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大香港的百姓

2019-08-15 11:19:0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林克山
点击:    评论: (查看)

  看今天,看过去,看今天的香港,看过去的香港。看过去的香港,香港是东方明珠,是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世界性大都市,是世界金融中心,中华民族有一个香港存在而引为骄傲,香港是世界资本主义最超前繁荣富强的纸醉金迷之乐土,经贸活力四射如霓虹横架皓天,熠熠闪光,照耀世界,为世界瞩目和仰望,天下归心,“特色”独一。香港人民陶醉在幸福和美好之中,他们乐于资本主义世界的花花绿绿,侥幸于香港之发展如日方中,生机勃勃锦绣前程,而身在曹营心在汉,香港人民心系祖国兴衰,盼望祖国一日千里兴旺发达,以做他们铜墙铁壁般的坚强后盾,庇护他们斑斓多彩的人生,提高和增强他们的尊严和自信心自尊心,他们接受新中国建立后祖国人民的问候和关怀,更喜悦于中国五千年历史出了一个能扭转乾坤震撼世界的超级巨人领导中国,他们看到了他的光彩和超凡魅力,五体投地相信中国的崛起所依赖的伟大的人民正义力量和公正公平的社会制度,他们很多人学会了听懂普通话和说普通话,为的是表明归心祖国的赤心,与祖国人民一起向往美好未来,创造美好生活。

  新中国建立后近三十年香港人民与祖国人民心连心,香港人民为有一个在国际舞台上举足轻重并能左右世界引导世界走向光明的伟大中国而引为自豪,香港人民犹如躺在祖国怀抱中“酣然入梦”,安居乐业而放眼世界,和睦和谐地共同构建了香港文明安定的社会,香港文明和世界文明同在,香港人民能吸纳世界文明,也能吸纳中国文明,能够比较正确地对待香港和祖国之间若离若即而存在着某种渊源深远奇异微妙的天然亲密关系,逐渐敞开襟怀靠拢祖国,他们能让普通话逐渐普及和逐渐“扎根”在他们心中,是他们不断靠拢祖国的见证,普通话是他们靠拢祖国的强有力“武器”。为什么会这样?是祖国人民树立了美好的形象,为国争光,大公无私,给中国增添了独步古今和世界的光辉形象,美好形象,光辉形象,感化了香港人民,征服了香港人民。即使今日香港人民还保持着往日那份对中国的深切好感。

  我可以肆无忌惮地用普通话跟每一个香港人对话。今年和去年下半年我去香港多次,我以普通话走天下,没有遇到任何障碍,犹如在北京畅通无阻。那次我乘地铁到了乐富地铁车站,一下车即问猬集于站台上的一些人,我问的是“衙前塱道”在什么地方。我问的是普通话,这是一条很普通的街,很少有人知道。这很正常,大城市大小街道多,要不是很著名的街道,犹如北京即使本土人也不可能都晓得什么街在什么地方,我问的话跟以前我曾问过的人一样没人知道。问答话传到了一个局外人的耳中,我听到一个局外人的声音向我发问,是说着很纯正的普通话的声音:“你说什么?要找什么地方?”这话听来其口气很大,似乎充满了关切,是高度关切,仿佛是天外传来的声音,要追查什么一样。我觉得这话很唐突,我一看,是一个正往出口走去的老太太,她两手拎着两个手提袋,显得很沉重,右手拎的手提袋很大,似乎装满了什么东西,她距离我不算近了,是听到了我的问话,立即停住了脚步,扭身回头看着我。

  我虽觉得是个多管闲事的老太太,也不令她失望,说:“我是要去衙前塱道,你知道吗?”

  她回答得很肯定:“知道。”

  “是真的?”我喜悦而充满好奇的语气。

  “真的。你来,你来,我告诉你。”

  我也正要向出口走去,我走向她,靠近她,更显而易见她穿着很朴素,一身灰黑色的旧衣服,大概是典型的香港下层老百姓,直觉告诉我,她是本地人,是本地通,对本地四周是滚瓜烂熟了,可是她说的普通话似乎等同于北京人的正宗,她一反常态询问我说:

  “你说什么?”

