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进化了五千年的韩国人,竟然变成了“寄生虫”

2019-08-16 10:31:11  来源:青年思考  作者:青年赵文凌  
点击:    评论: (查看)

  编者按:韩国电影《寄生虫》自获得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以来就备受期待,在韩国本土上映以来,连续十六日夺得单日票房冠军,观影人次更是达到千万以上,在中国香港地区上映后,不少影迷选择跨海观影。怀着同样的期待,昨晚同几位朋友一起观看了这部电影 。

  01

  看完电影的三个感受

  首先说恐怖感。谁能想到,在地下深处(防备北朝鲜的防空洞),竟然还住着人。

  而这个男人还可以通过通过某些特定的方式让别人看到他的求救信号,那明明灭灭的楼道感应灯,竟然联通的是一个身居地下,满脸血污,背负巨额债务的中年男人。

  而这个男人连通世界有两个渠道,一个是在深夜时分,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通过又深又长的地下甬道出现的地下出口的角落,朴家的小孩子的心理阴影就是某次被这么吓出来的。

  

  前任女管家本身也很恐怖,想想她在深夜鬼鬼祟祟的如此行动,竟然已经有四年。她神秘的雨夜归来,她那张恐怖而哀求的脸,他的情感始终联通着那深深的甬道,让人联想到《闪灵》。这种恐怖集中以小孩子表现了出来,朴家的小儿子两次被吓晕过去。

  第二个感觉,人心丑恶。这个善良的一家人,竟然伪造各种证书。通过阴谋诡计,进入到了这个富豪家庭,取得信任,得到稳定的工资。

  凭借的天衣无缝的诡计,排挤走了原有的司机和保姆。当房东离家去野营之后,这个无业游民的一家人便在主人家里大吃大喝。

  前任女管家在拿到把柄前后的表现也是天壤之别,一个凄苦可怜,一个盛气凌人。让你看到这世界的丑恶与苍白无力。人性的善与恶缠绕在一起,有的是勾心斗角,倾轧陷害,却没有团结互助,没有任何处境的改变。

  

  也许还会有人说,看吧,这就是人性!是啊,这种生活处境,把人变成了鬼。

  这种鬼德行正是多少个家庭现实处境的折射和投影。如果有钱又有闲,谁不愿意如朴夫人一样优雅而善良!

  第三个感觉,压抑。一家子都是无业游民,居住在潮湿的半地下居室,常常有人对着窗户撒尿,下大雨还会被淹掉。

  这种压抑感不在于电影塑造的场景,而在于现实的世界里,工薪阶层很多的地面上的租房拥挤和杂乱就已经让人窒息。大城市里,这种地下的,拥挤的住房,没有稳定工作的家庭,不知道有多少活生生的例子。

  

  前任女管家丈夫居住的防空洞底部就更让人压抑。压抑还来金家和前任女保姆一家为争夺寄生权的内讧,他们长时间的对立,使得金家的寄生权随时都有可能被摧毁。

  这种寄主和寄生虫的社会关系重压之下,金家四口拼命的掩饰着,处处精心东坡,我的神经被拉得太紧了,都几次想离席而去,太压抑了!

  02

  前后两部分剧情梳理

  金基泽一家人住在半地下居室,潮湿,狭小,是蟑螂臭虫的绝佳寄生地。无线网全靠蹭,一家四口都是无业游民,吃了上顿没下顿,当然也没钱交话费。

  这一家人里面,金基泽夫妇应该是中年失业,儿子考了三四次大学依然没考上,女儿也是在家没工作,但是从后面的表现来看,父亲曾是一名优秀的司机,儿子考试经验丰富,女儿则有相当的美术天赋。但是这并不能给他们获得工作带来什么帮助,只能折披萨包装盒,打打零工勉强度日。

  剧情发展的线索来自于儿子的同学,他由于出国所以把豪门朴家家教的工作转手给了儿子,儿子进入朴家,很快获得了认同。然而故事的发展不止于此,一系列戏剧化的剧情开始在周密的计划下发生。

  儿子艳羡朴家的美好生活,然后和全家人一步步策划了三个移花接木。通过伪造学历等方式,利用了朴家夫妇那富人所特有的多疑和猜忌,设计将朴家原有的女管家和司机排挤走,整个过程滴水不漏。

  从此,金基泽成为朴家司机,妻子成为朴家新管家,女儿成为朴家小儿子的美术老师,儿子作为朴家女儿的英语老师。

  

  这是故事的前半段,金家人充满了改变生活的希望,并且一步一步的靠近着,幻想着。一家人的心气也越来越舒畅和高兴!虽然荒诞,但是配合着朴先生和朴太太的自私自利和敏感与猜忌,顺利的展开来。

  朴先生年轻有为、朴太太单纯善良,金家一家人全靠他们,才可以“滋润”的生存。看到这里不禁要问,寄生虫是谁呢?

