央对李鹏前总理逝世的悼词。多年来,铺天盖地的西方舆论撒了一个弥天大谎,胡说什么那是“中共动用军队镇压要求民主的和平人民”。现在,是让事实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了。我还要指出:如果让那场反革命暴乱的策划者阴谋得逞,还会有我们今天这样的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大好形势、改革开放的累累硕果以及无限美好的未来前景么?中国早重蹈前苏联的覆辄了。在中央通过对前国务院总理李鹏逝世的悼词再次明确宣布那是一次反革命暴乱、明确宣布当前在香港发生的是一次“颜色革命”之后,李先生再次跳出来,借“黄台之瓜”的典故,肆无忌惮地攻击中央的正确结论和决策,人们不能不问;李先生是否要在此次“颜色革命”中,扮演一个重要脚色!?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