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从“中国女足赢球不如输球”说开去

2019-06-17 17:58:1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陈俊杰
点击:    评论: (查看)

0_4219857_7fbc3c55f52182e7d1c1f1e6904c4d5c.jpg

  “赢不如输”也有道理可讲吗?这还要看具体问题是什么,比如最近从“中国女足赢球不如输球”到我举报党员老师信教传教不如不举报。

  2019年6月17日美国女足以3比0击败智利女足,只要不出意外,美国队将以F组第一名的资格出线,中国队由此而在小组末轮迎来一个不小的难题,即如果中国队击败西班牙队而以小组第二名的资格出线,那么到了淘汰赛就会与夺冠热门美国队迎头相撞;根据淘汰赛的对阵形势,B组第二名将与F组第一名对决,德国队基本上锁定了B组小组第一名的资格,第二名不是西班牙队就是中国队,但中国队赢球的机会较小,如果输给西班牙队就能锁定小组第三名的资格,从而既有可能出线又有可能避开美国队。简言之,中国队输球不如赢球?

  2019年法国女足世界杯小组赛最后一轮的形势是:F组的美国与瑞典的积分都是6分,美国只要不输就是小组第一名,而瑞典必须赢球才有可能逆袭。从这个角度上看,瑞典争取小组第一名的难度极大,只要不出意外,美国极有可能以小组第一名的资格出线,因此潜在的淘汰赛对决将是美国对阵西班牙或中国。美国队是卫冕冠军,女足世界杯三冠王,是女足世界杯历史上赢得冠军最多的球队,前两轮比赛已打入16球,任何球队(包括12年前的双冠王德国队)或许都不愿提前遭遇这样的球队。中国队也肯定不想这么早就与美国队交手,因为这样的对决结果极有可能是中国女足进不了8强!也许球迷们会吐槽女足世界杯这样的对阵形势,但通用的比赛规则导致赢球不如输球的例子并不少见。

  然而,如果就事论事,输给西班牙队而手握3分的中国队的净胜球为负数,能否从小组出线还是要打上问号的。根据比赛规则,四个成绩最好的小组第三名出线,无绝对把握锁定小组前两名的队伍在末轮比赛之前都将不得不面对两难抉择而有可能“算计”对手。取胜或打平都将遭遇美国队而故意输球又有一点小小的风险,这就是中国队不得不面对的两难抉择。如果与西班牙打平,德国将锁定B组第一名而西班牙排在第二名晋级,由于E组与F组的前两轮全部分出了胜负,前两名球队都是拿到6分而同时撞线,况且末轮是两支全败球队对阵,E组与F组已无第三名球队拿到4分的可能(四个成绩靠前的小组第三名均可晋级),中国只要打平西班牙就能以小组第三名的资格出线。如果中国输给西班牙,在积分止步于3分的同时净胜球将变成负数,在小组第三名同分的前提下比拼净胜球就有点形势不妙了。尤其是其他五个小组末轮尚未打响,中国随时有可能被对手“做局”。根据历史经验,3分+净胜球正数出线无忧。上届加拿大女足世界杯首次扩军到二十四支球队,四个成绩靠前的小组第三名均可晋级。上届四个成绩靠前的小组第三名形势是:A组的荷兰积4分、F组的哥伦比亚积4分,此外有3支第三名均积3分,包括B组的泰国、C组的瑞士与D组的瑞典,瑞士靠7个净胜球而锁定了成绩第三好的小组第三名的资格,以0个净胜球力压净胜球为-7的泰国晋级淘汰赛。因此中国队打平西班牙队的结果似乎才是最好的:既有更大的把握出线又有绝对的把握避开美国队!然而,“铿锵玫瑰”们,国足“打平就能出线”但又一再输在最后的“黑色三分钟”的魔咒还不够恶心广大球迷吗!

  显然,上述分析的方法论基础是只比强弱而不问是非的现实主义博弈论,与鼓吹“制度万能”的自由主义“看不见的手”水火不容。足球场上幕后操盘者“看得见的手”无孔不入,中国队想打平乃至输球则随时有可能被后来的某个对手“算计”而聪明反被聪明误!这也是我一直看不起自由主义者的原因之一:成也规则败也规则。当然,我也不可能因此而彻底倒向现实主义者,类似于被自由主义者诬为马克思主义“乌托邦”的“奥林匹克精神”,与现实主义者“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同样水火不容,但我也希望中国队能与其他球队“相互理解、友谊、团结和公平竞争”。尽管“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较之于充满“负能量”的“佛系”、“小确丧”、“毒鸡汤”等反“政治正确”,无论自由主义者还是现实主义者面对“奥林匹克精神”时恐怕都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吧!

