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知识产权保护应该何去何从?

2019-06-05 09:58:0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轻松笑
点击:   评论: (查看)

  作为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典型代表,知识产权保护也算是独领风骚了。社会主义经济体制就不保护知识产权了吗?当然不是,看待这个问题,我们要像看待“人民民主专政”一样,向谁民主,向谁专政,这是一个方向性问题。我所谓知识产权保护成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一个典型代表,原因就在于它的方向。知识产权有它不可辩驳的正当性,可是,当一个社会到处是知识产权保护时,它的正当性必然会成为遏制社会发展的巨大阻力,这就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知识产权的滥觞。“专利”在这里不再是科研创新发明的代名词,而是某些专利发明人持续性敛财的工具,这个就叫做“方向不对,知识越多越反动”。

  前几天,官媒连续报道了一则新闻:山东理工大学一位教授的一项技术专利,竟然卖出了5.2亿元的天价!一个字就差不多值7000元。这件事情引起了我们对“专利”问题的重新思考。专利,说得难听点,就是专门属于某人的利益。道理就是这样,你努力了,发明出了新东西,你当然可以从中受益,否则就对不起你的努力,打击了你的发明积极性。只不过,我们的社会明显误解了“专利”的局限性以及它应有的地位。

  知识产权不应该成为某个人、某个团体持续性敛财的工具。我以前也写过类似文章批判,作为专利发明人,他的劳动成果理应受到全社会的尊重与认可,这是无可厚非的。但同时,他的劳动在付清劳动报酬,以及相应的精神、物质等奖励以后,就已经结束了,不应该再持续享有专利所带来的利益。而事实上,社会上的很多专利都存在持续分红的情况,也就是说,只要有一件专利产品投入市场,专利发明人就可以从中获得专利分红,就算他今后不再干任何事情,依旧比辛苦付出的广大劳动者要活得滋润。这就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知识产权保护。

  这个问题有多严重呢?专利的持续性分红,必然导致很多惠民技术得不到推广,从而影响社会整体进步,这是一种割裂社会的力量!它比创造社会的力量还要大。举个例子:蔡伦发明了造纸术,如果他申请了专利,后面的人要想在此基础上进行改良、创新,甚至应用此技术,就必须给他专利费。短期来看,这是合情合理的,因为蔡伦毕竟是付出了比别人更多的脑力劳动;长期来看,我们会发现,蔡伦其实在利用一次性的努力把整个世界的造纸术都给垄断了。你想想,只要有人用这种方法再造纸,或者在这种方法的基础上改良,就必须给他专利费,否则就不能用这项技术,那么,这项技术的任何改良、创新之路,基本上都被他一个人堵死了,别人想要在此基础上有所寸进,摆在面前的条件是极其苛刻的。就像我们现在,谁发明了转基因技术,后面的人要想在此基础上有所建树,必然要给专利人高昂专利费,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你想进一步研究都没门。

  照此发展下去,我们不难想象,社会上遍布各种各样的专利,你不管想从哪个领域入手搞点新东西出来,都必然是门槛重重,这对于后起之秀无疑是一次又一次堵路行径,对整个社会的进步当然就是阻碍了。

  我记得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国曾发明出很多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后来向全世界无偿公开了不少。回想起来,感慨颇多啊!美国的微软操作系统面世已经超过30多年,至今为止,最底层的操作系统程序都不会允许你去擅自使用的,你敢使用,那就是“侵权”。这是为什么?在资本主义社会里,知识产权保护已然成为知识精英,特别是金融寡头无限敛财的有力工具,你敢打破这一规定,就是抢了他的饭碗,他能不跟你拼命吗?

  我们其实不恨这些丑恶的敛财奴,我们更恨各国政府纷纷出台各种“卡脖子”的不合理政策,为这些敛财奴站台。知识产权保护的出路何在?这个问题上升到政治的高度之后,恐怕只有回到社会制度上才能找到出路了。

  按理来说,一件对人类有好处的新鲜事物诞生,就意味着人类的智慧前进了一步,这份进步理应成为人类共同的财富,而作为第一个将这一智慧公之于众的“专利人”,享有社会所提供的各种奖励,这个叫做“礼尚往来”。可是,如果“专利人”死皮赖脸,天天坐等自己曾经付出的智慧给他带来利益,那就是用知识压榨社会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知识产权保护应该在更广泛的公有制体系下进行,即:相对于公有制社会而言,“专利人”作为个体享有一次性社会奖励,但知识产权同时归整个公有制社会所有,而公有制社会以外的人或者集体,要想拥有此项技术,或者在此技术基础上搞创新,则必须与公有制社会达成共识。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呢?它可以在相对开放的社会里面使一项专利最大限度得到改良、创新,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该项专利的知识产权。

  也就是说,作为知识产权保护的方向,在公有制体系内,你可以任意借助别人的成果大搞改良、创新,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不用给谁交专利费;在公有制体系外,所有一切知识产权可由国家支配调度,是出售给其他国家,还是与其他国家的某项专利相互交换,全凭国家处理。这个就叫做“对人民民主,对敌人专政”。

  资本主义条件下,由于“利益至上”,当看着自己的发明专利不断赚钱时,他会眼红,从而便想到专利分红,长期性敛财;社会主义条件下,利益不再占主导,“专利”被还原成一项劳动成果,凸显出它的本质,发明人拿到自己应得报酬,以及相应奖励之后,这项专利就基本跟他没什么关系,最多就是给他贴一张发明人的标签,仅此而已。那么,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发明人看着卖得大火的商品,他会不会眼红呢?不会的。第一、因为个人的局限性,不可能知道这种商品在整个社会中有多少销量;第二、作为一项专利,某种程度上来说,无非是理论而已,真正从理论到创造出产品,还有无数人的付出,这些都是要成本的;第三、在专利交给国家时,你已经得到了超出劳动成果以外的更多奖励,再想要就贪得无厌了,与社会主义的宗旨严重不符。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就能看到,知识产权保护是一个方向性问题,打破现有知识产权保护的局限性,充分调动社会的改良、创新积极性,同时又能正确对待一项专利,这才是良性的知识产权保护之路。

  2019年6月3日星期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