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关于马云的996批判》与《中美贸易战唯一论》——献给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八周年

2019-07-02 09:49:2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周立龙
点击:   评论: (查看)

u=1952908363,2853614025&fm=26&gp=0.jpg

《关于马云的996批判》与《中美贸易战唯一论》

——献给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八周年

(代序)

——周立龙

  世界处在毁灭的危机,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唯有伟大的领袖才能变危机为契机、而力挽狂澜即拯救民族与国家;唯有真理认知的核心、即至高无上的领袖,才能被人民所信仰、才有国家的崛起与强大。所以,我们再不能“犹抱琵琶半遮面”、而必须建立起习近平思想的理论体系,必须将习近平、即当然的政治举在头上。

  人类历史、即人类的认知是一个爬山过程,似乎从形而下的三生万物、到两元对立的唯物辩证,最后才能到达人性的顶峰、即“一”的至高无上,——似乎无数人生的生命演绎、即“三十则立、四十而惑,(否定)五十而知天命”。固然,马克思主义只是“肯定”与“否定”、即阶段性真理,人类思维原本停留在“二”的“辩证”;当然历史处在“姓资姓社”的对立、而无法统一时期;当然导致世界、尤其中国的“996”与“中美贸易战”。

  作者同时发表《关于马云的996批判》与《中美贸易战唯一论》两篇文章、即两个问题,当然都是当前世界、尤其中国内在与外在、即问题的核心与本质。所以,作者从升华完善马克思主义的角度,以辩证即全面的逻辑思维,从习近平思想之内核、即“以人民为中心”的大德出发,当然建立起习近平思想、即世界和谐的主体理论体系。习近平思想即马克思主义的“否定之否定”是人类最高与终极之真理,当然必须集全国人民的智慧、尤其大德者的术业专攻;当然能够彻底化解“中美贸易”、即世界最本质的矛盾,实现人类与世界的和谐与共同。

  2019.6月30日

提醒我的党、以及刘德中();告诉资本;寄语马云、任正非

——关于《马云的996批判》

——周立龙

  上月在“主义之真谛”微群(2)看到中国社会科学院刘德中教授转发的“文中思”文章——关于《马云的996批判》,方知中国正在上演一场关于“996”(3)激辩风波。显然,这是一场无知与荒唐的争辩,因为《劳动法》是保护人民、即社会主义的产物,而“996”是资本主义的东西,而且今天的关于“996”、就是昨天的“姓社姓资”。然而,小平同志早已告诫我们——“不争论”,而且历史已经跨越争论、即已进入“姓资姓社”的“对立”时期。当然,究其“姓资”吞噬“姓社”、即国家与世界毁灭,还是“姓社”同化“姓资”、即社会主义的浴火重生,关键在党和国家是不是具备真理的认知、即文明征服资本、而当然征服世界的能力。所以,似乎必须提醒《我的党、以及文中思;告诉“资本”;寄语马云、任正非》。

  一、提醒我的党,理性看待资本与人民,必须将政治举在头上

  丛林规则的“资本”无国界,唯有资本主义全球化、而当然的“大鱼吃小鱼”,才能成就帝国主义的一家老大。所以,今天的全球化是资本主义主导的,任何国家都必然陷入资本主义的“煮豆燃豆箕”,任何体制如果拒绝与排斥“资本”、都无异于自绝与自杀。所以,历史没有了“斗争与革命”的前提,唯有“姓社”征服“姓资”即姓资姓社的对立统一,才能实现社会主义的全球化、即拯救民族与国家、而当然拯救世界。

  必须“以人民为中心”,因为党和国家建立在人民的基础之上,脱离人民就意味着背叛;因为人民是边缘即核心的向心力即国家的凝聚力,唯有人民即边缘与核心同频共振,才有核心即领袖的至高无上、即民族与国家的强大与崛起。诚然,不“以人民为中心”,民族与国家的强大与崛起——又有何意义?

