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是“好体制”摊上了“坏总统”,还是美国真实面目大暴露?

2019-06-28 11:21:59  来源:察网  作者:千钧棒
点击:    评论: (查看)

是“好体制”摊上了“坏总统”,还是美国真实面目大暴露?

  特朗普上台以来的几年,是国内的自由派公知大出洋相的几年,他们苦心经营多年给美国涂的脂抹的粉,披上的华丽的外衣,让特朗普这个奸商总统三下五除二全去掉了。让肩负在中国推动改旗易帜重任的公知好不尴尬。

  国内的自由派公知根据是否有直接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区分,有两种人,一种是“理念自由派”,一种是“行动自由派”,他们的共同点是都反共反社反毛崇美亲美,推崇西方社会制度,在中国推动改旗易帜;不同点是“理念自由派”往往还只是停留言论层面,而“行动自由派”已经有勾结国外敌对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破坏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的违法犯罪行为。

  在特朗普的倒行逆施之前,他们一起给美国贴金,称美国是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灯塔国,而特朗普瞎折腾,尤其是与中国打贸易战以后,他们中出现了一些不同。

  那些“行动自由派”从一开始的肉麻美化美国,到美国原形毕露以后帮助美国倒打一耙,称是中国辜负美国才导致美国制裁中国,最后干脆图穷匕见,无耻要求中国政府向美国屈膝投降。这些都是不折不扣的汉奸,其面目被广大民众看清楚,他们跳出来也白跳。

  而那些“理念自由派”很多选择了沉默,本来在特朗普上台之前,他们就因为常常歪曲历史、大肆造谣惑众和忽悠欺骗在民众中声名狼藉,他们的公信力基本上归零,有时候即使是讲真话也没有人信了。而特朗普政府这个出色的反面教员更是用实际行动告诉中国人民,公知们这些年来都是在讲假话骗你们。因此公知们大多数闭嘴,那些平时摇旗呐喊,冲锋陷阵的角色一个个都哑巴了,其中有一个属于领军人物级别的公知最近有人用他的名字发表文章,在网络上遭到反驳,他破天荒居然声明不是他写的,如果是七八年前,这种大功劳估计公知们还会争抢呢。

  这些人现在到底在想什么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首先从看看其他西方国家对特朗普政府的反应说起。

  特朗普疯起来六亲不认,连盟友的肉也咬,作为美国的价值观同盟的西方国家对此很郁闷,也很生气,因此在行动上表现出很奇特的特点,出于国家利益考虑,有些西方国家反对美国的在经济上的做法,同时采取了一些与美国对着干的行动,但是他们在政治上基本上与美国保持一致。在经济上反对美国的做法是要从眼前利益方面对本国的民众有所交代,否则搞不好会被民众赶下台;而在政治上与美国保持一致则是因为从他们所谓的“长远利益”看,美国的政治体制和经济体制在确保美国剪全世界羊毛的时候,他们也能够喝碗汤,他们就像非洲草原上的鬣狗,等着大型动物争斗或者捕猎其他动物的时候,围上去撕咬一些肉,他们在对待发展中国家尤其是穷国的态度上就像所有的食肉动物对待食草动物的态度一样,他们跟美国的区别只不过是大型食肉动物与小型食肉动物的区别,他们一边小心翼翼地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同时也对美国表示撒娇式的不满,他们中很多人寄希望于等待美国换总统,期望民主党上台或者即使是共和党继续执政但是改特朗普损害盟友利益的做法,继续像以前一样,带领兄弟们去打家劫舍,美国吃肉,盟友也有汤喝。

  “理念自由派”与那些西方国家的态度有点相似,但是他们在任何时候都不会说美国半个不字,因为他们直到现在还自欺欺人地认为美国的现状只不过是因为好体制摊上了一个坏总统,而他们口头上绝对不会抨击美国和特朗普,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等于在政治上否定了自己,并且在经济上受到损失,说不定从此就领取不到“推广民主费用”了。他们寄希望于民主党上台,再举起“普世价值”的破旗,继续收罗他们这些散兵游勇,以图东山再起。

  这种心态,在著名公知孙某平的一段话里面体现得比较清楚。

  五月初,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斯金纳说,国务院正在以“与一个真正不同文明的较量”想法为依据,制定对华策略。

