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陈中华:打黑除恶要确保依法和准确、绝不能把上访者当作黑社会

2019-07-20 15:31:0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陈中华
点击:    评论: (查看)

  近日,江苏邳州一对81岁、91岁的老夫妇被列为扫黑嫌犯一事引发社会关注。邳州市公安局2019年7月19日通报称,两名老人儿子受儿子指使长期无故霸占村集体房屋,而且三人多次到派出所辱骂民警,阻拦调查。因涉嫌寻衅滋事罪,其子被刑事拘留,两名老人被取保候审。这对老人的孙子陈森则表示,父亲陈广礼一个月前曾举报村支书,并怀疑其父被抓和此事有关。

  此前据上游新闻报道,邳州市公安局扫黑办日前发布关于举报范沛荣、陈迎先、陈广礼犯罪线索的通告。通告称,邳州市公安局经侦查,抓获犯罪嫌疑人范沛荣、陈迎先、陈广礼三人(陈广礼系陈迎先、范沛荣夫妻三儿子),即日起公开收集三人的违法犯罪线索。按照警方发布的信息,陈迎先今年已91岁,范沛荣今年81岁。

  陈森提供的一份举报信显示,陈广礼6月初曾举报陈楼村村支书王仲民故意伤人。举报信中写道,2002年左右,王仲民在上任村支书后,为了敛取钱财,以建厂为名,非法强行将包括陈广礼家在内共六户人家承包自留田地里的50棵银杏树砍伐掉,并强占收回承包的土地,多年来陈广礼及父母多次要求给予一个说法,但均被敷衍搪塞,最后不了了之。

  陈森说,父亲陈广礼平常在南京工作及生活,2011年9月9日,陈广礼回老家来看望父母,找王仲民再次商议此事,被王仲民和村委会会计打伤。举报信为陈森从村民处获得,他怀疑父亲陈广礼这次被抓和此有关。另据陈森介绍,陈广礼曾打12345市民热线反映情况,对方称7月4日(周四)给回复,但就在当天陈广礼被邳州警方跨市逮捕。据陈森回忆,7月4日,一群邳州便衣警察出现在陈广礼的南京家中,陈广礼拨打了南京报警电话,警方过来询问,便衣向南京警方出示了一张拘留证,便把陈广礼带走了,关押至今。

  两个耄耋之年的老人,成了涉黑嫌犯,的确有些让人想不到:考虑到照片上两位老人脸上沟壑纵横,完全是乡间老人的模样,跟公众想象的“社会人”形象大有出入,将其与“涉黑嫌犯”四个字扯上边,的确让人有些费解。另外,黑社会背后一般都有保护伞的,这两位老人的背后保护伞是谁?联想到不少地方都曾出现过将扫黑扩大化的情况,很多人难免对此举心生忧虑。

  根据《刑法》和两高两部《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黑社会性质组织应同时具备“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按照公众理解,黑恶势力通常有些基本特征:有保护伞;能操控基层社会秩序;称霸一方,还动辄采取暴力手段等。两名老人的行为是否在法律界定的“涉黑行为”之列,显然需要严格遵循罪刑法定等原则。

  就这起案件而言,据当地警方透露,两名老人有项“罪状”是曾与儿子一起霸占村委会,并“到派出所骂人,阻碍民警出警”。而直到现在两位老人的儿子陈某还因涉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这里面,涉嫌罪名不是妨害公务罪,表明并未认定他们使用“暴力、威胁方法”。在此情况下,他们有无达到“情节恶劣”的入罪标准,也不妨多些细节还原和据法解释。按照有关司法解释,如果仅是“因婚恋、家庭、邻里、债务等纠纷”在村委会、派出所“闹事”,一般不认定为“寻衅滋事”。他们的行为是否更为过激,也应有更充分的还原。

  众所周知,黑恶势力是社会的毒瘤,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秩序,危害社会稳定,影响人民群众的安全感和幸福感,损害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是动摇我们党执政根基的重大隐患。黑社会性质组织主要通过金钱贿赂、感情联络、跑官要官、美色引诱和威逼就范等方法寻找“保护伞”;“保护伞”则通过消极放任、袒护包庇、避重就轻、相互勾结和滥施影响等方法对黑社会性质组织进行庇护。

  总结几年来“打黑除恶”的基本经验,可以清楚地看到:“深挖和打掉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是打黑除恶的关键,‘保护伞’不挖出来,黑恶势力就除不了。”因为,黑社会性质组织与“保护伞”的关系是一种相互利用、狼狈为奸的利益同盟。像重庆市的打黑行动,就揪出了有原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原市司法局局长文强等10名厅级官员、县级官员20人,涉案政法干警29人。

  政法系统内涉黑涉恶问题比较突出,如果任由这些问题蔓延,将会成为危害社会稳定、动摇党执政根基的重大隐患。黑恶势力能够长期盘踞,并不断滋生,长期得不到有效打击,往往离不开背后“保护伞”的支持。扫黑务必除“伞”,特别是黑社会背后大多数都有政法系统的保护伞,如果只打黑不拆保护伞,伞下的阴影无论如何也扫不掉。只有坚决打掉涉黑“保护伞”,才能真正根除黑恶势力。

  这次,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必须要由党中央统一领导,实行军队参与异地用警。否则,让黑社会背后的保护伞去扫黑除恶,不但没有效果,还会打黑变成黑打。从最近新闻看,有些地方专项打黑治理存在形式主义、执法过当问题。将“突然异常举家搬迁或下落不明的本地人员及上访人员”界定为黑恶势力;纳入“失独家庭人员、重性精神病患者”为扫黑对象。

  扫黑除恶专项运动,目的在于惩治基层腐败与黑恶势力结盟,巩固党的执政根基。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国家长治久安,进而巩固地方基层政权。专项打黑治理要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确保依法、准确、有力惩处黑恶势力犯罪,绝不能以扫黑为名打击本被黑恶势力欺压而上访的老百姓。导致侵害人权的冤假错案增多。这种扫黑方式,极易侵害合法人利益和合法人权益,或侵犯维权者合法权益,引发社会公众对地方政府执法不满,危及社会稳定秩序,反而减损党的执政根基。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