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从利比亚之乱看美国的面目

2019-04-15 14:39:20  来源:华语智库  作者:艾华
点击:   评论: (查看)

  利比亚又乱了。在狂人卡扎菲被杀死8年之后。其实不能说是又乱了,准确地说是一直乱着。不过,这一次的动静有些大,卡扎菲被打死后,两个最大的派别直接掐了起来。据有东部的军事强人哈夫塔尔4月4日指挥他的“国民军”兵峰直指首都的黎波里,已经拿下首都郊外的国际机场。拥有大批俄式武器装备的“国民军”锋头之甚,使得自封为元帅的哈夫塔尔连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亲自前来斡旋也不放在眼里,决意要将西方国家支持的的黎波里“民族团结政府”赶走,将国家从“恐怖分子手中解放出来”。有意思的是,哈夫塔尔原本就是卡扎菲的总参谋长。这位以东部城市图卜鲁格为根据地的军事强人一旦统一了利比亚,不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列强是否会觉得终点又回到了起点?当初以美国为首的多国联军打死了被他们称之为“狂人”、“魔鬼”、“独裁者”的卡扎菲,并扶持起的黎波里“民族团结政府”。但短短8年后,卡扎菲的总参谋长看起来又要统一全国了。历史总是会跟人们开玩笑。

  人们不禁要问,中东为何总是战乱频仍?到底是什么因素导致这里成为世界的火药桶?号称维护世界和平的美国到底在这里起了什么作用?

  

从利比亚之乱看美国的面目

  哈夫塔尔下令进攻的黎波里

  中东战乱固然有其历史的、民族的、宗教的和教派之间的矛盾,但大国的插手、特别是美国的推波助澜是至关重要的因素。纵观海湾战争以来的历次战争,哪里有乱象,哪里就有美国的身影;哪里战事激烈,哪里就是美军的战场;美军利用其先进的武器装备和精干的军队把那里变成了美军试验其新军事理论和战役战法的演武场,过后扶植起一个所谓的民主政府,然后带着黄金等满满的战利品归去,留下满目疮痍和一地鸡毛。

  

被胜利冲昏了头脑

 

  上世纪90年代,随着前苏联解体和华沙条约组织崩塌,西方得意洋洋宣布赢得冷战胜利,以福山为首的美国人更高呼“历史终结”。在政治上和意识形态上,美国人认为他们倡导的资本主义战胜了前苏联倡导的社会主义;在经济上,美国凭借互联网和新科技革命在世界独领风骚;在军事上,美国人通过“沙漠风暴”雷霆行动展露了其独步天下的强大实力;美国人有理由骄傲。骄傲的美国人难以正常看待其他文明,世界警察的自觉和傲慢让美国失去了冷静和理智,行事方式走向凭借蛮力。在伊拉克,美国通过两次战争,把拥有灿烂文明又兼石油资源的中东古国炸成废墟。结果这片废墟之上孕育和滋长了浓重的厌美情绪,本·拉登和他的基地组织在这片土壤里应运而生,制造了震惊世界更震惊美国的“9.11”事件。让刚刚上台的小布什总统不得不改变原先的战略,导致美国打了十年反恐战争,使美军深陷中东泥潭。

  

从利比亚之乱看美国的面目

  战乱之中的叙利亚

  当“阿拉伯之春”兴起之时,美国人利用其卓越的互联网技术推波助澜,总以为改朝换代的中东国家会顺利进入美国的怀抱,却没想到“伊斯兰国”武装乘乱而起,迅速改变了中东颜色,让美国陷入尴尬境地。美国大兵源源不断被输送到中东,但就是无法还这片土地以和平。到特朗普当政,终于宣布剿灭了“伊斯兰国”武装,但中东原先统一的各国许多已四分五裂:完整的叙利亚不仅到处弹痕累累满目疮痍,人民流离失所,国土实际上已一分为几;伊拉克各派矛盾重重、难建权威政府;利比亚更是军阀割据自相残杀。

  

美军“逃跑”的背后

 

  美国人绝对不会想到,2011年一举推翻卡扎菲政权的美军在8年后居然要“逃跑”。美国《华尔街日报》4月7日报道称,美国非洲司令部发言人克里斯托弗·坎斯上校证实,在利比亚濒临全面内战之际,他们从利比亚撤除了一小队美军。理由是“该国一些地区的安全状况已经恶化”。这真是滑稽,号称实力地表最强的美军居然因为安全状况恶化而提前“逃跑”!

  这不由让人联想到美军从叙利亚的撤军计划和从阿富汗的撤军打算。特朗普上台以来,一直嚷嚷要从叙利亚和伊拉克撤军,理由是恐怖组织“伊斯兰国”武装已基本扑灭,但实际上人们看到的是中东战火一天也未停歇。而且他的撤军计划遭到了美军高级将领本身和美国盟友的反对。管辖中东美军的中央司令部司令沃特尔今年2月15日就表示他不同意特朗普总统从叙利亚撤军的决定。在特朗普刚宣布美国将迅速从叙利亚撤军时,沃特尔曾向媒体透露,特朗普并未就此事征询过他的意见。而特朗普的这一决定,也直接导致两位美国高官辞职:时任国防部长马蒂斯,以及国际反“伊斯兰国”联盟的美国特使麦格克。在军方的强烈反对声中,特朗普不得不对他的决定做了“灵活”处理。

  是什么让美国这么始乱终弃呢?德国军事思想家克劳塞维茨说,战争是政治的继续。美国建国以来的历史充分证明,美国非常善于捕捉战争与和平的时机维护和增进国家利益。无论是深入中东还是暂时的撤离,都是利益在作怪,一切都是为了美国的利益。

