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从“不忘初心”到“不要跟钱过不去”

2019-03-27 14:40:3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陈俊杰
点击:   评论: (查看)

  改革开放“正”剧《历史转折时期的xxx》里的男一号有一句经典台词:“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这句话后来被一小撮资改派追捧为“不忘初心”,我却不由得想反问“古今中外哪个党派的政治纲领是‘让老百姓过不上好日子’呢?”国民党的创立者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之一的要点“平均地权”是不是要“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将“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追捧为我党的“初心”,则我党何以区别于旧中国各色资产阶级政党而自我标榜为一个共产主义政党?我党的“初心”到底是什么?答案其实并不难找,只要回顾一下我党一大的党纲就能拨开资改派放出的迷雾了:“革命军队必须与无产阶级一起推翻资本家阶级的政权,必须援助工人阶级,直到社会阶级区分消除的时候;直至阶级斗争结束为止,即直到社会的阶级区分消灭为止,承认无产阶级专政;消灭资本家私有制,没收机器、土地、厂房和半成品等生产资料……”如果连我党一大的党纲都不能视为“初心”,那么上述“正”剧里“三起三落”的男一号的言论就更显得可疑了吧?!其实这部“正”剧的细节早就不打自招了:改革开放“先富起来”的都是资改派子女!一叶知秋,近年来靠推高通货膨胀而大发横财的帝都房地产公司的幕后操盘手都是“官二代”豢养的各色“衙内”!我并不想对改革派“一竿子扫翻一船人”,我只反对混进党内的资改派。何为资改派?党员干部里企图推翻我党一大的党纲者就是资改派!试问:这样的党员干部还打算“推翻资本家阶级的政权”吗?还打算“援助工人阶级”吗?还打算“承认无产阶级专政”吗?还打算“消灭资本家私有制”吗?还打算“没收机器、土地、厂房和半成品等生产资料”吗?哪怕回答是模棱两可的,这样的党员干部就是忘了“初心”的资改派!

  资改派“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的“最低纲领”其实是“不要跟钱过不去”,这又让我联想到一句时下的流行语:妓女就像公“交”车,给钱就能上。一叶知秋,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名校也越来越像公“交”车了,对最近曝光的美国名校给钱就能上五十步笑百步岂不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北大、清华、复旦等名校的“老(革命老区)少(少数民族集聚区)边(边疆地区)穷(贫困地区)”地区学生的比重逐年递减,其中的“灵魂的工程师”又何尝不是如此?百年大计教育为本,“不要跟钱过不去”,长此以往则我党莫非也要变成资改派的公“交”车?

  笔者在高校任教近十年,对“不要跟钱过不去”这句话的体验堪称刻骨铭心,尤其是我所在的学院的办公室主任曾扬言这是一句“上不了台面的大实话”!“让中国人民富起来”的实践操作结果却只是少数投机分子富了起来,中国近四十年来的教育与科研是否也在“不要跟钱过不去”?高校扩招美其名曰“全民教育”,招生越多腰包越鼓,说穿了不就是“不要跟钱过不去”吗?各地高校为进“211”、“985”、“双一流”而掀起一浪高过一浪的兼并狂潮,校名取得越来越高大上,美其名曰“做大做强”,但有几个不是做得越大反而越弱?高校招生由几万计到几十万乃至百万计,校本部、大学城校区、分校、独立学院、一二三级学院、一二三四本、专科、大专、职业学院、民办院校……五花八门无奇不有,但哪一个不是“不要跟钱过不去”闹的?到处走秀的“叫兽”当中有几个不是靠钱打通关节忽悠出来的?长江学者、黄河学者、泰山学者、天山学者、闽江学者、赣江学者、珠江学者……山寨学者称号层出不穷;特聘教授、岗位教授、客座教授、讲座教授、兼职教授、荣誉教授、校聘教授……其中又有几个不是靠钱打通关节忽悠出来的?从高学历文凭到核刊论文、国家级课题再到职称与重点学科,哪个环节不是“不要跟钱过不去”?当今中国的学术界在整体上已被纳入“市场经济”轨道,“在商言商”已被资改派推演为“在商言术”,昔日“象牙塔”里的“民国范儿”在劫难逃,“不要跟钱过不去”造就了教育、科研的虚假繁荣。当然,其中难免会有极其少数“重术轻商”的真学者,但在资改派放出的迷雾下还有几人能“不忘初心”而只顾传道授业解惑?面对高校教师贫富差距不断拉大的前景,“不要跟钱过不去”的“叫兽”们还会跟自己的职业操守“过得去”吗?

  我所在的学院的办公室主任曾扬言“不要跟钱过不去”是一句“上不了台面的大实话”,背景是我所在的学院的一个党员老师借“公益”之名组织地下非法教会经商敛财,我则不惜以降低工资为代价请假抗议。这位办公室主任告诉我,只有我亲自去被党委领导“约谈”才能被批准病假,但“病假表”到底是不是在学院党委书记手里尚未可知。至少有一点我是清楚的:请病假是用不着被党组织责任人“约谈”的,除非我的理由是我这个党员有抛弃马克思主义信仰等意识形态问题要处理!显然,学院党委书记给我“批准病假”只是一个借口,为他自己的权力刷存在感、甚至由此证明“真理”掌握在他的手里才是要害,学院党委(尤其是党委书记)对意识形态问题的小资产阶级实用主义立场让我深恶痛绝。我所在的学院的院长曾为此而“意味深长”地说:“我们都是普通人”,这其中似乎“信息量很大”啊!既然“都是普通人”,那么“纠缠”意识形态问题意味着“跟钱过不去”也就顺理成章了?换言之,“跟钱过不去”而“叫真”意识形态问题则是不“务实”了?当今中国的高校教师也像公“交”车,给钱就能上?

