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包头扫黑记

2019-07-09 14:22:21  来源: 今日打虎  作者:虎么
点击:    评论: (查看)

timg (79).jpg

  事情的根源要从一内蒙“老虎”的落马讲起。

  2018年4月25日,农历3月初10,黄历上“宜”和“忌”一栏都是“诸事不宜”。当天上午9点整,中纪委网站发布了一条重磅消息: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副主席白向群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白向群落马,不只是在内蒙官场,在全国官场都引发关注。十八大后,打虎并不罕见。相对而言,打在任的老虎并不多见。值得一提的是,白向群还是十九大后的内蒙“首虎”。

  所谓“拔出萝卜带出泥”,何况是像白向群这样的高官,在内蒙官场沉浮30多年。白向群落马招出多少贪官污吏并不清楚,但据知情人士透露,白向群供出了包头商人郭全生,俗称“郭秃子”。

  郭全生是什么人?外人不知道,包头当地人却清楚得很。郭全生在包头,就如同当初刘汉在四川,是被商人身份包裹着的黑社会大佬。知情人士透露,在包头,当地人可能不知道市长、市委书记是谁,但肯定听过郭全生的“大名”。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白向群和郭全生在乌海时就认识。公开资料显示,白向群曾于2003年3月至2008年2月任乌海市委副书记、市长。2008年2月至2011年2月,白向群更是担任了三年的乌海市一把手——乌海市委书记。

  而白向群和郭全生的交集,还是源于蒙西水泥。蒙西水泥全称内蒙古蒙西水泥股份有限公司,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该公司注册资金6亿元,蒙西水泥有个股东——内蒙古隆升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下称“隆升公司”)。隆升公司注册资金一个亿,法人代表就是郭全生。

  注册信息显示,隆升公司经营项目包括:机电安装工程;房屋建筑工程;市政公用工程;管道工程;起重机械安装……大家可以理解为就是一家建筑工程公司。

  据知情人士透露,白向群当选自治区副主席后,通过所担任的职务上的权利便利和影响力,将内蒙当地的很多体育场馆建设项目给了郭全生,其中就包括包头开发区的体育场馆。投之以桃,报之以李,白向群这么“关照”郭全生,郭全生回报白向群什么?目前不得而知,还需纪委调查。

  有个细节,可见郭全生的张狂。据悉,在白向群出事后,当地纪委传唤郭全生。这个郭全生在包头都是横着走的,电话里就跟纪委吵了起来,而且拒不配合,完全一副“老子最大,你算老几”的腔调。热火中烧的纪委开始查他,想看看他到底为啥这么狂,难道是梁静茹给了他勇气?一查不得了,原来这位在包头政商之间如鱼得水的郭老板竟然是包头最大的黑社会组织头目。

  据知情人士透露,近些年,去万号酒店消费的客人,被郭全生打过的,多了去了,没人敢管,打了也是白打。此外,有次郭全生喝了很多酒,开车拉了一车女人,被当地交警拦下来。郭全生根本不把交警放眼里,直接上去就是两大耳光,此后这事也不了了之。郭全生出事后,其所在黑社会组织就被抓了一百一十多名成员。知情人士透露,这么大的黑社会组织,在包头肯定是最大的,甚至在内蒙都可能是最大的。

  郭全生被查正逢全国开展打黑除恶,这货就往枪口上撞。自治区公安厅引起重视,和纪委成立专案组,开始深挖郭全生背后的保护伞。2018年9月8日,巴彦淖尔市公安局发出通告,决定自即日起,向社会各界和广大人民群众公开收集郭全生及团伙成员违法犯罪线索,希望广大群众积极检举揭发,协助公安机关侦办案件。报道显示,郭全生因涉嫌犯罪,经巴彦淖尔市人民检察院批准,已由巴彦淖尔市公安局对其执行逮捕。

