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学生救不了1919的中国——从五四运动中看学生力量

2019-05-08 14:13:58  来源:清华大学求是学会  作者:拐杖
点击:   评论: (查看)

  五四运动,是众所周知的大规模的群众运动,是辛亥革命以来中国较大规模的群众运动之一。其中最重要的也是最为独特的一点就是,这次运动是从大规模的学生运动开始的。自中国近代以来,大规模的读书人运动并不少,公车上书就是一次典型的事件。但是,纵观之前之后的学生运动,其规模之广、影响之大都是不可比拟的。

  五四运动,为什么能够拥有如此的影响力,我想和以下两点是息息相关的:

  首先,五四运动是一次以激烈对抗为方法的抗议类型活动。不同于公车上书事件,五四运动从一开始就是一场彻彻底底的对抗帝国主义走狗政府的大型抗议活动,其不屈不挠、其目标都是极为明显且深刻的。在运动受阻期间,尽管大量学生被捕入狱,但是学生仍然没有采取妥协求饶的方式,而是继续采取积极的运动进行对抗,这一点给当时的政府更大的压力,从学生的角度影响到整个学界,使得学界最终站到了政府的对立面。

  其次,就是这次运动在其发展的后期受到了几乎全国工人阶级的支持,大规模的工人罢工运动使得以上海为主的中国经济迅速受到极大的威胁,可以说是直接将政府逼到了悬崖的边缘。自6月5日起,上海工人进行罢工运动,以响应学生,声援五四,中国工人阶级第一次登上历史舞台,五四运动的中心迅速从北京转移到上海,仅仅6天之后,11日政府就给予妥协,裁撤和会相关人员,运动宣告胜利。这一点不仅在五四运动中得以体现,在1935年的一二九运动得到了同样的体现,工人阶级的参与使得运动到达了一个新的高潮,并直接促进运动得以成功。

  五四运动体现了学生群体的力量,是知识分子阶层力量的一种体现,这一点对于当前的青年来说是一种极具启发意义的事件。在当前社会的情况下,众多学生逐渐发现自己陷入一种矛盾当中:一方面,学生群体在头脑中坚信自己是统治阶层的一员,在各种对抗性事件当中总是站在社会优势阶层的一面,秉信自己是精英阶层,努力和所谓“社会底层”划清界限;但是另一方面,在众多涉及到学生的社会事件当中,学生越发发现自己缺少和统治方相对抗的权利,这一点在韩国光州运动当中学生的大规模游行却惨遭屠杀、欧洲学生群体运动始终被政府无视等事件中均有体现,一方面,学生在决策层面缺少话语权,在与自己相关的事件中始终缺乏议价的权利,甚至在事件已经出现各种问题之后,仍然缺乏向上反映并得到足够重视的能力。这两种感觉中的矛盾,最终使得很多学生群体开始了自己的“佛系”生活:一方面,学生群体是资本主义社会国家统治阶层麻痹和豢养的阶层,在生活方面并没有较大的压力,有“享受生活”的资本;但是另一方面,学生发现自己对于社会事件越来越缺乏影响力,无能为力带来的失望和绝望使得学生群体开始远离这些方面——反正都没有办法改变这些事情,不如过好自己的小日子。这一点且不论欧洲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就连东亚后兴起的韩国、日本学生也是如此——在《低欲望社会》一书中就阐述了学生群体一点点失去前进动力的现状。

  这个时候,当我们再次想起五四运动的时候,我们不由得再次反问自己一句:学生群体真的是没有力量吗?五四运动的存在就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们:学生群体不仅有力量,而且有着影响国策的力量。在沙皇俄国,那个高压下的国家,以列宁为首的知识分子阶级是引导革命前进的关键,他们是不可忽视的力量。所以,当代在资本主义国家当中的学生运动所起到的作用越来越小的原因,并不是学生群体没有力量,没有推动历史齿轮的力量。

  因而接下来交给我们的问题就变成了,学生的力量到底在哪里?

  学生群体的独特性在于,一方面,学生不会像工人阶级那样,长期被生存问题所困扰,缺乏关注社会大事件的时间和能力,学生是一个有闲阶层,一个可以进行高谈阔论、指点江山的阶层,另一方面,学生阶层尽管受到统治阶级的拉拢,但是长期缺乏相应的权利和直接的利益分配,所以学生群体是可以超脱于统治阶层的迷惑,回到群众当中去的。在众多的历史事件当中,学生群体一直都是最先起来的阶层,在重大的历史事件当中,我们也往往发现,知识分子阶层是能够具有其领导的能力的。学生群体最敏感也是比工人阶级等看的更加长远和透彻,但是学生群体也是一个软弱的阶级,学生群体即使不去革命,也能在旧的制度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比如说当年的御用文人、所谓“主流思想”的鼓吹者。这一点使得学生往往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更加容易退缩,更加容易放弃,相比较一些底层阶级的破釜沉舟,学生群体永远有余地可以退缩。

  因而当学生发挥自己的优势,在所有阶级之前起来反抗,同时对抗自己的劣势,在各种困难面前都不轻易退缩,敢于斗争,敢于战斗,就能形成类似于五四运动的影响力量。

  但是我们在另一方面发现,五四运动自5月4日起,到6月5日止,在长达一个月的时间内不仅没有迫使政府妥协,反而被抓捕了大量的代表和干部,但是工人阶级在发出声音以后,仅仅6天政府就全面妥协,按照社会诉求开始改变。这一点启发我们,学生的影响的力量不是直接作用在统治阶层上面的,而是作用在社会其他阶层上面的,那些真正能够动摇到统治阶层的阶层一旦被学生的精神和力量所鼓舞而奋起抗争,就能够形成一个影响社会的力量。当年的沙皇俄国的知识分子,不是暗杀社会重要官员的一支、不是以救世主来到农村宣传思想的一支,而是深入到工人阶级当中,一面传递自己的知识、一面向工人学习的一支——布尔什维克取得了革命的胜利。这告诉我们,学生,或者说是知识分子,不要试图直接用自己的力量对抗统治阶层,而是要和社会中其他的阶级——尤其是最先进的阶级结合起来,共同撼动旧制度。

  五四运动,不仅仅是一场爱国的运动,也是一场深刻的社会教育,他告诉社会各个阶层,如果想要真正对抗统治阶层,怎样的运动特征、怎样的运动方式才有可能奏效,而这些对于学生群体而言更为重要。无论是当年还是今天,只有始终和社会最先进的阶级站在一起的学生,才能发挥出自己真正的力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