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报应不爽,原新京报社社长落马

2019-06-11 10:34:35  来源:草根微刊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据北京市纪委监委消息:北京文化投资发展集团公司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总经理戴自更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戴自更在光明日报社任职多年,2003年11月起出任新京报社社长,至2017年卸任,到了北京文化投资发展集团。

  

4.jpg

  《新京报》是光明日报和南方日报两大报业集团联合主办的综合类大型城市日报,于2003年11月11日正式创刊。

  2003年,南方报业开始了北进步伐。2003年5月28日,南方日报报业集团、文汇新民报业集团和上海某财团出资的国内首份合资综合类日报《东方日报》在上海创刊,文汇报老人邱兵出任《东方早报》副总编,社长兼总编由原《21世纪经济报道》主编沈灏出任,《东方早报》的中高层最初绝大部分来自南方报业集团;随后,因为某些原因,南方报业从《东方早报》撤出,继续转进北上,与光明日报社等合作创办了今天的《新京报》,南都老人程益中兼任总编,时任光明日报社直属报刊社工作部主任的戴自更兼任社长,新京报的主力也是来自南方报业集团。

  戴自更2002年之前在广东待了10年,历任光明日报社广东记者站记者、副站长、站长,与南方报业的同仁也算是老相识,光明日报社与南方报业集团的合作因而是十分顺利的,并未像《东方早报》那样无疾而终。事实上,光明日报社与南方报业集团的这次合作也正是戴自更极力促成的,启示正是来源于当时在南方如日中天的《南方都市报》。《新京报》创办九周年之际,戴自更接受自家媒体采访时说,“十六大报道结束后,光明日报让我办一份新报纸。我相信自己可以有所作为。如果说我人生的第一个起点是读大学,办新京报就是第二个起点。……当时都市报正如火如荼,影响力渐渐超过了传统党报……”当记者问及“未来新京报的定位会不会改变”时,彼时的戴自更还是自信满满地回答说:“不会。去年9月,新京报划归北京市委宣传部主管主办,鲁wei部长特别强调要‘继续坚持办报理念和方向不变’”,毕竟大树底下好乘凉,上面有靠山。2017年年末,鲁wei倒了,这似乎也预示着戴自更的结局。

  熟悉舆论的人都知道,作为南方报业下的蛋,新京报的立场是非常鲜明的,立场左或者右其实不是什么大问题,“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可恶的是,新京报为了自己的立场竟然屡屡造谣,这里随便举些例子吧:

  2007年《读书》风波,汪晖遭撤换,6月20日《新京报》记者给《天涯》杂志的李少君打电话,采访李少君对此事的看法,李少君回答说“我不能回答此一问题,评价同行是不道德的”(见李少君新浪博客:我惊讶《新京报》歪曲事实——关于《读书》事件的几点说明)。李少君在博客中气愤地写道,“21日报纸出来,变成了我批评《读书》办得太闷,我谈《天涯》的内容变成了谈《读书》,而且断章取义,倾向性明显……”李少君找到当事记者,要求发纠正声明,却被告知发不了。

  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决定》,提出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2013年11月25日上午,新京报网发布一条新闻《发改委:允许民资和外资控股国有企业》,发改委被迫出来澄清:“允许民资和外资控股国企系失实报道”,新京报随后才将相关新闻页面和微博删除。

  2014年11月5日《新京报》刊发了一篇题为《村民多年要求政府兑现新四军3万元借条无果》的报道,称,“河南省信阳市光山县村民张志良称家中有一张1946年由新四军开出的借条,借条显示其祖父曾借给新四军3万元。该村民多年向政府要求兑现无果。”该报道刊出后,细心网友查找资料证明该借条为假,借条的署名、落款日期均与真实历史冲突,网友怀疑新京报是教唆他人伪造假证据、篡改历史,蓄意抹黑新四军。

  2016年8月,新京报报道称山东广播电视台记者在采访过程中遭到德州警察殴打,并被抢走摄像设备。后经证实,殴打记者的嫌疑人根本就不是警察,而是当地企业的工作人员,而记者被抢走的摄像设备,还是警察找回来的。

  ……

  类似的造谣案例数不胜数,罄竹难书,均是在这个戴自更治下的《新京报》所为,笔者懒得一一罗列了,感兴趣的自己去微博检索“新京报 造谣”吧,会有意外的惊喜。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戴自更自然也不会无缘无故地创办一个我们后来所看到的新京报。作为有职务身份的人,他的观点倾向也不会表露的很明显,但不得不说微博是个大酱缸,让一切牛鬼蛇神都现出了原形。2013年之前,戴自更与老沉、薛蛮子、高晓松这些人互动还是比较多的,尽管很多微博都被清理了,但从仅存不多的微博里,我们还是能够寻得一些蛛丝马迹:

  

1.jpg

  

2.jpg

  

3.jpg

  “别看现在闹得欢,小心将来拉清单”,因果循环、报应不爽,戴自更还是倒掉了,活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