  必须将政治举在头上:政治的目的是将文化即人性扶正、即社会主义国家的形式与内容,而当然社会主义国家为实现这一内容、即统一的国家底色,而必须采用的形式、即治国方略。固然,“政治”是人性之皮,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当然,政治在不同历史时期、有不同形式与内容:当无产者处在无立足之地、即“无产与有产”的对立时期,政治叫“斗争与革命”;当无产者建立起政权,消灭了阶级、即“无产与有产”矛盾统一时期,政治是和谐、即道德与人性;当处在“姓资姓社”的对立、而无法统一、即人类生存与毁灭的节点,政治是“文明”、即强大国家核心基础之上的真知与智慧,而当然特色社会主义新时期理论、即当然的习近平思想;当然必须理直气壮地将习近平思想、即当然的政治——举在头上

  二、提醒刘德中,必须建立起习近平思想的理论体系

  似乎你是本人唯一认可的体制内极具道德主义情怀、而当然习近平思想情愫的马克思主义专家与学者。作为中国社科院专家教授,虽然不等于马克思主义者,但是马克思主义、即习近平思想体系的范畴;当然必须具备全息的、即形而上的思维意识;当然必须努力建立起特色社会主义新时期、而当然习近平思想的理论体系。

  习主席是伟大的,他的伟大就在于《必须维护党中央权威》、即“核心决定事物的本质、即真理的认知”(5);就在于“两个都不能否定”与《高调纪念马克思诞辰两百周年》、即明确继续改革的方向,而当然社会主义与毛泽东思想的回归;就在于“不忘初心”、尤其建立起“全媒融合”、而当然建立起强大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才能征服资本,而当然征服世界。

  从真理的认知出发,马克思不等于马克思主义,习近平只是习近平思想之内核即大德大爱的本质。然而,大德大爱有自身发展与演绎的路径与规律,不同的只是时空与历史;固然,习近平与马克思、毛泽东共同的本质,不同的只是层面与层级即不同的“辈分”。所以,必须将马克思供在神龛上,站在毛泽东主席即前辈的肩膀上,从习近平思想之内核、即大德大爱的本质出发,——当然,马克思主义的“否定之否定”、即习近平思想理论、也就水到渠成,而且大道至简。

  三、告诉“资本”:唯有国家的强大,才有你们的安身立命

  丛林规则中的“资本”是带血的,当然你们是“姓资姓社”中成长壮大的,当然是“摸着石头过河”、即必然有“带血”的部分;但前有“法制治国”的前置,后有小平同志“先富带后富”即稀释的功能,——而当然“不争论”。显然,是你们支撑与推动了今天中国的崛起,将国家建立在强大的物质基础之上;当然,你们是当之无愧的、即改革开放时期的国家功臣。然而,“物质是重要的因素,而不是决定的因素”。虽然人的生命必须依托于人的衣钵、即物质而生成,但当建立起人的衣钵、其决定性就“不再是物质,——而是精神”()。当然人是物质与精神的合成,国家是无数人、而当然精神的组合;所以,国家的强大必须建立在物质与精神、即当然“以人民为中心”于一体。“人从动物中来”,人性“后天而生”;所以,人性即道德必须靠“家养”、即修身养性;所以,必须建立起共同生存、即道德与人性的体制保障。显然,资本主义的全球化似乎已经踏平世界、尤其社会主义的藩篱,使得原本的两极世界、成为帝国主义的一家独大。

  所以必须告诉“资本”:帝国主义的最高阶段,当然是资本主义的“煮豆燃豆箕”;而且帝国主义的第一要务就是屠华,而屠华第一刀就是华人资本。显然,如果国家坍塌即没有强大的国家后盾,不管你身在何处、地位如何显赫,必然遭到帝国主义的野蛮杀伐。所以,必须支撑国家、而当然维护核心即习近平主席权威,才有国家的强大与崛起;才有你们、尤其人民的安身立命。

  四、寄语马云、任正非

  我非常崇拜马云:在一个“摸着石头过河”的社会环境中,能够准确把握“姓资姓社”的本质与规律,将社会主义的资源与资本主义的市场成功对接;不但打造互联网神话、即资本主义几百年都无法打造的效率奇迹,尤其赢得中国改革先锋的头衔。()

  然而,崇拜不是没有是非标准;站在道德即人性的立场,任何科学技术、甚至哲学与思想,都必须定位在人性、即人类的和谐与共同。所以,虽然今天国家的高楼林立,城市夜空远胜银河璀灿,但那不是文明,也不等于国家强大;因为,文明是无私奉献、敬畏与礼让、即社会的风清气正;因为,强大是人民的向心力与国家的凝聚力、即天下归心。之所以改革、似乎放任以淘宝为首的“先锋”建立在无数商家的倒闭、使城市变废墟,而当然端掉无数人的饭碗、造成社会严重两极分化——而当然的996;是因为人性、即道德是丛林中山羊,而再多的山羊也敌不过一头恶狼。所以,改革的本身就是培养征服恶狼、即适应丛林、而高于丛林之狼性;所以,改革的前提必须融入“姓资”、即姓资姓社的“否定之否定”。然而,君不见改革成功的曙光——似乎恰恰正是淘宝“卖出的全部都是假货”的报道,恰恰正是国家决意改革、而且正在改变、即质变的国民素质,——而当然淘宝最具功德的地方。

