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什么样的经济体制才是最高效的?

2019-05-29 15:09:5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轻松笑
点击:   评论: (查看)

  在我们所熟知的经济体制中,有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两种。这两种经济体制多年来一直旗鼓相当,那么,它们究竟谁更胜一筹呢?

  有老同志说:“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不是你想搞就能搞的,没有大视野、大胸怀、大气魄,你连计划都不知道从何入手,更别说搞好计划经济了。”相反,老同志又说:“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实际上是懒人经济,就是啥事都不想管了,直接撂挑子不干,任由市场自己去运行调节,这反而是最容易做到的,但也是最乱的。”事实是否如此呢?我想经历过两个时代的人应该有类似体会。

  中国有很多古话,就像“合则两利,分则两害;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大河有水小河满,大河无水小河干;众人拾柴火焰高……”这一切说的无非就是一个道理:走合作化道路才可能走得长远!

  那么,合作化道路究竟是什么样的经济体制呢?毫无疑问,只可能是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在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中,因为要照顾到整个社会的平稳发展,所以很多的生产关系必须紧密配合,该生产什么,不该生产什么,什么东西生产多少就够全社会使用,可避免过量生产而造成浪费,什么东西需要跟什么东西一起搭配才能发挥出他的最大价值……这一系列问题都必须经过整个社会的宏观把握。如此一来,只有相互合作才可能实现,要是你忙你的,我忙我的,大家的思想意识永远不可能想到一起去,自然就谈不上合作了。

  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中,合作化是不可想象的!因为资本主义特别在意垄断问题,一旦形成垄断,整个市场就要发生紊乱。举个例子:如果全世界只有苹果手机一家,那么怎样定价完全就是他自己说了算,这无疑就给他创造了漫天要价的有利条件,受害的必然是普通消费者。所以,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要求百花齐放,多方竞争,谁也不能一家独大。这样一来,你再提相互合作岂不成了集体垄断了吗?所以,合作化道路跟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存在巨大的内在矛盾。

  古话虽然说得好,“合则两利,分则两害”,但现实中究竟是该合还是该分,完全不在我们的掌控范围内,这里面,我们是有深刻教训的。

  《雷锋日记》里面有这样一句话:“一滴水,只有融进大海里才不会干涸。”这也是我们从小接受的人生观教育,可是,当回到现实中的时候,我们的整个社会却这样说:“分田单干能最大限度激发人民的生产积极性。”然后,我们的农田全部分到各家各户手上去了,至于这个口号有多少合理性,没有人敢去怀疑。因此,几十年后,农民真的在自己的土地上“干涸”了。

  最近几年,农村一直吵着“撤点并校”,这从表面上来看,似乎是“合”的思想。你看,很多山区师资水平很低,教育上不去,“撤点并校”之后,便于集中优势师资队伍,提高师资水平,教育相应就上去了。乍一听,似乎很有道理,但是联系着社会现实,我们竟发现,“撤点并校”的内在逻辑原来是更大的分裂!为什么?以前我们说“老中青三结合”,“知识分子跟劳动者相结合,领导干部跟群众相结合……”现在全都不提了。可是,什么样的教育才是高质量教育呢?我们发现,“撤点并校”刚好把孩子们原来要学习的做家务、干农活、孝敬父母、尊老爱幼等全都抛开了,只剩下单纯的学习,这不是更大的分裂吗?很多山区孩子成了住校生,不再照顾家务、农活,“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最后出到社会,手不能抬,肩不能扛,成了顶着知识分子光环的废材。

  分裂应该从思想深度上去认识,如果按照“全国一盘棋”的走法,我们自然会发现:合作化道路不仅仅是生产关系那么简单,它还承载着人的一切社会关系——物质的和精神的。就像以上两个例子,如果单纯从生产的角度来看,好像最能提高个体生产力,但细细一想我们会发现,在提高个体生产力的同时,他瓦解了其他更多的社会关系,从而造成更大的社会问题,这样一算,实际上得不偿失。

