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国资委喊话三大运营商避免5G重复投资,该反思市场迷信了

2019-06-15 20:54:13  来源:草根微刊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6月6日,工信部越过5G预商用阶段,直接向三大运营商及广电发放了5G商用牌照,媒体预测此举将加速中国的5G建设运营。据媒体报道,在5G建设即将大规模铺开之际,国资委副主任赵爱明、任洪斌近日赴中国联通调研,并参加了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和中国移动5G产业发展研讨会,深入了解三家运营商5G产业相关工作进展情况和下一步考虑。赵爱明强调,三家运营商要主动承担国家任务,进一步加强合作,避免5G重复投资。

  在同一个城市,几家运营商同时开展业务,就必须各自建立自己覆盖全城的网络,势必造成网络的重复覆盖。几大运营商各自完全独立进行技术研发与基础设施投资,不仅会造成技术研发上的无效投入,也将导致基础设施当然重复建设。

  国资委的意见并非不可行,按照4G时代之前的网络运营建设经验,至少在铁塔、机房等基站配套设施上,不存在不能兼容的技术差别。人为地拆分电信事业,正是在市场迷信下走上了迷途,对中国通信事业的打击是巨大的。

  1949年11月,新中国刚刚成立不久,中国邮电部就诞生了。毛主席亲自为邮电部题词:“人民邮电,为人民服务。”自此揭开了中国邮电通信事业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高速发展道路。

  到毛泽东时代结束,中国的通信事业虽然与西方最先进的国家还有一定差距,但还是建立了相对完备的、覆盖全国的现代通信网络,实现了农村大队以上通电话的基本状况。尼克松访华以后,帝国主义对我们的技术封锁有所放松,一些先进技术的引进成为可能。但毛泽东时代的技术引进走的是引进-消化吸收、变成完全自主的发展模式。通过借鉴西方先进技术,国内通信新技术在70年代中后期得到了高速发展。如960路微波、卫星通信技术以及纵横制交换机等技术都已经形成产品,组装全国。进一步研究程控交换机的进程甚至在全国各个邮电地方局都在开展。

  在国家的正确领导下,当年的邮电部在中国建立了一个集网络营运、维护,设备生产、科研,机构管理和教育的大规模统一的中国通信业,他们统一在邮电部的管辖之下。而且更加重要的是,在这个涉及到国家最高机密的通信机要系统里的所有技术都是我们国家具有独立自主权的设备和技术。当时,我们可以骄傲地说,中国的通信行业是可以不依靠任何外国而独立运行的系统,包括设备的生产、维护、工程设计等等。

  1994年7月19日在效仿英国双寡头竞争局面的幌子下,电子部联合铁道部、电力部以及广电部成立了中国联合通信有限公司,并且授以几乎是所有的基础电信业务经营权,开展吹响了拆分电信的第一声号角。当时的媒体铺天盖地地报道,中国联通的成立是开始了中国通信的竞争,打破了国企垄断,给老百姓带来了实惠云云。但中国联通的成立除了更多地浪费资源搞重复建设,真没发挥什么积极作用,由于管理和资源上与中国电信还是无法相比,几年的竞争中一直处于下风。为了扶植对立面,1999年中国电信被进一步拆分成电信和移动。

  分拆后的中国移动集团虽然得天独厚,在以后的通信市场上借据国际移动通信技术迅速发展的机会抢占了大部分市场份额,但是由于没有生产、科研和教育的支持,更加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实际上仅仅成为了一个单纯的依赖拥有移动通信技术的国外通信巨头的营运机构。实际上也就是国外企业控制中国通信市场,抢夺中国老百姓口袋“银两”的桥头堡而已。

  但在市场神话的鼓动下,拆分之路并未止步。2000年12月26日,铁道通信信息有限责任公司成立;2002年12月19日,中国卫星通信集团公司正式挂牌成立;2002年5月16日,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和中国网络通信集团公司挂牌成立,南北电信分拆。从1994年中国联通成立开始,到2007年为止。短短的13年间,风云变幻的中国已经将中国通信系统从一个独立自主,具有强大国际竞争力量的大型集团分解为四分五裂,各自力量薄弱,必须依靠国外企业和技术才能够生存的通信企业了。

  低水平重复建设造成的资产闲置、资源浪费已经让我国电信业成为重复建设的重灾区。2003年从联通董事长位置退下来的杨贤足痛心疾首地说:“电信网络存在严重的重复建设和资源浪费,其浪费数额相当于建几个三峡了。”据2005年的统计,因市场竞争而生成的这种浪费已经触目惊心,光是铁塔一项就浪费掉约240亿元。截至2004年底,我国几大电信运营企业的光缆线路总长度已达360万公里,总投资近1300亿元,而目前我国的光纤利用率仅约10%,仅此一项大约有上千亿元的资产被闲置。

  2008年5月24日,当时的工信部、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联合重组公告:鼓励中国电信收购中国联通CDMA网(包括资产和用户),中国联通与中国网通合并,中国卫通的基础电信业务并入中国电信,铁通并入中国移动。重组完成后发放3G牌照。

