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这些乱象令人想起他对美西方对俄渗透的深刻揭露

2019-06-16 11:17:52  来源: 华语智库  作者:朱长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这些乱象令人想起他对美西方对俄渗透的深刻揭露

  12日,香港发生有预谋、有组织、有计划、有策略由反对派勾连外部势力策动的反修例暴乱。中美贸易战爆发一年来,美国商务部长放言,“必须叫停中国制造2025,因为有中国内部力量帮助”;投降派公然鼓吹“美国正确论”:凡是美国支持的,一定是正确的;凡是美国反对的,一定是错误的。

  【“美国为什么要打我们?一定是我们做得不够好!”】

  ……投降派声音总是不绝于耳。

  这些乱象,不由地让人想起了亚历山大.伊万诺维奇.弗拉基米罗夫4月9日在俄《军工信使报》发表的一篇文章《应对“特洛伊木马”,俄罗斯准备培养“新贵族”》(华语智库公众号4月29日转,救兵翻译)来,讲的是,美西方利用“第五纵队”(内应、内奸)对俄渗透之深、影响之大。两相对照,种种表现让人生起许多联想,看到文中描述的俄罗斯今天之状况,不禁让人倒抽一口寒气。

  

美西方渗透下俄社会种种乱象

 

  在弗拉基米罗夫看来,美西方对俄渗透很深。美西方的“特洛伊木马”(这里既指内应、内奸,也寓指西方思想、价值观渗透、影响)从1991年开始伤害俄罗斯。西方把“民主、自由、人权、市场经济和包容”慷慨地赠给了俄罗斯。而俄“卑躬屈膝、奉若神灵地”把这一切也请进了门,轻易地否定了自己的宝贵历史经验和成就。接收了“特洛伊木马”,养虎为患。如今“特洛伊木马”已经植根于俄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形成了自己的意识形态、干部、信息和法律基础。俄罗斯的历史稳固性作为国家统一的战略基石,遭到破坏,国家空间出现了敌对文明平台的“混合战争灰色地带”,严重阻碍了国家意识形态、伦理、文化、教育、科学、经济和金融的正常发展。在信息领域、国家干部政策上,甚至在培养公民保卫国家体系里,在各个领导层次中,自由主义分子、院外集团及其支持者蠢蠢欲动,建立了破坏活动的法律、组织基础。干部队伍中充斥着相应的意识形态,权力机关中,任人唯亲、排挤“外人”大行其道,大肆驱逐专业人士、爱国者,而为“第五纵队”活动提供信息保障的机器却运转良好。美西方代理人影响着民众,通过信息政策、媒体破坏民族教育和文化,建立“对政权不满的社会”,通过雇佣伪爱国者建立并加强自己的预备队。够可怕的吧?!

  更为可怕的是社会对美西方的渗透麻木不仁。弗拉基米罗夫认为,形势岌岌可危,美西方对俄发动现实侵略这一事实,权力机关、社会并未达成共识。美国人成功地让俄罗斯丧失了对危险的知觉,其战略阴谋得逞,

  【“因为正在与我们战斗,而我们却浑然不觉”。】

  对自己沾沾自喜同样可怕。弗拉基米罗夫认为,灾难还表现在,今天俄过高估计了自己的成就。

  严重的问题还有:国家主要领域的干部选拔江河日下。专业人员培训质量、专业水平、能力、职业素养和责任心持续下降,没有任何起色。国家精英来自“权贵家庭和子女”,导致国家私有化。

  爱国主义虚无缥缈。人们并未做好保卫国家的准备,负责本地区、公民安全的各联邦主体领导甚至不清楚,何为国土防御。缺乏统一的国家意识形态,便不会有人知道,为什么、怎么样、为谁而生活,如何才能获得高昂民族士气。而这恰恰是国家安全、发展战略的基础。当前的国家干部政策、国家工作人员的教育和培养、爱国主义教育,可以说,完全是虚无缥缈的。

  

危言不耸听

 

