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跨越时空的认知:从孟子的敬与畏看张扣扣案

2019-04-18 11:53:5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大风
点击:    评论: (查看)

  中国传统文化对父母的认知,往往是与天地相联系在一起。世间天地为大,再下来就是父母了。一个人不仅要敬天敬地,还要敬父敬母。也可以这样说,敬父母是敬天地的必然含义。敬天地是跨越时空的,敬父母是基于生命与现实的。

  《孟子 尽心章句上》有这样一段对话:

  桃应问曰:“舜为天子,皋陶为士,瞽瞍杀人,则如之何?”

  孟子曰:“执之而已矣。”

  “然则舜不禁与?”

  曰:“夫舜恶得而禁之?夫有所受之也。”

  “然则舜如之何?”

  曰:“舜视弃天下犹弃敝蹝也。窃负而逃,遵海滨而处,终身然,乐而忘天下。”

  这里按照杨伯峻先生《孟子译注》中所给出的译文,照抄如下:

  桃应问道:“舜作天子,皋陶做法官,(假如)瞽瞍杀了人,那怎么办?”

  孟子答道:“把他逮捕起来罢了。”

  “那么,舜不阻止吗?”

  答道:“舜怎么能阻止呢?他去逮捕是有根据的。”

  “那么,舜又怎么办呢?”

  答道:“舜把抛弃天子之位看成抛弃破鞋一样。偷偷地背负了父亲而逃走,沿着海边住下了,一辈子快乐得很,把曾经做过天子的事情忘记掉。”

  从表面上看,这段对话中孟子所给出的两个肯定似乎是矛盾的,因为他赞赏皋陶“执法从严”,是个“好法官”,但另一方面又“情大于法”,把帝舜“窃负而逃”“乐而忘天下”,说成是个“真孝子”。其实这并不矛盾,这一点我们可以从上古时期人们的认知观中找到一些答案。《尚书  泰誓》云,“惟天地万物父母”。就是说 “天地是万物的父母”。在这里武王用了父母之恩泽来喻明天地之恩泽。之所以这样,因为武王心中早已把天地父母放在同等地位来敬畏了。由此可见,父母在人们心中的至尊地位由来已久 。

  《孟子》中的这一对话虽然呈现于二千多年前,但对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人们来说,它依然具有某种不可或缺的存在,一如遥远天空中的那颗星座,冥冥之中一直在为昏暗中行进的人们提供着辨别方向的参照。今天谁也不应拒斥这样的认知:一是“为人而法”还是“为法而法”,不应成为法官的两难选择。二是父母享有神圣不可受辱的尊严。如若父母受辱,这个“辱”往往会在子嗣身上加倍放大。三是守护父母的尊严是一个人天性的使然,是一个人“骨液”的自然外流。四是“天子之位”或一个人的荣辱与父母相比,孰轻孰重,亘古昭然,不容迟疑。

  其实,在不同地域的文化里,人们也能感受到相互类似的存在。

  伊斯兰教是兼重天道和人道的。她认为崇拜真主(天道)与孝敬父母(人道)应并行不悖。因此,《古兰经》中常常把这两件事相提并论。如2章83节说:“当时,我与以色列的后裔缔约,说:‘你们应当只崇拜真主,并当孝敬父母’„„”,4章36节说:“你们当崇拜真主,不要以任何物配他,当孝敬父母„„”

  在先知穆罕默德时代,一个人请求穆圣允许他参加远征的军队,穆圣就问他是否有母亲,此人说有,穆圣就说:“你留在母亲身边吧,因为天堂就在母亲的脚下。”

  圣训中曾为众人描述了有这么一段场景:一个人来见安拉的使者,说:“在人们中间,谁是最值得我相伴的?”穆圣说:“你的母亲”,这个人又问:“然后是谁?”穆圣回答:“你的母亲。”这人又问:“然后是谁?”穆圣依然回答:“你的母亲。”

  《圣经》里也有意义接近的记述,“以西结书”1 9章,“说:你的母亲是什呢?是个母狮子,蹲伏在少壮狮子中间,养育小狮子。”

  在数千年的文明流变过程中,人类经历了无数次劫难与变迁,但对中国乃至世界不同肤色的人们来说,母亲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依旧是“根深叶茂”,神圣伟岸,受人敬仰。而这对于今天的皋陶则意味着,面对张扣扣一案,法官手中所写出的任何法律文书都应守望千百年以来母亲在人们心中不可动摇的尊严。(二零一九年四月)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