  “是衙前塱道。”

  “什么?衙前塱道?噢,我知道。跟我来,跟我来,我带你去,我带你去。”

  她是搞慈善的?带我去?路有多远啊?是在附近吗?不可能,她是在诓我吗?哪里有这么好的人带我去我要去的地方?她是要诚心实意躬身学雷锋吗?香港有这种“风气”这种“世外洞天”吗?

  “你找对人了,你找到我,是找对人啦。我告诉你,跟我来,我带你去,我带你去,指给你。”她一边慢吞吞地走一边说,她拎着两个沉重的手提袋,左手还跟手提袋一起夹着一把伞,她力气有限,实在也不能走快。

  原来是指给我,我有所相信,有些信心了。我跟着她,她说:“我教给你,你要这样说,衙——前——塱——道。你要这样说别人才听得懂。”她用粤语说这个街名,“衙——前——塱——道,说到‘塱’,你要突起嘴塱——道。”她突起嘴,突兀到了极限,将“塱”音说得长长的,音说得多长,嘴突兀得多久,“塱——道。”她反复突兀起嘴“示范”给我看,如何吐“塱”音,肆无忌惮。

  她喜笑颜开,热情洋溢,仿佛跟我相当熟悉,很早以前认识,或跟我有什么亲戚关系,很了解我为人,很久没往来了,不期而遇有千言万语要说,有千万感概要诉吐。她无拘无束,满面春风,情绪高涨,高兴异常,所谓助人为乐,大概是这个样子,我与她并行,感受她超乎寻常的热情关照和忘乎所以的凯乐,心里砰然跳动,犹如小鹿撞击,不安起来,她是要带我回家吗?她是专门搞慈善帮助别人的那种念想又浮上心头,我觉得她很蹊跷。

  将走到地铁站大出口,她指点说不是从大出口出去,是临近大出口的地方右边有个贴着“美味西饼”字条的小出口,从这小出口出去,我们向右拐入小出口是一条狭窄而弯曲的通道,走完这条通道,眼前是一个宽阔的车站,是中巴车车站,她说车还没来,要等一下。她停下脚步,放下两个手提袋,一边说“我要送一份报纸给你”一边打开了那个大手提袋,从里面翻翻摸摸拿出一份报纸来递给我说:“送一份报纸给你,看看。”当我要问她家在哪里的时候,她摆摆手说:“我们相见是缘分,缘分。”

  很快中巴车来了,她送我上中巴车,上车要投币,我问司机多少车费,她接口说三块六,当我从口袋里掏出钱要付的时候,她忙伸手拦住我,说:“我给,我给,你没带零钱,我有。”她很快拿出一些硬币,数了数,三块六,投进了司机座位旁边的投币箱,又急忙告诉我乘车到了九龙城广场即下车,往广场走,广场旁边有一条小道,通过小道问别人就可以找到我要去的地方了,并吩咐坐在驾驶座上的司机,看来似乎她对司机有绝对的权威,跟司机很熟,司机很听从她,一边看着我一边点头。司机是个老人了,她跟司机嘟噜一阵,说的是粤语,说完后即下车了。

  是个帮人不留名的老太太,是在学雷锋吗?香港有学雷锋的人,这样的人境界很高,那么住着这样的人的城市的城市境界也很高了,要是这样的人很多,这种城市的文明高度可要扬名世界了。

  中巴车驰跑了一阵,拐了个弯,一会儿停下车,说九龙城广场到了。驾驶座上坐着的司机赶忙转过身用手指着一个方向对我说:“九龙城广场在那边。”我坐在车里,满腹狐疑说:“这是九龙城广场吗?九龙城广场到了,这是真的吗?”车里人都说是真的。我下车,正好街边有个年轻的身材消瘦而很有精神的少妇走过,听到我们说话,看到我下车,停下来对我说:“你要去九龙城广场吗?九龙城广场在对面,你从这里走过去,走下公园,就到九龙城广场了。”她说的是普通话,用手指着九龙城广场方向,很周到,很热心,比划着。我要走时回过头说“谢谢”。这个脸色被太阳晒得通红而泛着暗红脸色的还年轻的少妇,毋庸说也是香港下层老百姓,为生计操劳操心着,不过她长得很清秀,一脸的秀气。她普通话讲得那么好,那么主动去帮别人,不用你去问她,这种通达的思想和精神,在当今香港是多见还是少见?起码在内地你不敢说是多见。

