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西媒:美国反对委内瑞拉的新战略:集体惩罚企图饿死社会基层

2019-05-31 09:16:13  来源:环球视野  作者:阿尔瓦罗·维齐·兰赫尔 魏文编译
点击:   评论: (查看)

  美国为了变更委内瑞拉的政府在它绝望的压力包括入侵的威胁当中,采取了 新的战略,对最贫困的居民进行集体惩罚,目的是通过加重经济困难增加社会的不满,企图饿死查韦斯主义的社会基层,以此造成宪法总统尼科拉斯·马杜罗垮台。

  对于美国南方司令部的“委内瑞拉自由行动”的第二个阶段来说,查韦斯主义的社会基础对于美国想得到委内瑞拉的石油、人力和自然财富是最大的障碍,因此华盛顿在它一连串的挑衅中急于利用针对最贫穷和脆弱的居民进行集体惩罚。

  但是美国的挑衅已经不仅只是反对委内瑞拉,而且针对莫斯科提出指控。俄罗斯外交部的女发言人马丽亚·萨哈罗娃指出,美国“关于所谓俄罗斯对委内瑞拉的形势有责任是荒谬的”。

  美国政府在它窒息委内瑞拉经济的计划中,现在提出攻击“地方的提供食品和生产委员会”,准备惩罚委内瑞拉政府与食品盒有联系的官员。“地方的提供食品和生产委员会”的制度对于打击倒卖、投机、囤积和走私基本产品的结果是有效的。

  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认为“地方的提供食品和生产委员会”提供和分配食品盒的计划是委内瑞拉政府用来保障向居民提供食品,这对美国的国内安全是一个“不寻常的威胁”,对此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和波布·梅伦德斯提出了一项制裁“地方的提供食品和生产委员会”分配食品盒的法律草案,阻止任何美国的企业通过空中、陆地或海上运输和银行的支付出售和分配这些食品。

  这个星期华盛顿还向某些大型经纪公司施加压力,让它们中止为委内瑞拉的飞机提供燃料,并威胁它们必须面对美国的制裁,美国加大压力以便使尼科拉斯·马杜罗总统离开政权。美国还要求商业的航班不在委内瑞拉转机。

  对于制裁、封锁和盗取委内瑞拉的资金和资源,还要加上其他的单方面的强制措施直接打击委内瑞拉的居民,这些措施本身表明不加区别和非人道的性质,如同发生在医疗、医疗设备、所有类型的技术设备、汽车零部件、贸易的交往、国际储备等,它们影响到所有的居民,没有政治倾向、宗教信仰、种族或社会条件的区别。

  根据华盛顿的建议,反对派(瓜伊多领导的反对派)宣布聘用老律师李·布赫海特帮助重组债务,保障它对国际银行的支付。在很大程度上反对派的资金取决于这一点。

  在挪威的对话

  委内瑞拉政府的代表和和反对派上周在挪威的对话寻求在国际支持实现解决危机的倡议中制定一项和平的议程,不论在委内瑞拉国内还是在世界上主要的首都带来了积极的期望,虽然这时美国政府还不知道,至少在官方是这样。

  与此同时政府和反对派之间谈判所有的意图是出于号召选举的需要,尼科拉斯·马杜罗总统建议“我们进行选举,我们将使最近 5年唯一没有合法化的机构合法化”,他指的是由反对派操纵和胡安·瓜伊多主持的傲慢的国民大会(议会)。

  从反对派来说,最初的回答是曾是拒绝提前只选举国民大会的建议。提出马杜罗在举行总统选举之前离开总统职务,此外,这是一个很难谈判的问题。同时制宪大会主席迪奥斯达多·卡贝略说,制宪大会本身决定“至少”继续运行到2020年12月31日。

  挪威建议的对话是必要的,以便达成一项政治上承认的协议,这有助于回归平静。不应当试图两个团体之间的对话只是考虑它们的利益,而是要寻求一项对政治冲突的解决办法,有必要的国际陪伴,但是不由其他的国家决定委内瑞拉作为国家的前途。

  形势的概况

  委内瑞拉形势的概况表明,面对华盛顿按照它的同谋寻求一次对委内瑞拉的入侵连续的失败(在这件事情上瓜伊多失去了利马集团和欧盟的支持),美国的南方司令部重新发出威胁,华盛顿决定将经济制裁和债权者的制裁--大部分是秃鹰基金--放在优先的地位,推动债务的支付。

