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维权都要坐引擎盖才行?不,坐引擎盖也不行

2019-04-22 12:02:22  来源:草根微刊    作者:伍思
点击:   评论: (查看)

  西安奔驰维权事件在这一段时间闹的沸沸扬扬,就在昨天爆出车主已经和奔驰4S店达成和解的时候,西安利之星又爆出违规操作:不许全款买车,强制购买保险并收押金。

  令人尴尬的是,昨天,网传兰州之星奔驰4S店也发生“女车主坐车盖维权”事件。该女研究生学历车主称 ,全款115万买GLS400,刚开2公里,安全气囊报警。看到这个新闻,笔者觉得有点无奈,难道说,这年头维权都要坐引擎盖才行?不过看这舆论态势,估计这次坐引擎盖的小姐姐可能不会像西安那样引起广泛关注并顺利实现问题的解决了。

  

打不开?点这里>>>

  个案维权和解,行业欺诈难消

  西安女车主在与奔驰4S店大战几十回合之后,在广大网友的关注下,于4月16日晚间达成了和解。当初女车主提出的8点诉求中与个人相关的部分已经全部兑现,其中包括奔驰方面的道歉、换新车、退还金融服务费,为女车主补过生日等。

  面对这次的“战果”,女车主和家人都表示满意。唯一一点波折就是网上有言论称估计奔驰公司会在补过生日时,以生日费的名义给女车主不菲的经济补偿,随后,车主和家人商议决定放弃补办生日会这条补偿。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次的个人维权事件得到了较为圆满的解决,但是,针对经销商与第三方公司的追问,才刚刚开始。

  比如,金融服务费这个违规收费是怎么处理的?新爆出来的不许全款买车,强制购买保险并收押金要不要调查?这些问题的答案我们还很不清楚。

  再如,这家汽车公司有没有金融服务资质,就敢堂而皇之地扎在4S店里从事金融业务?这里面除了利之星有话语权,奔驰金融高管或者其他人有没有牵涉其中?

  更重要的是,除了西安利之星,其它奔驰4S店,乃至其它品牌经销商,背后有没有欺诈消费者的金融服务费?对“金融服务费”违法违规的定性还算不算数?要不要取缔,要不要退?或者还有什么其他名义的收费没有扒出来?在车主的权益受到损害之后,能不能快速解决实际问题?

  非要让一个逻辑清晰、思维活跃的女硕士出现之后,才能揭开一点点“黑幕”的盖子,那这个黑幕到底有多大?是不是这次揭开之后就又迅速盖上了,该干嘛干嘛?一个普通人维权又该怎么办?

  只要这些问题摆在我们面前,类似的维权问题应该还会层出不穷。

  

  我们想一想,为什么这位女士的维权之举可以得到线上线下一边倒的支持?因为这个女车主遭遇的正是很多人都遭遇的维权难,这个女车主敢于站出来和4S店斗争、和奔驰公司斗争、乃至最后揭开了一个行业背后的“黑幕”。

  我们面对这位勇敢的维权者,称她为“侠女”,这恰恰反应出我们现在会面对很多维权问题,而且在处理这些问题时都不那么容易,所以我们才会如此感叹,才会强烈支持这位勇敢维权的女车主。可以说,这次的“战斗”是全民性的,最后的结果也是全民支持的结果。

  只是说,能坐在引擎盖上哭诉且获得关注的车主毕竟是少数,但被侵权的消费者却比比皆是。总体来看,权益受损的消费者,要单枪匹马跟店家较劲儿还是非常困难的。

  前两天有媒体传出“陕西市场监管局要求各4S店立即退还金融服务费,不限时间、品牌”,次日却被官方否认……看,保护消费者利益的调查很慢很慢,保护经销商利益的辟谣很快很快。中消协举办座谈会,第一条成果,居然是“汽车销售金融服务等应明码标价,杜绝强制交易”……请问这是准备把违法违规给洗白?违法违规不追责,就要提及非法收费合法化的问题,是不是有点太性急了?

  合理维权无门,“按闹分配”也难

  这次维权事件也惊动了XX日报,XX日报微博4月14日就发表了评论:西安车主事件之后,郑州车主又遭遇维权难。不闹不解决、小闹小解决,已成某些企业的路径依赖。按“闹”分配屡见不鲜是否也暴露出监管失灵?法治社会,昂扬正气,奉行正义的运行规则。无论不作为还是乱作为,无视消费者维权难,就是监管之失。

  

  随后,女车主回应,称自己不是“按闹分配”,而是合理维权。话是这么说,我们也理解一个受过高等文化教育的女性不希望被别人称作是在“闹事”,但从客观情况来看,如果不是那个“哭诉视频”,恐怕这件事真的如车主哭诉的那样经过了很长时间都难以得到圆满解决。

  维权靠“闹”的确不是一个法治社会应有的现象,但却真真实实地存在着,而且大有只增不减的趋势,在讲不通道理的时候,普通人也只能选择不讲道理。

  这不是我们自己想不讲道理,而是资本的利益导向先不讲道理的。

  为了追求利润最大化,各种各样的行业“潜规则”层出不穷,想着法而地要把老百姓口袋里的钱掏出来,买车贷款时的金融服务费是这样,某些行业996的工作制也是这样。在这个话语权几乎被资本牵着走的年代,朋友圈里有不少老板转发了马云的金句,看着马云那句「996是你修来的福报」,仔细看了半晌,我只从字里行间看出来“吃人”二字。

