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布鲁诺·马歇斯:中俄可能结盟,重建东方阵营吗?

2019-05-21 14:38:28  来源:法意读书  作者:布鲁诺·马歇斯
点击:   评论: (查看)

  法意导言

  面对以美国为主导的全球体系,中、俄等国试图与之抗衡。在此情况下,本文分析了各方的态度及其在国际关系中的地位。俄方渴望积极地促成与中国的结盟关系,共同抵抗美国的霸权主义。而中国对之报以审慎的态度。因结盟关系一旦成立,世界格局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巨大的影响,甚至出现新的一轮冷战。而欧洲在此关系中维持着一定的平衡。本文的原标题为《即将到来的战争》(The Coming Wars),是作者布鲁诺·马歇斯(Bruno Maçães)2019年2月发表于《政客杂志》的一篇文章,他是葡萄牙前欧洲部长、伦敦弗林特全球公司(Flint Global)的高级顾问,也是华盛顿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客座高级研究员。他去年出版了《欧亚主义的黎明》(The Dawn of Eurasia)。

  中俄可能结盟,重建东方阵营吗?

  作者:Bruno Maçães

  翻译:马尚玉

  一直以来,欧洲对俄罗斯都是单方面痴迷,而后者早已对这块大陆失去了兴趣。

  俄方并不在意欧洲是否形成了一体化或者是否应该向其学习,同样对欧洲是否会如预期般地解体不感兴趣,也不想转变欧洲部分国家的西式思维方式,使之更贴近自己。

  近日,在克林姆林宫大厅内的,一切都围绕着中国——以及是否能说服中国一同结盟抵制西方。

  俄罗斯对外政策研讨会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Valdai Discussion Club)2017年的年会上,俄罗斯欲与中方结盟的意图已经在中表现得很明显了。

  去年,这个俱乐部再次举行会议时,俄罗斯欲与中国结盟这个主意仅初见端倪,而后已经发展为俄罗斯意图实现的目标。

  从俄罗斯名不见经传的学者到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Sergei Lavrov)、甚至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本人的每一次演讲中,都只会强调这一结盟事件,俄罗斯国内的气氛甚至弥漫着一种破釜沉舟的味道。

  普京的前顾问谢尔盖·卡拉加诺夫(Sergey Karaganov)在早餐时向我形容这一情况:现在俄罗斯的一切都必须与中国有关。

  俄罗斯对中国的态度在这五年来有了很大的改观。俄罗斯早已放弃向中国经济体系学习的想法,相反,外交政策专家现在讨论的是如何利用中国来促进其地缘政治目标。

  毋庸置疑,同为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的会员,中国知道如何发展经济,而俄罗斯却相反。俄罗斯统治精英们总是时刻准备抵抗来自西方任何霸权的迹象——同时轻而易举地承认中国的经济优势。他们的这种接受方式使我想到了当初英国是如何让位,并一步步让美国成为世界经济的主导力量的。

  从俄罗斯的角度来看,由中国主导的新结盟关系没有遇到任何阻力。俄罗斯希望中国能够理解,美国现在向部分中国出口产品实行强制关税政策的原因不能归结于俄罗斯,问题出现在美国身上。

  过去,由于中国不愿损害与美国的关系,中俄两国结盟的的进程一再拖延。然而这个目标最近又被提上日程,也许会更加显著。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的每一位发言者都力图说服中国向这个方向努力。

  当普京完成了与政策制定者的炉边谈话后(fireside chat)(这是会议的固定环节,需要回答来自观众的简单问题),他做了个手势离开,但随后迅速冲了回来,带上了中国前外交部长、外交政策的主要设计师杨洁篪一起走。退场时普京坚持杨洁篪走在他旁边,显然使这位中国客人很高兴。

  那么现在会发生什么呢?中俄两国真的能成为盟友呢?能维持多久?

  值得我们注意的是,这两个国家都试图推翻美国在全球的支配者地位。尽管它们之间有长期的地缘政治性竞争——其中一个国家一定会在上述目标实现后重新与另外一个国家竞争、形成新的两极关系。

  然而,这种形势只会出现在20年后甚至更久的将来,船到桥头自然直。至少现在,中俄是同仇敌忾的。

  中俄两国的结盟关系一旦形成,将会颠覆全球政治与经济格局。试着想象一下,一旦中俄形成一个独立的东方阵营,将会造成多么严重的国际危机。这份影响将会是不可估量的:众国对俄罗斯的畏惧以及中国本身的无懈可击一旦联合,美国将陷入恐被袭击的畏惧中,欧洲则是处于不安与恐惧中。

  与此同时,旧的欧洲大陆也面临着西欧、中欧、东欧国家的分裂,这使它们将注意力转移至东方——在第二大经济体系日益上升的影响下,争取中国能对其投资。

  如此一来,世界格局将完全不同,而且这个趋势将很快得以实现。

  目前来看,中方对于结盟的达成还是非常审慎的,因此这段关系还很难成立,俄罗斯也清楚知道这一点。

  几周后,我在北京与一些中国官员、智囊团的会议上,再次会晤了卡拉加诺夫。一些中国与会者表示,他们对俄罗斯有关世界正处于新冷战时期的断言表示怀疑。

  与此同时,卡拉加诺夫试图说服他们:中国坚持认为自己能够通过简单、共赢的方式解决其与美国之间的矛盾是自欺欺人的。

  他继续讲道,如果中国将赌注放在和平与合作上,那么中国的伟大历程将告一段落,并且将会一代代甚至永远处于美国的震慑与阴影之下。中国当局还有不到五年的时间来做决定。

  由于参加这个会议需要遵守查塔姆研究所守则(Chatham House rule),所以我不能透露中方对此所回应的内容,而卡拉加诺夫允许我呈现他的讲话,因此才有了以上的说服内容。

  然而,从我与中国官员的私下对话中,他们似乎都认为时间紧迫,只是还未确定应该选择以战争的方式——甚至是冷战来应对这一局面。

  如果中国对东方阵营的建立有话语权的话,欧洲也有。

  欧洲的市场以及技术对于中国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资源。中国当局越来越知道该对美国抱有什么期望,也清楚能从俄方获得什么。但是对欧洲来说却不一样,中国在犹豫要不要推开它,并在等待欧洲的决定。

  我们将拭目以待,等这些国家经深思熟虑后作出决定。在这个四面楚歌的情势下,只有欧洲能维持一定的平衡,调和这危在旦夕的关系。

  文章链接

  翻译文章:

  Bruno Maçães, The Coming Wars, Politico Magazine, Jan./Feb.2019.

  网络链接:

  https://www.politico.eu/blogs/the-coming-war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