  最近一周在美国国务院举行了一次胡安·瓜伊多的代表卡洛斯·韦基奥与埃利奥特·艾布拉姆斯(特朗普负责委内瑞拉的特使)、塞尔希奥·德拉佩尼亚(美国保卫西半球副国务卿)的会议,德拉佩尼亚曾担任过美国驻委内瑞拉的武官,实施过伪装低烈度冲突的计划。

  但是由韦基奥和南方司令部的负责人克雷格·费勒尔推动的这次会议是为了以自称“临时总统”的瓜伊多的名义要求紧急入侵委内瑞拉,可是这种入侵被中止了。国际机构改变了它们的剧本,现在指出华盛顿倾向于施加一种经济的和外交连续的压力,以便将马杜罗赶下台,至少推迟了军事力量的使用,尽管没有推迟威胁。

  与此同时,在华盛顿委内瑞拉的使馆所在地被美国警察部队侵占,这违反维也纳公约的规定。应当强调的是神父杰西·杰克逊面对这场入侵的讲话:“人们应当抗议,因为如果能够违反国际法,就可能违反其他的法律”。

  美国还通过仍然有效的金融封锁继续与委内瑞拉对抗,限制委内瑞拉进口的银行交易。根据委内瑞拉在联合国日内瓦的代表豪尔赫·瓦莱罗的说法,围绕制裁委内瑞拉试图“在相互贸易的协议中使用俄罗斯的卢布,放弃用美元的交易”。

  应当记住这些建议和决定发生在谈判最初的步伐的框架内,通过挪威政府的调解已经开始实施。

  制裁减少了委内瑞拉居民有热量的食物,疾病增多,死亡率提高(不论是成年人还是未成年人),使数百万委内瑞拉人移居他乡,离开这个国家,这是经济萧条和高通货膨胀恶化的产物。或者说美国的制裁加剧了经济危机,使得几乎不可能稳定经济。

  墨西哥分析人士约翰·萨克斯·费尔南德斯指出,更为严峻和具有破坏性的是2017年8月广泛的经济制裁,到2019年1月28日唐纳德·特朗普通过一道行政命令强加的制裁,以及后来的制裁;加上美国承认一个“平行的政府”,造成一个新的整体制裁,甚至比行政命令本身的制裁更令人窒息。

  制裁的惩罚对委内瑞拉人的生命和健康造成非常严重的损害,2017—2018年已造成4万多人死亡,包括美国对委内瑞拉平民集体惩罚的定义造成的死亡,在日内瓦和海牙的国际公约中对此有过描述,美国是这些公约的签字国。根据国际法和美国签署的条约,这些制裁是非法的。但是这对特朗普、他的盟友、同谋和委内瑞拉激进的反对派来说不大重要。

  委内瑞拉驻意大利大使伊萨亚斯·罗德里格斯的辞职信引起深刻的反响,他受到健康问题和外交代表团欠意大利个人和企业900万欧元的债务的困扰。他在信中说,“总统,我辞职是由于我的失眠症、压力、折磨、伤心和从很久以来陪伴我的各种诽谤”。他没有指明这些诽谤。

  此外,罗德里格斯是现在全国制宪大会的成员,由于他的勇敢、忠诚和谦恭,是一个公民们很喜爱的领导人。1999年他曾是制宪大会的成员,行政的副总统和共和国的总检察长。(作者阿尔瓦罗·维齐·兰赫尔是委内瑞拉社会学家,通信和民主观察机构、拉丁美洲战略分析中心的共同负责人)

  (摘译自2019年5月25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原载厄瓜多尔拉美社网页)

  美国干涉拉丁美洲国家的罪恶历史与现实

  引言

  特朗普政府一位匿名的官员称,“委内瑞拉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储备。他们有储备,我们想要这些储备”。