  知情人士透露,郭全生的弄钱的手段就是靠隆升承揽到工程,低价竞标接活,进去后增加工程量的名义再提高价格,提高到甲方付不起,然后就把甲方的资产收入囊中。

  郭全生除了是隆升的老板,还是包头万号国际酒店(下称“万号”)的老板。关于万号,包头人都知道,位于钢铁大街33号,CBD核心地段,总投资约5.5亿元,也算是包头的地标建筑之一。

  万号酒店建成前,郭全生只是个建筑商,活没干完酒店就是他的了。郭全生的酒店是通过开发白赚回来的,那座楼一共盖了十二万平方米,卖了八万平方米,白挣了四万平方米的酒店。

  据说万号里面,黄赌毒都有,当地公安也是睁只眼、闭只眼,万号屡次被举报,屡屡能脱险,堪称酒店界的“不倒翁”。2008年到2009年期间,郭全生在万号酒店开赌场长达半年之久,就是这个时候,郭全生黑恶团伙的二号人物、万号酒店总经理张宝权把他的亲戚杜宝君拉进去入伙,所以才没人管,那个期间杜宝君是分管包头治安的副局长。

  如果说隆升是郭全生光明正大的敛财工具,那万号就是以他为首的万号黑社会的据点,从事的都是见不得光的勾当。作为隆升老总时,郭全生是光鲜的商人;作为万号老总时,郭全生成了当地人谈之色变的黑社会老大。郭全生在这两个身份之间,切换自如。

  郭全生被抓后,后面的保护伞纷纷落马,其中最著名的一把“保护伞”非孟建伟莫属。孟建伟何许人也?堂堂的内蒙古公安厅原党委委员、副厅长(正厅级),于2017年12月退休。2018年10月31日,退休不到一年的孟建伟落马。

  孟建伟落马两天后,2018年11月2日,呼伦贝尔纪委监委通报称,包头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原主任科员刘丽萍、包头市纪委监委副县级检查员孟根达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当地知情人士透露,孟根达来“与自治区公安系统某高官是亲戚关系”。

  知情人士透露,孟根达来就是孟建伟的二儿子,而同时被查的刘丽萍是孟建伟老婆。此外,孟建伟的长子孟银柱也同时被抓。

  据悉,孟建伟被抓后,拒绝交待自己的问题,态度恶劣,几乎是零口供,而查出来有关孟建伟的最大的事情便是其小舅子垄断炸药。开矿的都离不开炸药,一个矿一年只定额给一部分,剩下的只能找关系从别处高价买。孟建伟的小舅子就靠高价卖炸药,据说赚的钱都以亿计,这些钱,自然少不了孟建伟的一份。

  知情人士透露,孟建伟为人十分狂妄,自从当上自治区公安厅当副厅长后,回包头是警车开道。自治区政府原副主席赵黎平2015年3月20日在赤峰持枪杀人,后来调查发现赵黎平非法持有多把枪支,而其中就有一把是孟建伟送的。

  6月6日,内蒙古纪委监委网站发布了一篇题为《“伞”上之“伞”孟建伟》的文章,揭露了孟建伟的诸多被查案情。文章披露,孟建伟为多把黑恶势力“保护伞”充当“保护伞”,其收钱后放任“黄赌毒”,曾开会要求检察院不起诉赌博案嫌犯。此外,其妻子洗赃款,儿子持枪支,形成了“家族式”腐败。

  官方通报提到,孟建伟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干预案件审查,违规批准购买民用枪支弹药。2008年10月,孟建伟在任包头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期间,与黑恶势力组织头目——包头市某酒店(包头万号国际酒店)老板郭某某(郭全生)交往甚密,放任其“黄赌毒”等违法行为。

  尤其是在2009年,包头万号国际酒店与包头市另一家酒店发生纠纷,双方在互联网上炒作对方存在“黄赌毒”问题,孟建伟指使对郭全生经营的酒店从轻查处。而后,郭全生则就在孟建伟妻子店内,花费数十万元高价购买奇石。赤裸裸的利益输送。

  在违规干预办案,亲自充当“保护伞”方面,孟建伟的恶劣影响不仅于此。在他这把“大伞”庇护下,包头又滋生了多把“警伞”。内蒙古纪委监委给了孟建伟一个很形象的定位——“伞”上之“伞”。

