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香港「反送中」民粹闹剧传达的时代信息——香港殖民剩余价值的特殊窗口地位气数已尽

2019-07-03 18:22:1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龚忠武
点击:    评论: (查看)

  对于近日香港一小撮港独分子制造的「反送中」闹剧的成因,各家各说,不一而足,约而言之共有四种:一曰外力直接介入,美国的CIA在幕后策划操控,搞民粹暴乱,妄图破坏一国兩制;二曰社会贫富严重两极化,加剧社会矛盾,以致青年学生备受压抑,加入游行示威行列,借机闹事,发泄不满情绪。三曰香港的学术界早同西方打成一片,这批霸占香港学界讲坛、主宰学生事业前途的师奴,教出来的学生不反共反华反港英当局也难。

 

  四曰香港回归后最大的失误是没有进行「去(非)殖民地化」进程,以致导致今日的乱象。这是金一南将军的分析;5月19日他在《香港回归后竟从未进行“去殖民地化”处理!》一文中,有这样一段精辟的论断,值得详细引述:

  「香港回归祖国多少年了?我们经营香港多少年了?应当首先明确和强调的是,“一国两制”的前提是“一国”,但恰恰我们有一些人,只记住了“两制”,却忘掉了“一国”。

  今天,香港问题的关键是什么? 我认为,最关键的是“去殖民化”的工作。这个工作长期以来我们都没有做好。

  “去殖民化”和“一国两制”完全是两回事。世界上,任何一个曾经被别国进行过殖民统治,重获国家独立、民族解放的国家和地区,都在进行大量、细致的“去殖民化”的工作。

  看看印度的“去殖民化”,看看韩国的“去殖民化”,你再看看老蒋到台湾后所进行的“去殖民化”。………

  老蒋败退到台湾后,立即进行“去殖民化”工作,取消日语教育,停用日式教材,禁止使用日本名字。李登辉原来就有一个日本名字叫“岩里政男”,老蒋到台湾后不让他叫了,只好又叫回李登辉了。

  今天的“台独”分子,不管是陈水扁,还是苏贞昌、蔡英文,都讲一口标准的国语。谁让他们讲的? 老蒋让他们讲的。

  台湾的学生从小接受的都是国语教育。这就是老蒋当年强制推行“去殖民化”工作的成果。

  而在回归后的香港,我们几乎没有任何这方面的动作。……香港的行政体制、司法体制、教育体制、学校教材,我们一项都未触及。

  我们总提坚持“一国两制”,可这是“一国两制”的实质和精髓吗?就算保持香港的资本主义体制也要对其进行“去殖民化”啊! 香港《基本法》第23条立法没有通过,为什么通不过? 所有国家、包括资本主义国家也不能允许国家分裂啊!

  国民教育教材无法实施,放眼全世界,任何国家的国民都必须无条件接受以国家体制、宪法、国旗、国徽、国歌等为内容的基本国民教育,难道就你香港特殊?

  可以说,每一个被殖民统治过的国家和地区获得独立和解放后,都必须进行的“去殖民化”工作,我们在香港却基本没有做。

  以致于,近年来香港街头出现了越来越多打着前殖民地旗帜游行的队伍,这对我们而言,简直是“奇耻大辱”。」

  金将军这番卓识高论,醍醐灌顶,的确击中了问题的要害;但要指出的是,中央之所以在一国两制的政治前提下,没有大力推行去殖民地化,主要是考虑到这样做的动作太大,可能破坏香港的和平稳定,从而影响到发挥香港对外开放的窗口作用,不利于实现经济建设的总目标。邓小平当然考虑到因此可能出现的最坏情况,所以坚持必须在香港驻军;既然事先已考虑到得失,也做了应对的准备,就不宜称之为失误,而应视为设想中要付的代价。

  不过,金将军的这番谠论不禁让我想起来22年前也即1997年我在业余兼任纽约《侨报》的主笔时,为庆祝香港回归于6月27日回归前夕所写的社论了,其中的要旨同金将军的不谋而合。社论的题目是:《同心同德·振兴中华—七论香港回归中国 》,要点有四:一曰香港回归后,港胞從此成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应尽一个公民的责任和义务,與祖國同胞一心一德;二曰回归后香港长期的殖民地化的历史,必然发生「身在香港心在英美」的迷戀殖民統治的现象;三曰必须进行非(去)殖民化decolonization進程,其突破口是修訂香港大、中、小學的教科書内容,这是长治久安的百年大計,刻不容緩的大事急事。(1)

  现在看来,我当时的主张纯是书生之见,太不合时宜了,太超前了。因为在改开的国策下,为了充分利用香港的剩余价值,也即充分利用香港本身丰厚的资金、人才、市场、经验,以及对西方开放的特殊窗口作用,必须保持香港的稳定,纵令要冒一定的风险,也在所不惜。拙文强调的却是的思想和政治建设,因而与主流的经济建设完全背道而驰!

  然而时移世易,当今的中国,已由邓小平「韬光养晦·有所作为」的经济改开时代,进入习近平「奋发有为·积极进取」的经济和政治并重的新时代,以「中国速度」,迅速崛起为世界的第二大经济体和第三大军事强国,沿海涌现了天津、青岛、上海、广州、深圳等世界级的新窗口,特别是上海已经跃居世界第一大港,香港已退居为珠江三角洲地区的脊梁的地方龙头的地位了;(2)不但如此,在一带一路的大战略主导下,在中西部更涌现了许多向欧洲大陆和向世界开放的陆上新窗口。中国已经成为推动世界经济发展的一个举足轻重的引擎,一个极点!香港只不过是这个引擎上的一个部件而已!