  

  也许,通过这件事情,我们开始正视自己受到的不公平待遇,我们开始要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我们开始思考这些维权无门背后的真正原因。

  毕竟,要知道,对于普通来百姓来说,维权无门这种事,遭遇的少吗?这样的场景我们见得少吗?除了这次的购车维权,房产维权、车位维权、物业维权、学位维权……我们在很很多方面都还存在这个权益受损的问题。

  2003年10月24日,重庆农妇熊德明在自家院子里遇到了温总理,在村民的簇拥之下,总理语重心长的询问:有没有亲属在外打工,工资好不好拿?“我们家去年干活就没拿到钱!” 熊德明脱口而出。

  当晚11点,熊德明家的桌子上就摆好了干部送来的钱,22张大红钞,那是他丈夫打了一年工后被拖欠的工资。5天后,其他十几个村民也陆续拿到了被拖欠的血汗钱。随后,国务院牵头掀起农民工工资“清欠风暴”,涉及资金高达1800多亿。当年年底,熊德明荣获“2003 CCTV年度社会公益奖”,获奖的原因是:“敢讲实话”

  其实,笔者觉得这四个字有点讽刺,难道说,农民工被欠薪是因为没把被欠薪的实话讲出来?不,他们不知道讲了多少遍,只是没遇到讲话有实用的人。2004年底,熊德明出面替老乡到温州维权讨薪。事后熊德明总结讨薪经验,感慨地说:

  “总理不可能天天到这里,我们也不可能天天去找他。所以打工还是不能打,打工还是怕拿不到钱。

  翻看十多年前的事件,笔者不敢相信,难道说,鲁迅提到的“吃人”真的又回来了?可能,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真的回来了。

  不只是学历水平低、没有什么话语权的农民工遭遇了“吃人”,光说近两三年,“吃人”的现象已经蔓延到高学历、高工资、掌握一定话语权的人群里。

  2019年3月,全国都在关注成都七中实验学校的食堂事件,尽管最后调查声称一些照片系摆拍,但我们不能回避的是家长们这是出于对之前食品安全问题的愤怒才出此下策。况且,这不是孤例,多所中小学、幼儿园都有类似事件,最后怎么样了呢?

  

  

  2018年8月,一年的升学季,也是维权季。郑州一地关于近期买学区房上学的维权就有三起:民安北郡三期在维权;永威城在维权;五建新街坊在维权。除了学区房的房产维权,还有多地多起关于装修问题、产权问题、物业维权等侵权事件的维权,业主们维权无门,只能上街、打横幅、等着被抓……

  2018年5月,因待遇发放问题,安徽省六安市部分学校教师集体讨薪事件,在网上发酵,引发关注,其中有教师与民警冲突的视频和消息传出。随后,爆出蓝田等多地多起教师维权事件。

  

  领导一直让我们认真学习的马列经典著作《共产党宣言》里是怎么说的来着:

  “资产阶级抹去了一切向来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职业的神圣光环。它把医生、律师、教士、诗人和学者变成了它出钱招雇的雇佣劳动者。资产阶级撕下了罩在家庭关系上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把这种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

  真正实现保障,才可能消除维权

  从农民工爬塔吊到女研究生坐引擎盖,女车主视频第一句话是:“如果这事儿有的谈,我就不会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

  只不过,最令人心寒的是,有时候就算做了不要脸的事了,却只能得到一点可怜巴巴的、临时的、还有可能再被抢走的面包,而那个最开始主张抢回自己面包的人甚至还可能把自己搭进去,为什么,因为“扰乱社会治安”。

  2017年底,以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牵引出多起虐童事件,不到一年之后,红黄蓝股价直线回升,被授予国际文化奖,这个机构恢复了正常的运营。

  2016年3月16日,在荷枪实弹的警察的警戒下,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四川省阆中市江南镇举行了“阆中市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大会”,以“恶意讨薪”和“妨害公务”的罪名公开宣判8名讨薪工人。

  这8名工人不仅没有得到他们应得的血汗钱,而且罪恶以法律的名义,以公开宣判和游街的形式,对工人进行惩罚、恫吓与污辱。

  

  引用鲁迅先生一段话:“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凶残到这地步。

  鲁迅作为一个反专制、反封建、支持革命的思想文化大家,到现在还经常被人们提起,笔者不知道这是幸事还是不幸。

  也许是不幸,因为鲁迅在那个乱世批判的国民性到现在又一点点逐渐回来了,甚至有人已经开始对号入座。

  也许是幸事,因为鲁迅全力支持的革命先驱者也在觉醒。人们开始意识到问题,开始意识到这个资本主导的社会是多么地可恶,甚至有一点点要起来反抗的苗头,如果真的能联合起来作为一个无产阶ji起来抗争的话,那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笔者相信,这不是一个期望,而是一个趋势。

  而至于维权和坐引擎盖的事,还是用鲁迅先生的一段话做总结吧:“中国人的性情是总喜欢调和折中的,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须在这里开一个窗,大家一定不允许的。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来调和,愿意开窗了。没有更激烈的主张,他们总连平和的改革也不肯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