  例如,时任包头市公安局副局长杜宝君(2018年10月29日落马):在分管治安工作期间,明知黑社会性质组织领导者郭全生、骨干成员张宝权等人及其经营的企业有赌博、妨害公务等违法犯罪行为的情况下,仍然干预执法办案向有关人员打招呼说情。

  时任包头市公安局副局长黄某:收受组织多人打麻将和赌博“抽头渔利”的无业人员王某50万元后,放纵犯罪。

  时任包头市公安局青山治安分局党委书记、局长刘海清:包庇放纵明知有罪的故意伤害嫌疑人,向检察院提请批捕时不提供受害人法医鉴定,导致检察机关作出不批捕决定后撤案。

  除了充当“保护伞”、庇护“保护伞”,孟建伟还是家人违法犯罪的“保护伞”。孟建伟默许家人利用自己职权影响力贪赃枉法,在管辖范围内从事违法经营活动,与社会涉黑涉恶人员交往,插手干预有关案件,形成了“家族式”腐败。他指使妻子开奇石店,洗白违纪违法所得,同时千方百计敛财。

  孟建伟的两个儿子也与涉黑涉恶人员有交往。其大儿子为开设赌场的嫌疑人违规办取保候审,逃脱了后续的侦查和审判。其二儿子生活奢靡,道德败坏,与社会闲散人员称兄道弟,帮人办事后心安理得地受贿,并非法持有枪支弹药。

  2018年10月24日,包头市文化局原党委书记、局长洪涛被查。

  经查,洪涛于2003年至2013年任包头市文化局党委书记、局长期间,与包头市黑社会集团组织头目郭全生及其骨干成员张宝权沆瀣一气,利用手中的权利和人脉资源大搞权钱交易,在纸醉金迷中甘于被“围猎”,为郭全生为首的黑社会集团组织“撑伞”助威。

  2009年,洪涛利用职务便利,为黑社会组织骨干成员张宝权承揽包头市某区影院改造工程项目,从中收受张宝权送予的楼房两套,经鉴定价值170.45万元人民币;2016年11月起洪涛在郭全生经营的包头万号国际酒店担任总经理,收取“酬劳”,为其拉拢政治资源。

  6月28日,包头市九原区政府原副区长,公安分局原党委书记、局长、督察长胡伟落马,胡伟也是郭全生的“保护伞”之一,而洪涛当初去万号酒店当总经理,就是胡伟介绍的。

  包头市原副市长路智于2018年10月被查,今年3月被“双开”。通报指其为黑恶势力成员充当“保护伞”,这个“黑恶势力”,就是以郭全生为头的黑恶团伙。知情人士透露,路智给郭全生在包头郊区批了一千多亩土地,还给张宝权批了三百亩土地。

  今年5月,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网站就刊发了一篇阐述深挖彻查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的文章,其中提到:中央作出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决定以来,全区共立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380件,涉及厅局级干部4人,县处级干部18人,乡科级干部118人,其他人员340余人。

  厅局级“保护伞”一下查处了“四把”,这可不多见。除孟建伟和路智外,还有两名厅局级“保护伞”,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在文中一一点名。

  锡林郭勒盟检察分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田忠宝于今年1月落马,内蒙古纪委监委披露,田忠宝长期与恶势力人员混在一起吃喝玩乐,纵容其坐大成势。

  内蒙古广播电视台原党委书记、台长赵春涛于2018年8月21日被查,同年12月被逮捕。涉嫌多个罪名,包括受贿罪、单位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故意伤害罪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5月8日,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梅学军落马。6月17日,包头市公安局昆都仑区分局党委委员、原副局长朱润生主动投案。知情人士称,梅学军和朱润生都是郭全生的“保护伞”。

  知情人士透露,从郭全生落马至今,这段期间被查的现在或过去在包头任职的官员,只要涉及“保护伞”“黑社会”等罪名,都与郭全生有关。

  如果你以为郭全生后面只有白向群、孟建伟、杜宝君、路智、洪涛、胡伟、梅学军、朱润生等人,那肯定会笑我把他比作刘汉是名不其实,毕竟刘汉后面可是有好几只老虎充当保护伞。