  当然“姓社姓资”源自人性中“善恶”,不但可以互变、而且可以合成;然而,处在“姓资姓社”的“对立”、而无法统一的时期,当然只能“说可说、而无法说”。但必须告诉马云:只有“伟大的心底无私,才能打造伟大的天下为公”;故而,大德者无财。你企图用西式即“湖畔”的工具理性,重振中华民族精神即国家的强大与崛起是徒劳的。因为,思想建立在大德大爱、即和谐与共同的思维意识,而必须上下而求索,而当然经历全息与全维的切肤之痛,而当然是用钱买不到的;当然思想是无私奉献的、即不要钱的,但前提必须与思想者同道。所以,唯有遵循小平同志的先带后富,自觉融入人民即共同与和谐之中、即与思想者同行,才能产生思想而成为思想者。

  我崇敬任正非:处在“姓资姓社”的体制环境中,始终保持对毛主席不变的初心。似乎正是这一大德大爱的情怀,打造了无与伦比的社会主义优势;虽然只是解决部分人民的安居乐业,但用社会主义模式、战胜了资本主义优势,——充分证明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而当然救世界!尤其“不争论”、即用事实回答了“姓资姓社”、而当然的“996”;您济世经邦即造福人类文明的功绩,将永载人类历史的史册。

  2019年6月4日

中美贸易战唯一论

——周立龙

  提示:

  之所以“唯一论”,是因为“核心决定事物的本质”(2),虽然中美两个完全不同的核心,但胜负只有一个;当然,“本胜负”是人类历史、即人性中“善恶”的最后对决,“胜则双赢”,“负则双毁”。所以,“本唯一论”定位在最高人性、即物质与精神的合成,是建立在强大国家核心基础之上的大德大智、即文明征服世界的能力。

  说明:

  作者正在试图彻底解答、即平息马云引发的“996”风波,而“中美贸易战”即“国之大事、不可不察”。所以,作者不得不得介入、即与“996”同时兼顾、而及时推出《中美贸易战唯一论》。文章旨在使民心党心、媒体舆论,迅速与习近平思想于一体;因为,只有人民的向心力即国家的凝聚力,才是真正的国家强大,才能消除与化解“中美贸易战”、即实现人类和谐与大同。本文与《关于马云的996批判》,从逻辑与说理上似乎一气呵成即事实上的组合拳;故而,阅读本文最好同时参阅《提醒我的党、刘德中;告诉资本;寄语马云、任正非——关于996》。

  一、揭开中美贸易战的核心与本质

  1.扼杀华为是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历史之必然

  美国主导的全球化,当然是为了全世界的“资本”都姓“美”;然而,华为不但不姓美,既是与资本主义同流、也不合污。当然,“中美贸易战”不是任正引发的,但是任正非心知肚明的、即中国改革历史之必然。当然任正非是伟大的(不论手机社会价值),他的伟大就在于深谙毛泽东思想的大德大智,就在于坚信并追求与培育着人类文明、即社会主义浴火重生的种子。然而,任正非是无奈的,因为大德大智既是真理的认知、但不等于文明征服的能力;所以,“中美贸易战”不是任正非能够摆平的,而且不管如何变通与圆润,既是5G不是主导世界的科技,也必然遇到帝国主义的围追堵截。

  2. 中美贸易战即“姓社姓资”的对立,源自人性中兽性的妄念作狂

  人性中残留着动物的属性,两个完全对立的基因,必然衍生两种完全对立的文化,衍生两个完全对立的阶级与体制。中华民族相信“人本善”,主观与客观将中华民族推向“善与德”、即和谐与核心的文化、共同生存的体制。西方文明笃信“人本恶”,当然遵循丛林规则的适者生存、即越无知、越霸道、而越先进;当然是“五月花革命”、即所谓的美国精神,导致特朗普今天的一丝不挂。

  然而,人性中“善恶”、即所谓“妄念作狂,克念作圣”、不但可变互变、而且可以合成;所以,历史上无数的拔刀相助、行侠仗义,源自人性的“克念作圣”;所以,毛泽东主席征服太多的“妄念作狂”,使其成为中国革命的功臣。当然“姓资姓社”是人性“善恶”衍生的文化与体制;当然资本主义是凌驾于国家人民之上之“妄念”、即扼杀人性的体制。所以,“中美贸易战”是人性之“善恶”的最后对决,而当然人性中兽性的“妄念作狂”。

