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美中国问题专家傅立民:美国将被孤立!

2019-05-08 16:26:30  来源: 昆仑策研究院  作者:王冰汝  
点击:    评论: (查看)

10.jpg

  【内容提要】傅立民认为,中美关系的基本面已转向敌意,这不会轻易消失。“中国在STEM(科学,科技,工程和数学)的人才是美国的八倍。作为美国人,如果切断与中国科技人才的联系,我们真正伤害的是谁?我认为是美国自己”。

  傅立民于1972年担任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的首席翻译。不仅如此,傅大使担任过的每个职位都举足轻重:从美国驻华公使、美国国务院中国科科长,再到美国国防部助理、美国驻沙特大使等,他对中美关系、中东问题、非洲、甚至欧洲等地的国际问题都有着足够的发言权。作为一名语言天赋极佳的大使,傅立民更是对英文、中文、西班牙语、法语和阿拉伯语样样精通,是位名副其实的“宝藏大使”。

  近期我前往傅立民华盛顿的家中进行专访。此行我又有了新发现:原来傅立民还是一位美食家!早在八十年代,他就在香港出版了一本中英双语书籍《西餐菜单》,里面详细介绍了几百种西餐的做法。作为成都人,我自诩为吃货、也爱下厨,但跟傅老一比我就业余多了。傅立民看我一脸惊讶,笑着低头摸着自己的肚子说:“你看看,我有多爱吃,不然怎么写书呢!”

  谈及当前中美关系、贸易争端等问题,傅立民全面、坦诚地阐述了他对当下热点问题的看法。傅立民认为,中美关系的基本面已转向敌意,这不会轻易消失。“中国在STEM(科学,科技,工程和数学)的人才是美国的八倍。作为美国人,如果切断与中国科技人才的联系,我们真正伤害的是谁?我认为是美国自己”

  

11.jpg

  以下为专访傅立民实录精编:

  问:当前的中美关系是否是近年来的低点?

  傅立民:我认为这是中美建交以来的最低点。在中美关系正常化一年后,我们因对台军售出现过危机,我们有过非常紧张的一段时期。即使那样,中美关系仍在向前发展。目前出现的贸易战,其实只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但它却“污染”了其它所有部分。媒体也进行了大量荒唐的报道。

  问:比如媒体有哪些误解呢?

  傅立民:比如“中国想要在亚洲甚至全球取代美国”等说辞。我看了中国对未来发展的讨论,我并不认为中国要取代美国。我看到的是,中国想要被尊重。有很多词汇,比如“债务陷阱外交”,这是印度记者提出的,立即就被用来形容中国的外交政策,但问题在于,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中国在进行“债务陷阱外交”。唯一被引用的例子是斯里兰卡汉班托塔港,但是你如果查看事实,这完全不符合债务陷阱外交的范畴。汉班托塔港是给中国企业的一个累赘,他并不是掠夺性的债务陷阱外交。当然,中国已经明确地回应了这些荒谬的指责,并且表示会采取更加谨慎的举措与他国合作。

  在南海问题上,美国声称中国威胁了自由航行,但是大部分在通航的船只其实是中国的,或者始发地是中国,这让中国比其他国家更有意愿维护南海的自由航行。所以美国对南海问题错误地描述了。

  这些问题经常被曲解了。比如还有说中国在南海自发进行建造,但是人们忘记了其他国家,菲律宾,马来西亚,越南很多年来都一直在这么做。我的解读是,中国这么做的原因就像在下围棋,先做标记作,然后表明我们在这里,你们不能把我们赶走。当然,这么做让中国扩大了它的防御范围,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毕竟在过去五百年,中国被葡萄牙,荷兰,西班牙,法国,英国,美国从南海入侵,日本从另一个方向,但也是从海上来的。因此中国感到警惕是完全自然、合理的。我认为美国不愿花精力去调查事实,而是更容易接受反华论调。

  

11.jpg

  问:为什么会这样呢?