  可是我第二次乘地铁到这地方直接走出了地铁站大门,见乐富大厦耸立在眼前,找不到中巴车站了,莫名的奇怪,问一个妇女,她说到“美味西饼”的转角,我才记起来,要通过那个狭窄而弯曲的通道。那天走出通道的出口即看见中巴车泊在车位等客,我快步走去上车,已有一个中年妇女坐在最靠前的座位上。我拿出几枚硬币数了数是四块钱,问坐在驾驶座上的司机,是不是投币三块六,给我找四毛钱。那个安静坐着的妇女大概感到这样叫人找零钱很奇怪,特别扭头仰脸瞪视了我一下。因为我站着,她坐着,我站在她身旁,她要看我,必得仰起脸。我知道她看我是出于好奇心,没别的意思。我简直是肆无忌惮地动用普通话叫司机给我找零钱,这个司机是上了年纪的老人了,我不记得他是不是上次那个司机,他不怎么会说普通话,吞吞吐吐地应付着,大概是粤语羼杂国语,我听得出是没零钱。那个中年妇女不声不响,自动拉开了手提袋,找出有一角的几枚硬币,放在手掌心上递给我。我没见过这种默默给人提供方便的潜意识交流,我赶快跟她换了零钱,凑近投币箱投了三块六。我投币后转过身,见眼前已有一些人陆陆续续上了车,走到后面找座位坐下了,也许是他们趁我去投币不再堵住车门口的时候而上来的,车门旁留下的空座位上也上了一个年轻的女子坐下了,她皮肤特别白,特意看了我一眼,客客气气说:“就为了找三块六零钱?你就这样让我们站在车外等着,你一个人堵在车门口,我们都上不了车。你知道吗?为了你一个人,我们都站在车外等了很久,浪费人家很多时间。你为什么不投四块钱,干脆投了四块不就得了,那四毛钱算什么?不要也就算了。”她不是很漂亮,似乎也不能说不漂亮,气质很好,特别是皮肤白得发亮,斯斯本本的说话。她说的是普通话,很准确,没有一点口音上的障碍,说得顺口,跟内地姑娘说得没有两样,她似乎很享受说话时的安静惬怀。说完,她回过头向坐在后面的人嘟噜了一下粤语,突然变换粤语说话,我很有些失落感,觉得自己很孤立,因为车内都是香港人,只有说普通话才使我感觉到自己存在。我晓得她是大着胆善意地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大张旗鼓”很张扬似的以普通话强辩说:“我要找零钱,是为了方便下一次乘车的时候,要是下一次乘车的时候再找不到零钱,你叫我怎么办?”她们噤若寒蝉,似乎被我这句话压住了,或者是让着我,她不吭声。小中巴车启动,车开到了马路上,她安静地坐着,她坐在我的左边,我坐在她的右边,中间只隔着通道,因此她要跟我说话很容易让我听得明白。车开了一阵,我逐渐记起上次曾经跑过的马路,并记起了那个标志性的拐弯。她当然不知道我曾经来过这里,有些熟悉,不一会儿,她举手指了一下,用普通话以关照的口吻对我说:“喏,前面是一个拐弯,到了那个拐弯,车拐过去,就到九龙城广场车站了,你就下车。”

  也是乐富地铁站,某一次我自乐富大厦外走入地铁站,要乘地铁到某个地方。我到自动售票机买了车票,要通过闸机验票通道时,一个中年妇女也要通过通道走出来,她见我,立即停住了脚步,看我把票卡放在闸机刷卡区上刷卡,似乎知道翼闸不一定打开,我不一定能进去,果然我刷了几次卡,翼闸都不能打开,她用普通话指点说刷另一个闸机,我又刷了另一个闸机,一样不能打开,她用手指指说去问一下上岗的工作人员,我去问了,工作人员也说不知道怎么办。这时中年妇女通过刷卡走出通道了,她走出来后还是没走,站着看我把一个个闸机都刷了一遍,直到翼闸打开,我走进去,她才走了。她是以理性关照着人,看别人有没有困难,尽管去帮助,那是善良人的心态,香港不乏这样的人。