  3.“中美贸易战”只能打赢即征服,没有打服的前提

  资本主义是剥离了人性、即由人性之恶建立与操纵、而临驾于国家人民之上的体制,相对于人性即道德——它是物质的、形式的、即单元的。所以,既是人性与道德处在资本主义体制、也必然被同化与固化,既是有良知即自身体制的总统、也无法憾动与改变其自身恶的体制。所以,作者在《别了米歇尔夫人,请捎给奥巴马先生一封信》一文中:“如果你意欲代表人民,就势必背叛你统治阶级的利益,如果你企图用美国精神领导世界,而一定会导致人类与世界的毁灭”(3)。

  它当然利用被绑架的人性,装饰其外在的形式而衣冠楚楚,但终其无法掩盖其内在龌龊的衣冠禽兽;所以,与特朗普谈道德与人性,似乎而当然是对牛弹琴。然而,仍然只有征服、而不能打服;因为,它绑架太多的人性,而且已经具备毁灭世界的能力——打则双毁;因为,它聚集起全世界资本,虽然来自于丛林规则的弱肉强食,但终归大都在所谓的“法制正义”即众目睽睽之下而生成,当然打则有失天道。

  文明是人类进化的动因、即无私奉献、敬畏礼让;文明是建立在强大国家物质基础之上的精神,是国家核心即大德大智领袖被人民所热爱、而形成的国家与人民的信仰。当领袖被人民所信仰、而必然形成核心与边缘的同频共振、即国家的凝聚力与人民的向心力;当然无坚不摧、即征服任何流氓与霸道。然而,文明的本身就包涵人性之“恶”的“克念作圣”,而且原本就来自人性中善恶的合成;所以,所谓中美贸易战只能征服,而没有打服的前提。

  二、唯有在毛泽东思想上升华,才能打赢即征服中美贸易战

  1. 马克思主义是治国治世唯一方略、即人类最高境界与终极价值定位

  人从动物中来,道德即人性靠“家养”,唯有大德大智即“先人者”的先人带后人,而当然伟大的心底无私,打造伟大的天下为公,才有人性即道德的生存。所以,人类上万年即所谓“盛极必衰、衰极必盛”、而当然是历史的折腾;所以,只有当马克思主义来到世界、尤其建立起人民的政权、即人性生存的衣钵,人类即人性才有了价值与意义。

  唯有治世的智慧方能治国、即求其上而得其中。马克思之伟大、就在于建立起共同生存的社会主义体制,将大德大爱即无私奉献的共产党精神,植入其体制的核心,将人类的目标定位在共产主义——而当然人类文明的最高境界与终极的价值定位;而当然治国治世的唯一方略。

  2.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原旨唯一“肯定基础上否定”、即当今世界最高之智慧

  虽然人性必须依托于人的衣钵即物质而生存,但终究人性是精神。所以,民族与国家的强大关键是凝聚起人性的共识、即人民的向心力、而当然精神的决定性。显然,马克思主义是物质与精神的合成,当然马克思原旨即真理的奠基,必须建立在“物质第一性”;因为,唯有物质即人性依存的衣钵,才有精神即决定性前提,才能使无产者联合起来与资产阶级进行斗争与革命。显然,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原旨“肯定基础上否定”、而当然“物质基础之上的精神”;而正是这一伟大之精神、即国家与人民的信仰,才有了人民为信仰不畏牺牲,而前赴后继;当然取得中国革命、尤其朝鲜战争的胜利、即人类历史伟大的奇迹;当然才有了处在帝国主义的四面楚歌、而我自岿然不动、即当今世界最高之智慧 。

  3.唯有毛泽东思想上升华,才能打赢即征服中美贸易战

  毛泽东思想之所以具备打服一切反动派的能力:就在于毛泽东主席的天赋之德与天赋之智、而当然全息与全维的园丁思维,当然认知事物、尤其人的本质、即园中的花草树木。就在于建立在马克思主义真理的认知、而当然站在马克思前辈伟人的肩膀上,当然充分调动与发挥人的积极性、使人人有价值、而当然人民的信仰;当然凝聚起人心即国家的凝聚力、而当然国家强大与崛起。

  然而,再伟大的精神也是建立在人的衣钵、即有限的生命;所以,马克思并不等于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也只能是马克思主义体系中“肯定”即中间部分。当然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治世、而不是单纯的治国、即姓社同化姓资的过程;当然必须在毛泽东思想上升华与完善、即当然马克思、毛泽东思想的兼营。固然,马克思原旨是建立在物质第一性,毛泽东思想则当然物质基础之上的精神;当然毛泽东思想的升华是物质与精神的合成、而当然的天人合一之道——唯此才能打赢即征服中美贸易战。

