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储贺军:美国国内反华同盟的坚冰开始出现裂痕

2019-06-13 10:55:42  来源:察网  作者:储贺军
点击:    评论: (查看)

储贺军:美国国内反华同盟的坚冰开始出现裂痕

  特朗普打响对华贸易战的第一枪,已经过去一年多了。战端开始之际,特朗普针对中国的一系列强硬措施,在美国国内的确拥有极强的基础和极高的支持率。国内的亲美公知们也认为,自从最后一次访华的基辛格孑然离去之后,中国在美国的最后一个朋友,也不会再出手帮助中国了。于是乎,一座看似完美无缺的反华冰山,横亘在中国面前。而且,据说我们看到的还只不过是冰山一角,下面还有很大很大一块。

  不过,时至今日,在中国顶住了特朗普的三板斧之后,局势已经开始出现了转机,特朗普在国内的民意基础也不如当初那么牢固了。6月10日,CNBC电话采访了特朗普,老练、沉稳、精明的主持人不时地打断特朗普的车轱辘话,不时地强忍笑场,难掩皱眉。那一段节目显示,坚冰已经开始出现了裂痕。

  美国的自由派原本就是特朗普的天然反对派,但是,就特朗普对中国发难一事,他们也放弃前嫌,和特朗普站在了一起。比较形象地说,他们觉得,虽然特朗普不是美国应有的总统,但特朗普的确是中国应当遇到的美国总统。但是,他们不是特朗普的最坚强拥趸,在中国问题上,有可能最先转而向特朗普发难。他们本来就是出于试错心理,才在中国问题上支持特朗普的。支持特朗普针对中国的做法,并不等于说打心眼儿里认同特朗普的具体做法,只是没有别的选择而已。也就是说,所有的办法都试过了,都不管用,都没有抑制住中国,不妨支持特朗普不择手段的乱搞一通。只要中国可以坚守住自己的立场,让特朗普达不到其预期目的,这批自由派可以被最先分化出来。倒不是期待他们会支持中国,但是,至少可以让他们去怀疑特朗普,反对特朗普,使美国偏离现有对华策略的轨道。

  中美之间的经济之争本身并不意外,换个总统也会有同样的矛盾,但是,现在中美之间的贸易战打得颇具喜剧色彩,则必须归咎于特朗普。在CNBC的采访之中,特朗普说自从他发动贸易战之后,中国已经损失了20万亿美元。这都哪儿跟哪啊,不带这么说相声的,难怪特朗普说这番话的时候,把CNBC的主持人都说得直咧嘴。其实,这也不奇怪,对特朗普而言,数字的可靠性并不重要,关键是气势。Million(百万)、billion(十亿)、trillion(万亿),这些数字单位并不需要具有真实的测算与事实基础,各自代表good、better、best(好、比较好、最好)的自夸级别即可。需要说效果极佳,战果最大时,就用trillion这个数字单位表达一下。当一个人,无论是总统还是广告代言人,如果经常把话说得太过离谱,就只能跟那个经常喊“狼来了“的倒霉孩子一个下场,连智力平平的人都骗不了了。当对华发难的主帅不断奉献离谱表现之后,稍有自尊心的美国人也会自我反思一下了。

  美国向中国征收关税,到底是由谁承担?这样一个简单的国际贸易问题,美国人到现在才明白了一点儿。一般而言,因征收关税而增加的成本往往通过三个途径消化,出口商降价、进口商让利、消费者承担部分涨价。在实践中,极少有完全由出口商承担的先例,多数情况下,是由三方分担的。在开打贸易战的时候,特朗普对选民坚称增加的关税完全由中国承担,这一观点已经受到了极大的质疑。在这次采访中,特朗普又辩解道,“中国出口商都有政府补贴,所以美国消费者不受物价影响”。身在中国的人们可以到各出口商那里去问问,有这类天上掉馅儿饼的出口补贴吗?当人们明白道理之后,也很难会继续跟着特朗普瞎跑了,丢人现眼的事儿,做一次蛮好玩儿的,天天做,自己都觉得无聊。

  特朗普是一个为了在气势上压倒对方,而完全不惜自相矛盾的辩手。在编出中国的出口补贴之后,又威胁从事出口的公司们,会因为关税的增加,大规模撤离中国。是的,对于以出口为主的公司而言,关税负担的确是一个必须考虑到问题,但是,外国公司,特别是美国公司,来中国投资,关税并非唯一需要考虑的问题。中国对于他们的最大吸引力,还在于中国本身是一个巨大的市场。离开中国找到一个替代产地并不难,但去哪里寻找一个和中国等量齐观的市场?这几天,特朗普和墨西哥的故事又在告诉人们,躲到哪里都无法摆脱关税梦魇。做生意的,都不傻,费劲巴力地离开中国不说,到了新地方儿又得有大规模投入。刚刚整消停了,特朗普保不齐又要对新地方征税了。赔本儿的买卖咱还是别做了。

  特朗普对于中国充满了怨恨,但在其内心里恨不得自己也有一个中国体制。在采访中,特朗普把美国经济没有达到预期指标的责任,全都归罪于美联储。说到美联储,特朗普难掩对中国体制的羡慕。他说,中国的央行在政府的管理之下,所以没有美国现在的这类问题。虽然国内公知们还在坚称美国体制的优越性,但是身为总统的特朗普已经开始在拼上老命,努力挣脱美国体制对于他的束缚了。他不断地宣布子虚乌有的“紧急状态”,无非就是要突破美国体制对于总统的限制,以期实现美国的再次伟大。中美之间为什么会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不单单是美国人不会允许让别人超越,更为关键是,美国人已经看到,中国崛起依靠的是一种美国人永远无法复制的体制。这才是让美国人彻底绝望的关键点。

  在中国被迫与美国打了一年多的贸易战之后,原先流行的一些论调最近不太听说了,取而代之的是“掰手腕儿”,但掰手腕儿也得看怎么掰。如果是双方关系尚好时,掰个手腕儿跟打情骂俏差不多,但是要是真分手,那掰手腕儿就跟决斗没啥两样了。想起近20年前亲历过的一场离婚案。被告是京城四九城内的中上流社交圈儿里的一大混儿,对原告无所不用其极,满满地极限施压,扬言原告要是离婚,就不要在京城再混了。原告不服,终于实现梦寐以求的分手,而且直到现在,一直在京城过得挺好。

  在全球化几十年,中美贸易战一年多之后,美国人精英阶层现在总算是开窍了,明白点儿国际贸易常识了,也是进步。对中国而言,无论在贸易层面谈成什么样,也无论美国经济是进入衰退,还是继续高歌猛进,我们必须坚持我们自力更生的立国之本,提升自己的科技水平,造出更好的产品。高天滚滚寒流急,大地微微暖气吹。打呗,历史会告诉我们,中美之争,美国将输在晚打了10年,中国将苦在早打了5年。

  2019年6月12日记于西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