  从这个片子来看,那无疑是金家,金家四口,伪造学历,虚构身份,移花接木的寄生到了上流社会朴先生家里。甚至还包括前任女管家和他的丈夫。

  他们盘踞在这个富豪的家里面,衣食住行都从这里索取。在他们身上,潮湿,腐败的气味难以掩盖,正是寄生虫的气质,好似确凿无疑。

  

  电影的后半段,剧情开始转折,戏剧化的发展。

  前任女管家出现,配合一系列的带有惊悚感的行为之后,把镜头带到了朴家别墅下面的防空地下室,在这里前任女管家的丈夫出现。前女管家丈夫有着无比现实的处境,让人信服:只有在这里,才能躲过讨债仇杀。他身上是一定有个辛苦经营,然后破落欠债,四处逃窜的辛酸故事。

  然而导演不愿刻意贬损这世道上的谁谁谁,而是现实的让前任女管家的丈夫感激朴先生的恩赐。因为有了朴先生,才有了他的存身和饱腹之所。这里表明的,同样是一种寄生虫与寄主的关系。

  有一句歌词,叫做“你说究竟是谁养活谁,他们总是弄不清,他们总是弄不清这个道理”,在本电影中,不存在这种弄不清,它清楚指明了谁是养活了谁。所以,驴爸爸的“福报说”是多么伟大的真理!“寄生虫“是应该要感谢寄主的,这是“寄生虫”的福报。

  紧接着就发生了金家四口同前任女管家两口子之间争夺寄生权的斗争,在不能让寄主有任何察觉的高压气氛下,两家的斗争却是异常激烈,直到你死我活,最后以两败俱伤结束。前任女管家两口子被杀,金家四口死一个,伤三个,金基泽长期被通缉,最后重新躲进了朴家别墅的防空洞里,漫漫长夜,没有尽头。

  最后,导演给如同金基泽一般的家庭,织就了一个童话般的梦:金基泽儿子发誓要赚钱,他要买下这栋别墅,以此换取父亲的自由。

  

  可是,我相信,他做不到,那只是一个白日梦!这个梦不知道多少人做过,这时候因为亲情,再次被强烈的提出来。但是赚钱的困境,却丝毫没有改变。当我们意识到,并自己去戳破这泡沫,心更疼!

  韩国的很多电影,总是不那么简单,比如雪国列车、辩护人,出租车,购物车都是。它总是既有荒诞喜剧也有触碰社会矛盾的深度。

  看这种电影,让人不快。让人尤其不愿意去相信这种恐怖感,挣扎一番然后告诉自己:这些恐怖的组合不过是将现实生活钟的片段扩大或缩小,然后拼凑起来的东西,它并不可怕。另一个声音却说:看它讲的故事又是多么的真实——真实而普遍的半地下住房;真实而普遍的失业和半失业人口,真实而普遍的善良的愿望;真实而普遍的亲情;真实而普遍发生着的社会悲剧。

  这不正是无时不刻的现实恐怖?

  03

  一个问题:金基泽为什么要杀掉朴先生?

  看完电影之后,有一个疑问始终萦绕我和我的几个朋友:金基泽为什么要杀掉朴先生?

  电影的最后部分,朴先生的反应,对眼前的一场凶杀,毫无关注,只向金基泽索要车钥匙。“善良”的朴夫人,只顾暂时昏迷的儿子,对于被刺了一刀的家教老师,熟视无睹。金基泽是因为这个才怒上心头,才对朴先生起了杀心吗?是因为金家的骗局不能延续,所以他要鱼死网破吗?