  事实上,内蒙官场上“关照”郭全生的,除了“老虎”白向群,还有另一只“老虎”——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邢云。

  郭全生和邢云的交集,还是要从隆升讲起。隆升的前身是内蒙某安装公司,是在邢云手上改制到郭全生手里的。邢云在包头当市委书记期间,不仅把内蒙某安装公司给郭全生,还把煤气、自来水给汪虎云(这个人后面会提到)。

  郭全生当时几乎垄断了包头所有的市政工程,其中包括东河区的河槽改造、青山区的文化路拓宽重建。此外,郭全生从一个劳改释放犯,能在包头富甲一方、呼风唤雨,邢云也是“功不可没”。

  白向群落马半年后,2018年10月25日,邢云落马,给尚处于余震中的内蒙官场、尤其是包头官场投下一颗重磅炸弹。

  邢云落马后,反应最迅速的是李志斌。2018年11月1日凌晨,内蒙古公安厅副厅长、呼和浩特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李志斌在呼和浩特市公安局休息室内缢亡。

  且不论邢云为何被查,李志斌自杀却和邢云有直接关系。知情人士透露,李志斌上位是其姐姐用身体换来的。李志斌姐姐和邢云同一天被抓,大树倒了,李志斌也知在劫难逃,也感觉没脸活了,于是选择自杀。

  6月25日,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正厅级)赵云辉落马。据说赵云辉上位,倚靠的是邢云,同时也得到了孟建伟的提拔。知情人士称,邢云和孟建伟都是赵云辉的“恩人”。

  当初办赵黎平案子的就是自杀的李志斌,而李志斌是赵云辉的“老下属”,李志斌一直在接收赵云辉提拔后的职位,赵云辉则是孟建伟的嫡系,这其中,可谓盘根错节,关系复杂。

  现在我们抽空说说郭虎林。

  前段时间,美国的耶鲁、斯坦福大学爆出“招生丑闻”。涉及舞弊金额达到2500万美金,800个家庭,其中最大的金主来自两个中国家庭,金额达到770万美金。这两个中国家庭的家长,一个是用650万美金把女儿“买”进斯坦福的山东首富、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另一个是包头富豪郭虎林,他花了120万美金,将女儿Sherry Guo送进了耶鲁。

  令人惊叹的不仅仅是郭虎林“望女成凤”的大手笔,而是他目前的身份,曾经的包头富豪,如今名字赫然列在公安部的A级通缉令上,人已外逃,能提供举报线索的还奖励20万元。

  郭虎林有个异姓兄弟,叫汪虎云,两人是亲兄弟,一个随父姓郭,一个随母姓汪。这两兄弟在上世纪90年代末、二十一世纪初的那场国企改制浪潮中,成功“买”下了包头市燃气总公司。

  两兄弟当时注册了一家公司,名叫“包头申银”,经营范围包括企业投资管理咨询、机械设备、城市基础设施开发等。这家成立不到几年的公司,实力在当时属于一般,却可以买下经营效益还不错的国有企业包头燃气总公司,这其中就有着许多“猫腻”,邢云又一次“功不可没”。

  不久之后,两兄弟又故技重施,买下了包头市三个水厂的股权。就这样,包头市的燃气、供水这样的国有资产,垄断企业,都被两兄弟染指,并因此获利数十亿元。

  前面我们也提过,“拔出萝卜带出泥”,邢云被查,受影响的不止李志斌和赵云辉,还有苏誉。

  5月27日,包头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主任苏誉落马。苏誉1956年8月出生,内蒙古临河人,从1996年5月来到包头任包头市郊区区委常委、副区长起,一直干到2017年12月退休。在包头官场20多年,苏誉先后担任了石拐区委副书记、区长、区委书记,包头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包头市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主任。

