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武警部队秦天中将:习主席想尽可能快解决过去卅多年的问题

2019-07-16 10:59:47  来源:玛雅访谈录  作者:玛雅 秦天
点击:    评论: (查看)

  【导言:凤凰卫视出版中心主笔玛雅专访武警部队副司令员秦天中将,从军队反腐谈到重铸军魂,以及作为将门之后自己参军上战场的故事,为了解我军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窗口。】

  

武警部队秦天中将:习主席想尽可能快解决过去卅多年的问题

  

01

 

  回归本色,重塑精神,筑牢我们的军魂。

  秦天:当前,我们最重要的就是围绕实,实现人民军队的本色回归和精神重塑。习主席主持军委工作后确立的军队大政方针和工作重点,都是围绕现新时期强军目标破解军队建设的诸多现实问题这一目标展开的。

  玛雅:回归本色,找回军魂,是因为曾经丢掉了?

  现在重提本色和军魂,有什么特别的意味?

  秦天:这一点特别是军队高干要认真思考的。这个挑战极其严峻。在过去较长一段时间,特别是近十几年,因为有郭伯雄、徐才厚这样的人,军队的政治生态遭到严重破坏,对这支队伍的影响和伤害太大了。

  现在军队反腐,是一个浴火重生的过程。只有敢于面对问题,坚决纠正问题,我们才有可能回归本色,重塑精神。

  玛雅:刘源将军说,“没有习主席的魄力,军队可真没救了。”经历这样一次“浴火重生”,军队的变化有多大?

  秦天:变化太大了。我只给你举一个例子——清房。多少年了,始终没解决,这次解决了。过去军委讲的也很严厉,人走屋空,不许占两套房。就是说,北京的官员有套房,调到南京去,得把北京的房子交出来。

  但最后也有很多不了了之。

  这次彻底解决了,从过去没腾的到现在新占的,目前为止已经基本清完了。你说说这个变化有多大。

  毛主席说,“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就最讲认真。”但是相当长一段时间,共产党队伍中不太认真了,令不行禁不止。出了问题解决不了,你不较个真行吗?现在一较真,基本全解决了。

  

02

 

  玛雅:这件事了不得,动了多少人的奶酪啊,可见习近平作为军委主席治军的魄力。老百姓有句话,“老大难,老大难,老大较真就不难”,说到点子上了。

  秦天:我始终坚信这一点,邪不压正。任何时候都是这样。邪可能在一定时期内、一定条件下暂时压制了正,但是从总体趋势来看,永远是邪不压正。现在习主席代表着正能量,传递着正能量,什么势力能阻拦?

  凭借什么阻拦?

  习主席有一句话:新官要理旧账。你能看出来,他是在以只争朝夕的精神——一天都不想耽误,要把过去30多年积累下来的问题,尽可能快尽可能多地解决了。很多人不想理旧账,干好自己这届就行了。

  他不是,他要彻底清除积弊。这是多难的一件事呀,有多大的阻力,要得罪多少人,这需要太强的担当意识了。习主席确实给我们做出了榜样,给这个时代树立了标杆,我相信历史和人民都会记住这一点。

  

03

 

  身先士卒,正人先正己,我们的军队历来需要这样。

  玛雅:外媒称,中国正致力于打造高质量的军队,努力缩小与美军的差距。如何评价我军的作战能力?

  是不是一支能打胜仗的军队?

  秦天:这是我们的目标,像现在这样抓下去,完全有希望。中国军队在硬件方面早已过了仰人鼻息、拾人牙慧的年代。我认为,论打仗,我们现在不是硬实力的问题。硬实力有差距,需要提升和加强。

  但是从紧迫性和侧重点来讲,主要是软实力——怎么加快本色回归,精神重塑,提高这支军队的精神品质。精神品质上来了,我们凭现在的能力就不得了,更不要说将来。

  抗美援朝我们用的什么武器呀?这是很简单的一个道理。

  过去信心不足,是没往那儿去做;现在不仅往正确的方向做了,而且力度空前之大,决心空前坚定。所以只要坚持下去,我们的目标都是可以实现的。

  

04

 

  玛雅:毕竟,当代军人所处的环境和以前大不一样,很多年轻人都是独生子女。尤其军队被腐败之风侵袭多年,郭徐流毒甚广,政治生态遭到破坏。在这种情况下,你对加强军队政治工作有何预期?