  美国对委内瑞拉的敌视和为了打败它的政府的措施是长期以来美国可耻的干涉拉丁美洲的历史的组成部分,这可以追溯到19世纪的第二个十年。

  1823年美国总统门罗在写有他的名字的理论中宣布美国保持让欧洲人远离这个地区的权利,这与美国干涉的权利一起是为了有利于美国经济的、政治的和军事的利益。

  在本文中我们将总结美国在本地区为了支持这个国家的企业和银行的利益进行政治和军事干涉的历史阶段,以及在漫长的时期反对美国干涉的拉丁美洲社会的和政治的运动。

  第一个时期从19世纪末开始到20世纪30年代,包括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干涉,建立“客户型”独裁政权,在萨尔瓦多(法拉本多·马蒂)、尼加拉瓜(奥古斯托·桑地诺)、古巴(何塞·马蒂)和墨西哥(拉萨罗·卡德纳斯 )由革命的人物领导的民众的抵抗。

  然后我们综述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的干涉,民众政府被推翻,在危地马拉对社会运动的镇压(1954),智利的军事政变(1973),对多米尼加共和国(1965)、格林纳达(1982)和巴拿马(1989)的入侵   。

  最后审视美国为了推翻委内瑞拉政府的措施(从1998年到现在)。

  美国在拉丁美洲的政策:民主、独裁和社会运动

  美国将军斯梅特利·巴特勒总结他在军队的33年时,称“(我曾经是)一块为支持大企业、华尔街和银行家们而工作的‘肌肉’……1914年我为保持在墨西哥的石油利益做出贡献。我帮助让古巴和海地变成体面的地方以便让国民城市银行能够收取利润。为了华尔街的利益我对掠夺六个中美洲国家提供合作。1902—1912年我帮助布朗兄弟银行清理尼加拉瓜。我曾帮助过经美国的制糖工业在多米尼加共和国获得利润。我对洪都拉斯1903年接受美国的联合果品公司做出了贡献。当我向后看的时候,我想我可能向阿尔·卡彭提供了某些好的建议”。

  在20世纪的头40年,美国入侵古巴,将其变成一个准殖民地,抛弃古巴独立的英雄何塞·马蒂;美国向萨尔瓦多的独裁者提供军事援助和咨询,杀害了它的革命领导人法拉本多·马蒂和30万没有土地企图进行土地改革的农民。美国干涉尼加拉瓜,攻击它爱国的领导人奥古斯托·桑地诺,建立了由索摩查领导的独裁王朝,索摩查保持政权到1979年。1933年美国干涉古巴以便建立一个军事独裁政权,镇压糖业劳动者的起义。1952—1958年华盛顿在反对菲德尔·卡斯特罗领导的7月26日革命运动的斗争中武装巴蒂斯塔。在30年代末,美国曾威胁入侵墨西哥,当时墨西哥总统拉萨罗·卡德纳斯将美国的石油公司国有化,将土地重新分配给不能得到土地的数百万农民。

  在法西斯主义失败(1941--1945)以后,拉丁美洲社会民主党的政府出现有重大意义的发展,这是美国所反对的。1954年危地马拉的当选总统哈科沃·阿本斯被打败,他曾经没收了美国联合果品公司的香蕉园。1964年美国支持在巴西的军事政变,以后巴西的军人政权保持了20年。1963年美国推翻了民主地当选的胡安·博什政府,入侵多米尼加共和国,以便避免一场民众的起义。1973年美国支持智利的军事政变推翻了社会主义者萨尔瓦多·阿连德,支持独裁者奥古斯托·皮诺切特的军人政权。后来,1983年美国占领了格林纳达,1989年入侵巴拿马。

  美国支持本地区的右派政权,这些政权支持美国的银行和大公司的寡头,它们开发资源和剥削工人和农民。

  但是从90年代开始,由工人、农民、中产阶级的官员、医生和专业工作者领头的强有力的社会运动挑战美国的统治精英和不同国家之间的联盟。在巴西没有土地的运动团结了30万农民,做到征收不生产的大庄园;在玻利维亚矿工和印第安农民包括古柯农推翻了寡头。在阿根廷总罢工和失业人员的群众运动做到推翻了与花旗银行联系在一起的腐败的统治者。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运动号召进行自由的选举,在整个拉丁美洲左派的进步总统们获胜,特别是在委内瑞拉。

  委内瑞拉:民主的选举、社会改革和查韦斯总统的胜利

  1989年委内瑞拉总统强加的紧缩计划得到美国的支持,这使抗议的示威(加拉加斯暴动)迈出步伐,但遭到警察和军队的镇压,造成数百人死伤。乌戈·查韦斯是军队的一名军官,他反叛了,支持民众的反叛。他被逮捕和关进监狱,后来被释放,自荐成为总统候选人。在1998年的总统选举中他在一个主张社会改革、经济的民族主义、结束腐败和政治独立的计划基础上以大幅度领先的票数当选总统(1999年2月就任)。

