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互联网+”时代,“三农”问题的出路在哪里?

2019-06-14 10:58:5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轻松笑
点击:   评论: (查看)

  前几天写了一篇关于新能源发展的畅想文章,想引出“三农”问题,并谈一点个人看法,今天以“互联网+”时代把这个话题铺展开,希望能对一些致力于建设家园的有识之士有所帮助。

  “三农”问题搅动了整个社会的发展大计,无数专家、教授、学者对此束手无策,我想,他们可能是思路走向了一个死胡同,诚如我一位扎根农村的朋友所说:“现在国内的所谓‘三农’专家,脑子或多或少都有点问题,在办公室里面耕耘土地,怎么能搞好呢?从粮食种子到工具改良,没几个真正到农村去实地扎根了解情况的。”颇有醍醐灌顶之效。

  “三农”问题的根本,说到底是一个利益分配不均的问题。从利益分配不均,到农村人口流失严重,到农田荒废,农村生气全无,再到农村人口更进一步流失,这是一个大家都熟悉的恶性循环。可是,向来讲求安居乐业的农民,为什么要选择进城打工,疲于奔命?不进城打工,独守那一亩三分地,后果会怎样?在一个“重城市,轻乡村”的社会,答案不言自明,一亩三分地根本无法养家糊口。还是利益分配不均的问题,可怎样才能让利益分配均匀,凭什么分配,谁来分配?这恐怕不是所谓的专家、教授、学者能够大胆放言,以身涉险的话题,“三农”问题不是孤立的,而是整个社会问题的具体反映——两极分化就是利益分配不均的结果!这是一个社会大问题,不从这一点上来思考,“三农”问题无解。

  社会是一个庞然大物,任何一次转身都会死伤无数,没有人敢担保万无一失,哪怕损失小一点都是一种渴望。所以,我们要寻求解决“三农”问题的办法,必须从利益分配上着手,路虽险,但却是正道!

  一、农业发展的各种形态

  农民都知道:城里的大量生活物资来自农村,可农村所得利益却少得可怜。有人因此提高农产品价格,狠狠挣他一笔!就像我那位扎根农村的朋友,他自己种水蜜桃,每斤卖30元,不讲价;而市场上同一品种的桃子每斤才卖2元;不过,他每年产桃子30吨,却只精选2、3吨销售,其余的要么喂猪,要么沤肥。收入不减反增,还省时省力。他的营销方案颇为成功,每年桃子几乎都被抢购一空。这是一种暴力捞取城市资本的方法,但不太容易复制!把农产品推到“精品”的高度去卖,这只可能是走“小众化”道路,不可能“大众化”,“精品”多了,自然就没有什么精品了。

  这些年,有人又想到“资本下乡”,利用“企业+合作社+农户”的模式,通过企业与农村合作社合作,调动农户生产,这样便把生产跟销售联系了起来,大大促进农村收入。农民所要承担的风险也小了很多,农产品销路也相对稳定,农民增收基本可以预期。然而,这种模式也很难改变现状!这无非是把“工厂”搬到农村而已,老板赚得盆满钵满,农民收入却没多少改善,本质上是雇佣一批农民帮老板打工,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头,都是粉饰。国家一直在推行这个模式,我们这样说有点泼冷水,但事实确实如此,年轻人依旧不愿意呆在农村。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又有人打起这一新型模式的主意:借助电商平台,利用物流将农产品直接送达消费者手中,避免了中间商赚差价,“卖主多卖钱,买家少花钱”。听起来很好,实际上,物流企业兴旺发达,农产品依旧一蹶不振。想想看,农产品附加值本来就低,当商品成本还没有快递成本高时,你说是农户赚钱呢,还是快递公司赚钱?快递企业本就是一个畸形企业,众所周知,物流量越大,成本越低;物流量越小,成本越高。我用快递把一公斤大米从云南运到上海,快递费少说也要6块钱;但如果我一次性运输50吨大米,运输费绝不会超过5万元,快递费平摊每公斤不到一块钱。对于上海市民来说,他仅仅只是多走几步路到超市购买而已。所谓“互联网+”模式,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基本上是个臭鸡蛋。它有利于国家GDP数字增长,却不利于农民增收。快递公司多运作几趟,那也是经济啊!真是又滑稽,又悲哀!

