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孙小果他妈敢威胁南方周末,亲爹只是昆明某单位瘫痪病退职工

2019-06-04 08:29:45  来源:码头青年  作者:边城蝴蝶梦  
点击:   评论: (查看)

  21年前,孙小果让整个昆明陷入恐惧。

  21年后,孙小果让整个中国感到困惑。

  这一个多月以来,云南以及云南孙小果案全国瞩目。云南的前任书记都连续倒了两任,一个二审被判死刑立即执行的坏蛋居然还逍遥法外21年,并且还在昆明呼风唤雨,真是咄咄怪事,难怪舆论哗然,因为这完全超出了普通人的想象。

  生活的离奇永远在想象之外。

  孙小果有多坏?简单说一下。

  上个世纪90年代,昆明曾流传一句话,“白天小平管,晚上小果管”,这个小果就是孙小果。别看名字有点萌,但他可是坏事做绝。

  但神奇就神奇在他已经跳出三界外,非人世间的法律所可以管辖——还在武警学校读书时,在街上看上两漂亮女青年,立刻劫持轮奸。他的马仔殷勤地把女青年手脚摁住,让老大先来。如此性质恶劣的犯罪,孙小果只被判了三年,其实在狱中只待了7个多月,就保外就医了。

  后来又灭绝人性地折磨殴打另一个少女及其朋友,细节不想描述,实在残忍。

  另外孙小果还有很多起强奸事件,包括幼女,并有当众情节。

  1998年遇上严打,然后被抓,再然后被判死刑立即执行,上诉又被维持原判,如此情况下,竟还死不了。

  2010年前后,跟踪报道此案的南方周末记者就在昆明见到了已经出狱的孙小果。此后,孙小果在昆明商界混得风生水起。

  离奇又神奇吧?

  今年5月27日,媒体爆出昆明警方将孙某某等9人恶势力犯罪集团移送检方审查逮捕,还特意点明该案系中央督导组交办案件。

  果然,连央视在内的很多媒体都上了当。想必媒体编辑都以为这次孙小果终于跑不掉了,所以连核实都没去做。谁能想到在如此情形之下,孙某某居然还不是孙小果!

  央视可不是轻易道歉的主,一是它的地位使然,二是它的采编流程让它很难出现事实性差错。但即便如此,央视这回还是走了眼。不过,这回全国网友罕见地原谅了央视。

  连央视都看走了眼,事情越来越诡异。

  孙小果的后台到底有多大势力?目前全国重量级媒体几乎都做了报道,包括央视、人民日报、新华社、半月谈、中央政法委公众号“长安剑”、新京报、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澎湃新闻,自媒体就更不计其数了。这个阵容,堪称无敌,但效果究竟有多大,还有待云南官方给出最终答案。

  9年前开车撞死人后喊出“我爸是李刚”的官二代,他爸和孙小果的继父一样,也是一个地级市公安局某区分局的副局长。但他犯事后根本没轮到这么多重量级媒体出马,仅过8天,就被依法逮捕,被判6年。

  此前,人民日报旗下的新媒体侠客岛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文章《媒体:20年前获死刑20年后再涉黑 昆明恶霸孙小果后台是谁?》,并十问孙小果案:

  1、孙小果是1975年10月27日出生,还是1977年10月27日出生,在当年的强奸案当中究竟是不是未成年人?

  2、强奸案被判2年有期徒刑后,孙小果是不是真的符合保外就医的条件?相关手续是补办的吗?

  3、孙小果的专利发明,是自己的成果,还是他人在外提交资料运作的结果呢?符合法定程序吗?

  4、即便被减刑,孙小果最早也得2012年8月出狱,为什么2010年左右就出来了?

  5.在孙小果的这一系列疑问背后,他的生父、生母、继父到底做了哪些事情?有没有权力干预?

  6、频繁更换身份、多次逃避刑罚的孙小果,背后到底有什么样的关系网和“保护伞”?

  7、云南省监狱管理局有两名领导朱旭、刘思源接连落马,他们和孙小果案到底有什么关联?

  8、原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专职审判委员梁子安的落马,和孙小果案有关系吗?

  9、如果不是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来到云南,云南本地能清除孙小果涉黑涉恶团伙吗?

  10、面对整个案件的扑朔迷离,云南省有关部门能不能完整公布一个客观全面的情况说明?

  其实这么多问里,最受人关注的还是他的生父是谁。

  据《南方周末》《新京报》此前公开报道,1997年强奸案发时,孙小果母亲孙某某在昆明市公安局某分局刑侦队,继父李桥忠时任昆明市公安局某区分局副局长,两人级别都不超过副科级。很明显,凭他们明面上的实力,摆平不了这种惊天大案。

  孙小果的生母1992年已经在昆明官渡公安分局工作。当年全国公安民警评定授予警衔时候,孙母被授予三级督查,当时该局政治处主任只被授予一级警司,比孙母还低一级。

  而实际上,当时孙母并未担任任何职务。没有任何职务的孙母,却在级别上比局领导还要高。

  1997年孙小果被警方控制时,他开的就是继父的警车,孙小果的继父李乔忠当时任五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

  22年前,昆明市公安局一位领导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办案过程中受到的阻力太大,警方“不敢放人也不敢办他”,于是主动联系媒体记者前去采访,希望借助舆论的力量来推动查办孙小果。

  当年,曾有多个信源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孙小果背后的大树是其当“大官”的生父,但是孙的生父从未直接出面干预过办案。

  

640.webp (2).jpg

  1998年《南方周末》记者余刘文在报纸上发表《昆明在呼吁:铲除恶霸》一文,报道出来当天,孙小果的父母就给南方周末打电话:“你一个南方周末的小记者算什么,我一月之内让你进监狱”!