  由此类推,党员干部一旦“不要跟钱过不去”,则“不忘初心”也就无从谈起了。我党“第二代领导集体”里不乏这种人,略举一二就足以窥斑知豹。

  张申府,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教授,哲学家,数学家,曾是我党创始人“三巨头”之一(另外两个是李大钊、陈独秀)与毛泽东的“顶头上司”,1925年国民党“清党”后他比陈独秀更早脱党了。1948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转入战略反攻,张申府著文《呼吁和平》支持蒋介石的“戡乱政策”,骂解放军是“匪”,而此时连企图以“和谈”苟延残喘的蒋介石都不敢称解放军为“匪”了。《人民日报》发文“痛斥叛徒张申府的卖身投靠”,其夫人、中共第一位女共产党员刘清扬则在《人民日报》刊登离婚启示:“张申府背叛民主为虎作伥,刘清扬严予指责”!张申府回道:“我那篇文章得了3000块大洋的稿费,我当时真的很需要这3000块钱”!在20世纪80年代华国锋隐退后召开的一次全国政协会议上,一个小女孩将坐在轮椅里的张申府推了出来。有人指出“这个人是周恩来和朱德的入党介绍人”,小女孩吓了一跳,“这个老人怎么这么厉害”!张申府一生极其“务实”,尤其是精于算计而华丽转身为“不要跟钱过不去”的资改派!

  

proxy.png

20世纪80年代“东山再起”的张申府

  龚楚,“井冈山三号人物”(另外两个是毛泽东、朱德)、我党中央军区参谋长、国民党“剿共游击司令”,号称“红军第一叛将”,差一点抓住曾在江西打游击的陈毅,新中国成立后躲到香港兴办实业。由于善于投机,龚楚在香港的乐昌同乡会中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乐昌的地方官员也不断派人游说他“回家看看”。龚楚在家乡的祖屋曾因修公路而被拆除,当地镇政府、县侨办为了讨好他,拨出7万元人民币按照原来的面积、式样重新选址建造,一副当年土豪宅第的模样。广东省统战部“对龚楚回乡定居作人民内部问题处理,按原国民党中级军政人员接待来往。”1990年龚楚坐火车来到韶关,乐昌县委统战部、县府办、侨务办与长来镇领导等10多人早已恭候。龚楚回乡在当地轰动一时,县府党政官员、统战部官员上门祝贺络绎不绝,国内不少文史单位与史学工作者也前来采访。每当被问及叛变以后的经历,龚楚都会避而不谈,推说“记不得”了。邓小平在北京听说他回来了,主动给他打电话,接到电话的那一霎那,龚楚激动得痛哭流涕。就这样,“不要跟钱过不去”的资改派们与龚楚又成了新式“战友”。

  

proxy (1).png

20世纪90年代“衣锦还乡”的龚楚

  据说《历史转折时期的xxx》在2014年播出是为了纪念其男一号诞辰110周年,或是为了纪念“(男一号),你好”的标语“自发”亮相天安门阅兵式30周年,但2017年纪念男一号逝世20周年之际罕有此类神剧问世,其中既有偶然性因素(资改派追捧男一号的弄巧成拙反而激起了“纪念毛泽东热”的又一个高潮)又有必然性因素(“让中国人民强起来”的“xxx新时代”势必超越“让中国人民富起来”的我党“第二代领导集体”)在起作用。2019年的天安门势必又要热闹庆祝一番,资改派们又会借阅兵式放出与“不要跟钱过不去”相似的迷雾吧?“不换和尚换不了经”,资改派的“不要跟钱过不去”一日不消停则共产党的意识形态阵地一日不“和谐”!我党的改革开放“不要跟钱过不去”的底线理应是“不要跟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过不去”,至少不要跟我党一大的党纲过不去。否则,“不忘初心”就会沦为空谈,“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则会沦为“坚持资产党的领导、坚持中国特色资本主义道路、坚持封资修的指导、坚持人民币专政”,苏共当年从“为人民服务”到“为人民币服务”其实只有一步之遥!

  连蒋介石也曾将共产党的优点概括为“组织严密、纪律严厉、精神紧张、手段彻底、军政公开、办事调查、主义第一”,后来又补了一条“干部不准有私产”。特别是蒋介石看到的共产党的“干部不准有私产”,较之于资改派的“不要跟钱过不去”高下立判!中共一大的13个代表当中只有毛、董二人“修成正果”,何以然?即便是根据蒋介石总结的经验,入党退党严进严出的“组织严密”、“纪律严厉”、“精神紧张”、“手段彻底”、“主义第一”等优良传统应在我党的改革开放进程中发扬光大,而我所在的学院借“公益”之名组织地下非法教会经商敛财的那个党员老师会否退党将是我党是否“不忘初心”的一个试金石。

相关文章