  一是维护世界霸主面子的需要。翻看历史,总是能够发现,中东国家很多都曾经与美国友好,有的政权甚至得到过美国的大力扶持,比如伊拉克的萨达姆政权。但美国却又借着建立和维护民主与人权的名义或者消除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幌子,动手颠覆了他们。根源在于这些国家在一定的时期和阶段已经不符合美国的利益需要,有的甚至走向了美国的对立面,所以美国必欲除之而后快。比如卡扎菲和萨达姆,乃至叙利亚阿萨德政府。正所谓,你不听我的,我就不必顾惜你。老大动怒,雷霆万钧。杀鸡儆猴,震慑天下。

  二是维护美国经济利益的需要。中东和北非都是石油的重要产地。原先,美国作为石油美元霸权的最大受益者,平稳和平的中东不符合美国的利益,动荡的中东带来的高油价才更加有利于美国掌控世界经济的命脉。而当美国本国的页岩气和石油开采迅猛发展使得其成为世界最大能源生产国时,美国更加需要中东乱起来,以便其本国能源能更好地走向世界。美军在清除掉能够威胁美国的敌人之时,抽身而退,免于深陷越战那样的泥潭,保持中东乱局,这确是上策。路易十五说,在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美国人则说,把你打乱之后,哪管你炮火连天!

  三是维持国内军火商利益的需要。人们说,军火是世界上最赚钱的买卖。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他们都需要金钱的支撑,需要财团的支持。维护好与国内大军火商的利益,保持与这些大财团的良好关系都是至关重要的因素。美国的国防工业基本依托于洛克希德·马丁和波音公司以及雷声公司这样的巨无霸企业,他们是美国每年6000-7000亿美元巨额军费的最大受益者。但是他们巨大的生产能力依赖于巨大的消费,没有消费他们就无法发财。于是美国就需要世界的动荡,可以说中东给美国的军火商提供了绝好的消费平台。而这不仅仅是美军自己的直接消费,还包括该地区各国在美国的恐吓和鼓动下购买的大量武器装备。在职业军人马蒂斯被逼走后,特朗普总统更是将长期供职于波音公司的沙纳汉任命为代理国防部长,并且毫不掩饰对他的欣赏,由此可见美国政府与军火商之间深厚的关系。

  由以上可见,无论是耀武扬威还是撤离战场,美国都不像其宣传的那样是为了维护和平,保护世界安宁稳定,进和退,打和驻,都是为了维护美国自己的最大利益。

  

基辛格之后再无大师

 

  美国向来以出产大师而闻名。特别是在地缘政治舞台上,美国人的大战略思维一如其高技术能力一样独领世界风骚。布热津斯基、基辛格这样的大师对世界格局变化和演化趋势的洞察能力以及他们对美国政策制定的深刻影响力,都极大地影响了美国和世界,至今仍令人称道。

  但是,美国人沉湎于冷战胜利的时间太久了。他们对世界大势和潮流的把握能力逐渐变得麻木。互联网技术的先进并未能改变他们的冷战思维,反而使他们更加坚信美国是世界的主宰,使他们迷信美国对世界统治的道义责任。他们越来越奉行唯我独尊的思维,到特朗普这里发展成为美国利益优先的政策,而这种毫不利人专门利己的理念竟然受到美国大多数人的支持。

  自从小布什总统以来,美国对中东和北非的政策归结起来就是一条,用独一无二的武力来打击一切自己不喜欢和讨厌的政权。至于打完之后怎么样,美国人没有设计,也没有理想的政策和对策,他们也难以找到符合当地历史和宗教文化理念以及历史习惯的治理之策。在美国的枪炮支持之下匆匆组建的政府也总是难以糅合本国所有势力的利益,导致国家争斗不休。于是,许多被美国军队“解放”的国家不是支离破碎就是貌合神离或者军阀混战炮火连天。在特朗普重用的班底中,人们看到的是像博尔顿和蓬佩奥这样的强硬派和充满冷战思维的老派人物,被视为特朗普政治导师的班农更是一位激进右翼人士。在他们眼里只有美国的利益,只有符合美国想法和心愿的才能得到支持。现在的美国已经完全奉行单边主义,双赢和共赢在美国眼里完全是不切实际的空想或幻想。这不仅体现在经济上,还体现在政治和军事行动上。那些围绕在特朗普周围的顾问们连坐下来哪怕听盟友一句忠告的机会都不给,甚至不屑。因为他们觉得是美国为这个世界付出了太多,整个世界都欠美国的,所以现在该是偿还美国的时候了。比如美国在世界各国驻军,本来是维持美国在全世界霸权地位的支柱性措施,获益最大的是美国;但偏偏特朗普和他的政府与历届美国政府想法都不同,他们认为这些国家的和平是靠美军维护的,所以得交“保护费”,逼着韩国和欧洲各国提高军费并增加对驻扎美军的费用分担。这不由得让人感叹,在基辛格之后,美国再无战略大师。

  中东之乱,美国在其中的作用,世人有目共睹。当一个自封对世界赋有领导义务的超级大国罔顾正义和公义,只想着自己那点私利时,这个世界必定会更加混乱。美国在利比亚、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的行动表明:它能赢得军事,却赢不了政治;能够征服土地,却征服不了人心;它能赢得战争,却输掉了中东地区的和平。和平对于中东人民来说,那真是比摘取天上的星星都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