  傅立民:我认为中国也需要负责承担责任。美国的商业团体一直以来是中美关系最强有力的支持者,他们现在在某些方面反对中国,因为中国继续做他们反感的事情,并且不听取他们的意见。中国政府已经开始采取措施纠正这个问题。特朗普政府掀起与中国的贸易战,基本上是允许美国国内反对中国的势力寻求自己的议程。我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但这给每一个想找中国麻烦的人颁发“狩猎许可证”。中美关系的基本面已转向敌意,这不会轻易消失。

  特朗普下面的人,坦率说在我们的政治圈,是极端、比较边缘化的人物。这些人大部分没有从政的经验,或者持有非常奇怪的理论,并不被世界学界或者商业所接纳。我猜特朗普总统认为这些人给中国制造的压力,对于达成贸易协议是有用的。但我并不这样认为,这让双方都要为自己鲁莽的行为付出非常沉重的代价。

  问:您认为基于现状,中美双方会很快会达成协议吗?

  傅立民:什么协议,peace or truce?(和平还是休战?)我认为最多是后者。因为已经发生了太多事情,这段关系的基本面已经转向敌意,不会那么轻易消除的,短期问题演变为了长期问题。

  问:刚刚召开的一带一路峰会,我们看到世界领袖云集。不少美国的盟友,即使还没有加入,但似乎也转变了立场。您认为这会使美国被孤立吗?

  傅立民:我认为在某些方面美国是被孤立的,你可以看到这一点。不仅是一带一路倡议,还有其它中国倡议的机构,比如亚投行。美国竭力说服其他国家抵制这些机构,但是没有任何人响应,我认为这是非常愚蠢和误导的。唯一响应美国的国家是日本,而日本也转变看法了,现在日本在以自己的方式与中国合作。我认为基本问题在于美国显然从军事角度诠释每一件事,而一带一路不是军事问题,这是经济倡议。

  很大一部分是关于开放边界、便利商品和服务运输。当然它也建造铁路、公路、管道、工业区、光缆连接、机场等等。这些是其他国家应该参与的项目。这对每一个国家都有利。据我所知,亚投行非成员国的公司也可以竞标项目。亚投行行长金立群是非常受尊敬的国际人物,他清楚地表明这是一个开放的架构,不是封闭的。我认为美国不派代表参与出席北京的一带一路峰会是错误的。

  

11.jpg

  问:您提到打贸易战无法解决更广泛的问题,在您看来,特朗普这么做是为了2020年大选吗?

  傅立民:我认为这是特朗普自负和提升自身声望的表现。他认为他可以非常迅速地达成任何协议,但事实并非如此。一方面是因为他下面的人提出的一系列问题并非特朗普当初所提出的,即关于贸易不平衡的问题。另一方面,其他问题现已成为了一揽子协议,很多问题无法解决。

  我认为,把中美两个经济体分离对任何一方都不利。如果我们在六月达成协议,一部分要求将是中国增加对美国商品的购买,无论是农业还是半导体。但没有中国政府会允许中国依赖美国的供应,因为在过去两千五百年的历史中,中国政府总是把粮食安全放在第一位。美国刚刚证明了,它并不是一个可靠的粮食供应源。另外的例子,比如中兴和华为,都提醒中国政府要把半导体技术的供应源多元化,自行研发或者增加与其它供应商合作。

  问:您如何评价中国对贸易争端的处理方式?

  傅立民:我认为中国一直在追求更大的利益,就是不与美国发生冲突。中国这么说是对的,中国需要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美国坦率说也需要和平的国际环境,但美国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们在国内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大部分美国人对把精力放在国外的冒险和对峙感到厌倦。大多数美国人想要解决国内的问题。很大的问题是我们面临收入不平等、社会流动性低,机会不平等。很多美国人感到绝望,因为工资下降,就业市场去工业化。在美国有一个普遍的感受就是:美国的精英阶层不关心普通的老百姓,甚至鄙视他们。

  中国其实也在经历不少同样的问题。中美双方都倾向于把自己的不满怪罪于对方, 这是不健康的。双方都应该从长远利益出发,这需要跨国合作。我举个例子,我在佛罗里达圣路易斯演讲时提到,科学和技术的进步需要国际合作,而不是“闭门造车”。当下中美签证被削减,国安人员进入实验室和大学,我们现在的趋势是倒退而不是扩大合作。这将会阻碍两国的科技发展。但是,中国在STEM(科学,科技,工程和数学)的人才是美国的八倍。每一年,中国在STEM领域的毕业生将近两百万。与美国的距离还在不断拉大。

  作为一个美国人,我问我自己,切断与中国科技人才的联系,我们真正伤害的是谁?我认为是美国自己。当然,这对中国有伤害,但对美国自身的伤害要大得多。

  (来源:昆仑策网,转自“凤凰卫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