  苏誉的履历中,其担任包头市组织部长这一段值得单独拿出来讲,这期间他先后和两只“老虎”共事。公开资料显示,苏誉于2004年12月至2010年09月任包头市组织部长。已落马的邢云于2001年12月2006年12月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包头市委书记,就这期间,两人公事长达2年。另一只“老虎”莫建成,于2006年12月至2010年4月接替邢云,担任包头市委书记,这期间,两人公事长达近3年。

  2019年4月29日,邢云被开除党籍。通报称,邢云“长期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职务晋升、工作调动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突击提拔调整干部,违规干预司法活动,严重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及所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无独有偶,2017年9月,莫建成被“双开”,双开通报提到莫建成“违反组织纪律,在干部选拔任用中为他人提供帮助并收受财物”。

  有知情人士向虎哥透露,苏誉任包头组织部长时,大搞权钱交易、权色交易,违规提拔了一大批官员。如果情况真实,那包头官场大地震恐怕还将余震不断。

  再说回郭全生。郭全生不仅把自己的“保护伞”招出来了,还招出了包头另一黑社会大佬——夏景魁。

  3月8日,包头市公安局昆都仑治安分局党委书记、局长夏景魁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后来的通报显示,夏景魁长期与社会涉黑犯罪人员交往,甚至直接指挥参与放高利贷、涉毒等违法犯罪活动。

  个人资料显示,夏景魁1968年2月出生,河北宁晋县人,1988年7就来到了包头市公安局昆都仑区分局刑警队任民警,直至落马时,都还在包头市公安局任职,在这地方担任警察长达31年,不可谓不“根深蒂固”。

  和郭全生披着商人外衣的黑社会大佬相比,夏景魁更可恶更其心可诛,因为他披的是神圣的警服,干的却是黑社会组织的勾当。知情人士透露,连包头的出租车司机都知道夏景魁“涉黑”,而包头当地的黑道人士,除了郭全生不去拜他,剩下的没人敢不去。据说,包头几乎所有黑社会都和夏景魁有联系,算是包头黑道数一数二的人物。

  一山不容二虎,更何况是两只恶虎。既生瑜,何生亮?郭秃子和夏景魁,在包头当地可谓势均力敌,所以这些年来也发生了很多不大不小的摩擦,但谁都不服谁,谁都吞并不了谁,只能干瞪眼,暗自较劲。

  当郭全生知道自己真的“摊上事”而没人再给他当“保护伞”后,毫不犹豫地供出了夏景魁,还说出了夏景魁的另一层身份——黑社会组织头目。纪委一查,郭全生所言属实,夏景魁应声落马。

  知情人士透露,夏景魁所在的昆都仑分局是专管包钢的,所以他还垄断了尾矿坝的开采,赚了很多钱,这次包钢那边也抓了几个跟他合作挖尾矿的商人。

  郭全生把夏景魁供出来真是高,可谓一石二鸟、一箭双雕。首先是报了仇,把世敌一起拉下来蹚浑水,削减了对方团伙的实力;其次,郭全生这算是“戴罪立功”,有减刑的情节。

  说到最后,虎哥不禁要问:包头黑社会为什么这么多?

  这其中,孟建伟罪责难逃。知情人士透露,2003年至2007年,孟建伟担任包头市公安局局长,也就是从孟建伟开始滋生了黑社会的土壤,因为孟建伟的不作为和纵容,包头市成为了水浅王八多遍地是大哥的局面。各种混社会的小头头都能开豪车进出高档消费场所,特别是郭全生这个劳改释放犯走黑道竟然能成为包头首富之一,形成了反面的示范效应,让很多小青年前仆后继的成为了“古惑仔”。

  试想,本来应该打击黑恶势力的警察却不作为,而且还和黑恶势力勾结在一起,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甚至有警察本来就是黑恶势力,这样的包头,怎么能不黑?

  在4月9日的全国扫黑办首次新闻发布会上,对扫黑除恶,中央政法委发出最强声音:黑恶不除,绝不收兵,将扫黑进行到底!

  将扫黑进行到底,还包头一片青天!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