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巴黎圣母院火灾怎么不能与火烧圆明园相提并论?

2019-04-18 14:36:12  来源:草根微刊  作者:伍思
点击:   评论: (查看)

  当地时间2019年4月15日傍晚,法国的地标建筑巴黎圣母院失火。没有人员伤亡,但大火致使塔尖倒塌,巴黎圣母院严重受损。

  

 

  这本是一件火灾事故,却在舆论场上引起了不少风波。昨天的社交网络,铺天盖地都是巴黎圣母院的消息,无数普通人都在感慨那个“卡西莫多的钟楼”和“玫瑰窗花”,尽管并不是所有人都对雨果的《巴黎圣母院》有所了解。

  坦白讲,很多中国人对巴黎圣母院的了解正是依靠雨果的著名小说《巴黎圣母院》。

  在这部伟大的作品中,雨果用离奇和对比手法塑造了两个对立的世界:在金碧辉煌的地上世界,巴黎圣母院副主教克罗德、侍卫队长、包括路易十一,他们道貌岸然、蛇蝎心肠——没有一个好人。而在肮脏破落的地下世界,吉ト赛女郎埃斯美拉达、面目丑陋但心地善良的敲钟人卡西莫多、甚至乞丐、小偷、强盗、流浪汉,他们都是具有美好的品质和最高尚的道德。这也正是雨果所说的“下水道是一座城市的良心”。

  当然,让网络上的舆论更加热闹的不是《巴黎圣母院》的底层情怀,而是有人把巴黎圣母院和北京的圆明园联系了起来。有人说:“当年我们的圆明园被强盗焚毁的时候,有人替我们痛心悲哀吗?”有人怒骂:“这是人类文明的瑰宝遭遇浩劫的时刻,你为什么如此狭隘?”

  其实,这一联想也不要紧,顶多是网友之间吵吵闹闹,哪知却炸出了某网,某网官方微博的评论说:“巴黎圣母院火灾怎能与火烧圆明园混为一谈,狭隘的民族主义可休矣”。

  

 

  此评论一出,不禁让更多的人开始思考了,难道说,巴黎圣母院火灾和火烧圆明园不能联系在一起,否则就是狭隘的民族主义?

  仔细拜读该网言论:

  “圆明园毁于战乱和野蛮,是历史的伤痕;而巴黎圣母院此次火灾事故是和平时期由消防安全造成的遗憾。两者的相同之处恐怕只因为它们都是世界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人类文明史上的奇迹,它们的消失同样是全人类的损失。那些拿因果报应来说事的人,其实不过是狭隘的民族主义在作怪。”

  那笔者就不解了,难道说幸灾乐祸的人真的有那么多吗?值得一个国家的喉舌专门发文针对一小撮人的阿Q精神发出如此严厉的批评?再说了,毛主席有一句名言被无数人无数次引用:“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难道说,这么多网民将两者联系起来真的没有因果关系?也许,网友不该情绪激动地说这是报应,但将巴黎圣母院火灾与火烧圆明园联系起来,绝对不是什么狭隘的民族主义。

  

 

  况且,将巴黎圣母院和圆明园“混”在一块的,还不是别人,就是《巴黎圣母院》的作者——雨果。巴黎圣母院如今遭遇大火,我们为巴黎圣母院的大火感到惋惜,巴黎圣母院是属于法兰西的,也是属于全人类的。维克多·雨果的伟大之处正在于,他不仅热爱法国、热爱巴黎,也热爱一切人类文明的成果,既然珍爱巴黎圣母院,就应该同样珍爱圆明园。

  1861年,即圆明园被英法联军洗劫并纵火焚毁后的第二年,雨果在著名的《给巴特勒上尉复信》中痛斥了这一暴行。雨果写到:

  “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有一个世界奇迹。这个奇迹叫圆明园……一个几乎是超人的民族的想象力所能产生的成就尽在于此。

  ……

  这个奇迹已经消失了。

  有一天,两个来自欧洲的强盗闯进了圆明园。一个强盗洗劫财物,另一个强盗放火。似乎得胜之后,便可以动手行窃了。他们对圆明园进行了大规模的劫掠,赃物由两个胜利者均分。

  将受到历史制裁的这两个强盗,一个叫法兰西,另一个叫英吉利。

  我希望有朝一日,解放了的干干净净的法兰西会把这份战利品归还给被掠夺的中国,那才是真正的物主。”

  中国的近代史,就是一部屈辱史,我们永远不能否认这一点。真正的牢记历史的确不是延续仇恨,但要想消除仇恨,不是我们单方面的大度说了算的,真正要消除仇恨,需要制造仇恨的人来化解。

  他们没有认错的态度,我们凭什么忘记历史呢?提一下历史,就是发泄仇恨吗?就是狭隘的民族主义吗?要知道,人家的博物馆中,还摆放着大量的中国文物,人家可没有承认当年的洗劫,也没有向中国道歉,更没有想过物归原主!

  两年前,我们的国宝兵马俑送到美国去展出,展览期间,美国特拉华州的24岁青年迈克尔·罗哈纳利用安全漏洞进入展厅,掰断并盗走了正在展出中的“骑兵俑”左手拇指。然而直到现在,美国法院还没有就其盗窃和藏匿文物罪名作出裁决。我们对待文物,对待文明,不能双标!这就好比说我家遭劫遭窃,你无动于衷,你家遇火的时候,又怎能让我捐款救助?

  

 

  而至于某网为什么把自己表现得如此豁达,不计前嫌,难道是急于跟西方世界“大同天下”?巴黎圣母院被烧,难道必须所有中国人都痛心疾首,才能证明自己已经融入西方世界,达到普世价值观了?

  最后,笔者想到了雨果笔下的巴黎圣母院塔楼与鲁迅笔下的雷峰塔。其实,这两者在某种程度上是很相似的文学象征:一个代表着吃人的封建礼教,一个代表着道貌岸然的封建宗教,二者都囚禁着善良、美好、博爱的底层人民。雷峰塔坍塌之后,鲁迅想到的是扼杀人民自由、阻碍社会发展的封建制度必然灭亡。今日,巴黎圣母院的塔楼坍塌也在提醒我们,在为巴黎圣母院这一历史文化建筑感到惋惜的同时,要时刻提醒自己注意霸道的西方文化领导权,防止我们在不知不觉中重新接受西方在文化上的殖民统治。

 

  千万不要在对西方文明的顶礼膜拜中,迷失了自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