  秦天:毛主席早就说了,思想阵地你不去占领,别人就要去占领。现在军队出现的种种问题,思想政治工作也好,风气建设也好,你怪不了谁的,只能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这么多年来,我们到底抓了多少?是真抓还是假抓?抓的方法对不对?

  这些问题都需要深刻反思。

  而现在我们不仅高度重视和解决存在的问题,而且方法是正确的,是从高层抓起,从自身抓起,从上到下一级抓一级。

  国民党和共产党,一个“给我上”,一个“跟我上”,一字之差,一个丢了江山,一个得了天下。

  战争年代我们的老一辈都是这样,带着部队往前冲。我们现在解决问题、端正风气,还是要靠“跟我上”。

  当然这需要时间。现在应该说有了一个良好的开局,当务之急是要继续努力,持续不断地抓下去。就是习主席说的,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

  

05

 

  贯彻落实军委主席负责制是大问题。

  玛雅:怎样理解军委主席负责制?

  过去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有过什么偏差?

  秦天:我们党在最高军事领导权上出问题,有两次大的教训。

  一次是红军时期,由于博古在负责党中央工作期间,将最高军事领导权交给了李德,致使中国共产党对军事工作的最高领导权和指挥权在相当程度上旁落。

  后果大家都知道,第四次反围剿失利,第五次反围剿彻底失败,整个红色根据地丧失殆尽,红军被迫长征。这段历史,当时作为李德翻译的伍修权同志在他的回忆录中这样说的

  “李德的权力,不是他自己争来的,而是中共中央负责人拱手交给他的,造成失败的主要责任应该是中国同志本身。”这话说得深刻啊!

  第二次教训是在当下。十八大以前,郭伯雄、徐才厚等人擅权乱权十多年,把军队搞成这个样子。如果不是习主席和党中央果断决策,力挽狂澜,拨乱反正,后果不堪设想。这当时的十多年里,军队的高级干部换了四五茬。

  在这么一个大换班的过程中,在干部任用上产生了逆淘汰和逆生长的现象。同时,部队风气严重污染,政治生态逐渐恶化,给军队建设造成了严重的内伤。

  现在反思原因和教训,更加看出,只有贯彻落实军委主席负责制,才能避免“一百减一等于零”的后果。

  

06

 

  玛雅:党不能指挥枪,枪的准星就偏离方向了。

  秦天:没错。这两场灾难中,党的基层组织都健全,其他制度都完善,可顶层一落空下面全完,这个教训太深刻了。

  长期以来反复要求反复强调都得不到解决的问题——吃喝问题、风气问题、用人问题……虽说还没有彻底解决,但是已经明显开始好转,看到了希望。所以要想促进本色回归,必须从高层做起,贯彻落实军委主席负责制的要义就在这。

  玛雅:现在强调依法治国、依法治军,军委主席负责制应该是国家法制的一部分。

  秦天:对。军委主席负责制是宪法规定的,已经上升为党和国家的最高意志。同时,这不是一个人的事,而是一个完整的制度体系。

  1982年宪法规定军委主席负责制,这是时任军委主席邓小平那代人设计的一个蓝图。

  但是这个蓝图在上世纪90年代以后没有随着时代的发展被逐渐细化为施工图,还停留在一纸蓝图上。

  那这就会导致自由裁量权过大,实际责任也就虚化了。现在强调依法治军、从严治军,就要从制度上明确,各层级的责任主体是谁?职责边界在哪?负责的标准是什么?而且要可检测,可监督,可评估,可问责,这样才能有效落实。

  十多年前我做过一个分析——“权力的阴影”。我认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如果发生战事而我们又失利的话,你甚至都说不清应该由谁来负责。很多人都躲在权力的阴影里。

  大家只知道有个权力在那,却不知道由谁负责,这就是个大问题。列宁也说过,“借口集体领导而无人负责,是最危险的祸害。”

  

07

 

  玛雅:权力阴影之下,问责都不知道该问谁,一旦出了问题板子也不知道该打谁。

  秦天:是啊,这叫无从问责。贯彻落实军委主席负责制,就是要达到没有任何权力的阴影。责任主体是谁?你负什么责?都必须清清楚楚。这本身就是依法治国、依法治军的一个重要内容。

  但是确实过去较长一个时期,我们在制度建设上存在问题,权力的阴影太大了。现在要通过完善制度机制,让所有在领导岗位上的人都必须承担责任,必须担当。

  

08

 

  战斗精神和血性担当的光芒永不褪色。

  玛雅:回到“军魂”话题。你曾经在介绍电影《惊沙》的主题歌时说,这是用西路军将士的忠魂在说话。

  今天回忆这个英雄群像,倾听他们的忠魂,联想到当代军队和军人,你有什么感慨?这种忠魂今天还在吗?