  在此中国全面崛起的大潮下,落花流水春去也,天上人间,香港昔日曾经拥有的「大英帝国王冠上的钻石」的「天上」的荣耀,和改开以来的一个全国性的特殊窗口的地位,如今风光不再,沦为只是「人间」的地方上的一个脊梁,因而失落了,沮丧了!这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也值得同情,但情绪归情绪,事实归事实,不能混为一谈;面对这种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时代潮流,中央和香港当局都到了必须全面检讨这些年来实施一国两制的得失成败、并对基本法作出必要的符合新形势的修订调整的时候了!连号称民主自由卫士的美国都对他们的根本大法宪法作了二十七次的修正,难道香港的基本法比美国的宪法还要根本,更加天经地义?时也势也!现在是修改调整基本法的时候了!金将军上面提出的和作者二十多年前提出的大力推行去殖民化进程,不失为端正这些年来轻「一国」、重「两制」的严重失衡现象的良策,入手之方,值得有关当局研究参考!

  质言之,放眼当前中国、东亚和世界的经济和政治大格局,香港在改开初中期具有的殖民剩余价值已远远今非昔比了,所起的全国性的特殊窗口作用的气数已尽;有鉴于此,现在是港胞认清在中华民族大家庭中所处的海疆边陲弹丸之地的严酷地缘现实,摆正自己的位置,端正以高等文明华人自居的狂傲买办心态,老老实实做好作为一个中国公民而不是大英帝国的一个臣民的时候了!否则,必将淹没在浩浩荡荡的时代洪流中,沦为时代弃儿的悲剧下场!

  注释:

  1、全文如下,备供参考:

  七一香港回归之后,港胞从英国殖民地的臣民变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这种身份的改变,要求港胞必须对香港新的政治文化生态作出相应的必要调整与适应,必须履行作为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起码义务。

  这个起码的公民义务,就是首先应当改变港胞忠诚的对象。以前身为英国殖民地的臣民,港胞被迫要对英皇效忠,现在身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和香港特区的居民,自己当家作主,则应爱国、爱港、爱族;否则就不能体现一国两制的精神,不能与祖国同胞同心同德,共谋国家民族的利益。

  但是,必须承认,香港政治文化的殖民化过程是一百多年形成的,所以其非殖民化进程绝非一两天的功夫可以完成,必须要有耐心,要有雅量。钱其琛说有容乃大、就是强调包容不同的立场和观点。香港是个多姿多彩的多元化国际化的大都会,存在着中西文化的矛盾,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的矛盾,地方文化与中国主体文化的矛盾,如果不容,岂能博大发展,安定长久?

  纵然如此,决不能因此而有意阻碍甚至抵制、抗拒政治文化领域的非殖民化进程。然而,的确有少数港胞,迷恋殖民统治的旧秩序,以作英国殖民统治的遗老遗少为荣。其中更有少数头面人物拿西方的自由、民主、人权当遮羞布和挡箭牌,以便充当英美和西方在香港利益的代理人,从而唱衰香港,唱衰祖国,唱衰中华民族。这类港胞,身体虽然回归了,但思想和心灵上仍然停留在殖民统治时代,同祖国同胞二心二德,他们的丑言鄙行当然会对国家的安全和香港的安定构成一定的威胁。

  但是,大多数港胞却能顺应时代潮流,早巳作出相应的调适,与祖国同胞同心同德。例如,港胞对内地前几年发生的几次特大水灾,都自发赈灾,慷慨解囊,甚至有人捐出巨款不愿留名。这不完全出于对弱者的同情心,而是由于港胞与灾胞,同根同源,所以同心同德,患难与共。请看当时风靡香港的歌曲《滔滔千里心》申的歌词:「是手与足,是血与泪,是相同的脸孔,是血比水浓」,这是港胞内心深处爱国主义情怀的自然流露。

  最突出的例子是一大批爱国、爱族、爱港的大企业家如董建华、霍英束等,早就从思想上、行为上认同祖国、认同中华民族了。自改革开放以来,他们深深懂得「国家好,香港更好」的道理,到内地投资设厂,大力促进内地的经济发展,把香港同国家的利益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当然,除了港胞个人自动作出相应的必要调适之外,有关当局也可以在体制上创造有利的客观政治文化生态,促进这种非殖民化进程。中国在这方面已经采取了大量措施,但最具有长远影响的应该是修订教科书的内容。晚清思想家龚自珍说,灭人之国先灭其史。英国统治香港期间,理所当然地要从港胞的思想中抹掉、淡化、模糊祖国和香港的历史,代之以灌输宗主国的历史观和价值观。英国人说,鸦片战争是贸易战争,又说香港的历史自一八四〇年才开始,港人的远古先民是从大洋洲移来的船民等,不一而足。在这种殖民化教育下的香港学生焉能不同祖国疏离,焉能不同祖国同胞二心二德?所以,修订香港大、中、小学的教科书内容是香港长治久安的百年大计,是刻不容缓的大事急事。

  这个政治文化领域的非殖民化进程必须长期地、耐心地、有雅量地继续进行下去。只有这样,才能算是完整的主权,彻底的回归,才能形成港胞爱国、爱港、爱族的历史观和价值观,从而才能使港胞与十二亿同胞同心同德、共振中华,保证香港长期的安定与繁荣。(1997年6月27日,纽约《侨报·社论》,龚忠武主稿)

  2、在2004年提交的为把珠三角建设成为“世界级制造业基地和世界级城镇群"的《城镇群规划》中,香港被规划为由广州—深圳—香港一线的区域总体空间格局主干的「脊梁」(指广州主城区、南沙、东莞虎门、深圳前海、深圳主城区,南至香港中环一线包括珠海和澳门)中的一部分。与此可见,香港已经退居地方龙头的地位了,早期的全国性的光环已经消褪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