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操场埋尸案:正义不应止步于真相大白

2019-06-25 15:59:38  来源:青年思考  作者:青年赵文凌
点击:   评论: (查看)

timg (28).jpg

  回想起几天前第一次看到“操场埋尸案”的新闻时,我的心情还是不能平复。这也太魔幻了吧,这难道真的不是电影或者电视剧的脑洞吗?

  可惜,不是虚幻,是现实。

  一个质疑工程质量的老师,被埋在学校操场,十六年!

  01

  真相越多,心情越复杂,愤怒、无奈、压抑……

  随着事情的发酵,越来越多的真相出现在公众视野面前,一次又一次地触动着人们的底线:

  2003年,新晃一中修建学校跑道被该学校校长把这个工程承包给其外甥杜少平,而这个杜少平是当地驰名的狠人,放贷、开歌厅、搞客运,典型的黑白两道型生意,什么赚钱干什么,身陷无数民事纠纷,却又活得嚣张滋润,竟然还能搞到全县瞩目的重点工程。

  工程合同签订为80万元,还没完工,金额就改成了140万,在当时,60万或许能在北京买套房!在邓世平提出异议后,包工头杜少平就多次公开扬言要干掉邓世平。

  高额工程款背后更严重的是豆腐渣工程,当着校长黄炳松的面,邓世平用水管一冲那堵墙,墙就应声而垮,杜少平再次公开对民工说,“邓世平抓工程质量太狠了,要搞死他”。现在,这堵墙已经出现质量问题!

  当年有许多明显的线索都指向了黄炳松和其外甥杜少平,但邓世平失踪的第三天,邓家去公安局报案,新晃警方只是备案没立案,也未启动调查。

  邓世平儿子邓蓝冰自己对案子进行了推理和猜测,与现在所揭露的真相完全一致,甚至连父亲的藏尸地点,也都分毫不差!但是,邓蓝冰将自己的调查报告及推理写信给湖南省公安厅,省公安厅将案件发给怀化市公安局,怀化市公安局委派了一名新晃籍警察负责调查,至今什么都没查到!

  邓世平的家属举报后,怀化市下派侦查员前来调查,都在现场的墙上采集到血样了,应该找死者的直系亲属做DNA鉴定了,但该名侦查员当晚住了一晚上后,第二天就直接返回了怀化市,再无下文。

  邓世平的母亲找到当地的检察院,检察官告诉说“不!敢!帮!你!”,“黄炳松担任了10多年的校长,社会交际非常广,与许多政府官员包括我们检察长的关系都相当好。我们不敢帮你,你在新晃县可能找不到证据。”这竟然是一名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说出来的话!

  02

  我们还在讨论着正义

  起初,他们讨论云南孙小果案,我没有说话——因为我离云南还很远;

  接着,他们讨论南昌街头杀人案,我没有说话——因为我现在不在大街上;

  后来,他们讨论西安幼儿园长拒收农村娃,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农村娃;

  此后,他们讨论新晃操场埋尸案,我不能不说话了,不是因为我是新晃人;而是我知道,我还是个人!

  我不想,到最后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

  尽管在被各种恶性案件麻痹了人们神经的今天,面对一个为了学生利益的正义伸张者被一个贪图个人利益的包工头杀害并掩盖真相16年的新闻,大众还是被震惊了!

  大部分民众还没有那么冷血,尤其是面对这位为众人抱薪者!

  于是,沉默已久的人们又开始活跃起来,人们在讨论的只有“正义”二字。人们在说着,正义迟到了;人们正在说着,迟到的正义不算是正义;人们在说着,正义还是来了……

  说正义迟到的人们是善良的。近些年,越来越多的冤假错案浮出水面,正义最终没有缺席,只是迟到了。人们只要是看到了真相就还有希望,这是我们对于正义和光明的渴望。

  说迟到的正义不算正义的人们是愤怒的。面对一次又一次迟到的正义,面对迟到如此之久的正义,人们义愤填膺地发出自己的质问:为什么?

  说正义还是来了的人们是无奈的。黑暗,无穷的黑暗有一次令人近于窒息。需要我们用巨大的代价来争取到的正义,能算是正义吗?尤其是,这样的正义充满了偶然性。

  03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

  沉冤想要昭雪,真相得以重见天日,千难万难,尤其是在“天高皇帝远”的地方。

  前一段很火的电视剧《破冰行动》想必有许多人都看了。小小的一个制毒村,针扎不进,水泼不进,固若金汤,大毒枭林耀东,是族长、是乡贤、是村主任、是优秀企业家、是慈善家、是人大代表、是人大常委,不仅如此,还可以建小学、搞教育、搞房地产、投资家乡,名利双收,连禁毒局长、刑侦大队长、陈市长,都成为他的保护伞和帮凶。

  你想说话,堵你的嘴,你想做事,要你的命。

  “天高皇帝远,民少相公多”的基层状况让人无奈。盘根错节的地方势力,有无数的地方乡党,无数的土豪劣绅……杀人放火,修桥补路,很可能就是同一个人。一张脸是鱼肉乡里的黑势力,另一张脸又是德高望重的乡贤大善人。

  到底怎么解决这样的基层问题,或许很难,但不是没有办法。

  就在四十多年前,像邓世平这样坚持原则的硬骨头,各行各业有一大批,那是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的遗产。在今天,取而代之的则是善于审时度势的精致利己者。在今天,成批出现的是,像校长一样的当权者,像杜少平一样的“成功者”,这个魔幻现实社会里一切皆有可能。

  而作为群众来说,当我们日益在权力面前低头,为私人财富唱赞歌,对丛林规则愈加崇拜……我们已经默认回避去叩问正义与邪恶,自古以来的“惩恶扬善”终究只是人们的愿望。

  长此以往,所有的正义都会被埋葬。而当整个社会的正义无存的时候,人们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要想走出黑暗,必须做出改变!否则,群众会用自己的方式来声讨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