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又是丰县!徐州女教师绝笔信背后的错位悲哀

2019-08-06 13:19:08  来源:激流网    作者:佚名
点击:    评论: (查看)

又是丰县!徐州女教师绝笔信背后的错位悲哀-激流网

  江苏分南北。

  徐州在北。

  徐州有丰县,毗邻山东。此地严格上说属于北方,与锦绣江南丝毫不沾边。

  名字听起来富饶,丰县并不丰,历史上也没什么知名度,最大的存在感应该是与沛县争夺刘邦故里。

  丰县与沛县紧挨着。

  那么“老流氓“刘邦到底是哪里人呢?

  公元前256年(当时还处于战国),刘邦出生在丰邑中阳里,当时既没有丰县,也没有沛县。

  到了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中国,实行郡县制,刘邦的老家被划为沛县,属泗水郡。所以刘邦混社会时,被称作“沛公”。

  But,这一两千年来,中国行政区划变化反复,沛县版图收缩,昔日丰邑中阳里实为今日丰县的地盘。

  故而,刘邦就被丰县人抢认老乡。

  可现在早就不是汉王朝了,祖上阔过又有什么用呢?

  要争好名声,得办实事。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日。

  2011年12月12日17时45分许,丰县首羡镇中心小学的一辆校车在行至该镇张后屯村时,因避让一辆三轮车而发生侧翻事故,致15死8伤。

  真相是,丰县把一些村小学撤销,然后集中办学,路远的学生只得乘坐校车往返。但所谓的校车是报废小面包车,且超载严重。

  此情此景,师生家长无可奈何,教育主管官员们则是见怪不怪。

  直到惨剧发生。

  面包车侧翻进村道边的水沟,因为车内超载,空间狭小,学生互相挤压,不能及时从窗口爬出,导致最下面的学生溺亡。

  15个鲜活的小生命,令人痛心。

  次日,此事在微博曝光。

  我当时还在媒体供职,请缨前往。

  徐州有机场,飞抵此地,然后换乘“黑车”,直奔丰县,乃是最快路径。

  那天落地后,跟“黑车”司机砍价时,遇到许多同行。

  一番折腾,到校车侧翻地点时,大约下午四五点。

  斜阳西照,冬日的北方一片萧瑟,余晖照在光秃秃的棉田中,车辙痕迹历历在目,遇难学生背包及小鞋子散落一边。

  15个遇难学生来自远近不同的七八个村子,询问完目击者后,记者们约定,分头去不同的村子,找遇难学生家属。

  等七拐八拐找到遇难学生家中,村干部、镇干部及县干部早就等候在那里,家属不见了,村头和主要路口都有警车。

  有好心村民悄悄提醒,遇难学生的家属都被带去县城了。

  等我们回到丰县县城,天已漆黑,冷彻寒骨。

  当晚,丰县所有酒店/宾馆全被政府包下,用来安置遇难学生的家属,单人单间,不能互相交流,因为每间房门口都蹲守有四五个人。

  这些人看做派和行头,显然是“吃公粮”的。一番探问,果然,他们来自丰县各个政府机构。

  也就是说,数个小时内,丰县就勒令所有公务员/事业人员集结,做好分工,“安抚”遇难者家属,不让他们与外界接触,尤其是媒体。

  那夜,我们一旦靠近家属所在房间,便被“看守者”团团围住,各种纠缠。

  丰县不大,陌生人很容易被辨认出,记者们的一举一动自然都在“掌控”中。

  次日,我们去学校采访时,后面总跟随“不明身份”的人。

  以致于学校老师及学生目睹此状后,纷纷躲之不及。

  真是非常恼火。

  遇难学生尸骨未寒,家属情绪难安,丰县政府却把主要精力用来“对付”媒体。

  幸亏那时微博还不像今天这般充斥八卦及广告,是严肃新闻的主要传播链路。

  媒体同行们持续在微博发声。终于撬动了一点点。

  4天后,校车事故启动问责机制,丰县人民政府分管副县长张斌、教育局局长孙光华、公安局副局长陈立坤、首羡镇中心小学校长张先启等被停职检查。

  接下来就是赔偿。

  肇事司机没钱,丰县政府出面代赔。

  事情到了这个阶段,媒体也就该撤离丰县。

  记得很清楚,离开丰县的那天上午,当地一个副部长还不放心,紧紧跟随,等看到我们确实上了车,才作罢。

  后来我才知道,所谓的问责,实际上就是堵住舆情的一个幌子。

  只有那个倒霉司机被判了7年。

  其他人官照当,酒照喝。

  就拿孙光华来说,继续当他的教育局长,被反复举报,岿然不倒。

  刘邦不爱读书。不知道是不是受他影响,丰县教育系统的幺蛾子很多。

  孙光华的前任蒋某,因贪腐落马。人称他拿钱办事“有原则守底线”。庭审中他竟说:“当面拒绝不利于团结,当时就收下了”。

  校车侧翻事件三年后,网络上出现举报贴《十问孙光华》,但最终不了了之。

  到2016年,丰县教育局领导班子换届,谢辉接任局长。

  在谢辉的任上,现在又爆出女教师李秀娟的绝笔信。

  丰县——汉高祖故里,就这样,又一次上头条。

  距离校车侧翻事件差不多有10年了。

  真是恍如隔世。

  人类早已从PC时代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

  智能手机也从一线城市覆盖到六线小镇。

  微博不再是稀奇玩意儿,微信成为国民标配,抖音和快手则下沉到乡村。

  人人都是自媒体。

  技术进步如斯,可丰县官员的脑瓜子还停留在10年前。

  他们总是老一套:围追堵截,想尽一切办法捂盖子,甚至不惜动用暴力。

  可他们忘了,一篇微信文章以及一个转发,就能把傲慢及谎言击穿。

  这种错位是何等的悲哀。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