  这两个理由在荒诞不经的眼下众多垃圾电影里确实已经足够充分,但是对于《寄生虫》我觉得还不足够。在金基泽起杀心之前,朴先生对着刚被刺死倒下的前管家丈夫做了一个掩鼻动作。这是在本电影里一再出现的。不论是金基泽还是他的妻子和儿子,还是前任女管家的丈夫,身上都有着一种衣服所掩盖不了的气味---它来于自地下室的潮湿、发霉、污浊和臭味,是贫穷的专属气味。

 

  最早的时候,当金家四口全部寄生朴家成功之时,朴家的小儿子道出金家三人有共同的味道。 之后是朴氏夫妇在沙发上讨论金基泽身上的味道。再往后则是在金基泽载着朴夫人去购物的路上。朴夫人一面打电话,一面捏着鼻子,一脸不高兴的同时,还打开了车窗通气。最后一次发生在影片高潮和结尾,当朴先生从管家丈夫身下捡起车钥匙时嫌弃地捏起鼻子。

  就是这么一个无奈失业而又略显谦逊幽默的中年人,在这种嫌弃之外看到了来自“寄主”冰冷和无视。

  

  比如,在辞退前任司机和管家时,朴氏夫妇不是说出辞退的真正理由,而是用其他的方式。事实上不在于他们顾及员工的脸面,而在于一个“浪荡的司机”和一个“患有肺结核的管家”将有可能给朴家带来十分不利的影响。

  看似顾及他人,实则是精致的利己主义。

  

  他们从来不关心被辞退的这些人该如何生活,你看,他们深夜回来,不管其他只管要求女管家在8分钟内做好一碗热腾腾的什么面。这种人就像沈腾在《西虹市首富》中问大家的:“一个人不劳而获,却能合理的享有你们一辈子都奋斗不来的财富。你们瞅着我来气不?”

  而在此前一晚,金基泽面对的是怎样的家?是偏僻,脏乱的城市角落;是被暴雨灌注的地下室;是马桶喷粪,铁窗漏电,粪水横流的家。而朴家居于高档别墅里面,锦衣玉食而且还自私冷漠,丝毫不顾及金基泽一样的底层人也是一个个生命,有同样的人格和尊严,也许这也正是点燃金基泽心中怒火与仇恨的导火索。所以,“寄生虫”杀掉了“寄主”。于是,寄生虫想要人格尊严而寄主不能给,悲剧就仿佛在这样的逻辑下发生了。

  

  04

  最后的沉思:从柳妈和祥林嫂,到红莲和琼花

  在当代的韩国,在当代的世界,工业化的大生产造就了发达的半导体、轮船和对外的加工制造产业,造就了高度发达的生产力,也同时造就了无数金基泽一般的无业游民状态的家庭,造就了普遍的高度压抑场景和金基泽身上的贫穷气味。

  尽管他们一家有劳动能力,有劳动技能,但是工业化的阶级社会却提供不了就业的岗位。本来的劳动生产者,却荒诞的变成了坑蒙拐骗,最后好似“寄生“在金家的蟑螂和老鼠一样的寄生虫,不仅被社会文化习俗所不齿,也要被社会法律来专政。这不是金基泽一家,而且是韩国社会,还有全球众多国家共同的痛苦和悲剧。

  

  

  在这里,我们仿佛又看到了旧社会“寄生”在鲁四老爷家的柳妈和祥林嫂(点击查看:读《祝福》,才知道为什么毛主席与鲁迅心灵相通),在封建礼俗早就的意识形态中,他们有意无意的相互相互伤害着,一起走向悲剧。

  鲁迅先生和奉俊昊导演笔下的底层人民和上层社会是相似的。上层人对于底层人民的厌恶和不信任;底层人民的甘于堕落和“抽刀向更弱者”。这种相似的艺术人物表现来源于相似的社会处境。而相似的处境,会有相似的结局吗?

  在鲁迅先生的年代里,柳妈和祥林嫂的未来在哪里?而在奉俊昊导演的现代,这些“寄生虫”们有未来吗?

  有的!

  柳妈和祥林嫂的未来在琼花和红莲身上。现代“寄生虫”的矛盾也是可以转化的,转机不在于金家四口和前任女管家麻木的生活,而在于一定社会条件下,他们会转变成琼花和红莲,一起去奋斗!

  

  

扫码添加个人微信赵文凌

期待和您的交流

长按二维码关注青年思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