  2008年10月6日,工信部联合国资委发布通知,要求运营商无论已有还是新建的铁塔、杆路都必须共建共享,进一步明确叫停电信重复建设。工信部的一份报告显示,2013年三大运营商新建基站的共享比例高达70%以上,室内基站共享也达到54%。但据媒体披露,指标要求与真实情况相差太远,“数据基本都是糊弄的。只要运营商之间提过共享需求,不管最终是否落实,都算共建共享,算在考核数据里。”

  2014年7月11日,在国资委和工信部的强势推动下,铁塔公司终于落地。由铁塔公司统一负责全国的铁塔建设、维护、运营;基站机房、电源、空调配套设施和室内分布系统的建设、维护、运营及基站设备的维护;三大运营商向铁塔公司租赁电信基础运营设备。

  中国铁塔已经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通信铁塔基础设施服务提供商。“IT之家”等自媒体曾以《铁塔公司成立后网络建设成本不降反增:垄断让全民买单?》为题抨击铁塔公司的成立,无视铁塔公司为了政策要求,实现4G网络在国土面积全域覆盖的建设要求。铁塔公司成立仅三年,完成塔类建设项目158.4万个(70%在农村及乡镇)。正因为铁塔公司的成立,铁塔的共享水平也从过去的14.3%提升到72%,相当于少建铁塔站址56.8万个。

  截至2018年3月31日,公司运营并管理1,886,454个站址并服务2,733,500个租户,而美国的铁塔数量仅为20万,中国的铁塔数量达到美国的20倍,实现了4G网络覆盖全国98%的人口、95%的国土面积,国土面积的覆盖率是美国都望尘莫及的。

  

0.webp.jpg

  相对于三大运营商的客户地位,铁塔公司变成了绝对的“垄断”巨头。但这并不意味着处于垄断地位的铁塔公司可以“坐地起价”。铁塔公司成立之初,三大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各出资40.0亿元人民币、30.1亿元人民币和29.9亿元人民币,分别持有40.0%、30.1%和29.9%的股权;铁塔公司的核心管理层也都是来自三大运营商。按照这种操作,铁塔公司的租赁定价权就掌握在了三大运营商手中。正因如此,铁塔公司一直处于微利状态。

  处于垄断地位的铁塔公司却未能从垄断地位中牟取暴利,这个事实有力地反驳了以反国企垄断为己任的自由派媒体所鼓吹的,自由竞争会降低消费价格的说法。

  事实上,政府可以从政策层面要求三大运营商提速降价,但却无法要求任何一家私企降价。

  2011年,阿里巴巴宣布提高对商城卖家的收费,将原有的每年6000元的技术服务年费提高至3万元和6万元两个档次,最高提升幅度达到原来的10倍。在电商领域,阿里巴巴处于绝对的垄断地位。当民众热议阿里巴巴等网络企业是否涉嫌垄断,滥用其市场支配地位的问题时,发展改革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权威人士表示,只要消费者或用户有其他选择,就不是垄断。

  同样是2011年,联合利华等日化企业和顶新(康师傅)等方便面企业集体涨价,引发民众强烈不满。发改委当时对这些私企和外资企业的负责人进行了约谈,但这个约谈却不具备强制效力。有经济学家当时甚至跳出来抨击这种行为有行政干预之嫌,干扰市场机制运行,逼得发改委又出来澄清。之后的数年间,日化品和方便面的价格依然是我行我素,一路上涨。

  自由派媒体为了攻击中国的国有企业,不断编造中国的上网费是发达国家的十倍、百倍的谣言,后来被网民不断打脸。中国上网的宽带包月费用为80至120元左右,偏远地区更低,而美国的宽带费用动辄20-50美元左右。2015年,电信巨头Verizon以44亿美元收购美国在线(AOL),人们才惊奇地发现,居然还有超过两百万美国人民还在使用拨号上网,原因很简单,拨号上网包月10美元,这些人竟然用不起宽带。去年,在中国频繁要求三大运营商提速降价之际,美国地方政府竟然废除上网中立法案,对使用高清视频下载的用户额外提高上网费用。

  想象与现实总是有巨大差距的,正是自由派媒体三十多年来的频繁洗脑,让民众对所谓的自由竞争、市场神话产生了莫名其妙的崇拜和向往,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完成了对中国国企的一轮轮舆论攻势,逼迫国企不断退出市场,不断拆分。事实上,电信、铁路、电力、石油这些产业部门因为其特殊性,自然会形成所谓的垄断,无非是由私人资本来垄断,还是由国家来垄断。而自由派媒体只反国企垄断,却从来不反私企和外资垄断,其用心何其险恶。

  中美贸易之战让民众看到了中美两国在尖端科技领域的差距,而现在的主流舆论却过分夸大华为等民企的成绩,产生了盲目的自信,对于这个问题,笔者之前的文章已经进行了分析,这里不再赘述。铁塔公司在成立只是改变了电信基础设施建设领域重复投资的问题,但三大运营商仍然存在竞争内耗、重复研发、力量无法真正整合的问题。面对尖端科技领域处处被卡脖子的局面,单纯依靠华为这样的民企是无法彻底破局的,还是需要国有企业能够真正承担起责任。

  而要让国企真正为人民服务,铁塔公司也是最好的借鉴对象——三大运营商是铁塔公司真正的主人,但是80年代将国营企业变成国有企业,工会功能的弱化,实际上变相剥夺了民众对国企的主导权,这与真正的社会主义原则是完全背离的。这才产生了一系列的腐败和与民争利的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