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轻松笑:从上海垃圾分类想到的

2019-07-05 10:50:4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轻松笑
点击:   评论: (查看)

  什么叫做“一步错,步步错”?如果不知道中国文化的脉络走向,大概不太理解当下所发生的一些奇怪事情,这种发展不是一个简单的现象变化,而是内核转变,以至于引发出更多的错。比如:最近炒得沸沸扬扬的上海垃圾分类事件,单纯从事情本身来看,垃圾分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做了就是了;但从文化发展层面来看,我们会发现,这是一个“一错再错”之后的必然结果!

  众所周知,中国文化讲究整体性,这种思想甚至已经渗透到我们的言行举止、思维观念上面,从小到大,我们所接受的教育都是:做事情不能不计后果,必须注意整体兼顾。这就是整体性思维,正是这种思维使我们明白,很多东西“拨一发而动全身”,看起来是好的,放到整体中或许就变成了坏的。韩非子曰:“小忠者,大忠之贼也。”就是这个道理,有人说它太过于瞻前顾后,守旧有余,开创不足,但它却胜在稳定性较好,如果从人类长治久安的角度出发,无疑是最好的选择。是非善恶并不能简单从某件事情上去看,而要放到整个大环境中才能初见端倪,科学如此,文化如此,社会制度同样如此。

  近日看到上海出台最严垃圾分类标准,把垃圾分成了四大类,要求市民严格执行,违者甚至处以罚款。看起来是件好事,至少对于改善城市污染有一定促进作用。但从文化深度来看,这却是个无底的深渊,并不是什么好事!为什么?

  我们说“大道至简”!当人类不断在“分类”的漩涡中层层深入时,我们可以预见:无数的条条框框必然会生生扼杀所有人的灵性,从而导致人类文明的大退步!很危言耸听吗?一点也不。就像现在的法律,我们一直抱着“法律不健全”的想法,不断“完善”,出台各种各样的法,可最终结果呢,什么样的法律体系才能称之为“健全”?很多法律甚至自相矛盾,遇到具体事情,屁都不顶一个。同样的道理,垃圾分类,从两类变成四类就终结了吗?恐怕没有,四类变成八类,八类变成十六类,乃至更多,这样分下去,叫人民群众怎么去操作?其实这种思想都是一脉相承的,即所谓“细分”的思想,就好像细分了之后事情就能解决,事实证明,解决不了,反而会引发更大的问题——劳民伤财。

  古代社会有没有生活垃圾?当然有。可是,古代社会的城市生活垃圾是怎么处理的呢,靠分类吗?没听说过这样的操作。在我国北宋时期,社会经济发展达到了空前高潮,仅仅都城开封,人口就多达两三百万之众,看看原来开封的旧城遗址,我们大概可以想到当时那拥挤的人流,不比现在一二线城市差多少。他们当然也会制造出数不尽的生活垃圾了,但却不影响城市发展,这是为什么呢?没有塑料,没有瓷砖建材,没有不可降解垃圾,当然就没有“垃圾绕城”的怪现象!所有生活物资,全部来自大自然,垃圾一经收集,全部运回大自然,何来污染一说?何必去苦苦寻求“分类”方法?

  讲这个事例,我们要说明的是,从“不计后果”搞各种发明创造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今天的“一错再错”!可是,从来没有人去反思这个,大家就这样闭着眼睛走下去,到最后只能用新的错误弥补旧的错误。古人建房,特别是建宫殿,想的是能够长久留存;现代人建房,还没开工就想着几十年后挣一笔“拆迁补贴”!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畸形心态!生活垃圾的不可降解正好是在这种心态下,掺入了太多的“不计后果”,只图方便。这种思想跟中国文化的整体思想是背道而驰的,说白了,这种思想与“大道”不符,全凭人为臆造!

  这么多年以来,也有不少社会有识之士大声疾呼,我们的社会发展方向出问题了!但很可惜,没有人听进去。从迷信科学到依赖科学,乃至唯科学论,再到社会各个方面的治理都依赖法律、制度、规章条例,不再相信任何其他途径,从而越来越多人感到生活压历山大,把人活活困在里面。

  还是拿古代举例,古代社会政治区域很简单:朝廷、州衙、府衙、县衙,就这样,跟我们现在的中央、省级、市级、县级差不多。但极大不同的是:古代的四级官吏几乎包揽了所有的政府工作,包括政治、经济、文化宣传、官司诉讼等,一班人马全搞定,可以说是一人身兼多职;现在的官员一分再分,细得不能再细,县级下面还有镇级、村级干部,每人只负责一项,很多时候,闲得不能再闲。结果怎么样呢?该办的事情相互推诿,搞得老百姓怨声载道。

  我们并不是推崇古代官吏制度,而是想说明一点,分的思想真的很危险,人应该是通才,而不是专才,越是专才越容易出问题。很多工作明明可以一次性或者一个人完成的,但由于涉及到的分类不同,就必须几个人同时操作才能完成,这个叫做浪费人力资源。就像官司诉讼,县长就不能担任法官吗?完全可以啊,两个互不重合的职位,只要时间允许,相互客串又有何不可?但在今天的制度之下,估计没有人敢作此设想了,这不是人力资源浪费是什么?

  古代制度有明显的漏洞,就是“人治”高于了“法治”,以至于各级官员徇私舞弊,贪赃枉法。可是,随着我们对社会认识的不断深入,特别是马克思主义的诞生,这种现象已经很大程度上在人民心中,乃至国家层面得到了根本性的完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能够做一道减法题,套用古代好的形式,应用现在好的思想,古为今用,我们的社会可以变得简单有效,根本用不着那么复杂。不是古代的就是坏的,也不是古代的就是好的,各有好坏,分清是非,真正应用起来,才是最好的造福人类的方法。

  社会本来可以变得很简单,却因为我们的各种条条框框变得复杂了,以至于最后回到根本点上发现,社会生态环境已经不复存在,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搞一些五花八门的所谓建设,这就是动辄皆错的原因所在。如果要讲科学,那就从最初的起点讲起:塑料垃圾由于不符合自然循环,被排除在大自然之外无法降解,这是一个违背自然之道的东西,本应该被取代,真要行稳致远,那就拿出精力来好好研究一下塑料替代物。建筑垃圾本是土石金木所化,如果能够让它回归自然,不是更好吗?以此类推,与其搞什么垃圾复杂分类,还不如把垃圾分类逐渐取消,让一切回到本初状态,重新进入新的自然循环。

  人类研究自然、社会、人文发展的方向应该是这样的:越往前发展,社会结构越简单,越便于管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越公开化、透明化,人们的生活质量越不被物质基础所束缚,从而,社会管理成本、人们的生活成本大量降低。这才是符合人类进化发展的道路,什么东西都往越来越复杂衍生方向去发展,既不便于将来的人们把控应用,又不便于社会的长治久安,搞得人心惶惶,动辄皆错,显然是不行的。这就是我们从上海垃圾分类事件中想到的。

  2019年7月2日星期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