  二、扭转思路:农村发展是个大局

  问题的实质可能要落到“农村有啥,城市要啥”这一点上,乡村振兴当然是以城乡互助为前提的。让城市资本回流农村;让城市打工者重返农村;让城市生活依赖农村……这应该是解决“三农”问题的正确思路。总之一句话:让农村物资最大化升值,这是我们能够扭转城乡之间利益分配不均的重要途径。

  农村有绿水青山以及各种自然资源,城市要各种资源生存发展。众所周知,食物、水电、住房是城市生活的“刚需”。如果这些城市“刚需”物资都全部依赖农村提供,不愁城乡利益不重新分配,“三农”问题自然迎刃而解。农村人进城打工为城市人解决了住房问题;农业生产为城市人解决了食物问题,下一步应该考虑农村新能源开发为城市解决水电问题。很多人只着眼于住房与食物,却忽略了水电,殊不知,水电才是最大的一块。如果城市水电全部由农村提供,而这些利益又能回到农民自己手中,整个社会的利益格局必然发生巨大改变。

  我们不妨给农村发展来一个整体性的布局:

  第一层面布局:在初级农产品层面,农业、林业、畜牧业、渔业等附加值低,不能最大限度发挥出水土的使用价值。所以,应该以此为基础,转向粗加工、精加工、深加工等有一定附加值的加工产业。第二层面布局:农业是有废料的,如:秸秆、落叶、烂果等,如果能把它们都转化成生物质能,供应到城市,农业生产综合效益必然能得到高效发挥。电力资源毕竟是社会的一大支柱,谁掌握了谁腰杆就硬!农村人掌握了,农村经济就上来了。第三层面布局:当农业逐渐发展起来后,如果城里人能隔三差五到农村走走,看看农业生产的整个过程;而进工厂的农民也能对工业产品有生产监控权,必然可以增进城乡互信,打消那种“城里人用假冒伪劣产品欺骗农村人,农村人用化肥农药欺骗城里人”的恶性观念。

  三、农村发展的正确诠释

  以上是一个整体布局,它是从物质到精神、从需求到供应、从局部到整体打通城乡之间互不信任、利益分配不均等阻碍的关键。在这个过程中,城乡各取所需,既维持了社会的和平稳定,又极大地提高了社会综合效益。所以说,“三农”问题要整体性思考,如果国家把城市粮食、电力资源供应的重点工作放到农村,而不是依赖进口,或者火力发电浪费资源,不出几年,乡村振兴必定实现。

  这里面,我们要重点阐述一下国家资源的分配与具体方法。有人可能已经发现了,我们现在的社会资源几乎都是来自农村,也不见农村变好啊,反而变得越来越糟,凭什么我所提出来的方案就能解决这个问题,我的方案与现在的情况有什么分别?试想:煤炭资源来自农村,可农民真能享受到它的红利吗?除了那些自家开矿挖煤的人,普通农民根本碰不到煤炭所带来的福利;水利工程建在农村,农村人能享受到它的红利吗?那些水电资源不是掌握在国家手中,就是被资本财团垄断,根本不是普通农民能够碰到的。这些资源看似来自农村,实则与普遍农村格格不入;像那些琳琅满目的食物,本身也是来自农村,但是大量的加工属于城市,农村人自己所得是少得可怜的初级农产品收入,这在整个食品行业里,其利益占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种情况下,农村发展当然就越来越糟了。

  我们的方案与此完全不同,我们要让农村人亲自参与利益分红!这一点比什么都重要,只有这样才能避免“资源来自农村,农民却享受不到”的困境,才能让农村人真正对农村充满信心。这是不是让农村人瓜分水力水电国有资产呢?不是的,现有水利水电资源我们不打算动,我们需要开发新的能源,以补充当今社会能源的不足,这跟瓜分国有资产没什么关系。

  要让城里人无条件给农村送福利,那是不可能的,只能在农村土地上做文章。回到农田的综合利用价值上来,撇开倒卖土地不谈,单纯依赖土地生产出最大价值的东西,这绝不是停留在食物上就能想出来的。《自然农法》的作者福冈正信说过,粮食不是农田所有的收成,但凡农田所长出来的,本身都具有相当大的利用价值,都属于农田收成,粮食只不过占了这些收成的一小部分而已。将剩下的大量收成利用起来,这就是我们农田的综合利用价值。

  因为我们一直对农村土地的利用不充分,或者说没有把土地上的物资充分转化为财富,以至于农田利用价值很低,根本养活不了农村人,所以才导致农村人外流严重。坦白讲,农村人把土地随意撂荒,宁愿外出打工也不愿独守一亩三分地,其实是抱着一块尚未打磨的璞玉不知所措,终有一天,璞玉打磨出来,变成了和氏璧,他们自然会往家里面跑。如果把这些资源全部充分利用,它所创造出来的价值必然要比现在翻上几翻,到那时,农村就是一个香馍馍了。那种“见树不见林”的眼光看不到土地所蕴含的巨大能量,动辄就是土地兼并,取消农村等等。这是一个败招,它救不了农村,要救农村,只能让农民好好利用土地,我们所有一切的努力、建议,都只是为此服务的。这才是农村发展的大局所在。

  2019年6月4日星期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