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浅谈“你的作品中反映的问题,其实我们都知道,只是不说”

2019-07-10 16:40:1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姚忠泰
点击:   评论: (查看)

  从今年元旦开始,我依然因无合适固定职业而焦急,不仅是为五十一岁仍旧单身的自己,更为饱经风霜体弱多病的八旬双亲。

  1月上旬,我出于信任以手机短信方式求助于本区一位文人干部C(虽已退休但有影响)。这位文人干部与我只有几面之缘,然而知道我是正直的落魄书生,他出于同情立即打电话把我的处境告诉了本区文艺部门负责人E(昔日C曾经栽培E):如果情况允许,请帮助姚忠泰解决谋生工作问题。

  C是原红四方面军总政委的侄儿,气宇轩昂,虽然我俩存在政见分歧,但是他愿意和我交朋友,同时,我很敬重他的人品才华。我曾经告诉老革命家古老(湖北日报离休老干部古正华同志),C是特色时代比较罕见的体制内好干部。

  C还告诉我E的手机号码QQ号码,我很感激并且满怀期望。接着,我在QQ里面详细介绍自己的大半辈子坎坷经历;除夕那天,我在QQ里热情拜年;春节末期,我以电子邮件方式传去了自己创作的中篇小说《莫忘根本》。哪知过了两个月,杳无音讯。

  如果我在家乡工作,可以照顾老人。

  到了3月上旬一个中午,我忍不住鼓起勇气在QQ里预约E,还好,他总算没有拒绝。当天下午,我按照预约拜见了E。在他的办公室内,我们随便交谈了近一个小时。从感觉中,我基本知道E不会帮忙,因为六年前我曾按照朋友劝告请求他帮忙时他让我去应聘快递员,这次他又让我去农贸市场买菜挣钱谋生。我觉得自己没有必要继续和他交谈,告辞着回了家。在他眼里,我是一个可疑人员应该视作乞丐。如果去做快递或者卖菜,我怎么会硬着头皮去找他。

  等待E帮忙无望,我只能另做打算。在武汉红色网友劝告下,3月中旬开始我先后在红网上发表小说《情殇》《莫忘根本》《跨世纪的红土情缘》。如果C帮忙安排工作,我不会在网上公开发表长篇小说《跨世纪的红土情缘》。我自己是九死一生,唯恐亲人受到更加严重的伤害,因为我的窘境,早已经成为亲人的包袱。他们平生都很安分守己,不敢惹是生非。我不后悔自己信仰红色,但是愧对亲人。我的作品,既是表现自己更是彰显公心。我虽落魄,但始终深爱共产党、祖国和人民,

  5月底的一天,本区不太熟悉的网友F(E的同乡好老弟)通过QQ问我,是否愿意写XX镇志,月薪三千。这个镇(由两个乡合了又分、分了又合而成)是他们的家乡所在镇,也是F工作处。因为渴望一份工作获得经济收入,我立即答应了。老板G(家住武昌的湖北方志公司内退人员、E的同届校友也可能是同班同学)从该镇政府接下这个项目,让F和我具体开展文字工作(先搜集众多文字材料再进行细致编著)。6月初开始我去该镇上待了两个星期,编辑手头部分文字资料,去镇政府档案室调阅所有档案、到区档案馆调阅相关资料并且全部拍照未果(制度严格),不知道F(除了本职工作)做什么,只知道他可以领两份比较高的工资。我不擅长运用电脑(或者运用手机进行图文转换),G心里很不愉快。

  其间,有两次G让我随他去F那里(单独上班房间)商议搜集文字资料问题。F竟直言我长期不务正业上非官方网站,写出一些不被主流媒体认可的文章。我说自己是凭良心为人处世,苦于没有一份可以安身立命的文职工作。F接着说;“你的作品中反映的问题,其实我们都知道只是不说。”我很吃惊并且不愿针锋相对,因为各人立场不同心境各异。他们长期吃着官饭,惯于写出一些粉饰太平的通讯报道之类应景作品,是武汉市作协会员。F还告诉我若在人民日报上面发表文章一定受重用,我答复他人民日报有个王八蛋副社长让人烦。F听罢这句话终于说出“E哥因为职务接触面广但是不会帮你”,我回答“不必勉强”。

  两周之内G数次唠叨我做事没有效益,我也干脆辞职回到家里。之前G要求我夜以继日加班操作电脑工作,我拒绝了。那份没有假日的三千元月薪,休想让我伤了身体废了眼睛,如果我独自做完了那本镇志,F岂不是坐享其成。如果F只是最后审稿,那么就更没必要。

  身为湖北省、武汉市作协会员,明知现实社会里存在许多问题,不去主动揭露而一味粉饰太平,还要反对我的如实写作。看来,他们与我不是志同道合的人。由于身处底层,我看见的情况必然更加真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