  于是就有人搬出孙公知2018年的一篇文章与斯金纳的“文明较量”论遥相呼应,里应外合,配合美国发起的新一轮对中国的意识形态进攻。

  【“在眼花缭乱的变化面前,在莫衷一是的纷争之中,不要模糊了一条最基本的边界——文明与野蛮。有时间想谈谈这个话题。

  特朗普上台,英国脱欧,对政治正确的反思,民粹主义的卷土重来,整个世界变得扑朔迷离,似乎清晰的图景又变得一片混沌。我想强调的是,在这变幻莫测、眼花缭乱的时候,我们不要迷失。如果说发达国家还多少有点迷失的本钱的话,我们付不起这样的代价”。】

  众所周知的是,特朗普上台以后,信奉“我是流氓我怕谁”的信条,把这些年来美国苦心经营披上的“普世价值”的遮羞布完全撕掉,美国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最大的无赖国家,而最让孙公知等痛心疾首的是美国政府充当反面教员教育了千千万万的中国人,看清楚了美国的罪恶本质,所谓的“普世价值”在美国都变成了擦屁股纸,对中国人的忽悠效果更加是大打折扣,于是孙公知自不量力地产生了单骑救主,“挽狂澜于既倒”的冲动。而他的“整个世界变得扑朔迷离,似乎清晰的图景又变得一片混沌”的这句话就是对美帝露出本来面目,被全世界人民尤其是中国人民看清楚本质的状况的哀叹。

  明眼人多多少少能够看出,他认为美国仍然是“文明”的代表,不跟美国保持一致的中国属于“野蛮”的范畴,只不过“文明”与“野蛮”的边界由于特朗普的上台和特朗普对“政治正确的反思”而模糊了,字里行间看得出他对所谓的“普世价值”的执着以及对美国的真实面目的暴露于天下的无奈。虽然他没有说出来,但是人们看得出来,他的意思是,美国的体制作为“文明”的代表仍然是好的,不好的只是特朗普个人,是美国的好体制摊上了特朗普这么一个坏总统,假如换了一个总统,尤其是高举“普世价值”旗帜的民主党再度执政,公知们的改旗易帜的目标还有希望,因此,他告诫自己的志同道合者“不要迷失”,同时以所谓的“如果说发达国家还多少有点迷失的本钱的话,我们付不起这样的代价”。来吓唬那些曾经受到自由派洗脑的民众——如果因为出了个特朗普就不相信“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的“灯塔国”美国,后果会很严重。

  孙某平的说法和心态在一部分自由派人士中很有代表性,我曾经到一些网站和QQ群里面浏览,发现了与孙大同小异的观点,特朗普政府赤裸裸的耍流氓,让他们不便于跟那些“行动自由派”那样公开跳出来要政府对美国投降,但是又不甘心失败,便自欺欺人地认为,换了一个美国总统以后,他们可以又是一条好汉。

  而自由派公知最自以为聪明而又其实是最愚蠢的地方在于,在中国的绝大多数人已经看清楚了美国的真实面目以后,他们还傻乎乎地认为美国只不过是暂时出现了“错误路线”,只要换了了美国总统,再把“普世价值”的旗帜一举,他们还可以像过去一样狐假虎威地在中国号令天下。

  反面教员的作用是巨大的。

  美国以在伊拉克战争中造成几十万平民死亡和美国警察每年打死1000名美国人诠释了什么是“人权”;以指定英国首相的人选和要用武力向委内瑞拉输送总统诠释了什么叫“民主”;以多次大规模出动军警镇压美国民众的抗议示威诠释了什么叫“民众有自由表达的权利”;以美国总统无视议会的权利诠释了什么叫“三权分立”、“权力制衡”;以指使加拿大绑架华为高管、威胁要制裁国际法院和支持“港独”势力制造暴乱诠释了什么是“法治”;以企图通过立法让美国企业拒不交付给华为专利费诠释了什么叫“保护知识产权”;以用行政行为干预企业正常的的经营活动诠释了什么叫“遵循市场经济原则”;以美国的举国之力去争取和保持美国在某些领域的优势诠释了什么叫“坚持国际分工”;以频频退出国际组织和国际协议和经常性朝令夕改诠释了什么叫“契约精神”……够了,所有这些,是一小撮自由派公知通过三寸不烂之舌能够洗白的吗?

  退一万步说,即使是民主党再次上台,他们也不会在特朗普耍流氓获得的利益上往后退,顶多是对美国的盟友不会像特朗普那么六亲不认,他们最可能做的是让特朗普背锅,而在对付中国的问题上,美国两党高度一致,这些中国人民都看到了,自由派公知想再对国人洗脑谈何容易!

  所以特朗普上台以后的倒行逆施并不是什么好体制摊上了一个坏总统,而是美国的本来面目的大暴露并且被中国的大多数人看清楚了,至于一小撮自由派公知直到现在还坚持用这种说法欺骗自己,那就由他去吧!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