  弗拉基米罗夫的话说得够尖刻,不像是夸夸其谈、搞危言耸听之人。从其简历看,可以用七个字概括他的身份与经历:亦官亦学亦将军。论做官,他先后担任过俄联邦总统专家委员会成员、俄联邦安全会议顾问(1997-2001年)、俄联邦安全会议秘书顾问(2001-2005年),现在是俄联邦教育与科学部副部长、俄罗斯教育与科学部少年军校跨部门教育委员会主席(2015年至今);论做学者,他是政治学副博士,还担任过俄联邦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政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2005-2017年),曾参与制定、撰写《俄联邦军事学说基础》《俄联邦国防法》《安全法》《军人地位法》《军转民法》《老兵法》《俄联邦总统致联邦委员会的国情咨文》《俄联邦国家安全构想》《2050俄罗斯国家安全与发展战略基础》《俄联邦少年军校教育构想》,并出版了《战争理论基础》《俄联邦少年军校教育构想:基础理论》《俄罗斯国家战略构想基础:政治学角度》等300多部专著、论文;他出身军人,做过师长,官至苏联国防部长军事改革助理(1991-1992年)、俄联邦总统办公厅分析局武装力量与军事工业综合体司司长兼总分析师(1993-1996年)。有着这般经历的人,才会对俄罗斯有着强烈而深沉的爱、对美西方有着发自骨子里的仇、对美西方的渗透有着本能的警惕与全面透彻的了解。

  

为社会治理开出的“药方”

 

  弗拉基米罗夫认为,对美西方发起的“特洛伊木马”战略行动与渗透影响,俄罗斯必须严阵以待。军队要坚决打击“第五纵队”,同时这也是国民近卫军、内务部、联邦安全总局与其他强力部门的优先任务。俄罗斯要做的:

  一是打人民战争。俄“拥有能够做出深思熟虑、必要决策的总司令,有熟悉、擅于建设现代化军队的国防部长和总参谋长,但这还不够,因为只有依靠人民才能打赢战争”。打击“特洛伊木马”,任重道远。

  二是直接点名批评“第五纵队”代表人物。“第五纵队”在具体人、生活领域、企业和国家机构中都有所体现。他们的代表令人民极其厌恶,应该直接点名批评,但目前国家并没这么做。如果要坐等人民自己看清其真面目,那将是另一场民族悲剧。

  三是刻不容缓改变干部政策。明确任用干部的法律规定。俄公民要在政权机关任职、获得晋升:必须通过专业培训并获得相应证书,服过兵役、具备相应军事专业知识、列入兵役登记。培养能够以忘我劳动实现国家战略的新一代公务员阶层,建立少年军校教育体系便是一种实际举措。

  四是组织忠诚宣誓。年满14周岁,要进行公民宣誓。誓词应明确基本义务,包括熟知、热爱和尊重祖国,时刻准备为发展、保卫祖国做贡献;批准并落实公务员宣誓,明确相应义务、限制和责任。

  五是支持并加强爱国主义教育。重新解释“爱国者”概念。爱国者应不仅热爱俄罗斯,熟知其历史和文化,而且时刻准备保卫祖国,包括学会使用武器。对爱国主义教育进行国家、社会定制,让公民时刻准备保卫国家。国家要鼎力支持爱国主义社团组织在学校、课堂和劳动集体中直接进行爱国主义宣传,并对其实施免税,进行爱国主义教育不应纳税。

  六是对媒体、文化和教育机构实施公民监督。

  七是明确国家战略。没有明晰的国家战略,所有的发展追求都会变成迷失方向的乱打乱撞。让公民时刻准备保卫祖国,应该在平时、战时不断进行培养,从娃娃抓起,并伴随其一生。政治意志与国家、社会、一代代公民健康力量要精诚团结,否则,就无法有效抵制“特洛伊木马”的秘密破坏和犀利进攻。不断折腾改革,提出五花八门的计划、政治阴谋、干部更迭战略,造成组织混乱,无休止的“创新”“五年战略”“数字经济与政府”“国家计划与战略阶段”,看上去都十分关键、意义重大、必不可少,但执行起来不过都是在挥霍国家的资金、资源,最终导致国家信誉扫地。这些将导致国家刚刚取得的成就毁于一旦,造成政治运动、“奋发图强”的假象,却悄无声息地严重削弱俄罗斯的战略主体性,使其陷入历史困境。

  弗拉基米罗夫的揭露足够深刻、足够尖锐,也足够大胆!

  【朱长生,华语智库执行秘书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所研究员、上海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华语智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