  三、必须在毛泽东思想上升华、即建立起习近平思想理论体系

  1.习近平主席是伟大的

  习主席之伟大,首先是因为与马克思、毛泽东共同的本质、即“以人民为中心”、而当然的大德大爱与大智;当然必须站在伟人毛泽东思想的肩膀上、即后浪推前浪,才能在毛泽东思想的升华与完善、即马克思主义的“否定之否定”;当然只有比前辈伟人更伟大、才是真正的伟大。

  习主席是伟大的,就在于2017年栗战书在人民网专栏发表《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核心决定事物的本质、即真理的认知”,尤其“两个都不能否定”即“不争论”的智慧与理性,才有了今天的党心民心的统一、即国家的稳定。就在于就在于《高调纪念马克思诞辰两百周年》、即明确继续改革的方向,才有了今天的“不忘初心”、即社会主义与毛泽东思想的回归,而当然“肯定基础上否定”。就在于“全媒融合”、而当然凝聚与统一人民的智慧与共识,建立起强大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而当然习近平思想的理论体系。

  2.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胜利突破帝国主义的围追堵截

  在马克思主义尚未达到“否定之否定”、即具文明征服能力之前,“姓资姓社”的“对立”是无法调和的,帝国主义必然对姓社、尤其对中国“特色”无所不用其极。当然以多元文化乱伦,普世价值乱性,汉奸走狗、卖国贼的里通外国;尤其用糖衣炮弹、组织与俘获起庞大的中国贪官团队;似乎只要公布中国贪官在美国的财产,中国就一夜坍塌而灰飞烟灭。

  然而,习近平主席走马上任,明察秋毫:——腐败、即资本主义的病毒已经深入骨髓,没有了治愈的前提;必须打破——消炎、止痛、排毒的常规思维,直接用手术切除。显然,中国已经建立起全新的执政团队,才有了今天敢与美帝国主义叫板的前提;如果今天美国公布中国贪官的财产,当然是美国帮助中国反腐,——当然要感谢特朗普。显然,“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国家已全面突破帝国主义的围追堵截。

  3.必须抓住这一天时地利人和,才能打赢中美贸易战

  走出帝国主义重围,改革必然处在姓资姓社的对立,唯有“姓社”征服“姓资”使其诚服即质变,才能实现姓资姓社的统一而双赢、即人类和谐与共同。然而,“核心决定事物的本质”,唯有伟大的“核心”即领袖的至高无上,才有国家的强大、而当然文明征服的能力。然而,大德大智者常有、而大德大智的核心即领袖不常有,而且处在历史的否极、即不能重生、就是毁灭、而当然没有了盛极必衰,衰极必盛即历史的折腾,当然必须抓住习主席之伟大——这一“天时地利人和”的契机。

  显然,作者在《36届全国高校马克思主义学术研讨会》与《第五届执政党实践与理论高峰论坛》获选出席大会的论文——《论中共理论自信》,尤其提交给《全军马克思主义学术论坛》文章——《点燃一灯盏灯,照亮全世界》,而当然是习近平思想的理论体系、即《治国治世的北斗导航》。固然,再不能犹抱琵琶半遮面、而必须将习近平思想、即当然的政治——举在头上。

  周立龙

  2019年6月30日

  注释:

  (1)、作者组建的微信群——真谛,后由刘德中教授更名为——主义之真谛

  (2)、摘自作者文章《别人米歇尔夫人,请捎给奥巴马一封信》

  (3)、摘自作者《给中共十三届八中全会的公开信》

  附注:作者发表的主要作品

  1、2001年发表《中华民族必须引领世界》

  2、2006年发表《我用文明告诉你!回复龙应台给胡锦涛同志的公开信》

  3、2007年发表《一党执政是天道,共产党执政是正宗》

  4、2009年出版《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必由之路》专著

  5、2009年发表《中华民族必将迎来人类伟大的辉煌》,同时向世界承诺:“回答任何人提出的关于治国与治世的问题”。

  6、2013年《给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公开信》中提出:“红色文化传承——唯它方能力挽狂澜、乾坤独断,舍此中华民族将分崩离析、香消一玉损”。

  7、2015年发表:《提醒党和国家,毕福剑事件必须给人民一个交待》,专题论证——“必须还毛泽东主席的国父地位”。

  8、2015年发表《出手支持俄罗斯,远大于抗美援朝的意义》。

  9、2018年发表《论中共理论自信》获选出席《36届全国高校马克思主义学术研讨会》与《执政党实践与理论高峰论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