  余刘文后来当然没进监狱,因为他现在还是我夫人的同事。当然,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他拒绝了所有媒体的采访。

  1998年,正是南方周末如日中天的时候,多少贪官污吏因为南方周末的报道而翻船。很多省的大员向中央告状,要求不许南方周末跨省舆论监督。不过南方周末很有骨气,犀利的舆论监督报道一直延续到好多年后,这当然也跟一些其他不可描述的原因有关,不展开说了。

  重提南方周末当年的威水史,是为了说明当年一个昆明市公安局的小小干部,竟然敢如此跨省威胁广东南方周末的记者,得有多大的后台撑腰。

  到底凭的是什么呢?

  我在广州做了十几年媒体,再从媒体运作的角度分析一下。

  当时,昆明两家报纸对此案进行了报道,其中一家报纸是《云南法制报》。该报创刊于1982年,是云南省委、省政府指导全省政法工作的重要舆论阵地。1998年11月28日,该报在副刊版以一个整版的规模,用“掩盖不住的罪恶”为大标题,并配评论,对案情作了详细报道。这种组合形式,通常是报道某个重大新闻事件的标配。

  

640.webp (1).jpg

  在这篇评论里,作者写道:“这股邪恶势力,这些十恶不赦的团伙,其头面人物往往自以为有“保护伞”庇护,虽作恶多端,罪行累累,却能逍遥于法网之外,“严打”不及其身。如果没有在一定范围内握有重权的人姑息、迁就、纵容、包庇,他们能如此这般肆无忌惮、有恃无恐!”

  这几句话说得特别好。此时的云南法制报的记者编辑乃至总编,一定也是满腔正义的。

  但是在12月9日,该报头版文章又发表了一篇题为《可怜天下父母心——孙小果父母访谈录》的文章。单看标题,就极为不妥。“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几个字已经定下了说情的基调。

  再看行文。“孙小果的父母在痛心疾首之后表明,他们对孩子历来是严加管束、严格要求的。但鉴于目前社会风气太差,孩子年龄轻,阅历浅,加之其它种种因素,孩子仅靠家庭教育是难以达到预期目标的。父母之心、天下人之心,有谁会纵容、包庇、支持自己的孩子去作奸犯科呢?天底下哪位父母会让自己的孩子走入歧途,成为有负社会的罪人呢?”

  

640.webp.jpg

  总有一种力量,让媒体自己打脸。

  能指挥省级政法类报纸自己打脸的力量,应该是很大的力量吧。

  1998年,当时纸媒正处于黄金时期,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不过是想在报纸的旮旯角落里发个豆腐块,至于上大报的头版,那是想都不敢想的。可偏偏就有力量能让这种明目张胆的洗地文章发在云南法制报的头版,我想起码正厅级的官员没有这种能量。甚至一般的副省级官员,该报的社长总编估计都不会卖这个面子。我曾供职的广东某大报的总编辑明确说过,只会给5个官员的面子,哪5个人,你们自己猜。

  关于孙小果的生父,坊间传言,或与上世纪90年代担任过昆明市中院院长、云南省高院院长的孙小虹有关。

  公开资料显示,孙小虹,山西夏县人,1991年3月起任昆明市中院院长、党组书记,1998年1月至1999年11月任云南省高院院长。其父孙雨亭是南下干部,曾任云南省委常委、中共云南省委边疆工委书记、省委组织部部长、省委书记处书记、省政协副主席。据中红网报道,孙雨亭的弟弟孙岳,曾任周恩来机要秘书、国务院机关纪检组组长。

  但据澎湃新闻报道,孙家和孙小果并无关系,网上言论纯属造谣。孙小虹虽先后担任昆明市中院院长和云南省高院院长,但孙小果改判时,孙小虹已经离任。

  孙小果曾用名陈果、李林宸,孙是其母姓,李是继父的姓。

  就在刚才,云南官方已经公布:孙小果生父陈某,昆明市某单位职工,1982年与孙鹤予离婚,1996年因脑溢血中风瘫痪后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爷爷陈某清、奶奶陈某芬,分别系某中学原职工,已去世;外公孙某翔、外婆吴某兰,分别系某铁路局、某针织厂原职工,已去世。目前,孙鹤予、李桥忠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于2019年4月3日被采取留置措施,接受调查。未发现孙小果生父陈某涉及孙小果案。

  尘埃落定。

  (参考资料来源:南方周末、澎湃新闻、侠客岛、萧七公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