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狗屁的工作,该死的996

2019-04-16 08:18:13  来源:旧世界与新视界  作者:旧世界与新视界
点击:   评论: (查看)

 

  题目中的“狗屁的工作”,是从美国人类学家、无政府主义者大卫·格雷伯那里借用来的。早在6年前的2013年,格雷伯就写了《论狗屁工作现象》一文,去年也就是2018年,他把这篇文章扩展为一本书《狗屁工作:一种理论》。其中说:

  “你每周工作五天,每天工作8个小时甚至更多。你收入还行,但是你不喜欢自己的工作,觉得它毫无意义。那么恭喜你,你做的是一项狗屁工作(bullshit job)。不要惊慌,你并不孤单。调查显示30%到40%的人做的都是狗屁工作,无意义甚至有害的工作。”

  这几天程序员996话题大火,——这是众多IT从业者发起的在线抗议项目,后又有了马云、刘强东这两个资本大佬的助推,就更火,火上加火。相较于格雷伯说的“每周工作五天,每天工作8个小时”,996就更是狗屁工作了。其实关于996,网上曾有过几次发酵。最早是2016年9月,58同城推出996工作制,一时舆论沸腾。上海彩虹合唱团的那首神曲《感觉身体被掏空》,唱出了工作与加班的爱恨情仇,唱出了不想加班又不得不加班的心酸无奈,唱出了自己的身体自己做不了主的矛盾心理。

  然而,几年过去了,996照旧。“马照跑,舞照跳”,班照加,也不时传出程序员猝死的新闻。是啊,王健林、马云、刘强东那些比你优秀的人都比你努力工作着,你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工作呢?

  也许刘强东更具有代表性,出身贫寒,一步步走到今天,当然离不开自己所谓的“拼搏精神”。看当年马云背着蛇皮袋走街串巷的视频,瘦弱的身子,细长的脖子,硕大的脑袋,活脱一个猴子,一个非洲难民儿童。同样,你也不能否认他的努力。

  

 

  但是,问题就在这里,努力不见得就能“成功”,如果把“成功”仅仅定义为有钱的话。你不能说清洁工、搬运工、矿井工人不努力。我楼下扫垃圾的老大爷,每天天不亮就开始清扫各幢楼前的垃圾了,风雨无阻。楼下还有一个卖鸡蛋饼的老大妈,也是每天早晨三四点钟就起来做准备工作,有时候晚上八九点了还在路口卖,下雨就打把伞。那年我家装修房子,几个搬运工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他们把两袋水泥往肩上一扛,蹭蹭蹭,就从一楼上了五楼,一路不歇还说着笑着唱着流行歌曲。——可他们算不上“成功人士”,尽管他们努力了。

  这就从事实上证明了,努力和成功的关系。经济学家弗兰克·奈特说:一个人穷还是富,主要取决于“出身、运气和努力”,而这些因素中最不重要的就是努力。所以,当成功大师贩卖心灵鸡汤的时候,你要有足够的警惕心理。上个月去世的褚橙创始人褚时健,就创造了一个70多岁还能二次创业东山再起的神话。但是没人告诉你,这背后的他在位时结交的达官显贵的作用,包括王石、柳传志。就是王石、柳传志,还有王健林、马化腾、任志强,你看到的都是他们如何如何成功,如何如何努力,没人告诉你他们的爹是谁,岳父是谁。

  也不能否认马云、刘强东的智商,不用去和他们比了,与程序员这些从事IT行业的人员相比,清洁工搬运工的工作和程序员的工作也是两级。程序员的工作光鲜亮丽,说出去比清洁工搬运工高大上多了,待遇也好。从程序员996能发出声音来的事实中,也可看出。多少底层做苦工的连声音也发不出,比如深圳的佳洁士工人,为他们发声的也都被抓进去了。这远的不说,说身边的吧。就是前几天,我家附近的一工厂的一名工人半夜两点夜班,被卷进机器里悲惨地死去了,而他女儿今年正好高三,过两个月就要参加高考了。事实上,从上到下,从下到上,996、夜班已成为常态。我也询问过不少工厂打工的工人,问愿不愿意加班,都是无奈,不加班养家糊口就成问题。

  这样就清晰了,无论光鲜的工作(程序员),还是糟糕的工作(清洁工、搬运工、矿井工、工厂工人),都处于食物链的底端;而资本大佬(王健林、马云、刘强东等)处于食物链的顶端。同样是努力,意义一样吗?是资本家养活工人,还是工人养活资本家,这本是马克思早已解决了的问题。资本家绞尽脑汁的12x12努力算计你,有什么好感谢的呢?马云说“能做996是一种巨大的福气。”“如果你年轻的时候不996,你什么时候可996?”“我不要说996,到今天为止,我肯定是12x12以上。”——已经是没有一点意义。要跳出自愿不自愿的肤浅层面,认清本质,这就是赤裸裸的剥削!

  

 

  “狗屁工作”也不是格雷伯的发明,在他之前的2007年,畅销作家斯坦利·宾在《一百种没用的工作,以及如何得到它们》书中就提出了这一概念。毫无意义,又必须假装意义存在。格雷伯颇为遗憾地指出一个事实:我们的社会陷入了这样一种吊诡,你的工作对别人越有益,你工作所得的报酬反而越低,比如垃圾处理者、建筑工人、护士……于是这工作就成了一份“糟糕的工作”。“你几乎可以把‘糟糕的工作’看成是狗屁工作的反面”。而“狗屁工作”的始作俑者,却正是资本大佬。

  

 

  毫无疑问,996是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1995年颁布的《国务院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规定》第三条明确规定:职工每日工作8小时,每周工作40小时。2018年修正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在第四章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

  “国家实行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八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四十四小时的工时制度。”

  第三十八条规定:“用人单位应当保证劳动者每周至少休息一日。”

  第四十一条规定:“用人单位由于生产经营需要,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后可以延长工作时间,一般每日不得超过一小时;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长工作时间的,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三小时,但是每月不得超过三十六小时。”

  第四十三条规定:“用人单位不得违反本法规定延长劳动者的工作时间。”

  第四十四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应当按照下列标准支付高于劳动者正常工作时间工资的工资报酬:(一)安排劳动者延长工作时间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百分之一百五十的工资报酬;(二)休息日安排劳动者工作又不能安排补休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百分之二百的工资报酬;(三)法定休假日安排劳动者工作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百分之三百的工资报酬。”

  第九十条规定:“用人单位违反规定,延长劳动者工作时间的,由劳动行政部门给予警告,责令改正,并可以处以罚款”。

  ——可法律在沉默着,一任资本大佬盛气凌人地叫嚣“福报”、“拼搏”、“奋斗”、“是不是我兄弟”,法律安在哉?!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引用英国经济评论家托.约.登宁的那句名言:“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绞首的危险。”劳动力是特殊的商品,能创造剩余价值,资本家看中的正是这一点,这样来看,实施996也就不奇怪了。

  马云的“福报论”也不奇怪,京东要裁员,能996不是福报吗?刘强东用实际行动来证明马云“福报论”的正确。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张五常一直反对劳动法和新劳动合同法,也是在为资产阶级张目。别看资本大佬有时候勾心斗角,比如马云和刘强东有一段时间互怼过,可到了关键时候就联合起来了。无产阶级没联合起来,资产阶级先行一步联合起来。另一佐证,是996.ICU的信息被迅速地屏蔽和封锁了,在他们提供的名单上,大名鼎鼎的华为、阿里巴巴、蚂蚁金服、京东、苏宁、拼多多等都赫然在列。

  资产阶级都联合起来了,无产阶级还等什么?是的,也要联合起来!“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