  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就是这样,你要搞生产,首先不是一个生产关系问题,而是整个社会关系都必须照顾到。比如:今年咱们生产队要集体种大白菜,这时候,我们的着眼点就绝不在自己吃得怎么样,一年下来能赚多少钱,而是在全国需要多少白菜产量,有哪些地方种植了,我们的要供应到哪些地方,该地方有多少常住人口需要这些白菜等等。在计划经济条件下,我不担心整个生产队都种白菜会有什么问题,因为我们所有的生产资料都是可以互通有无的;我更不会担心自己挣不到钱,因为全国各地白菜价格是相同的,而且是长期性相同。我只需要种好白菜即可,到时候自然有国家将白菜分销到各个地方。

  从个人角度来看,整个生产队都种白菜,会不会导致白菜烂价、赔本?如果要最高效地挣钱,就应该白菜、青菜、萝卜等各种蔬菜都种一点,不能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这就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逻辑。但是,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农产品的生产总是具有很大的盲目性,农民不可能掌握到更多市场信息的,看似每样都种了一点,不怕全部烂价,但你量少,难以远距离运输,也就迫使你只能卖到附近,试问,你能指望它卖多少钱呢?作为“刚需”产品,生产地附近价格又能好到哪里去?这就是不计划的后果,看似每一样都能卖点钱,实际上所有的钱加起来,是卖得最廉价的——永远上不去的价格。

  什么是高效?这个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困扰着我们的社会发展。有人说:“高效就是在最短的时间里生产出最多的产品。”我对此说法很不以为然!在我看来,所谓高效,除了产量和效益高以外,更重要的是产出的有效性高。什么是产出的有效性?比如:房地产,我们有14亿人口,按照人均住房面积50平米计算,现在全国房地产够40亿人口居住,这就意味着,房地产的产出有效性只有35%,那些无效住宅面积,说到底都是在做无用功。这话有些露骨,但事实确然如此。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并不认为它是高效的!

  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会发现,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是最高效的,因为你所生产出来的产品,在那样的经济体制下,基本上可以100%有效利用,而且还是完全维持在稳定、高水平上的有效,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高效呢?你要说产量和效益的高效吗?其实,随着社会的发展,很多生产已经不是人所决定的了,而是机器所决定的,这就意味着,产量和效益只取决于机器的快慢,对于人,区别只会越来越小(你站在机器旁边,机器在运行,你还能不跟上节奏吗?所以,最后你会发现,不管谁站在那个岗位上,生产出来的产品是一样的)。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觉得我们以后看市场,应该引入这样一种眼光:市场供需之间是否平衡,人民生活水平是否承担得起产品供应,各地区之间的产品发展是否稳定、均衡,这些产品是否逐渐走向人民生活刚需?是的,有些东西本来不是刚需,但随着社会的发展,慢慢成了刚需,比如:手机,它本来是可有可无的一部聊天工具,但随着社会发展,人们的很多社会关系都有赖于这个工具的连接,从老人到小孩,越来越离不开它,于是,它慢慢成了刚需。

  衡量一个社会的发展,我们不能把好的抽离出来,而把不好的全部抛弃;更不能把单个的效果抽离出来,而把与之相关的很多纽带都给斩断……类似情况都是错误的,都会造成严重后果。因此,社会需要计划发展,而不是任由市场去自己运行调节。

  我朋友家女儿天真地说了这样一句话:“小路是人走出来的,大路是车轧出来的。”他父亲在旁边一听,连忙纠正:“小路是人走出来的,大路可不是车轧出来的,而是工程师经过精心设计制造出来的,不经过精心设计制造,那样的大路只会越轧越泥泞,最后垮塌。”非常具有启发意义的一个小故事,我们究竟是要走小路呢,还是要走大路?

  2019年5月23日星期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