  说到“相互理解、友谊、团结和公平竞争”,我最近的一个遭遇似乎足以与现在的中国女足“惺惺相惜”了。今年初我向校纪委举报了我所在的学院某党员老师信教传教,结果等来的不是被举报者被处罚而是我这个举报者被校人事处“考核不合格”!问题是这里的“考核”针对的是我在2018年的考勤记录,而我被通知“不合格”却是在2019年过了近半年之后!更可疑的是,我问过一个曾参与表决对我“考核不合格”的我所在的学院某副院长(党委成员之一)是何时开的党委会,但他连到底是去年底还是今年初开的党委会都说不清楚!众所周知,区区一个学院对某老师“考核不合格”是十年难得一见的,处置如此敏感的“大事”居然说不清楚何时开的党委会?!更具体的问题是,我去年下半年不上课是提前请过假(因为暑假里摔伤了腿)的,所以学院才有可能提前安排其他老师代替我上课而没造成任何教学事故。我的爱人代替我请假时,学院办公室主任甚至假惺惺地说“填病假表层层上报跑腿太麻烦,而且人事处会因此而降你的工资,学院有权批准一个月之内的假,你只要每个月之内来口头请一次假就行了”;后来学院党委书记更是假惺惺地说对我说:“以前有的老教授只要心情不好就会出远门旅游一年半载的,只要说自己得了抑郁症而有可能影响上课就能请假过关了”!他们当初表演得一个比一个像天使,何以现在突然一个比一个像恶魔?!这就让我不得不想到“打击报复”的可能性了,因为五年前我就向学院党委书记举报过那个信教传教的党员老师,但回应是“水至清则无鱼”!万般无奈之下我才越级向校纪委举报,经过大量取证,校纪委对校党委提交的意见是责令其“退党、退出教学第一线并注销其有宗教背景与经济诈骗嫌疑的公司”,但校党委迟迟不做决策,我找校党委书记论理也碰了个软钉子,而我自己却很快被“考核不合格”了!举报人遭遇围攻而被举报人却毫发无伤,从学院到人事处再到校党委却遥相呼应“一码归一码”,但事实是他们只抓我这“一码”而不抓党员老师信教传教那“一码”,其中岂能排除打击报复之嫌!都在一所高校里“同殿称臣”,就算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置,我举报党员老师信教传教也是为了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而有关部门对我“考核不合格”却大有“一剑封喉”的苗头,同志之间的“相互理解、友谊、团结和公平竞争”还从何谈起?自由主义者的“制度万能”我肯定是不信了,但现实主义者的丛林法则博弈论毕竟压得我喘不过气了!

  校党委书记与人事处某副处长都曾对我说“只要是学院党委集体表决的就不能说是个别人打击报复了”,问题是如果党委(尤其是党委一把手)搞一言堂怎么办?这方面的例子并不难找,当年党中央(主要是李立三)以毛泽东在井冈山“当土匪”走右倾机会主义路线为由先后剥夺其党籍、军籍,尽管罗章龙等前“新民学会”成员联名抗议甚至退党,直到朱德将“老井冈”的底子在福建快打完了才被迫重新启用毛泽东!后来王明又遥控党中央将毛泽东“明升暗降”,直到遵义会议才暂时恢复其军事指挥权,到了延安才恢复其在党中央的领导职务。一句话:如果党委(尤其是党委书记)错了,由此导致的恶果谁来承担责任?这也是党的民主集中制至今未能根治的一大顽疾:民主不足而集中过度!从陈独秀到华国锋,从柬埔寨的波尔布特到前苏联的戈尔巴乔夫,这方面的教训还不够大、不够多吗?规则是死的而人是活的,问题的关键是活人而不是死规则!

  往“大道理”上说,如果不想被死规则玩死,中国女足就理应充分展示“铿锵玫瑰”的活力去打西班牙;如果不想被死规则玩死,我就理应充分展示真正的共产党员的活力去举报党员老师信教传教!鲁迅曾呼吁“痛打落水狗”以免被它跳上岸来贱你一身泥,何况我已被某个落水狗贱了一身“不合格”的泥!“费厄泼赖”与其说是“看不见的手”之类的某种规律,不如说是被操盘者见仁见智的某种规则,关键是谁来用、为什么用以及怎么用,其工具理性毕竟是有限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