  在这之前,我对香港的自动售票机还不怎么熟悉,香港的自动售票机跟深圳的不一样。在太子大厦的太子地铁站,有三个十几岁的女孩围蹲在一个自动售票机前,看着地铁路线图,有时用手点一下。我问她们这售票机是怎么操作的,我说的是普通话,她们扭头看我一下,都闪到一边,让我使用这台售票机,她们围在我身边指点着,看我差不多熟悉使用了,就走了。不一会儿她们又回来站在我身边,看着我怎么使用,不时用手指点一下,似乎觉得我差不多会了,又走了。不一会儿她们又回来站在我后面,悄悄的看着我怎么使用,大概她们是担心我还没有掌握好,所以去去回回来关照。这些女孩真有意思,香港的教育太好了,可能也不排除社会环境的熏陶,居然能“培育”出这样的好苗子,善解人意,助人不倦。她们应该是读小学高年级的小学生,或者开始读初中的初中生吧?也许营养很好,她们身体长得很健康,蛮有活力的,而且很可爱。这样的好苗子不几年长大成大青年,将是人类的好福音,给人类社会增添更多的和谐和文明色彩,带给人们顺心顺意的和乐和美好明亮的万里晴空。

  懂得使用自动售票机,要去香港哪个地方都很方便。无论地铁里,大街上,地铁列车中,中巴大巴上,香港人不拒绝普通话的垂问和交谈。我随随便便可以在大巴或地铁列车里用普通话跟任何一个香港青年交谈,无论男女,无论美丑,我真没遇到过不愉快的捍格。商店,餐饮店,这种买卖的地方是不用说了,你用普通话大放厥词,没人见怪不怪。在大街上我要去什么地方,随便找一个人询问,即使是与众不同的美艳女郎,也欣然给你指点方向,善意助人,很帅很时髦的男青年一团和气,礼数周到,尽他所知给你指点,他们不会因为你是陌生人而冷淡或怠慢,往往很帅的男女都很懂得礼貌,香港是个崇尚美的地方,也就是崇尚文明的地方,美与文明是交融相融的,美体现文明,文明体现美,崇尚美与文明的人没有粗鲁,没有鄙俗,有的是文雅谦逊,客气待人,依从人意。在旺角,于街边,我举手拍了一下背朝我的一个年轻人的后背,他惊吓了一下,没有发怒,知道我问地铁站在哪里,急忙指点,他周边的人见我问路,也纷纷凑上来给我指路。从深圳罗湖去香港红磡的地铁列车中,途中停车上来一些乘客,其中一个女青年身着漂亮的裙子,容貌姣好,身材出众,皮肤白亮,文雅天性,众中显目。她神态凝重,目不旁视,似乎还目无余子。坐在车中的我手中把玩着一枚硬币,我从来不玩硬币,是坐车太无聊了,裤袋中有一些硬币,偶尔拿在手中把玩,忽然硬币落在地上滚出了一两米远,滚落在她和其他人的面前。她看见硬币在眼前,跨上一步,弯下腰伸出手去捡那枚硬币,她是要帮我捡起来。她的举动毫不犹豫,理所当然。她这一举动太出格了,简直是违反常理,违反常情,不符合她美人高高在上的“身份”。假如以貌取人,没有人相信这么典雅美好的人会帮别人去捡东西。这种事实在微不足道,这事看似微不足道,可微中见她识大体,明道理,大度大气,不拘泥于世俗偏见,可见到她的世界观,她对万事万物的正确态度。帮人捡东西,在一般人和世俗人看来是掉身价的下贱行为,她没有这种尊卑贵贱的思想,真是难能可贵,是文明社会存在文明的缘由,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原因。她外表美好,内在一样美好,不是表里不一的那种人,是表里一致,外美内美不同凡响的那种人,是社会需要的那种人,是人类必须尊敬的那种人。我赶快跑去伸出手,我自己的东西我自己捡,这也才是正确的态度,在她的手未触碰到硬币之前将硬币捡了起来,说“谢谢。”

  2019-8-1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