  秦天:习主席有一句话:信仰缺失折射的是信任缺失。这句话特别深刻。如果全军风气都像郭伯雄、徐才厚那些人那样,哪来的信任?

  凭什么信任?

  又何谈信仰?

  “漫漫征程,你把号角吹响,茫茫黑夜,你把天空照亮。”

  今天回忆他们,我们发自内心呼唤:魂兮归来。我相信,当这支军队回归本色,重塑精神,就永远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能够肩负起党和人民的希望与重托。

  

09

 

  玛雅:前面说的是老一辈,能不能谈谈你的个人经历?你出身将门,自己也上过战场,你们这代军人打仗时是什么状态?

  秦天:战场就是战场,这种思想准备一定得有。我出发前跟父亲告别,强忍着泪说了一句话,“爸,也可能我就不能尽孝了。”我当时心里很难受,说话也很动情,却被他劈头盖脸骂了一顿。

  他说,你们这个小仗算什么呀,跟我们过去战争年代能比吗?你一个团长怎么能有这种情绪?

  我当时感到很委屈,但是很快就醒悟过来了,他其实是在点拨我。他不是顺着我那种依依惜别的话说,他用严厉的态度,用听着很无情的言词来点拨我:指挥员在这个时候不能婆婆妈妈、儿女情长,这种看似人之常情的情绪会对部队产生负面影响。

  我当时一下子就明白了,老一辈就是老一辈,他是在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教我怎么带兵打仗。

  

10

 

  玛雅:指挥员临危不惧,部队看见是什么反应?

  秦天:当部队拐进山口,看见我和政委站在那儿的时候,你都想象不到战士们那种激昂的表情。一下子心里就有底了,士气高涨,队伍中充满了勇敢无畏的激情。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刚入伍的小战士,带着自信的笑容走到我面前,“啪”一个标准的敬礼,说“团长同志,你就放心吧!”所以你看,勇气和胆量就是这样传递的。

  

武警部队秦天中将:习主席想尽可能快解决过去卅多年的问题

  玛雅:你们参战的时间很长,是靠什么来保持部队的战斗精神和旺盛士气?

  秦天:在我看来,部队的战斗精神不是一种热情,而是一种品质。保持战斗精神,首先要靠各级干部的模范带头作用。这一点在平时就很重要,在战时就更为关键。

  我们一线阵地的环境极为恶劣,由于与敌方紧贴,物资前送困难,生活给养必须压缩到最低限度。在这种情况下,党员、干部的模范作用就是部队的精神支柱。

  我们有个指导员,在阵地上通过电话召开党支部会,要求干部和党员做到“六让”,就是“险让洞,病让药,饥让食,渴让水,寒让被,热让风”。集团军首长听说后,给予高度赞扬,又给加上一条——“战评让功”。当时这“七让”的事迹刊登在《解放军报》头版头条,成为老山精神的真实写照。

  强将手下无弱兵。党员、干部这样率先垂范,战士们能不士气高昂、越战越勇吗?因此,保持旺盛的战斗精神不是靠你要求他,而是靠一种内化于心、外化于形的力量和品质。有了这样的力量和品质,就能无敌于天下。

  在战场上,出击作战是最危险的。当时我们突击队的正副队长都是二次参战的骨干,考虑到其中一个队长的家庭困难,我想调整一下他的岗位。结果他跟我急了,平日里老实巴交的一个人,又吵又闹,死缠硬磨,非要率队打头阵不可。

  你说,有这样的突击队长,他手下的突击队员还不个个都嗷嗷叫?像这样的人和事,和平时期似乎只能在文学作品和影视作品里看到,实际上活生生地存在于当代军人的战斗生活中。

  经常说部队是熔炉。什么是熔炉?