  当时华盛顿开展一个敌视的运动,以便将查韦斯与美国总统布什在阿富汗和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全球战争联系在一起。但是查韦斯拒绝屈服,他表示:“不用恐怖打击恐怖”。2001年底美国大使会见委内瑞拉企业界的精英和军队的一个阶层,以便通过一次政变罢免查韦斯,这发生在2002年的4月。政变几乎只持续24小时。100多万人(大部分是贫民区的居民)游行走向总统府,这得到忠实的军人的支持。他们打败了政变,让查韦斯恢复总统职务。从那时起查韦斯在随后的十年间赢得了12次民主选举和公民投票。查韦斯总统胜利了,在很大程度上这是由于他彻底的社会经济改革计划有利于劳动者、失业者和中产阶级。

  委内瑞拉政府建设了200多万套住房和公寓,免费在民众阶级中间分配;数百个诊所和医院在最贫穷的居民区提供免费医疗;大学、培训学校、医疗中心让低收入的学生自由入学。

  几万人在居民区的社区中心对政治和社会问题进行讨论和投票,包括批评和罢免地方的政治家,有些甚至是查韦斯主义的官员。

  1998--2012年期间乌戈·查韦斯总统赢得了四次总统选举,数次在国会占有多数,两次全国的公民投票中分别获得56%和50%以上的选票。在他去世以后,马杜罗总统在2013年和2018年赢得选举,尽管获得的选票比例低一些。民主是繁荣的,选举是自由的,对所有的政党开放。

  由于美国支持的候选人没有能力赢得选举,华盛顿求助于制造街头暴力混乱和号召军队反叛以便扭转选举的结果。美国前总统奥巴马选择对这个国家进行制裁,特朗普加大制裁。美国已经没收了数十亿美元的委内瑞拉资产和在美国的炼油厂。然后选择一个新“总统”(不是选举的)瓜伊多,他的使命是颠覆军队以便让他夺取政权 。但是这没有实现:一支26.7万名士兵的军队只有100个士兵和几千个右派的同情者响应号召。“反对派”的叛乱完全失败了。

  美国的这次操失败是可以预见的,因为投票者的群众在保卫他们的社会经济成果,他们对地方权力的控制,他们的尊严和受到尊重的权利。80%以上的居民包括大多数反对派反对一场美国的入侵。

  美国对委内瑞拉的经济制裁已经造成高通货膨胀,由于缺乏医药的供应已有4万委内瑞拉人死亡。

  结论

  美国和中央情报局继续实施的战略在上个世纪产生了某些结果,目的是企图推翻委内瑞拉政府和控制它的石油和矿产资源。与那时一样,现在美国试图将一个屈从的可能镇压民众的运动和颠覆民主选举进程的独裁者强加于人。华盛顿企图将一部选举的机构强加于人,以确保操纵的领导人的选举,像它过去所做的一样,也与最近的时期在巴拿马、洪都拉斯和巴西所做过的那样。

  至今华盛顿没有达到目的,大部分是因为人民保卫他们的历史成果。大多数穷人和劳动者意识到美国的一场入侵和占领可能发生一场屠杀,破坏他们的主权和尊严。

  人民意识到美国的侵略和委内瑞拉政府的错误。他们想纠正错误和调整。马杜罗总统的政府支持与非暴力的反对派对话。委内瑞拉人正在发展与俄罗斯、中国、伊朗、土耳其、玻利维亚、墨西哥和其他独立的国家的关系。

  拉丁美洲已经遭受了几十年美国的剥削和统治,但是也拥有一部民众成功抵抗的历史,包括墨西哥、玻利维亚和古巴的革命和在巴西、阿根廷、厄瓜多尔和委内瑞拉的社会运动和后来选举的胜利。

  特朗普总统和他的由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和总统任命的负责委内瑞拉的特使艾布拉姆斯组成的暗杀随从人员已经对委内瑞拉人民宣战,但是至今委内瑞拉人民没有被打败。

  斗争还在继续。

  (摘译自2019年5月18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