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张灵甫为何能从“抗日名将”到“革命烈士?

2019-04-30 10:35:26  来源:掌上文史  作者:张雄文
点击:   评论: (查看)

  26年前,邓小平就当时形势精辟地总结:

  【“我们最大的失误是在教育方面,思想政治工作薄弱了,教育发展不够。”】

  时至今日,他说的失误却有增无减,重要表现之一是一些高校师生中“历史虚无主义”盛行,美化缅怀人均寿命仅35岁因腐朽而被推翻的民国,抬高炒作当年被解放区军民击毙的国民党将领成为一种时尚。张灵甫便是这种思潮下被假以“抗日”名义而包装的一个“完人”。

  抗日战争无疑是国共两党合作的一个典型,铸就了中华民族摈弃内争共御外侮的辉煌,其中杨靖宇、左权、张自忠、赵登禹和戴安澜等人血染疆场,是当之无愧的抗日名将;李宗仁、杜聿明、王耀武、彭德怀、刘伯承、粟裕等众多国共将领也曾驰骋抗日战场,或正面打击日寇,或敌后发展根据地,令日伪军惶惶不可终日。而名将吉鸿昌因抗日被国民党当局拘捕杀害,留下“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的诗句,则令后来者扼腕不已。

  中共对国民党抗日的功绩很早就有客观评价,人民英雄纪念碑纪念的人物便包括了因抗日牺牲的国民党英烈;建国后,北京、天津、上海和武汉都设有张自忠路,北京还有赵登禹路;毛泽东给戴安澜写过悼念诗篇,给成为俘虏的王耀武传过话“永记你抗日功劳”;粟裕当年下令将张灵甫以昂贵的楠木棺材入殓。

  但这些举措及诸多抗日将领都因不合历史虚无主义者的“胃口”遭到摈弃。他们需要一个参加过抗日而最终被解放区军民击毙的“好人”为突破口,来证明解放战争的“错误”,中国1949年10月选择社会主义道路走了一条不该走的“弯路”。

  这个人物的挑选颇费了一番心思。

  首选必须是国民党将领,中共将领杨靖宇、左权、彭德怀等人便被排除在外;其次必须是黄埔嫡系出身,以便体现出民国的“正统”,李宗仁、张自忠等杂牌军将领只能出局;第三必须是解放战争战场战败自杀,血洒抗日战场的戴安澜与被俘后接受改造的杜聿明、王耀武等黄埔将领又被排除;第四必须长得帅,以方便当今喜欢“看脸”的青年人易于接受和同情,解放战争中自杀的刘戡、黄百韬因长得一般又被选择性遗忘。

  这种苛刻条件下的“完人”,找遍国民党阵营实际上并不存在,他们便“揠苗助长”,将张灵甫虚化抬高后推了出来。

  

张灵甫为何能从“抗日名将”到“革命烈士?

  这一眼下网络与媒体推崇的“张灵甫”与历史上真实的张灵甫有不小的差距,实则综合了他人的优点“组装”而成。

  一是将抗日铁军74军军长王耀武的战功转移给张灵甫,将张灵甫与抗战时期的74军等同起来,称其为“日军眼里第一恐怖军军长”,实际上张灵甫是王耀武手下一个中级校官,谈不上是“将”,更非“名将”,抗战结束一年后才被王耀武私下运作升为军长。74军及其前身参加的淞沪会战、常德会战、雪峰山战役,张灵甫都没能躬逢其盛。抗战结束后国民政府编辑出版《抗战伟人传》一书,里面表彰卫立煌、杜聿明、王耀武等人,也没有张灵甫。

  二是将刘戡、黄百韬等人的“壮烈”自杀情节移接给张灵甫。孟良崮战役中,躲在山洞中的张灵甫被华东野战军6纵特务团团长何凤山亲手击毙,蒋介石等人则为鼓舞士气编造了张灵甫“最后不屈相率自戕”的结局和遗书,乃至忙中出错将张灵甫的妻子名字“玉龄”在遗书中写成了“玉玲”。

  自杀与击毙看似都是死,在某些“项庄舞剑”者眼里大不一样,前者更悲壮,更能体现主角的“忠诚”。因而不管亲历者何凤山晚年如何撰文证实张被击毙,而偏偏以蒋介石的虚构为依据。实际上杜聿明等人也被蒋介石“自杀”过,只是事后被证明是笑话而草草收场,而刘戡、黄百韬等人倒的确自杀身亡。

  三是摈弃了张灵甫抗战前弃妻、杀妻、休妻的经历,将粟裕这种一生忠诚于一个妻子的将领的优秀品格转移给张灵甫,称其“虽然面临绝境想的是忠诚和对妻子的眷恋”。

  于是,一个罕有的“抗日名将”和“伟大的民族英雄”包装而出,一时间红遍网络与某些媒体。

  能够如此精心筛选,颇具匠心的人只能是某些高校的师生,而且近来他们已不满足于张灵甫“抗日名将”的名头,又进一步公开加封为“革命烈士”。

  某名牌大学网站上发表的一篇报道,称清明节组织本校学生到“张灵甫烈士陵园”扫墓,“在副社长和团支书的带领下”,“学生们认识并了解了张灵甫烈士的光荣战绩,明白了先烈们走过的道路,是一条奋斗之路,是一条不断探索,追求真理之路,是一条辉煌的人生之路。”

  某大部委网站的“校园资讯”栏目也发表某名牌大学一则“向革命烈士致敬,树艰苦奋斗之风”的消息,称“全班同学前往张灵甫将军墓”缅怀“革命烈士”。

  乍读震惊之下,竟不知今世何世,即便在当下的台湾,张灵甫也不曾有过这般“殊荣”。台湾近年来精心录制的纪录片《国军抗战全纪实》两部156集,对薛岳、李宗仁、张自忠、赵登禹、杜聿明、余程万与王耀武等人都有详细讲述,却鲜有张灵甫的踪影。

  唯一提到他的是《抗日名将决死誓言录》一集中,说时任团长的张灵甫提着枪,命令士兵“给我上”。

  然而在大陆,张灵甫已从“抗日名将”上升为“革命烈士”,历史虚无主义者以渐进方式颠覆历史否定中共合法性的目的已悄然达到,邓小平当年“最大的失误是在教育方面”几乎是直面当前乱象。

  “月晕而风,础润而雨。”可以预期的是,若非及时警醒,孟良崮战役的战胜者陈毅粟裕两将军和解放区军民成为“战犯”的一天,很快便将无情地到来。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掌上文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