  它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要有炽热的温度,二是要有产生温度的能源。

  这个温度,就是能够影响人、改造人的环境和气场;这个能源,就是对优良传统作风的弘扬和对战斗精神的培塑。

  

11

 

  玛雅:你参军到作战部队是自己的选择吗?

  秦天:一方面是我自己的选择,一方面是父亲的要求。当兵就要到连队,到机关干吗?而且是作战连队。老一辈几乎都是这样要求的,你必须从战士做起,要不你当兵干什么?既然你有志于这一行,那我就告诉你这行的规矩,从连队当兵开始。

  从小到大,父亲在我心目中既是一个慈父,又是一位良师,他教给我们太多了。他从来不教我们怎么耍权术,他自己也不懂,这方面他几乎是白丁。但是他教我们怎么做人,怎么做一个合格的军人,这些他讲得太多了。

  而且全是经验,在连队怎么带兵,怎么团结人,甚至怎么搞伙食……

  对父辈事业的认同和传承不能光凭感情,还必须靠理性,要有一个独立、完整、系统的思考和认识。就是说,前辈走过的路,你不能因为是他们的后代,就一股脑认为都是对的。他们为什么选择了这条路?他们有没有走过弯路?走了弯路怎么回到正确的方向?

  对这些更深层次的问题,当你超越了天然联系,系统地思考和认识后,你的信仰会更坚定。这种坚定是理性的,不是感性的。感性的成分肯定有,而且很亲切,很强烈,但理性的认识更牢固,更靠得住。

  

12

 

  向对手学习,理直气壮灌输爱国主义。

  玛雅:国际战略竞争,从来就包含着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元素。

  美国的爱国主义教育极其到位,而且是靠灌输,从娃娃抓起。我也在《环球时报》发表过《像美国那样灌输爱国主义》的文章。

  这点我们就是应该向对手学习,理直气壮地进行爱国主义教育。

  秦天:没错,美国在这方面确实做得很到位,值得我们学习。

  1988年我去美国,经历了两件小事,受到很大触动。一次是参观西点军校。傍晚时分,很多美国人在草坪上席地而坐,聊天聚餐。我们也在那儿休息。

  突然“啪啪”两声清脆的枪响,出于职业敏感,我忙问发生了什么事儿?同行的朋友说没事儿,是西点军校要降旗了。紧接着传来一阵急促的号声,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这时候,一个让我终生难忘的场面出现了:军号一响,草坪上七零八落的几十堆人就像按了电门似的,男女老少全都站起来了。

  因为离得远,他们其实看不见降旗,但都面向响号的方向肃立。

  我当时犹豫了一下,要不要站起来,我不是美国人。但是我站起来了——我要向这个民族的爱国精神致敬。

  

武警部队秦天中将:习主席想尽可能快解决过去卅多年的问题

  还有一次是在珍珠港。水下有一艘日本偷袭珍珠港时击沉的美国军舰,美国国会决定永不打捞,让大家参观,搞爱国主义教育。

  沉船的上面是一条玻璃栈道,走到尽头有一面白色大理石墙,上面烫金镌刻着所有阵亡将士的名字。

  排队等候参观时,有三个美国海军特别扎眼:一个年纪稍长、一个中年人,还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军官。纪念墙的周围拉着一道隔离绳,他们三人走过去时,工作人员放开绳子让他们进去。

  接下来的场面也让我感慨不已:在这面记载着美国国家屈辱和民族牺牲的纪念墙下,三位军人“啪”一个立正,接着中年军官拿出一面叠成三角形的美国国旗,双手托着,年长的军官举起右手领誓,年轻女军官也举起右手跟着宣誓。

  当时参观的人很多,但他们三个旁若无人,一脸肃穆,气氛凝重。同行的人告诉我,这位女军官军校毕业了,这是在给她举行毕业礼。

  你看,一个军校学员毕业都要举行宣誓仪式,他们的爱国主义教育就是这样渗入灵魂的。

  玛雅:没错。他们的爱国主义教育无所不在,就像水银泻地一样。

  秦天:所以我说,爱国主义不仅是一个国家最重要的精神战略资源,也是国家的灵魂与“护身符”。

  在这方面,我们的确要向对手学习。

  【本文摘编自玛雅访谈录《家国大义:共和国一代的坚守与担当》(北京出版集团公司北京人民出版社)】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